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时代,我们应当如何生活?

李晋、马丽

引导关注

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美国的基督徒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分化。支持者庆幸基督教价值观被保存,缓解了信仰在美国的衰退;反对者则认为川普缺乏政治家的德行,而且他的危险言论使社会走入不明的方向。在社交网络上,基督徒彼此间因政见不同而攻击拉黑的现象也非常多。

我们需要反思,在川普时代,基督徒应当如何生活?如何继续在公共领域中实践信仰伦理?

生活在怎样的“当下”?

首先要清楚的是,我们正处在哪里?

“川普时代”对于基督徒而言,仍是生活在当下(the present)。这个“当下”不仅是现代和后现代人所指的“活在当下”(在激情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是指时间:历史在线性前行,而我们正处在过去和未来之间(in-between past and future)。

在古老的基督教传统中,“当下”还有一层神学含义,是指人在上帝面前的存在。政治哲学家沃格林说:“在上帝临在中的当下,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的行为始终要面对上帝的审判。”

基督徒有天国子民和世界的公民这两种身份,我们生活在当下的责任,就是活出对于上帝的爱和对承载上帝形象的邻舍的爱。我们活在“当下”,是每时每刻都在上帝的临在中面对上帝的公义和爱。

爱作为政治的秩序

在这次美国选举中,我们看到“权利”这个词是退化为“利益”——民主政治仅仅是保证个人的利益。诗人诺瓦利斯(Novalis)描绘现代人的心思:“这个世界应当如我所愿的那样。”这种自我的中心将上帝和他人完全排除,同时也就失去了人性的本质,其他所有人都成为我(ego)欲望实现的工具。

长久以来,人们将爱作为私人的情感来对待,从而将其排除在政治领域。现代政治自由主义者则将人的德行和人本身割裂为两半,即人在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道德毫不相关。普林斯顿宗教学教授格里高利(Eric Gregory)在学界影响深远的书《政治与爱的秩序》(Politics and the Order of Love)中,提出了对于当下政治理论的挑战:爱应当超越利益,成为政治的德行和秩序。

在这次选举后,最遗憾的是,基督徒群体并没有將爱的原则在公共领域彰显。相反地,一些基督徒表現出針锋相对、语言暴力,却还认为自己是“割袍断义”;质疑不同阵营弟兄姐妹的动机,或认为不一样的观点就表明信仰不够成熟。

以政见作为见证,与以生命作为见证,是不同的。基督徒不可能在这次选举中政见上都合一,但这不应阻碍他们在生命的委身上活出基督里的合一来。我们不会因为仅仅支持不同的两位总统候选人而不能同领受圣餐,一同敬拜。我们却能够因为内心的罪恶和生命的罪而彼此冲突,不能到上帝的面前。只有基督能够再次让我们合一。

教会:当下的守望者

教会不能将政治作为其使命,去取代福音。在这次选举中,让人较失望的是,在新闻中不乏知名的教会领袖以信仰的名义呼吁基督徒一定要支持某一方。现代民主政体,各党派中都可能有敬虔的基督徒,也有对信仰抱有敌意之人。教会不能用非黑即白来进行区分;按牧者伦理,教會領袖即不宜以教会权柄去影响会众的良心自由。

在这次选举中,北美福音派教会所关注的,依旧是身边的事情,甚至重点是个人的利益。这当然不是说婚姻、堕胎、税收、保险问题不重要,但是我們不能忘记,世界上近二十亿基督徒所普遍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LGBT的问题,而是如何面对隐藏在体系中的恶,在表面合理经济结构下隐藏的剥夺,国家制度中被合法化的不公义,种族的屠杀,在其他国家中教会所受到逼迫,等等。教会必须知道自己作为基督的身体,在这个时代中如何做最要紧的事。

诚然,教会在不同的处境中会有不同的行动。在一个颠倒公义的社会中,如在纳粹德国时,教会真正应当做的是持守福音,更多的人应当像朋霍费尔或索尔兄妹一样,为了对他人的怜悯和爱而施行公义;我们不能够像当时德国国家教会,丢弃了十字架去拥抱纳粹!

今日美国需要再次思考那关键的问题:教会的使命和盼望究竟在哪?教会不是参与政治的主体,而是聆听上帝的呼召,忠实传讲出来。教会在任何时代的使命都一樣,就是成为时代的守望者,良心的召唤者,基督的身体。

结语

作为活在当下的人,我们都在尘世和来世的张力中。信仰不是让我们单纯的闭世修行,对他人的苦难和生命漠然;信仰也不是让我们卷入到尘世的政治、经济的纷争中不能自拔。

这个世界的经济、政治和娱乐都无法满足我们最深的渴求。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民主制度、经济自由、彼此尊重、对于弱势者的帮助、对公义和平的热爱,却无法建成那永恒的上帝之国,也无法让真正的爱得以完全。

奥古斯丁说:“在这个世代所拥有的生活,并非是毫无一丝遗憾:生命是永恒的学校,在那里他们(基督徒)如同天路客一样使用着尘世的美善,却不会贪婪地紧握它们。”(《上帝之城》1.29)。我们盼望那真正的满足,而只有那唯一完美的君王和永恒国度中才能够实现。

当基督徒因自己投票的人落选而过度哀悼时,他们也许应被提醒,这个地上的国是否已经成为他们的喜乐之源?这种失落神伤中,有多少是出于一种失去控制感?

教会无时不处于争战之中,基督徒对于大选结果的态度,也是一种试验。朋霍费尔在《团契生活》(Life Together)中曾说,“不是我们在建造。是基督在建造教会。有人若想要建造教会,一定是在毁掉她,因为这人会建一个偶像的殿,却不自知。我们必须承认是基督在建造。我们必须宣讲是基督在建造。我们必须向他祷告,他就会建造。”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