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模式」——关于「港独、自决」现象的公共神学探讨

黄伯农

三年前,笔者于《时代论坛》发表了〈从耶利米书寻索如何与国家权势共处〉一文之后(见《时代论坛》「时代讲场」,刊二○一三年九月十一日),引起了有教会内外的一些回应。虽然没有即时回应,却一直放在心裡和祷告。当时,笔者透过省察寻求一伦理支点去于国家权势内见证信仰和与自处,提出「耶利米模式」的公共神学意义和可应用性。 虽然当时的「港独」意识没有今天般表面化,但已崭露头角。

根据我以往与菲律宾民间左派人士所得,有菲人士认为「港独」现象有其唯物历史发展的必然性(见笔者文章〈从中港周边看一带一路发展〉,刊《信报》,二○一六年三月廿三日),中共或已早预计到涉「港独」意识和运动的出现,问题只是何时和如何出现。所以,香港教会和信徒或有需要从信仰角度去探讨有关议题。

本文会先指出三年前所引发的公共空间讨论当中,有评论以「摩西模式」去与「耶利米模式」作二元正反对立的辩论方法或有谬误。然后我会以出埃及记卅二章中以色列人误拜金牛犊的事蹟去重申摩西所追求的是以耶和华为君王的天国宗主国度(即「神治国度」),并不是任何以政治权力建立的地上权势国度(即「主权国家」〔sovereign statehood〕)的看法。我的核心观点是,「港独、自决」中所蕴藏的依靠人的自力精神实与「神治国度」中依靠祂力的属灵内涵有分歧。若然教会不小心分辨处理,可能会误导信徒走进拜偶像的误区当中。

耶利米与摩西模式:新旧约本质的相同

作为旧约先知和律法的颁佈者,神人摩西经常并长时间地与神交谈(出廿四18),并影响到后来的先知也是这样行(见撒母耳的祷告生活:撒上七5,八6,十二23,十五11)。神透过摩西宣告更新祂与百姓立的约(申廿九1)。虽然后来的旧约先知们同样多次斥责百姓违反其中的不同条款(如王上十八18;王下十七15、35-40;代下十五1-2、12;耶六16、19,八7-8,十一1-10;何六7;摩二4;该二5;玛二4起),但是,只有少数先知,如耶利米同时冀盼一个崭新的约(即新约)的临在,使百姓于非常逆境时期得到应许盼望: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之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裡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説:「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恶,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卅一31-34)

耶利米并向百姓宣讲两个重要信息:

一、那掌管日月星宿、光明黑暗和海中巨浪的是「万军之耶和华」(耶卅一35)。

二、「这城必为耶和华建造」,它不再拔出、不再倾覆、直到永远(耶卅一38-39)。

耶利米预言了新约使以色列复兴跟一种属神的超然永恆国度有关;而「日子将到」时(耶卅一38),这「城」能「直到永远」(耶卅一39)。

究竟耶利米和摩西所领受与神立的约是否有本质上不同?笔者认为,无论是摩西的〈旧约〉或耶利米的〈新约〉,他们均为被神感动,以同一种「神的宗主权」(God's Sovereignty)的协议(约)的形式,来表达神与以色列民的关係。这种条约表示一位伟大的君王(即神自己)所代表的天国主权国度,愿意与一个地上附庸民族(即以色列人)建立密切的关係。

而这对天国主权的效忠,则被摩西于处理以色列民于西奈旷野误拜金牛犊的事件上反映出来。

金牛犊所代表的偶像崇拜

事缘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摩西被神召上西奈山四十昼夜(出廿四18),神便将一系列关于道德生活、宗教礼仪和安息日的安排向他显明(出廿五至卅一)。期间,百姓见领袖迟迟不下山,就唆使摩西兄长亚伦去做神像去为他们引路。百姓明显忘记了真正带领他们出埃及的是神自己,并误以为是人的领袖(即摩西和亚伦)所为 。他们说:

「起来!为我们做神像,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因为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甚么事。」(出卅二1)

亚伦于是误用了自己作为领袖的权力,转以政治经济权力去催生一种以规限和物化耶和华的宗教偶像崇拜。他于是向以色列民徵收金子,集结溶了之后铸了一隻可能代表着繁殖力和能力的金牛犊,并让百姓崇拜作乐(卅二2-5)。耶和华知悉之后,便吩咐摩西要下山,因为百姓「已经败坏了」(出卅二7-8)。祂发怒要将他们灭绝,只要让摩西的后裔成为大国。(出卅二10)

摩西可贵的是他却不断为犯罪的百姓向神恳求,并使神后悔,没有将他们灭绝(出卅二11—14)。但是后来亲身体会到百姓拜金牛犊的罪行时,为了要执行神的诫命,摩西便组织利未人去击杀部份叛逆的百姓。于当时超过六十万的出埃及的人口中(民一45-46),有三千被杀(出卅二25-29)。于摩西再度求情之后(出卅二30-32),耶和华便答应继续带领以色列民,并将追讨以色列民罪的日子押后(出卅二33-34)。

「摩西模式」探索

神曾经透过摩西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的奴役和辖制。这历史或可被看为一场对地上政权的抗争或革命的胜利。可是,成功带领百姓出埃及只是这条天路旅程的开始。四十年在旷野的旅程之中,百姓屡次显出他们在逆境中对神缺乏信心,他们误拜偶像,触犯诫命,又反抗神的亲自领导。

然而,在这天路旅程中,摩西表现了惊人的忍耐力。这全繫于他对那肉眼看不见的神怀着坚毅的信心,正如〈新约〉的希伯来书所说:「他(摩西)因着信,就离开了埃及,不怕王怒;因为他恆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来十一27)

也因为这稳如磐石的信心,他便竭力维护了天国国度于地上万国权势之上的神治宗主权。

(作者为英国巴斯大学政治、语言与国际研究学系副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11.17)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