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下全球化的终结问题--就人类的天道方向与朱学渊博士商榷

文/逸风

依照人类未来的符合天道的发展方向上来讲,上帝并不喜欢全球化,就如同上帝不喜欢城镇化城市化一样。

先来谈一下全球化问题。全球化问题最初是在圣经裡有通天塔的故事裡有所记载,创世记第11章1-9句记录了「巴别城」的故事,相当于如今的互联网时代,那个时候人类之间的交流没有今天这样的困难,因为普天之下的人们都说同一种语言,当人们离开东方之后,他们来到了示拿之地。在那裡,人们想方设法烧砖好让他们能够造出一座城和一座高耸入云的塔来传播自己的名声,以免他们分散到世界各地。上帝来到人间后,看到了这座城和这座塔,说一群只说一种语言的人以后便没有他们做不成的事了;于是上帝将他们的语言打乱,这样他们就不能听懂对方说什么了,还把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这座城市也停止了修建。这座城市就被称为「巴别城」。如今人类又一次建造起来如森林一样多高耸如云的大厦,建立互联网即时通讯和随意翻译机器。今天的人类和通天塔时代的梦想又有多少差别呢?当人类再次开始其建造现代通天塔和全球化的梦想之时,也就是上帝开始显示其作为的时候到了。

《钦定版圣经》裡是这样描写的:

4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了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被分散到世界各地。」

5 但是耶和华降临看到了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6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说着 同一种语言,如今他们既然能做起这事,以后他们想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功的了。」

7 让我们下去,在那裡打乱他们的语言,让他们不能知晓别人的意思。

8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他们也就停止建造那座城。

9 因为耶和华在那裡打乱了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到了世界各地,所以那座城名叫巴别。

——Genesis 11:4–9

按照上帝的意思,上帝巴别(变乱)了人类的心思意念以及语言,并让他们分散到天下。不让人类想着聚集一处使用其有限的智力对抗上帝对人类的安排。全球化思维其实就是人类与上帝的较量。这场较量到底谁赢谁输,正如西西弗斯的滚石,这样的较量从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有一种观点,地球其实就是上帝安置好的地狱。处于地狱之门裡的人类不甘于屈从于其命定论的安排,所作的诸多努力也是可以理解的。

通过通天塔的故事可以看出来上帝的心意,上帝非常知晓世人的心意,因为这些心骄气傲的人类总是会想出一些奇异的点子来,腐败堕落,违背造物主的意志,为非作歹,罪性难改!所以,上帝分散人类。而如今,这些人类竟然又一次打着全球化的名义来违背上帝原来的旨意。其结果(未来人类的状况)并不乐观。

关于索多玛蛾摩拉二城被倾覆的故事同样在圣经裡有比较详尽的记载:

『索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创13:13)

『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裡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裡来的人在那裡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裡,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捨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创19:4-9)

『他们行姦淫,做事虚妄,又坚固恶人的手,甚至无人回头离开他的恶。他们在我面前都像索多玛;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像蛾摩拉。』(耶23:14)

『看哪,你们索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结16:49)

『又判定索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慾、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彼后2:6-10)

『又如索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的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鑑戒』(犹1:7)(注:圣经引用中的翻译源自中文和合本圣经。)

索多玛城的时代又被神学家们称为“罗得的日子”,指的是人类慾火难耐,竟然行那可憎恶的男与男,女与女行淫的同志时代。美国高院竟然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桉,标志着“新罗得的日子”来临。上帝的愤怒就在眼前。这次川普当选总统,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有美国本土的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

当“罗得的日子”来临,也就是神要降灾与那些生活在“新索多玛城”悖逆神的教诲的人类身上的日子。中学时代曾经看过JohnNaisbitt(约翰•奈斯比特的畅销书《大趋势》,对人类社会的前景的盲目乐观不仅仅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的事情,如今的人类又何尝不是盲目乐观之中生活?浅薄和短视基本上是人类的普遍特质,似乎自古以来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人类再一次鼓起了 “全球化”的雄心壮志。就如同当年共产党人宣传的共产主义世界对人类的召唤一样,不过是撒旦迷惑人类眼目和情慾的招术。当年耶稣基督被撒旦试探的时候,撒旦也曾将万国指示给耶稣看,只要敬拜魔鬼,耶稣将得到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耀。耶稣喝道:「走吧,撒旦!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共产国际输入中国之后,带来的不是万国的荣耀,乃是罪恶和堕落,遗憾的是当时的中国人没有识破撒旦计谋的智慧,只能任由撒旦共魔猖獗至今。记住,撒旦乃谎言之父!中共之衣钵来自撒旦,谎言和暴力乃是其本质。正如索多玛城裡被撒旦的邪情私慾驱使的人们一样,等来的只有上帝的烈火焚城!人类难以克服自身的罪性,难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救赎,乃是最为悲哀的事情。耶稣基督说:“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神那裡去!”指出了人类摆脱自身困境的独一道路!

耶稣能够识破撒旦的诡计,依靠的乃是圣经裡上帝所说的话语。如今,更多的人类依靠自己的小聪明昂首阔步地行走在毁灭地球之路上,却并不以为可耻,反而以为荣。他们不断地向地球索取,不断地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慾而罔顾他人的死活。神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在这个末日的世代裡,人无可逃于天地之间,着天与地之间乃是人类的囚牢,没有什么人可以逃避神的愤怒,除非人类像尼尼微城裡的人们一样在听到先知约拿的话语后都能悔改,痛改前非。事实上,这对于沉浸于欢愉中的现代人又是何等难的事情呀!

目前的人类文明正处于工业革命的最末端。新的世界秩序尚未建立,互联文明模式尚不知何去何从!大陆中国在中共专制暴政的铁蹄下被继续蹂躏,西方过时的工业文明模式被中共转移到大陆后扎根继续毒害万民,遗害子孙。一个专制政权必然是短视的,没有长远的视角来看待人类文明的走向,对其人民只会造成灾难和苦难,暴虐和暴政,其他一无所长。

之所以说人类文明正处于过期的工业文明的末端,不仅仅工业文明所依赖的老旧的能源方式,比如石油煤炭等,导致全球气候暖化,南北极的冰川的急速消融。开发传统能源已经造成了一个千疮百孔的地球,而这愚蠢自私的把控该领域的能源大亨凭藉其金钱和地位正在影响或者左右着国家甚至国际政治局势,打破传统能源的使用方式,代之以新的能源方式,正是全人类必须面对的问题之一。

无论是西方还是处于专制文化笼罩之下的东方,都面临着对未来新纪元的不确定性的担忧!这也是为什么处于愚蒙中的人们不断骚动不安的原因之一。

当然,除了人类的自作孽之外,还有全世界范围的天象天灾不断地警示人类。大量的鱼类鸟类集体自杀行为,大量的火山爆发,地震频传,无不预示着地球正在进入另外一个纪元。在新纪元来临之前,这些陈腐的愚昧的人类将何去何从?的确是一个问题!

当初该隐谋杀其弟亚伯的时候,流入地裡的亚伯的血会向上帝呼冤!上帝必然报应那些流义人血的凶手及其帮凶。中共自窃取大陆之后,这个独裁专政政府必然因为承受着太多来自民间无辜人的累累血债和诸多冤民的咒诅,又有不加约束的专制权力慾望不断膨胀祸害人间,所有这些已经引起上帝之怒。殷鑑不远,未来大陆的情况只会变得更加糟糕甚至可怖!

朱学渊先生在12年前当人类沉浸在全球化的欢愉之中的时候,就以敏锐的眼光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抽象而空洞的‘全球利益’,每个民族和国家都只能‘自求多福’。”(见朱学渊《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一文)此句话应和了圣经裡所明示的“万民”、“万国”的需要。对于那些全球化的精英分子来讲,欧盟的成立似乎为他们带来了一种成就感,而英国脱欧的举动对他们又是一种打击,真理就是,英国脱欧乃是符合圣经原则的明智之举!

中国古代典籍老子的《道德经》裡所提倡的“小国寡民”、“少私寡欲”、“无为而治”等小政府主义的主张,要执政者顺应自然的运行,不主动积极参与国际间的事务,使“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则可去战。老子的思想之所以能够万世流传,乃是因为他的思想切合了天道,即上帝之道。所有违背此道的人类都要承受惩罚。诸如二战希特勒的征服世界的野心,共产国际带给全人类的各种人祸,以及肇始于互联网概念的全球化思想;所有这些都将成为人类蠢行导致的遗产而载入史册,并作为反面教材警醒后来的新人类,为他们指引正确的光明之路!

以上小文愿与朱学渊博士共勉!

与2016年11月11日

附:《城市乃大地上的毒瘤》一文

https://yifeng7.blogspot.com/p/blog-page_16.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