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撕裂的美国,川普来了,基督徒你还好吗?

以待 全球见证

2016凸显了美国社会的种种撕裂,不仅有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撕裂,也有建制派与圈外人的撕裂、左翼媒体与真实民意的撕裂,以及社会精英与蓝领平民撕裂。而这一切撕裂背后的根源是两种意识形态——“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与“保守主义”(Conservatism)——之间的撕裂。

“保守主义”(Conservatism)与基督教

“保守主义”主张小政府、个人自由和自由市场经济。圣经并没有针对政府大小和经济形态提出明确的政治纲领。但是,在婚姻、堕胎等道德伦理问题上,保守主义符合基督徒的价值观。保守主义捍卫传统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反对堕胎,相信个人权利来自于上帝的赏赐,注重保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

不是每一个保守主义者都是基督徒,也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是保守主义者。但是美国的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有着亲密的联姻。美国历史上三份里程碑式的文件《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783年巴黎条约》( The Paris Peace Treaty of 1783)和《美国宪法》(The Constitution)奠定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基础。在这三份文件中都可以找到明显的基督教精神。曾经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艾尔·华伦 (Earl Warren,1891-1974) 曾经说:“我认为一个人若不明白《圣经》和救主的精神从一开始就引领着我们,他就无法明白我们国家的历史。”

从二十世纪下半期开始,美国的保守主义者使用“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Judeo-Christian value)这一旗帜与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意识争战。1970年代,美南浸信会牧师、保守主义活动家杰瑞·夫威尔(Jerry Falwell)呼吁美国重返“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为基准的传统美国价值观 [1]。这一呼声至今仍是美国保守主义者的理想。2016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保守派)泰德·克鲁兹(Ted Cruz)、本·卡森(Ben Carson)、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等都坚信美国是建立在“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的根基上,并致力于维护这种传统价值观 [2]。

保守主义不能完全代表基督教信仰。但是,在意识形态方面,保守主义与基督教信仰有亲密的联姻。在政治领域,保守主义的共和党人重视保护基督徒的宗教自由。因此,大部分能固定参加主日敬拜的基督徒在2000年-2012年四次总统大选中都投票给倾向于保守主义的共和党候选人[3]。因此,虽然保守主义在政治中的失败不能代表教会的失败,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美国基督教对社会影响力的衰微。

”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

“进步主义”是起始于19世纪末的社会变革运动。进步主义者相信工业革命和现代资本主义带来的快速的社会变化标志着旧的社会秩序的终结,人们需要建立新的秩序来适应新的时代,美国必须放弃建国先驱的旧观念。比如,进步主义者认为,对美国宪法的解释需要依据时代的变迁而改变,不能坚守建国先驱制定宪法时的本意[4]。进步主义者认为旧的社会秩序和旧的价值观在新时代里必须被推翻。在美国历史上留下深刻烙印的基督教精神和在此基础上构建的社会秩序正是进步主义者要摧毁的对象。

“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Liberalism)的概念也有所不同,但进步主义者(Progressive)、自由派(Liberal)、左派(The Left)这几个名词常被认为是指一类人。这些人集中分布于东西海岸的大都市,他们通常是社会精英、好莱坞的明星、主流媒体的喉舌、华尔街的富豪、硅谷的白领、民主党的政客、高校在读学生和教授 [5](但不是所有这些人都是进步主义者)。他们掌握着媒体的话语权、经济的操控权和政治的决策权。他们引领着美国社会的时尚和价值观的走向。

进步主义者信奉“相对主义”(Relativism)。相对主义认为,真理并不是取决于某种外在的客观现实而一成不变;真理乃是由群体或个人自行决定的;所有的观念都是平等的;普遍适用于所有人的绝对真理和道德标准是不存在的。相对主义要求人们接受和容纳不同的宗教信仰、道德原则和价值取向。 某些文化元素的确具有相对性。但是,相对主义的自我矛盾在于它把文化的相对性绝对化了。它认为所有的文化议题都是相对的,不存在任何判别是非的绝对权威。比如,在婚姻的定义上,相对主义认为没有一成不变的婚姻制度,同性之间也可以结合成为婚姻,同性婚姻相对于同性恋者是合理的。因此,相对主义为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土壤。

相对主义的理论基础是“自然主义”(Naturalism)。引用哲学家保罗·达伯(Paul Draper)的定义,自然主义是一种把自然世界看作一个封闭系统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认为不存在自然世界之外的任何因素会对自然世界产生影响 [6]。因此,自然主义拒绝承认超自然的上帝的存在。这与基督信仰截然相悖。

基督徒相信有一位超自然的上帝。而且,这位超自然的上帝创造了自然和人类,并且至今仍然维护宇宙和人类历史的运行。上帝是人类道德法则的制定者,并且上帝的道德法则是永不改变的。上帝对全人类拥有绝对的主权。无论对于何种民族、文化和宗教而言,上帝总是绝对的真理和权威。上帝的话语——圣经——是检验善恶是非的绝对标准。

可是,自然主义者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也就否定了绝对真理和道德权威。因此,自然主义必然产生相对主义价值观。进步主义者拥抱相对主义,并凭着相对主义的信仰努力构建多元化的“新美国”。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撕裂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在理论根基上是水火不容的。美国的保守主义相信美国的价值观是建立在“犹太教-基督教”理念的基础上,那么就必须不能接受基督教和犹太教的独一神论信仰在美国价值观中的根基性地位。但是,进步主义者否定独一神论。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对美国价值观的定义不同。进步主义政治家和保守主义政治家都会谈到美国价值观。但是,各有所指。进步主义者认为美国的价值观是包容多元文化,包括不同的宗教(含伊斯兰教)、婚姻观(含同性婚姻)、性取向(用心理决定性别)等。而保守主义者认为美国的价值观是以基督教精神为基石, 婚姻制度应维护传统的一男一女制,人类只有男女两个性别,并且是依据生理决定性别。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对美国社会未来走向有不同的愿景。进步主义者的愿景是拥抱各种不同的族裔、文化、宗教,并且极力照顾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进步主义者要求穆斯林和LGBT的权益应该得到保障,因为他们在美国社会属于少数族群。而基督教相对处于优势,由于传统教义而阻碍了穆斯林和LGBT的权益,所以基督教就成了进步主义者要铲除的对象。而保守主义者期待美国继续保持“犹太教-基督教”理念为根基的美国传统价值观。因此,保守主义者反对引进大批穆斯林难民,反对同性婚姻,反对跨性别人士入厕法案。进步主义者为了保护妇女的权利和自由而支持堕胎合法化。保守主义者为了维护上帝所赐的生命反对堕胎合法化。在许多社会问题上,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激烈角力。

基督教精神对美国社会文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如果历史上的美国社会是一张纸,那么这张纸上涂抹着基督教的颜色。而进步主义者将这种基督教的颜色视为陈旧的历史色调。他们认为时代变了,美国社会的颜色也应该变了。他们要把美国改造成五颜六色的多元化社会,如同同性恋运动的五彩旗一样色彩缤纷。为此,抹掉基督教的传统色彩他们必须要做的事。基督教一家独大的文化形态是进步主义者不能接受的。进步主义者要求所有宗教、生活方式、性别取向都是平等的。

也许有人说,时代真的变了,基督教的辉煌在美国只是历史了。的确,世界越来越偏离基督信仰,这是圣经所预言的。但是,这并非人类的进步,而是人类背叛上帝导致的堕落。人们把堕落当作进步。把自由当作放纵的借口。进步主义不是进步,而是任凭人的喜好盲目地大步前进,走向灭亡的深渊。进步主义并非进步,而是堕落。如果没有绝对真理,人类就没有判断进步或堕落的标准。那么,也就无所谓“进步”。如果有绝对真理,那么人类就必须坚守真理,无论我们处在什么年代,因为时间无法改变绝对真理。

进步主义者的“进步”之举

进步主义者把保守主义视为时代发展的绊脚石。他们认为基督教是历史的产物,应在时代发展中被抛弃。但是,进步主义者并不吝啬于使用基督教的道德术语。当然,这些道德术语不是基督教的专利,但是,进步主义者心目中的道德概念与基督教信仰截然不同。

进步主义者致力于保护所有人不被任何强势文化、传统道德、优势群体所孤立、排挤、或羞辱 [7]。进步自由主义者试图通过政府权利实现社会公正,特别为少数族裔和被压制的群体争取权益,如穆斯林移民、LGBT、黑人、妇女,等。 在进步主义者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他们不受基督教信仰的制约,并且努力消灭基督教信仰带来的道德约束力。进步主义者主张帮助穷人,实现平等,宽容博爱。基督教也要求信徒怜悯穷人,但怜悯穷人的精神不一定出自基督信仰。无神论者也可以搞慈善,但同时也可以反对基督教。某些政客用“怜悯”和“博爱”的名义引入大批穆斯林难民,同时又限制基督徒给穆斯林传播基督教的自由。 LGBT人士高举“爱”的旗帜,但他们所说的“爱”是没有真理原则的“滥爱”。 进步主义者用美丽的道德术语为他们的政治意图背书。咋看起来,进步主义者在做善事。但实际上,进步主义者抛弃了真善美的准则,他们篡改了婚姻的定义、性别的界定,他们摧毁了道德良善的底线。在媒体报道黑人与白人的冲突时,进步主义者为了显得他们有“怜悯”黑人的心肠,故意扭曲事实煽动种族感情,挑动种族仇恨。在穆斯林难民的事情上,进步主义者为了显得他们“博爱”,故意遮掩事实真相,让美国本土的居民受到巨大损失。为了显得他们“慷慨”,他们宁愿大赦非法移民,给他们颁发绿卡,而让那些以合法途径申请绿卡的移民继续经历漫长无期的等待。进步主义者挑着实现社会公正的幌子践踏着真正的公正。进步主义者用虚假的道德光环美化自己,却逼迫美善的基督信仰。进步主义并非进步,而是堕落。

川普的机会

奥巴马作为进步主义的信奉者和执行者。奥巴马在执政的八年里把进步主义的梦想变成了真实的政策。奥巴马医疗保险(ObamaCare)是奥巴马的社会主义梦想在美国的大胆实践。许多保守主义者和立场中立的聪明人早已经看出奥巴马医疗保险是个灾难。果然,据美国政府的数据,2017年奥巴马医疗保险(ObamaCare)费用将平均增加25% [8]。仅仅施行一年而已,奥巴马医疗保险的后果就暴露无遗了。老百姓怨声载道。

2015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强迫最后13个州认同同性恋婚姻。这是进步主义者的一次巨大胜利,确实保守主义的一次重挫。2016年5月,奥巴马签署一份总统行政法令以联邦政府的名义强迫所有州政府在公立学校必须允许跨性别人士可以自由选择男女卫生间和更衣室。这一步棋把美国普通民众逼到了容忍的底线。保守主义这不能容忍,许多非保守主义者也无法容忍,因为这不是政治理念的问题,这是常识和良心的问题。

在外来移民方面,据美国国土安全部资料,到2014为止,奥巴马已颁发超过83万绿卡给穆斯林 [9]。截至2016年10月份,奥巴马已经引进了超过100万穆斯林 [10]。然而,2015年在欧洲和美国境内发生多起穆斯林恐怖主义袭击,令美国老百姓陷入极大的恐慌。在这种背景下,希拉里声称自己是“行事有效的进步主义者”[11]。尽管激进的进步主义者嫌希拉里不够激进而否认她是进步主义者,但是希拉里自愿站在进步主义的阵营。希拉里表示她若是当选将延续奥巴马的进步主义政策。希拉里说,她若就任总统将每年引入6.5万名穆斯林移民 [12]。美国国土安全部也说,她准备在她第一任期内(如当选的话)接受100万穆斯林移民 [13]。

而政治正确原则要封住老百姓的口。人们不能谴责穆斯林,不能批评LGBT,不能反对非法移民。老百姓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们厌倦了职业政客,他们受够了政治正确。这时,唐纳德·川普(Donald John Trump,或译:特朗普)口无遮拦的大胆言辞打破了政治正确的禁忌,说出了老百姓心声。当川普对支持者说:“我是你们的声音(I am your voice)”时,他的确是深得民心的。

另外,经济全球化使得美国中产阶级失去了许多就业机会。据统计,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中产阶级年薪中位数下从54,983美元下降到了50,964美元 [14]。美国中产阶级并没有直接从经济全球化捞到好处。他们对政府积怨已深。奥巴马和希拉里等左派政客还主张增加税收,用以照顾弱势群体。而中产阶级并不是他们要照顾的对象,而是被剥夺的对象。美国的中产阶级享受不到左派政治家劫富济贫的社会主义思维的好处,却反受其害。川普发出了老百姓愤怒的声音。人民选择川普是因为川普满足了人们的情感需求。

川普和希拉里之间的竞争是反体制的民众和建制派(Establishment)之间的撕裂,是社会精英和草根百姓之间的撕裂,也是左派媒体和真实民意之间的撕裂。 川普作为政治圈体制之外的“圈外人”打破了建制派(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行事规则。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都不支持川普。但是,老百姓早已厌倦了建制派的职业政客,他们反而买川普的账。进步主义的信奉者大多是东西海岸大都市里的社会精英,他们是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支持者。而生活中西部的草根白人民众不仅无法触摸社会精英的梦想,而深感被社会精英撇弃。他们选择站在川普的一边。主流媒体(CNN,ABC,MSNBC等电视台)一边倒地袒护希拉里。而老百姓的民意得不到主流媒体的表达。但是,老百姓可以用自己的选票表达他们的立场。川普代表了广大美国蓝领白人对精英阶层、左派、建制派的反抗和愤怒的情绪。理性而冷静的保守主义者投票给川普只是为了抵制希拉里的进步主义。

当基督徒遇上川普

川普不用清晰的保守主义理念吸引基督徒,也不用进步主义狂言收买年轻人。川普既不是进步主义者,也不是保守主义者[15]。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给出清晰的执政理念或个人信仰,却借着口无遮拦的言语让老百姓发泄了心中的不满。川普的竞选集会总是很情绪化。

虽然川普曾经声称要给基督徒说“圣诞快乐”的自由 [16] ,但是川普屡次表现出对基督信仰的无知。川普声称自己是长老会背景的基督徒,并说自己星期天有空的时候也会去教堂 [17]。这表明了他充其量是个聚会不稳定的星期天的“基督徒”。川普又说,他从来不需要祈求上帝的赦免,如果他错做出了事,他自己尝试做得更好一点就行了[18]。这说明,他对福音毫无认识。在一所基督教大学的演讲中,川普试图引用哥林多后书的经文讨好在座的基督徒,可是他把2 Corinthians(哥林多后书)说成 “Two Corinthians”[19]。基督徒都知道正确的读法应该是“Second Corinthians”。难怪一位电视主持人取笑川普说,看来他没有参加过查经班。至于川普的婚姻史就毋庸再提了。

川普对基督教显然没有兴趣。从川普在两次会议中的缺席可以看出这一点。2015年10月份,在德州的一件超大型教会(Prestonwood Baptist Church )举办了共和党总统竞选人论坛。显然这是一次向全美国基督徒展现个人信仰和保守主义理念的好机会。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来了一多半,但是川普却没有参加 [20]。2015年感恩节之际在爱荷华州举行了共和党总统竞选人论坛,这次集会被视为保守主义声音的出口,并带有浓厚的基督教信仰色彩。众多共和党竞选人出席,并传出了自己的信仰见证和保守主义理念,但人们在那里还看不到川普的影子 [21]。

也许川普真的是带着热爱美国的赤子之心想要美国再次强大起来。但是,从信仰理念上来说,川普就像一张白纸,凭着自己的情绪和感觉随便用嘴巴描述他的蓝图,而不受到理性和信仰的约束。所以,在就连民主党的老左派前总统吉米卡特都说,他宁可支持川普也不支持克鲁兹(Ted Cruz)。因为他相信川普的理念有很强的可塑性(即可以被说服或收买)[22]。2016年6月21日,几百名美国福音派基督徒领袖与已经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川普有过一次会面。会面之后,有与会者说,川普对基督信仰知之甚少,原则不清晰,但是他还算有一双聆听的耳朵[23]。对于基督徒来说,川普也是有可塑性的。他的宗教信仰如同一张白纸,在上面书写福音还是有可能的。最终川普会走向什么立场,实在难以预测。但是,在竞选过程中,川普在某些议题上的立场是符合基督徒价值观的。比如,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指定问题,川普明确表示会指定保守派大法官。而希拉里明确说要指派自由派大法官。在堕胎问题上,川普反对堕胎,而希拉里支持堕胎合法化。在宗教自由的问题上,川普愿意保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希拉里认为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必须给LGBT和妇女权利让路。在同性婚姻问题上,川普反对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化,认为应有各州自行决定。而希拉里支持最高法院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在这些问题上,川普赢得了基督徒的支持。

另外,川普的竞选团队中有不少忠实的助手是基督徒认可的保守派,如迈克・赫卡比(Mike Huckabee)、本・卡森(Ben Carson)等。而且,川普指定的副总统候选人迈克・彭斯(Mike Pence)是坚定的保守派基督徒。川普的团队令基督徒心里踏实了很多。 于是,尽管川普的生活作风不检点、对基督徒信仰无知、没有清晰的保守主义理念,但是大部分基督徒还是把票投给了川普。许多保守派基督徒投票给川普是为了抵制了希拉里等进步主义者试图把美国带向更加沉重的罪恶与灾难的进程。约尼・摩尔(Johnnie Moore)分析指出 [24]:“美国已经变成了不能容忍基督徒的地方,基督徒的宗教自由正在被抹杀,基督教濒临死亡。”而罪魁祸首是进步主义者。因此,为了保护基督教免遭进步主义者的进一步逼迫,大约58%的新教基督徒投票支持了川普,而只有39%的新教基督徒投票给希拉里 [25]。但川普不是基督徒的代言人。他只是没有希拉里那么清晰而坚定的进步主义理念和执政计划罢了。

在大选之前,许多基督徒认为川普和希拉里都很糟糕,本着“罪恶最小化(Less Evil)”的原则,考虑到希拉里在更多的方面违背基督徒的信仰原则,于是在无奈之中决定把票投给川普。但是,在川普胜出之后,基督徒仍需记得:“罪恶最小化并不代表没有罪恶。”川普不是基督徒的救星。川普战胜希拉里并不是基督徒可以松一口气的理由。基督徒面临的考验仍然很严峻。进步主义仍然在试图把基督徒口“贴上胶布”。

进步主义的兴旺

在这次总统竞选中,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是激进的进步主义者。桑德斯的梦想是将美国改造成为民主社会主义 [26]。桑德斯的支持者大部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和高校里的年轻人。后来,他们大部分转去支持希拉里。根据统计,大部分44岁以下的美国人投票支持希拉里。大部分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投票支持川普。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人投票给希拉里。大部分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投票支持川普 [27]。社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通常掌握在社会精英手中。这就是为什么主流媒体和政府都明显袒护希拉里。今天的年轻人就是美国未来的主人。大批年轻人疯狂地投奔桑德斯和希拉里,这意味进步主义思潮可能成为美国未来主体的意识形态,而保守的基督教价值观可能将被失落在美国历史的废墟中。这是基督徒需要警惕的危机。

保守派失事

共和党被认为是美国保守派阵营的政党。2016年初十几位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中不乏保守派基督徒。但是,他们全部败选了。前得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宣布参选不久就因支持率太低而无奈退出。迈克・赫卡比(Mike Huckabee)支持率一直不高,于2月1日退出竞选。里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支持效率始终不超过10%,于2月3日退出竞选。本・卡森(Ben Carson)被媒体给毁掉了。迈克・卢比奥(Marco Rubio)与3月15号因得胜无望而退出竞选。特德·克鲁兹(Ted Cruz)最终输给了川普,没有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共和党内部在一定程度上是分裂的。虽然大部分共和党人奉行保守主义,但是在意识形态光谱中,他们保守的程度各不相同。他们有极端的保守主义者,有温和的保守主义者,有向左派妥协的保守主义者,甚至有自由主义者。因此,竞争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十几位共和党人各自发声,却不能团结。一位观察者的分析值得保守主义者深思:共和党的保守主义复兴是不可能的,因为共和党知道我们不会投票给民主党,知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用对民主党当政的恐惧,而不是保守主义政策来让我们步调一致 [28]。共和党内部要步调一致本身就是很困难的。

在2016年的选举季,共和党赢得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和各州州长的多数。这对保守派是个好消息。但是,保守主义思潮并没有在与进步主义的角力中得胜。很多人投票给共和党是因为惧怕民主党执政带来的灾难,而不是被保守主义的理想所吸引。他们为了阻止民主党、左派、进步主义者可能带来的更严重的民族悲剧而投票给川普。但保守主义仍然面对严峻的挑战。

基督徒路在何方?

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值得美国基督徒认真反思。美国的基督徒如何面对未来?川普阻挡了希拉里可能带来的罪恶,但是川普能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未来,我们不得而知。基督徒所做的梦不是美国梦,而是“天国梦”。天国不是一个梦,而是一个实际。美国基督徒作为天国的子民若是在地上活出属天的生活,则会把美善的影响力带给美国。如果基督徒把希望寄托于保守主义的复兴,那么基督徒必定失望。保守主义不能完全代表基督信仰。保守主义不能拯救基督的教会。保守主义复兴也不是基督徒奋斗的目标。保守主义只不过是美国历史上在基督教影响之下产生的一种意识形态。保守主义的衰败不应该令基督徒灰心丧气。但是,因着保守主义与基督教精神千丝万缕的联姻并同享许多价值观,当今美国基督徒在社会参与过程中必然会介入保守主义的阵营。保守主义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护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但是信仰自由可能使得基督徒在舒适安逸的社会环境里昏睡。教会的复兴取决于基督徒对信仰的实践。基督徒的社会影响力取决于个人信仰的复兴。文化更新和社会变革是教会复兴的结果,不是教会奋斗的目标。当基督的教会在美国复兴,保守主义的复兴会可能是一个结果,甚至会产生比保守主义更加完善的意识形态。

美国不是天国。美国是被罪人充满的地方。有罪人的地方就需要福音。能救人灵魂的是福音。进步主义者需要福音。当进步主义者试图用他们的理念改变美国时,基督徒应该用福音改变进步主义者的理念。基督徒路在何方?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约翰福音14:6 )”

资料来源

[1] Ed Brayton,The Absurdity of the Phrase ‘Judeo-Christian’. December 31, 2014.

[2]http://www.cnn.com/videos/politics/2016/02/02/ted-cruz-iowa-caucus-resul...

[3] Jaweed Kaleem, Religious Vote Data Show Shifts In Obama’s Faith-Based Support. Nov. 08, 2012.

[4] Thomas G. West, Ph.D. and William A. Schambra. The Progressive Movement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Politics.

[5] http://www.heritage.org/initiatives/first-principles/progressivism-and-l...

[6] http://infidels.org/library/modern/nontheism/naturalism/

[7] Erica Wanis. Conservatism v. Progressivism; The Good Versus Feel Good.

[8] http://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37758742

[9]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6/06/17/obama-admin-pace-issu...

[10]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10/05/u-s-admits-record-number...

[11] https://www.hillaryclinton.com/feed/hillary-clintons-biggest-accomplishm...

[12] www.cbsnews.com/news/hillary-clinton-u-s-should-take-65000-syrian-refugees/

[13] www.wnd.com/2016/07/hillary-to-welcome-1-million-muslims-in-1st-term/

[14] 專譯:奧巴馬第一任期 美中產階級收入惡夢 《中評社》

[15] Noah Rothman, Conservative Resistance in the Trump Era. Sep.,11, 2016.; Peter Wehner, Donald Trump is Many Things. Conservative Isn’t One of Them, Aug., 20, 2015.

[16] 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15/11/10/trump-if-become-president-wer...

[17] http://religionnews.com/2016/01/31/donald-trump-religion-bible-evangelic...

[18] http://www.cnn.com/2015/07/18/politics/trump-has-never-sought-forgiveness/

[19]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us-election/12107003/Donald-Tr...

[20] http://www.dallasnews.com/news/politics/2015/10/18/up-to-8000-people-exp...

[21] http://www.nbcnews.com/politics/2016-election/gop-rivals-show-warmth-pre...

[22] www.cbsnews.com/news/jimmy-carter-i-would-choose-donald-trump-over-ted-c...

[23] Tim Wildmon. Christian Leadership Meets with Donald Trump.

[24]http://www.newsmax.com/Newsmax-Tv/johnnie-moore-evangelical-panic-christ...

[25]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6/11/08/us/politics/election-exit-...

[26] https://berniesanders.com/democratic-socialism-in-the-united-states/

[27] Jon Huang, Smuel Jacoby, K. K. Rebecca Lai and Michael Sprickland. Election 2016: Exit Polls, NOV. 8, 2016.

[28] The GOP Needs Competition, Not Revival. http://moonbattery.com/?p=77414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