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与孔子学院 -- 海外华人教会和神学院成为中共意识形态的新阵地

卓尤达(哥伦比亚大学访问研究员)

49年之后,中国教会史上有过一个传奇人物、“红色牧师”李储文,他在中国教会服侍多年,获得很多教会和信徒信息,直到文革期间才被迫暴露出他真实的党员身份。

近期中共教育部长陈宝生在党刊《紫光阁》发表了一篇文章《切实加强党对教育系统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提出中共意识形态斗争的重点应当在教育领域,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中共对于意识形态领域加强控制。这种控制不仅仅是在中国大陆的内部教育系统中,而且还不断的渗透到海外教育系统。

近期,在港台海外各大媒体上,频频报道关于教会和神学院被共产党意识形态和人员渗透的情况,如著名基督徒郭宝胜被基督工人神学院出于政治压力劝转学的新闻。对于中国人,尽管我们熟悉整个官方的告密和监控体系,然而鲜有对于神学院,特别是海外神学院如何被中共官方势力渗透的详细报道,本人作为记者注意到从今年10月份开始,不断有一些港台和美国神学院的学生和教师在媒体和社交网络上报告关于美国神学院被中共势力利用和渗透的消息。

笔者所在的哥伦比亚大学目前据统计有近1万5千名华人学生在读,人数在全美大学中排名第五。 2015年,笔者目睹了哥伦比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UCSSA)因为被中共操控而被校方强行解散的全部过程,目前在我所在的政治系在开展对外讲座过程,经常也能感受和发现中共信息员的身影。据哥伦比亚大学一位参与教会和学生团契的消息人员告诉笔者, 在美国名校的教会和学生团契也是中国意识形态工作的重点场所。这名人员说,曾经有负责统战方面的人找到该华人学生团契的负责人,而去提出,愿意提供几十万美金(约五十万),帮助他们建堂、成立教会,条件是,以后要提供教会参与者的信息和言论,被该负责人拒绝。这在美国决不是一个特殊的个例。

目前,根据笔者的研究调查,中共的另外一种方式是通过孔子学院来渗透神学院,对于美国华人教会社群进行监控和影响。目前在美国,孔子学院多达97家,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称,“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机构中重要组成部分。” 在孔子学院任教和相关工作人员,特别是在美国地区,都是政治上被中共所信任,几乎都是党员背景。然而在2014-15年,芝加哥大学和宾州大学等北美高校都先后宣布停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并且也出现芝加哥大学近百位教授签名抵制孔子学院意识形态渗透的运动。

此类事件不仅发生在芝大和宾大这样的名校,也开始在其他中国留学生、访问学者密集的校园。在密歇根州的密西根大学和密歇根州立大学,目前建立了4所孔子学院,和这两所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笔者联系到当地一所大学的华人教授,询问关于孔子学院人员在当地的情况,据该名教授说, 孔子学院的学生来美国工作之前,需要缴纳10万多人民币押金,之前是以J-1签证入境。目前由于美国移民政策的变化,有些人以F-1学生身份入境。这些人很多后来留下来,进入美国公立教学校系统工作。密西根公立学校系统开设了中文课(Chinese immersion programs),一些中文教师都是孔子学院的。该名教授发现,这些人在前途选择上很矛盾:一方面,很多人想方设法积极留在美国找到像在公立学校教中文这样的工作,然后申请绿卡(他们很不想回中国);但另一方面,他们仍积极帮中共搜集信息,以防绿卡申请不到仍需要回国。当被中共政府定为异议人士到访密西根的高校时,这些人都会积极参加这些活动。用该名教授的话来说,“这些人代表了中国的国家形象。”

该教授也帮助笔者联系到了密西根州立大学的一位美国教会负责人范伯格(Verberg),该教会每年接待华人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这位美国牧师很是不解的对笔者说到,“我此前不明白,为什么恐惧对于中国人来说真的无处不在。后来,我所接待的一位中国大学的知名教授,我们建立了很好的友谊。他希望成为一个基督徒。但他明确告诉我,他不能够在我们教会受洗,因为他知道和他一同访问的人里面,就有为几个是中国政府服务的。这几个人也每周来教会参加活动。我告诉他,这是美国,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都会受到保护的,但是他对我说,你并不知道和了解中国政府的可怕。”范伯格牧师告诉笔者,他知道在这所大学附近的其他教会中,有些来自孔子学院的人还成为了教会的主要骨干。另外一位密歇根州立大学 研究中国政治转型的学者告诉笔者,“在这所大学有为中国政府服务的信息员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从中共的运行体制来看,其对于海外高校主要是针对留美学生的组织和思想活动进行控制。”

不只是这些留学生、访问学者集中的校园,连美国一些不知名的保守派小神学院也有被渗透的情况。例如,在密西根州立大学附近,有一所不太为人所知的清教徒神学院,也发生孔子学院人员渗透的风波。一名来自南京大学的孔子学院教员黄璨(音译,党员身份)声称F-1签证过期,想要继续留在美国,以渴望攻读神学为由,在本神学院学生尹雄植(音译,中共党员) 帮助下,骗取一位华人牧师的推荐信。而清教徒神学院在扩招过程中,放松录取标准,违规招收了该名女生。在此期间,有从中国来探亲的老传道人向这个神学院的院长提出质疑,但该学院并不予采纳。这两人又将数位孔子学院相关人员,带来充当教会人数,积极筹备成立华人教会。他们在积极拓展各种事工的事后,总会为参与者拍照。也有当地基督教中学的老师向笔者反应说,这几位PRTS的中国学生也组织当地的基督教高中来自中国的学生每月有一次聚餐,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很多侵犯人隐私的事情,“他们会对于这些孩子进行拍照,问他们的父母在中国是做什么的,这些孩子不会有任何防范,什么都会对他们说。”该名老师对笔者说,他们将会在明年停止这项活动,“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为了这些孩子和他们中国的家庭,我们会停止这项活动。”

最近这些事情的发生不是一间神学院,也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体系化的渗透,应当和目前官方提出的基督教中国化的政策有关。笔者就清教徒神学院的事情咨询了耶鲁大学东亚研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该学者出生在大溪城。她认为,这些事件标志着中共和三自体系对于教会控制手段上的转变。“过去,中共三自体系派遣神学院一般选择较为开放性的福音派神学院(如富勒和达拉斯神学院),但是这个收效并不好,因为三自系统送出来的神学生,他们身份是在明处的,无法进入家庭教会的圈子。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这种身份对立,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保护了中国的家庭教会传道人的纯正性。现在,之所以渗透出现在这样的小神学院,因为美国神学院也都面临招生困难,就放松录取门槛。他们不了解中国教会,也不知道和孔子学院捆绑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大溪城作为美国最重要的基督教出版和各个对华福音机构的基地之一,小神学院也比较多,常常接待家庭教会的领袖和学者,因此,这也不是令人意外。对于中共方面,他们也需要培养华人教会中为自己服务的人员, 清教徒神学院所培养的华人学生自然会被家庭教会所接纳,这恰恰是中共基督教中国化最为成功的地方,就是控制了真正影响信徒的神职人员。在中国大陆的一位家庭教会领袖 对此的评论是,“孔子学院和耶稣放在一起是件很滑稽的事情,很遗憾,没有想到清教徒神学院也会参与到中共所倡导的基督教中国化的一个环节中。”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和安全,本文人名均进行了处理。)

本文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