香港基督徒關注顧約瑟牧師事件的聲明及聯署

香港基督徒關注顧約瑟牧師事件的聲明及聯署

我們是一群關心中國教會發展的香港教會同道及信徒,聽到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顧約瑟牧師被免去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並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名義接受調查的消息後,深感震驚,謹藉以下聲明,表達對事件的憂心與關注:

一、我們相信,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而是跟浙江省自2014年來厲行的強拆十架運動息息相關。查顧牧師以崇一堂主任及省基協會長的身份,站在維護信仰尊嚴及教會基本權益的立場,以不同方式向當局反映強拆十字架對政教關係的嚴重破壞,完全是本教會領袖的應有之義,期望化解矛盾,緩和敵對情緒,恢復良性的政教關係。如今,竟因表達對拆十的不同意見,而受到不合理的針對。我們對此深感不安與憤怒。

唐荆陵一审判决书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号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荆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2421197110282519,汉族,湖北省江陵县人,文化程度大学,户籍住址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新津街道龙湖丽日庄西区32幢606房。因本案于2014年4月30日被拘传,同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 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 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今天我以全然的轻蔑,平静地迎接独裁者的攻击----就是这假法律名义所作出的判决。在法院堂皇的大楼里,我们可以看到庄严华丽的陈设和装饰,看到衣冠俨然的政府雇员,唯独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义。

在二十多个月的监禁中,甚至更早在2011年我被秘密关押于番禺南大路广州市民警培训中心内和遭遇酷刑期间,我都仔细回顾和反省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我所致力于推进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及今天我们被定罪的一切。我更加确信了它们对于增进人类尊严与自由的价值。独裁者的这一纸判决,以及与之相伴的加诸我们和家人的痛苦和屈辱,如果其目的是迫使我们屈服或退缩,那就显然已经失败了。暴政试图以它的凶残吓倒我们,结果只是暴露了自己的虚弱,更徒然加增我对独裁专制的憎恶。我将一如既往地推动非暴力自我解放的进程,因为我的愿望是要让我的祖国获得自由。

中国基督教协会常委顾约瑟牧师夫妇遭软禁

对华援助协会驻守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30日





中国官方全国基督教协会常委、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师、浙江基督教协会会长顾约瑟因,反对当局强拆十字架1月27日与外界失去联系,两天后,浙江省基督教两会与杭州基督教两会官网都登出一则通告称,顾约瑟牧师因涉嫌挪用资金罪等经济问题正在协助相关部门调查。崇一堂日前接到警方通知称,顾约瑟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他的妻子周莲美继续失联。

浙江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于1月18日,突然遭杭州基督教爱国运动委员会和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免去主任牧师职位。杭州市基督教两会的通知称,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顾约瑟牧师将不再担任崇一堂主任牧师,将由杭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兼代秘书长张忠诚牧师代替。对于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据该教会信徒称,之前他们毫不知请。此事也引起外界震惊。

高智晟律师再遭中共流氓骚扰

高智晟



习近平彻底撕下了人相,下令以赤裸裸的流氓行径,昼夜进行骚扰,双方冲突不断,一日数次遭到暴力推操。

本来想在城里亲戚家过个年(村里生火炉实在麻烦的不堪),结果被中共大群流氓24小时无底线的下流骚扰,完全无法正常生活,再被逼回村里,这已经是一年多来的第三次了。

他们三个人一组,车轮式上阵,砸门、敲窗户,大声吼叫,弄得亲戚苦不堪言又无可奈何,尤以夜里根本就无法休息,全家终日处在不安中。终于,一家人在哭声中接受了我再次离开的现实。

唐荆陵被广州中院以“煽颠罪”判刑,他表示:“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6年1月29日


左起: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


2016年1月29日上午9点半,在被中共以“寻衅滋事”拘留20个月后,中国民间“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发起人、知名维权人士唐荆陵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今天在广州中院宣判。唐荆陵被判刑五年,同案的袁朝阳(袁新亭)、王清营分别被判三年半和两年半。唐荆陵妻子汪艳芳对本社记者表示,有关判决是政治判决,是当局对唐多年来参与维权和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总清算和报复。

今天一大早,法院外有记者等待采访,很多便衣和警车在一旁戒备。在广州的一些维权人士受到国保的警告,被要求不要前往围观声援,另一些人被要求离开广州,还有人则暂时被限制自由。

唐荆陵明确表示不向专制政权的法庭上诉,“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贵阳活石教会仰华牧师妻子王洪雾姊妹的代祷函:




在主里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

当贵阳活石教会经历这样的冲击,牧师及信徒们被拘押、打散、会堂被查封的光景下,感谢普天下的主内亲人们的关心与代祷,使我们在走这条十字架道路时,倍感欣慰。

最近很多弟兄姊妹问我活石教会的现状,我就我所知道的说明如下,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祷告:

一,活石教会的三个堂点都被取缔,有些人数较多的小组(20多人左右)被禁止聚会。现在众多信徒都是一片散沙,有的去别的教会、有的去三自教堂、有的哪儿都不去,在家中敬拜。只有极少数的信徒在家聚会。

最新消息:浙江基督教协会会长顾约瑟牧师被“监视居住”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6年1月28日


本会通讯员获悉:中国官方全国基督教协会常委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师,浙江基督教协会会长顾约瑟,因反对强拆十字架昨天失联。

今天家人和堂会长老收到他的拘押通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的太太周莲美师母也被失联,估计同时被国保抓走。家里被强行搜查。

这是中共文革以来抓捕的最高级别的全国两会领袖。抓捕方式跟对张凯律师和其他”709行动”被抓捕的其他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一个模式。呼吁全国三自领袖和教会应该起来为你们的牧者受迫害发出公开声音。

浙江瑞安及嘉兴两教堂十字架被拆 一周6处十字架被拆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28日

瑞安上叶教堂十字架被拆

浙江省瑞安市塘下镇场桥街道上叶村教堂的十字架,1月28日被当局强拆。与此同时,嘉兴市南湖区府南教堂的十字架,也遭到相同命运。据信徒称,强拆人员继续采取早前强拆温州平阳多个教堂十字架的方式,凌晨出动保安员和警察,闯如教堂控制信徒,进行强拆。信徒表示,当局新一轮强拆十字架行动已经开始,25日至28日,温州、瑞安、嘉兴等地至少6处教堂十字架被拆。而2014年以来,被拆的十字架增至1800座。

继温州平阳多座教堂十字架27日被强拆之后,28日早晨,瑞安市塘下镇场桥街道上叶村教堂的十字架也被当局强拆,几乎在同一时刻,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府南教堂的十字架也被强拆。一位信徒28日告诉记者,平阳鳌江镇外浦教会信徒重新竖立了前一天被拆掉十字架后,瑞安和嘉兴分别有教堂十字架被当局拆除:“竖起来的十字架看到了,但不知道晚上有没有被拆”。

记者:今天瑞安,上叶村教会的十字架也被拆了。

回答:对。瑞安在我们平阳隔壁,现在继续在拆。

记者:还有一个教堂是嘉兴那边的。

回答:对,可能是这样的。

信徒提供的现场图片显示,外浦教堂的十字架已重新竖立,而两层楼高的瑞安上叶教堂的十字架,正在被工程人员拆卸之中,图中两名男子站立在十字架两侧,其中一人以电焊切割十字架低端。楼下有戴头盔的保安员,几位信徒在雨中看着十字架,默默祷告。在另一张图片中,一座吊臂正将十字架吊起。有信徒称,两座教堂的十字架都是在凌晨开始被拆。政府出动近一百名保安员,带着头盔和盾牌,在公安的保护下,进入教堂后,先控制驻堂信徒,然后强拆。

记者就嘉兴市政府方人员拆十字架,28日致电该市府南社区居委会查询,一位工作人员称“不清楚”:“我们在上班,没有出去看。我搞不清楚,不关注这些,没注意”。

嘉兴教堂一位信徒说,她也听说府南教会的十字架被拆,而且新一轮强拆十字架风波再起。截至目前,被拆的十字架累计达到1800座:“今天拆他的十字架,现在拆得很厉害,也不通知了,以前还通知。风波又一起来了。温州有几个教牧人员现在被关押中,还没有信息。家里人都联系不上。拆掉的已经有1800个十字架”。

1月25日及27日,温州市平阳县政府出动近百人,强拆了该县腾蛟镇秀垟教堂、鳌江镇外浦教堂及麻步镇青坑教堂的十字架。27日曾经被忽略的温州龙港池浦路教堂十字架,已经证实被政府方人员强拆。在短短的25日至28日四天内,浙江至少6处教堂十字架被拆。

一位信徒告诉记者,浙江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接到政府通知,要求游说各教会信徒主动拆除十字架:“我这里一个两会的人说,政府官员通知他,要他到乡下去做思想工作,要把小堂里的十字架拆掉。他说,你们也真是的,现在已经搞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要拆十字架”。



目前初步统计,中国基督徒人数已经达到一亿。该名信徒称:“政府害怕,说发展的人(基督教徒)愈来愈多,这位两会的牧师说,中国一共有多少人,基督教发展不快,我们只有一亿基督徒,你说快,快在哪里”。

美国基督徒维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对浙江当局近期采取的一系列强拆十字架的行动感到震惊,敦促中国政府官员遵守国际公约以及自行制定的法律,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停止强拆十字架。


嘉兴府南教堂十字架被拆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谈抗议曲阜修建教堂闹剧

2016-01-27              拿细耳


2016121日,两名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曾振宇,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王学典——联合署名发布《再次呼吁在曲阜市境内停建基督教教堂》一文,引发热议。儒家民间学者蒋庆更是放言:“如果大教堂在曲阜建成,我这辈子就不去曲阜了。”

蒋庆说:“在曲阜这个特殊的儒教圣地,在先师孔子的陵墓所在,并且距离孔庙这么近,如此高调修建这样大规模与超高度的具有西方文明特色与宗教象征意义的哥特式大教堂,给人的感觉就是对儒教圣地与儒家先圣的极大冒犯,是对中国文化与儒教文明的极不尊重,有文化上喧宾夺主的企图与信仰上盛气凌人的傲慢。”

2016年1月26日的平阳,发生了这三件大事,我们不得不记住这一天

2016-01-27    泪珠




2016年1月26日上午:平阳县腾蛟镇秀垟教会十字架遭遇强拆;

2016年1月26日深夜(雨夜):鳌江镇外浦教会(鳌江牧区),鳌江镇清坑教会(万全牧区)遭遇强拆。清坑教会十字架,甚至被强拆者强行带走【清坑教会,一个在山谷里面的教会,一直守望至今(已有半年多)。

几点思考:

1.目前这种专门针对基督教十字架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的信仰逼迫。全体基督徒呼吁当局尊重宪法,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如此一味地的破坏法治氛围和公民的信仰尊严,将是给社会制造更多的不安定因素。在我们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国度里,如此行径实在不算明智。

温州当局强拆三教堂十字架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政府1月25日至27日,分别出动近百人,强拆了该县腾蛟镇秀垟教堂、鳌江镇外浦教堂及麻步镇青坑教堂的十字架。信徒表示,上述教会的十字架均是遭到政府方人员偷偷拆除,拆教堂时间由26日深夜持续到27日凌晨。十字架被拆后,有众多信徒到现场祷告及唱诗,表达抗议。此外,当天傍晚传说在龙港池浦路再有一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暂时尚无法证实。

进入2016年,浙江再度发生多起强拆十字架事件。继1月7日温州南白象镇南湖教堂十字架被拆之后,11日,温州永嘉瓯北牧区罗湖堂十字架再次被拆。而瓯北牧区三江教堂曾被政府拆毁。18日,永嘉乌牛教会山后教堂十字架也被拆。

25日及27日,温州市平阳县腾蛟镇秀垟教堂的十字架遭到偷偷拆除,一位秀垟教堂信徒25日晚称:“这里是秀垟基督教会,今天十字架被盗贼偷了”。

27日,万全牧区万安青坑教堂及鳌江镇外浦教堂十字被拆。据当地信徒称,26日深夜11时许,政府雇佣的强拆人员约百人,突然闯入教堂,乘信徒不备,直上教堂顶楼,使用电钻等工具,强拆十字架,最后将十字架推倒。

现场视频显示,红色十字架被吊车吊到地面,众多信徒在持盾牌的保安面前唱诗,以示抗争。

平阳一位信徒吴先生告诉记者,当地有三个十字架被强拆:“平阳拆了不止一个,而是三个十字架,有鳌江镇的外浦教堂,还有平阳万全牧区的万安青坑教会,腾蛟镇的一个教会”。

记者:没有反抗吗?

回答:这次突然来了强拆人员,很多信徒都不知道。上次,我们平阳县城的东门教会也是夜里11点25分,突然来人强拆。不过,现在我们同工知道,再一次拆十字架风暴会来到。但是不知道他们这样搞突击。

记者就此26日致电鳌江派出所。公安称,是镇政府要求拆除十字架,警察只是维持秩序。

记者:外浦教堂的十字架是派出所要拆,还是镇政府要拆?

公安:你找镇政府问一下吧,我们没有接到通知说要拆十字架。

记者:但是你们有出警。

公安:我们是有出警,但是负责这次拆(十字架)的是镇政府。

记者:今天去了多少人?

公安:去多少人,我不清楚。

记者:有没有信徒反抗?

公安:那边应该有人配合。

记者又致电鳌江镇政府办公室查询。

记者:拆教堂十字架是哪一个部门下的命令?

回答:这个我不太清楚。

记者:今天你们镇政府也有人去啊?

回答:嗯。。。这个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这里是值班室,不了解,不好意思。



据信徒称,强拆外浦教堂十字架行动,由26日晚上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政府方人员未使用吊车,但在使用工具时,损坏了教堂的钟楼。还破坏了驻堂圣职人员的房门。临走时,取走了教堂的监控及录像设备。

信徒表示,当局新一轮强拆十字架行动再度展开,其手法由之前的强拆改为盗拆,最近又乘天气恶劣,低温下,采取突击行动。对于有信徒上前阻拦,他们拒绝回答拆十字架的原因。

一位信徒说:“以后都是偷偷拆了,就像偷鸡摸狗一样,不讲什么理由,反正是偷偷拆,没有人看见就给他偷拆了。前一段时间也是偷拆的”。

此外,27日傍晚传出在温州龙港池浦路再有一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暂时尚无法证实。

自2014年初以来,浙江当局掀起的“三拆一改”及“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导致浙江数以千计的十字架和教堂被强拆。信徒初步统计,被拆的十字架已有约1700座。部分在山区偏僻位置的教堂,尚未能完全统计。信徒表示,部分教会正在酝酿重新竖立十字架。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吴耀宗全集出版前言

吴宗素 

 


父亲全集出版在即,我愿意讲几句活,祝贺这件大事终于成为现实。

人生接近谢幕之际,我有三个夙愿,也是我的使命。

第一,將父母骨灰从交通不便的北京远郊迁回上海。他们在上海工作了半个多世纪,成家立业,在此作为最后长眠之地,顺理成章。父亲诞生一百周年前夕的1993年,三自曾考虑安葬在上海龙华的宋庆龄陵园。按照父母的遗愿,两人应该合葬,但最后不得不作罢,因为上层认为母亲的政治级别未达要求。2006年,克服重重困难,未经有关单位同意,我们终于將骨灰迁出北京,安葬于上海青浦的福寿园基督教陵园。由于基督教三自的干预,陵墓比原先设想的大了好几倍,有違我们的理念。为此,时常感到内疚不安;青浦原是良田万顷,而今大片土地被墓园佔用,情何以堪。

愿胜选者与上帝同行

2016年的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已经顺利完成,选举结果由蓝天变成绿地,民主进步党获得空前胜利,而得以完全执政;国民党则兵败如山倒,一夕间沦落为在野「小党」。2000年,国民党虽失去总统宝座,但仍是国会席次多于执政党的在野「大党」,如今已非同日可语!


事实上,败选的结果在选前民调中就已清楚显示。虽国民党极力挽回颓势,但一如往常使出否定别人、彰显自己的恶劣手段,不断造谣、抹黑、谩骂、指控等,最终自取灭亡。当然,其内部的分裂与矛盾也是败选的问题之一。相信这样的结果,绝非中国国民党「永远的总理」孙文所乐见。

论法治国家与信仰自由:关于宗教活动边界的思考

王艾明


1. 导论

今天从世界范围来看,依法治国这一理念已经成为超越种族、文化传统和民俗的基本文明准则。只要对做人的尊严和责任有初步的理性化认识,就会承认和接受这一准则,无论是从知识学层面,还是从理想模式的认知层面。当今日中国,最高领导层公开确立依法治国为政府既定国策,即便是处在即将进行状态,都已经激发起各个不同社会阶层和利益集团的种种注意,无论是正面的期盼,还是隐秘的担忧。就基督教的教会信仰而言,中国的基督教神学界应该如何思考依法治国对宗教事业的影响,必要的论证应该是从历史教会与世俗秩序的关系史中去获得可借鉴的种种教训,以便确立认知和解释中国法律秩序中的宗教组织所拥有的基本权利与责任。在关于宗教活动的边界之议题的思考中,就“宗教自由与宗教活动的关系”,我想通过梳理历史教会史中法治国家与宗教自由关系的诸种演变模式,分析出值得中国政府决策层关注的一些教训和可借鉴之处,试图为国家政治体制的改革提出一点建议。

如何看待基督教历史上的罪恶?

D.詹姆斯·肯尼迪 杰米·纽康

基督教对人类文明产生了很多正面影响,但是,它也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负面的记录,比如十字军东征、反犹太人运动、宗教战争、异端裁判所等。那我们当如何看待这些负面历史呢?是避之不谈,还是因着这些阴暗面而全盘否定?下文选摘《如果没有耶稣》一书中评价十字军东征的文字,希望能引发一些思考。 

历史上,不乏以基督之名所做的善事,但教会在历史上也有负面的记录。对某些人而言,教会的可靠性常是因为这些“教会的罪行”而永久受损;然而这种说法就某方面来说是不公平的,就像我们不能说,加略人犹大所犯的罪就代表了全部十二位门徒一样! 

宗教法人制度的基本问题研究

仲崇玉

(此文仅作参考,不代表本网立场)




要系统构建宗教法人制度,必须既要做好顶层设计,又要仔细解决其中的法律技术问题。具体而言,应当解决好以下五个方面的基本问题:一是宗教法人制度的任务和宗旨,这是构建宗教法人制度的法理前提,也是政策前提。二是宗教组织内涵与外延的确定,这是建立宗教法人制度的社会学基础,如果不考察现实社会中的宗教组织类型、结构和特征,宗教法人制度将失去实践上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三是宗教法人的类型设计,不仅包括宗教法人内部亚类型设计,而且还包括宗教法人作为整个民法法人体系中的子体系如何定位的问题,这是将宗教法人制度纳入民法总体法人制度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涉及各类宗教组织的功能、结构的规范以及监督方式等诸多方面。四是法人登记的实体与程序设计,这方面是实践中被诟病较多的,必须结合宗教法人制度的顶层设计重新构建。五是善后问题,即未登记宗教组织的法律地位问题,包括其政治合法性的获得方式和团体权益的行使和保护问题。
一、宗教法人制度的宗旨

中国福音会举办“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反思与应对”研讨会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6年1月23日,在美国洛杉矶中国福音会会议厅,举办了“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反思与应对”研讨会,与会洛杉矶当地牧者、神学生有近70位。会议由中国福音会美国会长赵享恩牧师主持,刘同苏牧师、洪予健牧师和郭宝胜牧师进行了主题演讲,他们都指出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是改造、破坏基督教的一场运动,海内外信徒要警醒明辨、全力抵制,受众反应热烈。


刘同苏牧师在题为《基督的中国特色》演讲中指出跟随基督还是跟随中国成为目前中国基督徒的重大选择,中国公权力以民族主义为幌子,企图使基督教放弃本质,服从当下的政治统治,但真正跟随耶稣基督的门徒,要超越民族主义而服从真道。道成为肉身表明基督来中国应有本地化,但这个本地化不能被利用来修正道成肉身,不能以肉身的红豆汤掩埋了真正的道。基督教中国化的所谓中国特色,恰恰就是共产党的法统,以这个特色来“中国化”,就扭曲了福音真道。海内外华人信徒要捍卫真道、抵制假先知。

从顾约瑟被免职看三自会牧职的悲剧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2016年1月18日,浙江杭州市两会(基督教协会、三自会)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免去了杭州最大教堂崇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的职位,一时海内外舆论哗然:有指责中国政府秋后算账的,有指责浙江三自会主席潘兴旺同室操戈的,有反思三自会体制的言论:“一个省的基督教协会会长,可以如此简单地被强行免得主任牧师职务,我们中国教会是什么样的教会体制呢?中国教会到底有没有‘自我’,基督教两会将来的命运会如何?”(据传是金陵神学院陈逸鲁院长言论);也有质疑顾约瑟被教会犹大出卖的:“教堂的主任牧师是由本堂信徒选举产生或罢免。 令我好奇的是,顾牧在维护教会合法权益时,竟是被自己的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作为局外人,我特别想知道的是,这次谁是公堂会审的祭司长,谁是卖主的犹大”(据传是湖南省两会主席陈郅牧师言论)。

湖南省两会主席陈郅牧师评顾牧师约瑟被免职一事:谁是杭州教会的犹大?

2016-01-25 拿细耳




昨天,陈郅牧师在其新浪博客上发表题为《谁是杭州教会的犹大》一文,回应杭州崇一堂顾约瑟牧师被免职一事,文章内容如下:


近日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被免职了,教会的职务变动本属正常,但顾牧却因公开发声反对强拆教堂十字架而遭免,则显诡异之异常。

温州强拆教堂十字架事件发生后,教会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作为体制内的牧师,顾牧在发声之前,应巳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一定知道会有悲催的结局。但顾牧是好牧人,好牧人理所当然为羊舍命。正如主耶稣所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 (路9:62 )
但让我唏嘘不已的是,顾约瑟牧师贵为中国基督教两会常委、中国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但却被杭州市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常务会议罢免了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的主任牧师之职。岂不怪哉!

贵州大关教会五信徒案再移送检察院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1月25日




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大关镇基督教家庭教会,戴小强、徐国庆等五名基督徒被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自去年11月被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后,不久前又移送检察院。据当地信徒称,这已是第二次送检。不过,当局拒绝信徒聘请律师代理该案。目前,该教会信徒已不敢进行集体敬拜,甚至不敢接听记者的电话。

黔西县大关镇家庭教会近百名信徒去年五月下旬举行周日敬拜时,被数十名公安以“进行非法宗教活动”为名带走,其中8人被刑事拘留数月后,其中三人获取保候审回家。其后,信徒戴小强、徐国清、康成举等5人被该县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捕。两个月后,县检察院以公安机关提交的涉案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据当地信徒称,最近,上述5人案又被移送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程序。

该教会一位信徒24日接受记者查询时称:“现在就这五个弟兄早就被逮捕了,还在里面,徐国清、唐黄贵等,我听说他们的案件送到检察院又退回(公安局),就这样来来回回,具体我就不太知情”。

记者:这五个人,现在没有消息?

回答:没有消息。就是这样,一下子听说又送检察院。

去年5月24日,大关镇约八十位信徒进行周日敬拜时,遭荷枪实弹的数十名公安特警包围,后以“非法聚会”为由,行政拘留12名信徒。两周后,当信徒再一次聚会时,公安再度登门抓人。9月1日,戴小强、徐国清、康成举、唐黄贵及黄华鑫,被黔西县检察院批捕。据信徒称,五人中,提供聚会场所的教会负责人徐国清的案情最重。数个月来,当局拒绝被捕信徒聘请律师。

而前往大关教会提供法律援助的外地律师,遭到政府方人员恐吓。同年5月29日,贵阳活石教会的仰华牧师、罗世鸿、恒权及李贵生律师,前往黔西县公安局和拘留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遭到推诿。在此期间,他们在当地遭到数十名身份不明男子持刀恐吓,并从县城跟踪到大关镇,他们不得不报警求助。6月18日,仰华牧师带领张凯律师等八人前往黔西县代理大关教案,途中再遭到数十名身份不明男子围困及恐吓,并打砸他们的车辆。令律师无法代理该案。

该教会一位匿名的信徒告诉记者,目前被捕者的家人也受到当局严控,信徒们已经不敢公开聚会:“家人在村里的情况不是怎么太好”。

记者:没有律师介入吗?

回答:肯定没有,肯定没有律师,如果有了律师,他们(公安)肯定又要。。。。。。这种事件肯定被他们压住了。虽然你有很多的理由,如果有了律师,肯定要加重处罚。

记者:现在村里面大家聚会情况呢?

回答:没有聚会了。

记者:很多信徒是不是不敢接听电话了?

回答:他们肯定不敢接电话了。



记者曾致电该教会多位信徒,但电话均无人接听。目前,该教会信徒已不敢与外界联系。信徒称,公安一旦知道有信徒与记者联系,立即抓人。

大关镇家庭教会有13年历史,现有信徒约三百人。自去年5月24日及6月7日,公安防暴特警两度冲击该教会的聚会场所后,已经无法聚会。信徒认为警方的行为违反了中国法律,他们曾向该县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处罚。未料到警方加重对信徒的处罚。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贵阳活石教会申请行政复议被拒 仰华牧师被以泄密罪逮捕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23日

活石教会苏天富牧师和仰华牧师


贵阳市基督教活石家庭教会牧师仰华,1月22日被当局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批捕。仰华的妻子王洪雾23日表示,当局之前指控其丈夫“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但被检察院批捕时,已变更罪名。仰华案的代理律师称,当局之前指对其当事人拘留的罪名,刑法并不存在。另外,该聚会就遭到当局取缔所提出的行政复议,贵阳市政府拒绝受理。

贵阳活石教会于去年11月遭到市民政局取缔后,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和信徒余雷和王瑶(音)被公安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刑事拘留。1月22日,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向仰华牧师的妻子王洪雾发出批捕仰华的“逮捕通知书”。

王洪雾23日告诉记者:“这个通知是昨天贵阳市南明分局公安打电话给我,找姓高的警官取通知书,高警官打电话给我,叫我去签署东西。我下午三四点钟去的,他叫其他的人把逮捕通知给我,叫我签字。我签字后问他,他们搜查我们家的一些东西,我问他们,你们你能不能退给我,因为我要用,他说要问办案警官才知道。其他的他没有告诉我,就把通知给了我,也没有回答我其他的问题”。

对于公安局变更指控罪名,王洪雾也感到吃惊。她说:“这一次不一样了,以前拘留的时候,他是涉嫌持有国家机密罪,现在被逮捕是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王洪雾委托的律师陈建刚对记者说,他已得知仰华牧师被检察院批捕的消息:“现在叫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之前说他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那个不是法律罪名,刑法上没有。现在这种刑事案件,在警察手中的随意性非常大。可以超出法律之外,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

去年11月29日,活石教会遭到公安、规划局及城管大队等三十多人闯入,并带仰华等多位信徒。今年1月19日,该教会收到贵阳市城市综合执法局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缴纳11月22日至12月8日的罚款,合共110296元。该教会将就此处罚,提出行政复议。

陈建刚说,当局对活石教会已经关注多年:“这是多年以来,警方对仰华和活石教会虎视眈眈,处心积虑的要对仰华构陷罪名,关入监狱。现在该教会买的房子,全部被官方查封,现在的法律法制环境,总体上要铲除家庭教会,要铲除不受政府控制、引导的这类教会”。对局教会刑事案件,在警察手中的随意性非常大。可以称罪名,刑法上,

另一方面,活石教会就贵阳市民政局取缔该教会,向市政府提出申请行政复议,1月11日被当局驳回。申请人苏天富23日对记者说:“不受理是指民政局指我们非法聚会的通知。民政局定我们是非法组织,所以我们向贵阳市人民政府提出复议,市政府就不予复议”。

记者:那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回答:复议完就是诉讼。也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



活石教会成立于2009年,有近600名信徒,去年7月28日,该教会执事会主席及会计张秀红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拘,9月1日被批捕。苏天富告诉记者,张秀红案已被移交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代理张秀红案的律师由之前的一名增至两人,目前等待法院开庭。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快讯:贵阳活石教会李国志牧师被捕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6年1月22日


本会特约通讯员获悉:先前被贵阳警方刑事拘留的活石教会李国志牧师,在1月22日正式被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以“故意泄漏国家秘密罪”执行逮捕。

本月6日,活石教会苏天富牧师对于贵阳市民政局发布“取缔活石教会决定书”一事,向贵阳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但贵阳市政府1月11日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原因是活石教会未经依法登记,不符合申请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


国际法律界人士致信习近平 呼吁释放人权律师

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自去年7月以来拘押了大约250名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并开始以“颠覆国家”等罪名正式批捕他们。20多名国际法律界人士发表联署公开信,敦促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信守法治承诺,释放这些被捕的中国律师。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自北京的报道说,20名包括国际律师协会会长、律师和前法官等1月19日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联署公开信,强烈谴责中国政府近来以涉嫌“颠覆国家罪”逮捕中国律师及他们的助理。公开信称,这些指控是对在中国代理有争议人权案件的律师们的“空前打击”,公开信说,您(习近平)曾一再表示‘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然而前述事件似乎全然违背了您的承诺。公开信是针对中国警方上周突然书面通知至少10名被拘押律师、助手及活动人士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李和平律师的助手高月的罪名是帮助销毁证据,李和平目前下落不明,显然也已被拘押。

贵阳活石教会两周被罚十余万 教会牧师不准见律师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21日


教会执事张秀红在讲道


贵阳基督教家庭教会活石教会自去年11月被当局下达“绝密文件”取缔之后,该教会今年1月19日接到当地城管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称,11月22日至12月8日,按照每平方米10元计算,共处罚款11万余元。对此,该教会牧师表示,将就此提出行政复议。此外,12月9日被当局带走后,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刑拘的仰华牧师(本名李国志),其代理律师21日再次致电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借故推诿。

贵阳活石教会于去年11月29日遭到公安、规划局及城管大队等三十多人闯入,并带走多位信徒。同时责令该教会补缴10多万元罚款。今年1月19日,该教会收到贵阳市城市综合执法局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见图),要求缴纳11月22日至12月8日的罚款,按照教会面积每平方米10元人民币计算,合共110296元。该通知书同时要求教会在15日内付钱罚款,到期不缴纳罚款,每日按照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罚。

如何发挥宗教的正能量?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何光沪


我的专业是宗教学,现在我来讲宗教话题,标题是《宗教: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分三点讲。

一、正能量与负能量不能一概而论


正能量、负能量是一个设问,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宗教与文明有密切的关联,因为它是文明的精神、灵魂、核心。因此,东亚文明叫“儒家文明”(其实不准确,即使只讲中华文明也还有别的学派影响很大,如法家、道家),南亚文明叫“印度教文明”,中东文明叫“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叫“基督教文明”等等。所以宗教确实有很大的能量。但所谓“正能量”、“负能量”,应该是指它们对社会发挥的功能是正还是负,即是好还是坏。这就要看是针对什么事情。比如说宗教对科学、政治、哲学等等发挥什么作用,这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例如对科学的产生和发展,有些宗教有阻碍作用,有些宗教有促进作用;为什么现代科学是在西方而不是在印度和中国兴起,科学史专家发现,这件事同这些地区的宗教有关系。

《美国的宗教与法律——立国时期考察》中文版序

赵雪纲


国教确立(Establishment)和政教分离(Disestablishment)问题是现代政制当中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在古代政制中,这不是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国教问题在古代政制中不是一个问题,而在现代政制中才成了一个重要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另一个更为重大的问题:政府的目的和功能到底应该是什么。

现代的或者说启蒙的政制理念认为,政制的正当性应该源于民众的同意。这种民众同意的政制理念,针对的是君权神授的古代政制理念。也就是说,在欧洲历史上,至少可以说在漫长的中世纪,人们认为国家权力或者君主权力是源于上帝的。也就是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天主教的教皇权力才一直具有重要意义,它不仅在实践中对世俗君主权力构成了重要制约,而且在理论上,教会——尤其天主教会——也是世俗政权的精神领路人。[1]即便到了以美国和法国为代表的现代政教理念和制度已然形成、而天主教教皇的权力和精神影响力已大不如从前的时候,还有人企图借助其君权神授理念来为政制的正当性奠基:只要想想拿破仑加冕这件事情就行了,那时已是1804年的年底——尽管拿破仑是从庇护七世手中夺过王冠戴在自己头上的,表明君权神授理论已经没那么有力量了,但拿破仑还是要请来教皇举行加冕仪式。

纠缠不清的政教关係 (下)

胡志伟
  
政教绝对分离 ?
1986年以「辛维思」(马力) 为名的一系列政教关係文章,引发教会的热切讨论。本港教会经讨论后,釐清政教关係的四种形态 :


「政」府机构与宗「教」团体、
「政」治活动与宗「教」信仰、
「政」治活动与宗「教」团体、
「政」府机构与宗「教」信仰。


这四层关係,相依共生,有重迭地方,也有分歧之处,既合又分,互相制衡,构成了基督教理解政教分离的共识。


就第一层关係来说,「政」府机构与宗「教」团体,确立政教分离或独立的原则,这便是美式的政教论述 : 「政府」与「教会」的分离(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表明「政」府与宗「教」团体各有其权力范围,两者互不隶属。政府按照宪法与法律保障宗教自由,且于施政方面公平对待所有宗教团体,不会偏袒、或厚此薄彼。

基督徒不能甘心成为强权的奴隶

蔡少琪


一、难道「无奈、忧鬱和成为强权的奴隶」就是唯一的出路吗?


「被代表」、「被自杀」、「被拆毁」、「被失踪」、「被认罪」、「被撕裂」、「被沉默」、「被道歉」等无奈和奴隶式的感觉刺痛了和伤害了香港,并华人地区不少仍有理想的心灵。香港教会已经进入一个「被谨慎」、「被慎言」、「被闭口」大气候中,若我们放弃理想,放弃作光作盐的身份,逃避为受压迫的人发言,间接纵容败坏的大气候,不敢为时代发真言、发建言、作嵴骨、作先知,教会就只能走向「被边缘」、「被移民」、「被沉默」、「被离弃」的滑道上。


为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整体经济和国力上站起来的喜悦,被中国近年某些霸道风和亚文革式的左风摧毁到遍体鳞伤、体无完肤。近年中国的亚文革风、拆毁十字架的强悍霸道、充满虚伪和丑陋的梁振英式的代言人,让各地华人,甚至西方文明群众渐渐与北京离心离德,深深破坏中国对外的形象和关係。中国近年努力建立「软实力、良善形象」,但近几年一些的言行可算是大失败,对中国整体发展和对外关係有极深远的负面破坏。

中国未来两三年的冬天神学

蔡少琪


最近与一些国内同工聊到中国整体趋势时,再分析中国和香港等整体经济和政局的大环境,让自己有忧心。我们实在需要为中国未来两三年的大挑战祷告。我开始採用「冬天的神学」的表达去守望未来几年的挑战。按我自己宏观的分析,未来两三年中国经济和时局挑战极为严峻。因此,港澳等地受牵连的影响也不会容易。我初步整理的理由如下:


  一、中国经济和政局的调整期,适逢世界经济的低谷期。没有外力能帮助。


  二、二○○八年的金融海啸期,用自己掏钱的方式延迟了金融海啸。但漏洞百出,贪腐严重,很多钱不知去向,可能内部亏空严重。

来自顾约瑟牧师周莲美老师的信


主内亲爱的崇一堂家人平安!

近期将有罕见的严寒冰冻要临到杭城,请大家务必靠主恩典安康地渡过。崇一堂的处境也正将经历前所未有的、令人寒心的试炼,大家同样要靠主恩典面对而得胜。谢谢你们近日对我们夫妻俩的主内深情的关爱!我们被感动并铭记在心。经过祷告,我们决定近期将取消一切的外出服侍,为了专一祷告寻求明白神的旨意和支取从神来的恩典。我们与崇一主的教会同成长共患难!不管以后处境怎样,若没有主自己的带领,必将在崇一堂持守服侍!当然,方式也许会改变,但爱主爱羊群的心靠主保守决不改变。因为我们是主的仆人。感谢主!越来越感受到这次风暴有主太好的美意,它要炼尽我们服侍团队中一切的杂质,逼使我们更纯地爱主爱人。

李和平律师被以颠覆罪正式逮捕



2016年1月19日,律师马连顺和家属来到天津,查询失踪半年时间的李和平律师情况

“709大抓捕律师”事件中,周二(19日)再证实律师李和平已被正式逮捕。代理律师称目前逮捕者主要涉及“颠覆”和“煽颠”罪,最高量刑是无期徒刑。有被捕者家属担心案件会被拖著处理。(文宇晴 报道)

胞弟李春富律师和2名助理相继证实遭到正式逮捕后,李和平律师周二也证实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批准逮捕。令709大抓捕事件中被逮捕的人数,升至15人。

李和平的代理律师马连顺对本台表示,李和平律师自去年7月8日失踪以来,当局一直没有透露究竟是把他关到什么地方,或是跟部分被捕者一样,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由于相继有被捕者证实被逮捕后,李和平迟迟未有消息,于是马连顺律师和家属周二再次来到天津市相关部门查询情况,经过一番交涉下,终了解到李和平已于1月8 日,经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批准,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胡石根、刘四新被“颠覆”罪 11人因大抓捕被逮捕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6年1月14日




被失踪半年之久的胡石根长老于2016年1月9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同时,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刘四新博士也被以相同罪名逮捕。因去年7.10大抓捕而被逮捕的维权律师增加到11人。这11人的逮捕通知书可能都是同一天1月8日发出的,其他目前未获得消息的人,他们的逮捕通知书可能在路上。这些被捕的人士分别被关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第一或第二看守所。

著名政治犯、原北京语言大学教师胡石根的代理律师李柏光网上发布消息说:“刚接到胡石根弟弟给我来电,胡石根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书发出时间也是2016年1月8日,晚上扫描发给我。”

王宇、包龙军被批捕 周世锋蹊跷解除律师委托

自由亚洲电台 2016年1月13日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呼吁释放维权律师(忻霖拍摄)



继中国维权律师谢燕益、谢阳以及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被批捕后,再有“709”事件律师涉“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王宇与她的丈夫包龙军,及实习律师李姝云。而据周世锋的代理律师发出的消息,周世锋已经通过家属解除对律师的委托;但知情人告诉本台,周的家人对此予以否认,认为事有蹊跷且不合逻辑。

“709”事件中的重要涉事人物、中国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王宇与她的丈夫包龙军,及实习律师李姝云近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其中周世锋、王宇、李姝云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包龙军、王全璋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而就在前一天,该所律师谢阳、律师助理赵威及北京律师谢燕益也以同样罪名被捕。

關注小夥伴考拉「趙威」

高智晟




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新近不断有朋友转来他们各自眼里的坏消息,希望我予关注。 人权活动人士黄燕被捕、舒向新律师被捕、王实秋律师“被失踪〞,今天早上又得悉谢燕益、谢阳及赵威被捕。许多发来消息的朋友为哀伤和悲观攫住,以为反动当局已完全疯狂,完全丧失了人性。好似于反抗者,这是末日的临到。 许多人在问,中国究竟怎么了?我们的野蛮究竟还要走多远? 人类区域文明的形成大相径庭,缘起于人类早期的区域隔绝。当人类实现了区域间联系后发现有几样不谋而合的共同特征,规则即是其中最醒目的共同点。这现象证明,无论怎样的民族,都得有着公认且当共同遵守的规矩,对规矩的依崇是人类的天性特征之一。

这密集地抓捕律师暴行,不仅是对法治文明的野蛮反动,更是对人类天性的粗暴践踏。 我实在没有逐一予复的条件。我有数年里不与人类文字发生关系,总想在“再失踪〞前研究、思索些自己认为要紧的东西。一边是自己的时间实在紧张的不堪,一边是本身亦处在不自由中。我周围聚集的黑暗力量规模不在今天中国的任何个体之下。但这些不意味着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去麻木、去远离危险。只是,我对这疯狂抓捕有着与大家不大一致的看法。 对于目下疯狂的抓捕当全面地哲学地看读。中共恐怖组织“十八大〞结束后,一个狱警私下于我说“看不到一点希望,政治改革雷打不动〞。我听了却笑了。我告诉他:“这是个好消息,证明着他们坚定不移地奔突在死途上,满足着我们对他们下场的预期。

基督徒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20个月获释仍无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13日

宁惠荣、杨靖看望在精神病医院的张文和


北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信徒张文和,因与信徒聚会,2014年被当局拘留一个多月后获释不久,即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关押20个月,期间被强行服药。张文和表示,他并无精神病只因为信奉基督教,甚至连他的儿子也被关精神病院进三个月。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等13位信徒于2014年1月24日,打算在信徒张文和家中聚会,后被丰台警方刑事拘留约一个月获释,其中张文和获释后,当局并未向其说明拘留他的原因,也未出示法律文书。3月4日,他又被送入位于昌平区的精神病院。张文和的儿子张驰1月13日告诉记者,他的父亲于两个月前获释回家至今,仍然受到当局控制,无人身自由:“因为我需要我父亲和我照顾我的母亲,在2015年11月18日和公安经过三周的联系之后,我以让我父亲协助我照顾我母亲的名义,把他从北京昌平精神卫生保健所接出来。我也向公安保证如果接我的父亲出来,他不能固定住在一个地方,我要及时向我们反映,在这样一个保证下,他们接受了”。

李和平律师助理、90后女孩赵威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6年1月11日



赵威是个九零后大学毕业生,在北京实习,做著名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工作。这位90后姑娘在被“监视居住”半年后,于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正式逮捕,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现在赵威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以这么严重的罪名逮捕一个九零后姑娘,这样的做法让更多的人不寒而栗。这是继2015年7月9日当局大规模拘押维权、人权律师事件的升级,表明习近平政权在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方面又进了一步。

谢阳律师被以“煽动颠覆”罪逮捕,关在长沙二看



蔺其磊律师:谢阳案情通报



2016年1月6日长沙市公安局书面通知,不批准会见谢阳律师,理由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次上面没有了“扰乱法庭秩序罪”了。

谢阳律师夫人1月11日上午到长沙市公安局,被告知:谢阳于1月9日已经被逮捕,移送看守所,但拒不告知看守所名称,律师还是不能会见,家属通知书邮寄中。

舒向新律师被管教干部暴打,舒向新女儿又被法官殴打



我们遇事总喜欢讲国情、讲特点,以人权问题为例,我们强调中国的人权不能脱离中国的国情;中国的人权有自己的特点,习近平主席也强调在人权问题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想,不管什么样的国情、什么样的特点,对嫌犯进行残酷的刑讯逼供都不应该视为中国的国情和特点;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应该比人家做得更好。山东律师舒向新是一位为老百姓鼓与呼、深受老百姓喜爱和爱戴的律师,也许是他代理过多起所谓“农民敲诈政府案”的缘故,引起了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对他的不满甚至怨恨,舒向新日前被济南历城区警方逮捕是否有打击报复之嫌,本博主不敢妄断,但从舒律师在济南第二看守所遭到张姓管教干部的暴殴来看,又似乎有此嫌疑。看守所的张姓管教干部连知法懂法的律师都敢如此下狠手,对其他的嫌犯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大陆“法制学习班”(黑监狱)调研报告

转自维权网  





前言:

本报告是对中国大陆“法制学习班”(黑监狱)的起源、现状、各个特征、以及公民反抗的综合调研报告,旨在披露中共各级政府披着“法制学习班”面纱公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肆意践踏法律的侵权行径;同时,以对人权捍卫者们依法维权顽强斗争的记录,来彰显公民抵抗在捍卫人权领域中的重要性。全文6700字。

目录:
前言
一、什么是“法制学习班”(黑监狱)?
二、“法制学习班”(黑监狱)的历史沿革
三、典型事件: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事件、黑龙江省建三江事件
四、公民反抗:无锡市人权捍卫者反抗黑监狱历程及“6.22” 反黑监狱事件
五、“法制学习班”(黑监狱)现状
六、“法制学习班”的办班点(黑监狱的地点)
七、“法制学习班”本质——政府的黑社会化运作、两种形态及十一大特征
结束语

福建、浙江三处教堂及十字架被拆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7日


温州再有两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

进入2016年1月,福建省福清市及浙江省温州市三处教堂或十字架,分别被当局强拆。6日,福建福清基督教玉林福人教堂被以未向政府注册为由强拆。信徒称,该教堂仅落成两年左右。7日,浙江温州南白象镇的南湖教堂十字架和梧田东庄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有信徒抵抗被警方人员带走。

进入新的一年,福建和浙江两省再有教堂及十字架被政府方人员强拆。6日被拆的是福建省福清市的基督教玉林福人堂。7日被拆的是浙江省温州市南白象镇的南湖教堂十字架和梧田东庄教堂的十字架。一位信徒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近期有多处十字架被当局强拆:“好几个,今天有两三个十字架被拆,有一个叫南湖的教会十字架被拆。福建福清那边有一个教堂被拆”。

习近平报复拦车访民 孙瑞金一家三口蒙冤入狱

12月23日,一直在美国华盛顿DC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为父上访的孙元鹏,其父亲被山东省日照市莒县政府,判了2年6个月。原本在习近平来美国访问的时候,孙元鹏准备血溅习近平的车队为父伸冤,山东省莒县政府官员刘守亮怕乌纱不保,通过莒县农业银行行长王忠营,亲自到孙瑞金家中信誓旦旦,指天发誓保证释放孙瑞金,保证解决好孙瑞金家的房屋拆迁问题,后孙瑞金被取保候审在家待了3个月。

12月22日突然接到法院通知,说23日有点事去法院一下,于是孙瑞金,张玉秋,孙瑞利没有任何准备到了莒县法院,突然被上了手铐脚镣,法院突然进行了宣判,孙瑞金2年6个月,张玉秋2年缓刑3年孙瑞利2年,王强两年。

莒县政府丧心病狂,不顾之前的约定及承诺将孙瑞金抓了回来。孙瑞利本身有脑瘤,肺癌,王强幼子刚刚八个月,莒县法院罔顾事实,强行抓人判刑,政府抢了他们的土地抢了他们的房子还要将人投入牢狱,丧心病狂。

舒向新律师透露被殴打经过 网友组建公民团声援

博讯首发 2016年1月5日



博讯记者获悉,2016年1月5日,代理律师李方平和蔡瑛律师在济南看守所会见了舒向新律师。舒向新律师透露被看守所警察殴打的经过:“1月4日早八时许,管教干警张仲伟以舒不干活(粘蒙牛、伊利牛奶礼品盒,胶水气味冲鼻,舒律师受不了)为由,用‘操你妈’等污言秽语辱骂舒,舒一顶嘴。张警官雷霆大怒:‘你他妈太嚣张了’。接下来舒被拖出监室,带上手铐挂在通风透凉的公共过道。张警官一阵暴打,舒除了明确感知脸肿头晕脑胀,地上出现一摊血外,后就迷迷糊糊了一段时间!7个小时的挂拷,最开始还在乎大庭广众,人来人往中的示众之辱,后来手铐巨痛、冻得发抖、饥肠辘辘、憋屎憋尿的痛楚接踵而至,一种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人来人往,没有一个干警停下来看一眼,问一下,这种绝望就如同坠入深渊,觉得自己连条狗都不如。”

刘书庆、吕州宾:常州拆迁逼死人命案控告信

常州拆迁逼死人案控告信 





控告人:江国兴,身份证号码:320683197908252436;家庭住址:常州市天宁区新堂北路315号(青龙桥东首);电话号码:13186699936; 

控告代理人:吕洲宾,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13968096061;地址:杭州市东新路240号苏泊尔发展大厦8楼; 

刘书庆:山东天宇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13355415256;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100号三庆枫润大厦1108室; 

被控告人:常州市天宁区政法委书记兼青龙街道党委书记舒文;
 
被控告人:常州市天宁区青龙街道副书记赵健; 

常州市天宁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科长刘国强; 

常州市天宁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科长殷红福; 

常州市天宁区公安分局青龙派出所副所长 

酱缸乎?本色乎?——浅议中国基督教的自立与神学的本色化历程

舍禾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历史,灿烂辉煌。它不仅可以与其它文化兼容并蓄(也具同化其它文化的“魔力”,导致某些外来文化很难还其本来面目),也常会与外来文化产生冲撞与抵制(大概是水土不符吧)。何崇谦博士指出,“凡文化皆具历史性,任何文化的反思必须有历史的考察。”1在福音与神学中国化进程的考察中,以上两个现象尤其明显。当福音与中国文化产生冲撞时,就产生了诸如“反基运动”,教难之类的事件;当福音与中国文化兼容的时候,就会产生诸如“孔子加耶稣”,本土化神学之类的理论。冲撞并不一定都是坏事,就如同兼容并不一定都是好事一样。冲撞可能导致福音的“复兴”,兼容可能导致福音的“酱缸化”。2

试论李光耀的宗教政策

蒋春萍


政教分离新加坡地处马六甲海峡,枕障马来半岛,勾连南岛诸国。是一个有着280万人口的小国,多种民族杂居、多种宗教共存。佛教、道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该地均有极大的影响。各类信徒涵盖了全国人口的86%,由于教派林立,新加坡政治的核心就相应转到宗教政策上来。虽然这仅是一个641平方公里的城市国家,却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宗教信仰。1965年独立后,政府制定了周密的宗教政策。长期以来,各教派相互尊重、和睦共处,这都归功于李光耀政府多元一体的宗教政策。

天赋神力的双重性

新加坡政府对宗教几乎没有限制。政府鼓励国民信教,并且相信宗教能在教育、科学、文化和社会福利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为社会和国民造福;但宗教是新加坡较敏感的问题.因而政府在宗教事务管理上历来谨慎。早在60年代,李光耀政府就为宗教政策定下基调,即既发展又约束,这是李光耀宗教思想首次作为一项国家政策在社会实践当中的尝试。新加坡官方坚持认为,宗教作为一种天赋神力,具有积极和消极两重性。新加坡人普遍认识到,一方面,神的启示对一个人有道德感化作用。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或许李光耀的观点最具代表性,他多次说道:“与其什么都不信,不如有个宗教信仰。政府希望人民有个宗教信仰,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或印度教徒,总比一个无所不为的无神论者可靠。新加坡的天文教在教育科学和福利方面贡献很大。”几年后,当他再次谈到新加坡政府同宗教的关系时又说:我格外敬重天主教,它对新加坡贡献很大,成为我国社会的有力支柱。…我一向尊重教会,…我鼓励人们要有信仰,因为不管是信神或是信仰别的宗教,都有助于抗拒不良风气和使人产生回归惑。”作为一项政策,政府于1989年10月把李光耀的这种官方普遍认同的宗教观写进了《维持宗教和谐白皮书》里,表明了政府对待宗教的基本态度。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多宗教、多民族的小国,除去处理复杂外交关系外,民族和宗教问题算是最棘手的了。李光耀和他的后继者都认识到,宗教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将是一个一触即发的“焦点问题”。他们深知,宗教和民族问题处理不当,不但会引起种族和教派冲突,导致社会恐慌和政局动荡,还可能把全国人民辛辛苦苦取得的建设成就变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根据多年来的执政实践,他们认识到这种隐忧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各种宗教之间的力量失去平衡,导致冲突;二是教团势力干预政治,左右世俗意志,使新加坡成为宗教国家。鉴于以上忧虑,政府把注意力主要放在平衡各教派势力和维护政教分离上。可以说李光耀政府的宗教政策具有一定的调和性和平衡性,即既疏导又限制,确保多元宗教在政府规定的合法范围内发展和活动。目的是弱化由于各宗教间由于神谕的差异而引起世俗纷争的可能性,致力于引导各教派门徒为政府施政目标服务。

现代,反现代与后现代 - 世纪之交的西方神学反思

特雷西


1. 引 言
 
 我们身处在无以名之的时代。有人认为我们仍在现代性 (modernity)之纪元,享受着中产阶级自我的凯旋。另有人视现今为隡平所有传统的年代,等待着那受压抑的传统性与群体性自我的回归。但对另一些人来说,我们正身处在后现代的纪元,自我主体死亡,就是「上帝之死」的最后一波退潮,正临到我们众人。

 此三种对现今世代矛盾的命名,正是诠释冲突之核心,其瞄准的就是一度被论设为历史中心的西方文化-包括了西方基督教神学的文化。但正如以上互相冲突的命名所显明,以西方为中心的文化观已不再。就现代性(modernity) 而言,现代是千篇一律的 ─就是千篇一律的进化式的凯旋历史观,并且将西方科学式、科技式、多元式与民主化的启蒙精神,视为理所当然的优越感 。 就反现代性(anti-modernity) 而言, 现代即是问题的年代,就是所有传统均被现代性的无情力量毁诸一旦。反现代者视我们所回溯的为从未存在的过去,所追寻的为一种假设纯净的传统,但这正正违背了传统作为具体与含混的真正意义。就后现代性 (post-modernity)而言,现代性与传统二者均被揭露为自欺欺人的东西,尝试去安设那不能安设的基础-即所有知识与存在的稳固基础。后现代主义者对现代的盼望,充其量乃是真实的「他性」 (otherness)与差异 -即存在于现代性与传统性中,被边缘化群体中之他性,这些群体如神秘主义者、异见份子、先锋艺术家、疯子、歇斯底里病者。后现代性的良知,常常是隐然而非显然地存见于这些群体之中,而非那些自成阶级的精英知识分子之中(我作为一位美国白人中产的男性神学教授,故然无法假装置身事外)。任何人处身于此种关乎与等特权与权力的混乱与争闹的中心,我们最深切的需要,正如在这代的哲学与神学所显明,乃是那股躯使我们面对他性与差异的力量。这些他者必须包括所有被西欧与北美洲文化压抑的他者,并那些被排斥于西方文化以外的他者,特别是那些现在不断清晰有力地申诉的穷苦者与受压者,并那潜藏于我们本身心灵与文化中,及其它伟大宗教与文化的唬人他性,并存在于我们印欧语系语言学与文字结构学中的一切差异。

纠缠不清的政教关系(上)

胡志伟


 华人教会(香港、台湾等地)一旦关注公共事务,谈论政事,常出现不成熟的两极现象:一是对社会发生种种涉及信仰价值之事漠不关心,拒绝进场;另一则是不按情理的「过度参与」。


 台湾总统马英九于2015年12月24晚出席某间堂会平安夜聚会时,有牧者安排他站台分享;及后这间堂会主任牧师这样表白:「马总统在许多不为人知地方为台湾背负十字架,就好像耶稣为世人背上十字架」,主任牧师为总统祝福,并邀请全场会众一起举手祝福马英九。


 较早前,10月25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获邀于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宣教150週年教会日发表演说,她同样受到现场会众热烈欢迎。我们需知2016年1月16日便是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的日子,教会要思考就是如何关注政治而保持政治中立,同时不让任何政治势力入侵而「骑劫」教会。本港则于2016年9月11日是预期的立法会选举,而2017年为特首选举,教会无可避免会遇上政治。

60年来中国基督新教史研究评析

赵晓阳、郭荣刚

(本文仅作参考,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在中国历史学研究中,中国基督宗教史一向处于边缘的地位,除了众所周知的意识形态的原因外,基督徒在中国总人口中微小的比较,很可能也是造成其历史被忽视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种情况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有了很大变化,2010年的中国政府白皮书中提到,中国信仰各种宗教的人口已经达到一亿之众,这种现实使得研究者不应该忽视对宗教的研究,其中也包括基督宗教在内的研究。据中国基督教会的宣布,2013年中国新教基督徒已经达到2600万人,还有一些未在政府注册的家庭教会的信教人数未统计入内;天主教徒达600万人,这一切都可以说明,基督宗教已经成为了中国宗教之一。

基督宗教传入中国,最早可追溯到唐朝,前后共有四次传入。16世纪以后,随着西方工业革命的兴起,基督宗教各派在殖民主义的裹挟下,以前所未有的势头第三度东来,历经曲折后,最终在中国扎下了根。鸦片战争后,西方传教士凭借不平等条约,更是活动频繁。他们步步深入,活跃中国剧变的历史舞台上,“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特殊势力”[1]。从唐初至1955年最后一批西方传教士被逐出中国大陆,数百年来,西方传教士对中国社会产生了广泛而复杂的影响,引起了研究者经久不衰的兴趣。

贵州铜梓花秋镇教会告国土局败诉, 教堂将被没收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4日



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花秋镇家庭教会,就教堂保当局认定是违法建筑,状告县国土局。当地法院2015年12月29日裁定原告败诉。该教会负责人牟先生称,败诉之后,他们的聚会场所面临被没收。不过,他们将向上级法院提出申诉。

有25年历史,三百多位信徒的桐梓县花秋镇家庭教会,自筹资金五十万元,于2014年在当地建成一间教堂,稍后被该县国土局人员认定,教堂在建造时,未取得无合法手续,属于违法建筑,理应没收。该教会向法院状告国土局,要求撤回处罚。法院裁定原告人教会方败诉。2015年4月,花秋教会不服判决,提出上诉。8月,负责审理此案的习水县法院裁定“维持一审法院判决”。其后,教会对国土局没收教堂的决定提前上诉,12月29日被法院驳回。

请释放李和平律师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FR)成员
世界福音联盟常驻联合国代表戴博拉.费克思女士发出呼吁

当我的女儿女婿结束一年在中国的学术交流回到我们身边,当我们阖家团聚共度圣诞佳节之际,我想起了我的基督徒弟兄李和平。他的妻子王峭岭是否因对丈夫近况一无所知而度日如年?他的女儿会不会因度过一个没有爸爸的圣诞节而闷闷不乐呢?

那些永远也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始终萦绕在我的心里,李弟兄,你为什么被捕,又关在哪里?你是否安然无恙?还是已经不在人世?我不敢想又不能不想。

我深深热爱中国和它的百姓,也坚信公民领袖李和平这样的人定会带领中国踏上世界强国的不平凡之旅。中国政权对待李和平和他的同事张凯律师的做法揭开了中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一章,世界人民有目共睹。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