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宗教改革五百年的反思

郭鸿标

引言

二 ○一七年是记念宗教改革五百年的重要日子,怀念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于一五一七年提出《九十五条条文》,引发后来一连串的教会改革行动。马丁路德是宗教改革的巨匠,他的神学博大精深,并 且有深度的属灵体会。不过,提出与推动宗教改革的人,在路德以前及以后都有值得后世传颂的人物,例如约翰胡司(Jan Hus)、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慈运理(Ulrich Zwingli)及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还有重洗派(Anabaptist)。因此,记念宗教改革运动,应该不单局限在马丁路德身上。

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历史

   为甚么宗教改革出现?因为教会生活与时代脱节,教会生活政治化和市场化。教会为了增加财政来源,误用赎罪券。不过在文艺复兴的潮流中,任何「黑箱作业」 的作法也会受到质疑。当时对古典文字的学习,让人学习希伯来语及希腊语研究圣经。路德的寻根究底精神,令他敢于挑战教廷的权威。加上印刷术流行传播宗教改 革思想,城市化与中产阶级出现,形成一股力量。国家主义令人反对罗马教廷干预个别国家内政。在各种条件互动底下,宗教改革成为一场运动。

马丁路德的属灵经历

   路德于一五○二年文学硕士毕业后,开始读法律。但是他在一场风暴中向圣者求救立志作修士。当时欧洲有黑死病,很多人四十岁便离开世界。路德追求得救的确 据和内心的平安。路德获得栽培,一五○九年获圣经硕士。一五一○年与另一位修士代表修道院到罗马寻求修会会长支持改革。可惜他们看见的是神父生活败坏;他 们改革教会的心更加强烈。一五一一年路德到威登堡修院工作,一五一二年任副院长,获神学博士,任圣经教授,一五一四年任威登堡教堂主任、奥古斯丁修会副区 长。自一五一三年起,路德讲授诗篇(1513-1515),罗马书(1515-1516),加拉太书(1516-1517),希伯来书 (1517-1518)。路德从圣经研究中发现神的义与人被称义的关係。一五一七年路德发表《论赎罪券的效能》,引起大家对赎罪券的讨论。一五一八年路德 于海德堡奥古斯丁修会三年一次大会发表意见,称为《海德堡辩论》。一五一九年在莱比锡与埃克(Johann Eck)进行辩论,强调教宗与教会议会可以有错;只有圣经无错误。路德承认自己与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和约翰胡司(Jan Hus)接近,而这两位则被视为异端。一五二○年罗马教廷宣判路德有罪,要他六十天内收回言论。路德没有放弃;相反写作其他作品:《论善功》、《论罗马教 宗职权》、《致德意志基督徒贵族的公开信论基督徒社会改革》、《教会被掳巴比伦》、《基督徒的自由》。一五二一年罗马教廷宣佈驱逐路德出教会,路德后期部 份从略。

教会生活政治化和市场化与补赎制度被误用

   一三○九至一三七七年间七位教宗住在法国的亚威农(Avignon),大部份枢机主教都是法国人。一三七八年教宗返回罗马,法国教宗格哥利十世 (Gregory X)去世后,意大利团队选出一位意大利教宗乌尔班六世(Urban VI),法国枢机主教团认为选举不合规格,不算有效,并选了一位法语背景的克来门特七世(Clement VII)。一三七九年克来门特七世返回法国的亚威农。因此,教会出现两个教宗,两批枢机主教,一个集团在意大利的罗马;一个集团在法国的亚威农。一四○九 年教会议会宣告设两个教宗是分裂教会的表现:罗马的格哥利十二世(Gregory X)和亚威农的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教会议会决定另立新教宗亚历山大五世(Alexander V)。不过议会没有要求两位前教宗辞职,所以当时有三位教宗。

   一四一五年罗马的格哥利十二世愿意辞职;但亚威农的本笃十三世拒绝辞职。一四一七年教会议会决定废除亚威农的本笃十三世;但他退到西班牙一个堡垒继续做 教宗,又有他的枢机主教,直到一四二三年。一四一七年教会议会决定选马丁五世(Martin V)为教宗。当教宗以罗马为基地,边缘化法国人的时候,法国在经济上不会支持罗马的教廷。在这个背景底下,教廷需要金钱维修教堂。一四七五年上任的教宗利 奥十世(Leo X)需要大量金钱兴建圣彼得大教堂和还有其他用途,便通过教廷印发赎罪券。

  罗 马天主教补赎(Penance)制度是信徒犯罪后要悔改(Contrition),向神父告解(Confession),得到神父宣赦后要有贡献 (Contribution)。既然信徒得到神父宣赦后要有贡献,教廷又需要金钱,教廷可以发一张证明,表示他的罪得到赦免。这张证明就是「赎罪券」 (Indulgence)。当时有圣职买卖的事,德国迈恩慈大主教亚尔伯特(Archbishop Albrecht of Mainz)用了大量金钱购买圣职,所以认同教会发赎罪券,增加收入。很多圣职人员没有足够的圣经及神学训练,只能做宗教礼仪。信徒中有很多迷信行为,既 不明白圣经,又将基督教民间宗教化。

对路德的改革之路的反思

   路德没有分裂教会之心,一五一七至一五二○年路德为他的立场辩护。路德希望寻找真信仰,帮助人回归真神。路德问「得救的确据」是甚么?路德问「罪人如何 被称义」?不过,路德摇动了教廷的建制。一五二一年路德被驱逐出教,路德人身安全受威胁;但有诸侯保护支持。路德其他神学观点从略。迎接二○一七年宗教改 革五百年,我们可以问自己:我清楚自己得救吗?我清楚知道自己被神无条件接纳吗?我清楚「得救的确据」是甚么吗?我清楚「罪人如何被称义」的福音吗?我渴 慕神的道吗?我的事奉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为了感谢神呢?

  马丁路德于一五一七年十月卅一日在德 国威登堡教堂门上贴上《九十五条》,反对教会贩卖赎罪券,误导人以为可以用钱买神的救恩。一五一七至一五二○年间,路德出版三部着作:《九十五条》、《教 会被掳于巴比伦》、《基督徒的自由》。一五二○年路德被逐出教会,一五二一年神圣罗马大帝查理五世以皇帝的权力下令路德到沃木斯(Worms)国会受审, 路德表明他的良心只是服从圣经的真理——不是教宗的权威,不是教会议会的权威;而是「唯独圣经」才是真理的基础。路德解释诗篇一一九篇的时候,提出:「祈 祷,默想,属灵争战,造就一个神学家。」(Oratio, meditatio, tentatio, faciunt theologum.)

   一五一八年路德在海德堡辩论(Heidelberg Disputation)提出「十架神学」观念,强调神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上启示神的荣耀。神在人看来软弱失败的十字架刑具上,成就神奇妙的救恩。世人却 高举人的理性,人的荣耀,大自然的荣耀来描述上帝。这就是当时天主教的「荣耀神学」;但是路德却从圣经发现「十架神学」的道理。

   回顾十六世纪教会世俗化的危机与路德的回应,引发我们思想今天神僕人的责任。为甚么十六世纪天主教要贩卖赎罪券呢?因为教会需要钱建大教堂,所以有人建 议将信徒告诫认罪,得到神父宣赦后,自由奉献的方法规范化,让信徒购买赎罪券作一种凭据。有人甚至把赎罪券所赦免的范围,由今生不致死的罪扩展到死后在 「炼狱」应受惩罚的罪都可以赦免。

  路德与承继宗教改革精神的教会不同意「炼狱」的教导,十六世 纪反对赎罪券的论点是,教会为了钱,不惜将赎罪券所赦免的范围不断扩大,完全忽略耶稣基督才是赦罪的主,他白白牺牲在十字架上。教会领导层的无知无能,把 教会带到世俗化的路上,令信徒走入迷途。祈祷,默想,属灵争战,造就一个神学家;迎向二○一七年宗教改革五百年的重要日子,我们需要按圣经真理检视教会的 宣讲、教导、领导内容,让我们不至失去宗教改革的精神。

约翰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历史

   十六世纪宗教背景是,当时法国有一千五百万至一千六百万人口,德语区有一千二百万人,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有一千万人、英国有三百万人。根据一五一六 年博洛尼亚协约(Bologna Concordat),法王法兰西斯一世(Francis I)得到教宗利奥十世同意,有权提名及任命主教。天主教的法王法兰西斯一世支持德国宗教改革,目的是削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 V)。一五二四至一五二五年闵斯特(Münster)农民革命,一五二五年路德与人文主义者伊拉斯姆(Desiderius Erasmus, 1466-1536)争论人的自由意志的问题。一五二九年路德与慈运理(1484-1531)争论圣餐的问题。

   约翰加尔文(1509-1564)于一五一三年(十四岁),被送到巴黎,先在大学城(Collège de a Marche)受教育,受马图林科迪尔(Marthurin Cordier)影响,敬虔的焦点是「现代灵修」(devotio moderna)精神对耶稣基督的位格的重视和现代教育方法,即文艺复兴的「回到原典」(ad fontes)的方法,也是人文主义者伊拉斯姆重视的方法。后来加尔文在蒙太古学院(Collège Montaigu)读文科(Liberal Arts)。一五二八年加尔文父亲送加尔文到奥尔良读法律,一五二九年加尔文的文章还未有反罗马天主教言论。一五三○年神学系老师反对皇家学院 (Collège Royal)部份老师认为要按希伯来及希腊语圣经原文检定拉丁文武加大译本。一五三一年加尔文在书信裡表达基督徒良心自由的意见。

   一五三二年,加尔文在书信裡表达政治领袖要有宽容美德的意见。一五三四年加尔文在《灵魂睡觉》(Psychopannychia)指出基督徒良心自由并 不表示个人属灵经验可以超过教会对圣经的解释。一五三四年法国出现拘捕宗教异见份子,一五三五年一月加尔文离开法国到瑞士的巴塞尔。人文主义者伊拉斯姆 (Erasmus)刚在巴塞尔。一五三六年加尔文在巴塞尔出版《基督教要义》(Christianae Religionis institutio),目的是向法国皇帝说明法国巴黎的宗教改革与重洗派,与分裂教会或政治叛乱不同。

   加尔文在神学上,寻找路德与慈运理之间的路线。《基督教要义》的神学,主要是跟路德的。加尔文将《基督教要义》不断修改,拉丁文版 1539,1543,1550,1553,1559。法语版1541,1545,1551,1560。一五三六年九月一日,加尔文开始在日内瓦的工作。日 内瓦是独立市,在加尔文到达前已经与天主教脱离关係。日内瓦是难民之都,一五三六年有一万人口,一五三八年有一万二千人,一五六○年有二万一千人。

   弗朗索瓦兰伯特(François Lambert)与纪尧法野勒(Guillaume Farel)在日内瓦讲道,推动宗教改革。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岗位是圣经「宣讲者」(Rector, Reader)。一五三八至一五四一年加尔文离开日内瓦到斯特拉斯堡(Strassbourg)。一五四一年加尔文回日内瓦,进行教会与政府的改革。首 先,加尔文从讲道开始。一五四二至一五四三年加尔文草拟日内瓦宪章。一五四八至一五五五年加尔文面对两大重要挑战:政治上的反对、预定论争论。一五五五至 一五六四年加尔文修订《基督教要义》。

「上帝的主权」的信仰落实

   基督徒承认「上帝的主权」,意思是承认上帝是个人生命的主、家庭婚姻的主、职场上的主、经济领域的主、政治领域的主、国家民族的主、世界历史的主、宇宙 的主。若果我们在任何领域已经有另一位主,那就是「偶像」。如果我们口头称上帝为主;却在行动上有另一位主,那就是「虚伪」。基督徒承认「上帝的主权」, 意思是愿意按照圣经的权威,审视自己对财富、婚姻、家庭、社会、经济、政治的价值观。不过,很多人都已经将自己一套价值观看为绝对,不愿意聆听,不愿意接 纳不同意见。更严重的是要把异见灭声,要把看不过眼的人赶尽杀绝。

  基督徒是人,也受社会风气影响。实际上,也有基督徒先入为主的在不同领域已经有他的「主」,然后在外面加上信仰的外衣,挂上「基督是主」的牌子,将从世界来的价值观等同上帝的旨意。迎向宗教改革五百年,求主帮助我们愿意在人生每一个领域承认「上帝的主权」,尊主为大。

  (作者为建道神学院神学研究部主任)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7193&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