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我的感恩节行动——我的“家人”,我愿为你站出来

王峭岭

我的丈夫李和平在2015年被公安带走时,我还记得当时我的第一个迷茫:我该请哪位律师呢?

有朋友推荐刘书庆律师和蔡瑛律师。只是我没有意识到请律师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竟演变成了书庆律师被国保堵在房间里出不来。在12月4日的郑州研讨会之前,我从没见过刘书庆律师。但是研讨会上见到温和理性的书庆律师时,我心里知道我早已把他当作自己至亲的家人一般。我跟许多律师一样,直呼他书庆。他没做成和平的辩护人,我心里却一直当他是和平的辩护人!

蔡瑛律师出现在我眼前时,我费力的理解着他的湖南话,看着他对敷衍我们的天津公安大发脾气——我有后来在公安面前撒泼的气势,全拜他的启发……一年下来,我无比热爱他的湘普。听到他说话,我的心里就畅快无比。他是血性的湖南汉子!

至于马连顺律师,我们的小马哥,他只要不对着镜头,绝对是妙语犀利,入木三分。我问过他:不干警察干律师?多罕见啊!正是这个较真儿的警察出身的人,描述庆安事件的非法使用枪械,让我茅塞顿开。小马哥常说:这些公检法是真正的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人。他为709和所有人权案子的坚韧,殷勤不止,直到现在。

这一年,恐怖笼罩时如果没有律师们的毅然决然,没有律师们的坚韧持久,我们做家属的又怎能坚持到如今?还有许多709的辩护人们,我向你们致敬……

在惊闻又一位人权律师江天勇“被失踪”之后,实在是愤怒至极!想起这一年,艰难困境中如果没有人权律师的帮助,我们如何穿过这人生的死荫幽谷?有人曾问我,我丈夫的遭遇是否让我有哪怕一丝丝后悔,后悔他做了人权律师。我说,这一年见了这么多人权律师的所作所为,如果说后悔,我只后悔一件事,就是在司法资格取得后,没有执业。

如果我执业了,我今天就有资格像众位人权律师一样,可为自己的“兄弟姐妹”站出来,做他的辩护人。现在我虽不能以律师身份站出来,我可以以家人的身份站出来。因为每一位在709中我们结识的人权律师,在我心中,他或她已经是家人了!

感恩节,我动员我自己,为自己“家人”站出来!

709家属王峭岭

2016年11月24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