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与基督教

吴茂华

早年读欧美的小说、诗歌,书中描述人物内心灵魂、涉及到宗教情怀的地方,常常引起我的好奇和兴趣,由此对基督教衍生出来的西方文化,如巍峨的教堂建诛、精美的绘画艺术,欣赏不已。尤其对天籁般的教堂音乐、赞美诗,心往神驰。

然而,当我几十年后真正进入教堂,第一次祈祷、敬拜、开口唱赞美诗时,突然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这种顶礼膜拜,和拜希特勒、拜斯大林,以及文革时期的毛崇拜,何其相似?譬如,称上帝为大君王、元首,信徒自称是奴仆、子民!天哪,怎么仁慈的上帝,也长了一张专制者的面孔?

最终,我还是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只是充满了质疑和保留的:崇拜上帝是否与崇拜领袖或英雄相同?基督教信仰和共产意识,有无共通之处?马克思创立共产主义时,为什厶要批判宗教?

随着进一步的读经、过教会生活,我的感悟和思考一点一点地渐进深入。现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基督教信仰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异同。

方面一:崇拜神与崇拜人

崇拜,意味着一种向上仰视的心理态势。在崇拜的对象面前,甘心降卑、俯首颂赞,希望渺小、软弱的自身,藉此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汤因比就说过,人类的宗教情怀是不可剥夺的。这是人的本能情感。

古代中国人在《诗经》里颂唱:“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翻译出来就是:伟大呵上帝,洞察人间一切。世人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有无宗教信仰,遭遇困顿、绝境,都会喊:“天哪!天哪!”人们还常说“天时”、“天道”、“天命不可违”、“天理不容”、“天机不可泄露”等,不都说明,从古到今,人在灵魂深处是承认神“上帝”的权柄和大能的!

人人都有崇拜的心理,但崇拜的对象却大有区别。

基督徒崇拜上帝,承认天地间有一个至高者,他创造、统管丌物,是公义、真理、道德规范的源头和终极。人则有局限、有罪性,必须向上帝悔改。

而无神论者,似乎有着不敬也不惧天地鬼神的豪气。可是真正无神论者是最不容易当的,甚至是没有的。往往不信天上的神明,就会信世上的东西。“不崇拜上帝,就崇拜领袖”,就是一例。不畏惧神,却畏惧骑在自己头上的“伟人”。“伟人”一挥手,就乖乖跟着走,走着走着就成了一只虫豸或一颗螺丝钉。集千万人的崇拜为一人所用,巨大权力由此而产生, 人间之“神”就这样造出来了!

这样的“人神”,以革命、人民的名义,支配人的灵魂、侵占人民的权益,挟制民众变成工具或奴隶,将国家、民族带入黑暗深渊之中。把人当作神来崇拜,结果便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懂得这个道理,我们就知道为什么作家林达说“总统是靠不住的”,为什么布什讲演说要将“权力者关进笼子里”。

经《创世记》里,古蛇诱惑亚当、夏娃不听上帝禁令,吃智慧树上的果子:“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果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5)这里的关键,在于“便如神”。人间的英明领袖,代替了神,替我们分辨善恶,这就是人间灾难的开始。何时人能醒悟,认识到人有限、人性有罪,英明领袖是靠不住的,唯有上帝是靠得住的,才能真正有尊严地站起来。

方面二:理想与天堂

圣经中的耶稣,道成肉身成为贫穷木匠的儿子,在世上传大爱的福音。他特别体恤、怜悯弱势群体,对当时社会的黑暗、不公,不遗余力地谴责。例如,他多次指责法利赛人,“侵吞寡妇的家产”(《马太福音》23:14)。耶稣爱穷人的事例,在福音书里随处可见。圣经中斥责“富足人……只知积攒钱财。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亏欠他们的工钱……”(《雅各书》5:1-4)。

与此相似的是,共产主义亦极力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不公平,以及对穷苦大众的剥削和压迫。不同的是,共产主义提倡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用暴力斗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消灭私有产权,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制度、没有国家和政府,并且进行集体生产的社会,最终使人类达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人间天堂。

这样的理想,和基督教的公义、平等等价值理念,是否相通呢?

共产理想的实现,是以划分阶级、暴力斗争为代价的,是建立在人为的阶级对立和仇恨的基础上的。牺牲千万人的生命,推翻一个专制、残酷的旧制度,建立另一个专制、残酷的新制度,正义、光明在哪里呢?但这就是一百多年来,俄罗斯、中国及其它共产国家的历史事实。

而基督教信仰呢?我们可看出,圣经里虽然也谴责富人,指出社会的不公义,但是以人性有“罪”这一点为基础的,并不以富人、穷人或阶级来判别。在上帝的标准下,所有人都是罪人。而凡接受十字架救恩的,同样不分阶级、贫富,都因信称义,成为神的儿女。

基督教是宣扬大爱的宗教,要求信徒不但爱家人、邻居,甚至要“爱敌人”。这体现出神的无限慈爱。爱敌人,虽然是极高的要求,不容易做到,但它至少是引导人的标杆。

更重要的是,它透露出基督教的理念:要化解人心的仇恨,不以暴易暴。耶稣斥责社会不公,但他决不宣扬仇恨、不倡导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是用仁慈和爱、博大和宽恕,一点一滴地改变人心、社会。

有人说,圣经里的信徒,也实践过共产式的生活。引证的经文便是《使徒行传》:“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使徒行传》2:44-45)“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使徒行传》4:32)

这的确与共产理念有相似的地方,但这样的共产生活,是以信仰和爱为基点的,是自愿的,并不是制度性的强迫。而共产主义的“共产”,是对有产者的强制剥夺,是通过斗争、化私为公的制度。

对于这一点,恩格斯看得很清楚。他在《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中说:法国的共产主义者“最喜欢的公式,就是‘基督教等于共产主义’。他们竭力想用圣经、用‘最早的基督徒过的就是公社式的生活’等,证明这个公式”,然而“……即使圣经里有些地方利于共产主义的解释,但是圣经的整个精神是同共产主义、同一切合理的创举是截然对立的。”

基督教的天堂,是圣洁、快乐的福地:“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4)上帝的子民在那里享受与神同在、无限喜乐的永恒之境。

共产主义的天堂呢?根据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学说,人类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有其必然性。在“完美新社会”——共产主义理想社会里,完全消灭了剥削、不平等,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精神生活极大丰富,个人得到全面发展,是人间天堂。

如果说这是一种美好愿境、人间乌托邦理想,那还是有其审美意义的。可是一旦将其擢升为必然性的历史规律,并以此为人类的行动实践和目标,就令人惊讶了。道理很简单,人类世界每秒都在发生大小变化,就连明天、下一星期的事情,都没有定准,何况千百年后的事?这人间天堂的依据何在呢?

上世纪50年代末,中国有一著名口号:人民公社是桥梁,共产主义是天堂!宣布中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结果是以饿死几千万人告终。60年代苏共领袖赫鲁晓夫有一说法很有趣,他说共产主义就像地平线的太阳,又大、又鲜艳、又明亮,可是看得见、走不到。

不信真正的天堂,众多唯物主义们却拜倒在飘渺的人间天堂下。真是奇怪也哉!

方面三:原罪与新人

原罪不是指人类原有的罪。上帝造人时,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那时人是无罪的。根据圣经《创世记》的记载,由于始祖亚当在伊甸园违背了上帝的嘱咐,偷吃禁果,堕落犯罪,于是“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罗马书》5:12)。

人类从亚当承袭了败坏的心、朽坏的身体,原罪的影响临到世上所有人。人的罪性,是一切邪恶行为的源头起因,因而造成冲突纷争的世界。

上帝怜悯世人,派下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救赎世人灵魂。而人悔改,重生得救,便成为基督里的新人。这是人自觉、自愿的,是在灵魂里改恶向善,是以永恒的真理、公义为标杆,成就了美好、良性、积极向上的人生。

基督教里的罪人和新人的观念,是道德意义上的,并指向一切世人,不分种族、国家、阶级,具有普世、超越的价值。

马、恩共产理论著作中,并未有“原罪”的提法,但按其阶级斗争的理论,无产者是被压迫、被剥削的阶级,起来打倒有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具有合法性。在“劳工神圣”的口号下,无产者的品德,先天优越于有产阶级。而地主、资产阶级是剥削者,剥削有罪,所以具有“原罪”,应被推翻、打倒。

因此,毛泽东在《中国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明确地将地主、资产阶级列为“革命的敌人”。不仅如此,还将一般的知识分子、公务员、律师等,列为小资产阶级分子,或资产阶级的附庸。这些人,同样因身分,先天具有原罪,需要在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下长期改造。

从延安时代的整风运动,到1949年以后镇压反革命、反胡风、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整治的就是“阶级异己分子”。那些因阶级划分而有“原罪”的,被强制改造的人,属于可被随意剥夺人身权利的“贱民”。这样的改造是强制性的,反抗必然是死路一条。

而少数接受改造后被认可的人,就成为无产阶级的“新人”。这种“新人”必具的品格,是一切服从党和领袖,彻底否定自己个人的利益,成为顺服的工具。

这样的理论体系中的罪人、新人,和基督教里道德意义上的罪人、新人,显然是完全不同的。

方面四:委身与舍己

人在基督信仰里重生得救后,价值观改变,生活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基督公义和慈爱的真理,为人生最高准则。圣经《哥林多后书》里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哥林多后书》5:14-15)这是明确地说出基督徒向上帝的无我委身的心志和精神,且这种委身是因为被耶稣的爱所激励。

在共产理论体系里,是强制性地对所有人进行思想改造。所谓的“兴无灭资”,要求每个普通人都应当具有无产阶级的思想人格,成为共产主义“新人”。这种崭新的人格,建立在“无我”、“舍己”的基础上。用毛的话来表达,就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自己的小集团或自己个人利益出发。”

《纪念白求恩》一文,更表达出对这种“忘我精神”的赞誉:“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对工作极端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热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

这种“无我论”的关键点,是以所谓的集体意志取代个人意志,个人完全委身于集体,且以此作为人生目标。群众、集体、人民、大公无私……这些闪耀着道德光辉的词语,极具魅惑力。人多么容易被喊着这样口号的人或集团所掳掠!这样的口号,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都喊过。“以天下之大公,为我之大私”的大盗、野心家,最需要这样无我的政治委身!

被誉为共产主义战士的雷锋,在日记里写道:“我要坚决听党的话,一辈子跟党走。对党有利的话、有益的事,我要多说、多做;对党不利的话,没益的事,我坚决不说、不做。我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永生为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这里不难看出,忘我舍己、为人民服务,就是向党效忠!牺牲个人的,服从“极权主义”的人格就由此而产生。这种宣传,是假“道德高尚”的名义,让人服从统治者的需要。

可见,“把一切献给党、献给领袖”,和“把一切献给上帝”是不同的。前者的忘我,是不自觉或被迫的,是凡人献给凡人,最后堕入灾难深渊。后者的委身是自觉甘愿的,甘愿跟随公义无私、圣洁无罪的上帝,进入真理和光明之境。

所以,做上帝的奴仆和做人的奴仆,性质乃冰炭不同炉,结果更是南辕北辙。

把基督教的天堂搬到人间?

其实,共产主义理论在马、恩创立之初,并非宗教,只是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而已。然而20世纪初,自列宁建立了第一个共产主义国家,东欧、亚洲相继建立共产国家,始有西方学者发觉,共产主义推行、实践的过程,有强烈的宗教色彩。

罗素就将共产主义看作一种宗教。他在《西方哲学史》里,把共产主义的一些表面形态,与基督教作了比较。他认为,“辩证法唯物主义”在共产理论中,具有至尊的位置,相当于“耶和华”在基督教中;“马克思”相当于“弥赛亚”;“无产阶级”相当于“(神的)选民”;“共产党”相当于“教会”;资本家应受的惩罚相当于“地狱”;“千禧年”相当于“共产国际化的日子”……

在列宁以后的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几乎所有共产领袖搞的狂热的个人崇拜中,宗教色彩更加突出。这些领袖,最后岂止是“弥赛亚”、救世主,已升格成天上星宿、人类的“大救星”了。倡导唯物主义、标榜无神论的国家,却造出了一尊尊的人间“神”,让千万愚众来膜拜!

正因如此,生活在共产国家里的人,疯狂地崇拜过假神,对偶像崇拜有深入骨髓的痛苦记忆。所以,如今要进入基督信仰去崇拜真神,很容易产生心理障碍或抗拒。

我的一位文化人朋友就是如此。他说:基督教仁爱的理念很好,但崇拜耶稣很可笑。和共产迷信相比,基督徒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偶像来崇拜而已。像他这样只看仪式、不问内容,只看“崇拜”二字,不看崇拜什么,将神与人混为一谈的,不在少数。

我理解这样的人,因为我自己也有过如此的心路历程。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想弄清共产意识和基督教信仰区别何在的原因。

前些年看过一幅油画,印象深刻,至今难忘。画的中央,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正面而立,一手叉腰间、另一手戟指下方,脸上有一代枭雄之豪气。在毛身后,或明或暗光影中,有十几名近、现代的政治、文化名人:卢梭、尼采、马克思、恩格斯、希特勒、墨索里尼、列宁、斯大林、金日成、卡斯特罗、波尔布特……几乎囊括了现代无神论的思想家和极权主义国家的领袖。

毛泽东左手所指的脚下地方,横卧一具十字架上耶稣的身躯。我看着画面,眼光久久停留在耶稣枯瘦而悲悯的面容上,心灵受到莫名的冲击。当时我并不是基督徒,但我读懂了:苍天已死,‘红’天当立——这些“人神”,正同襄共举,打倒上帝,消除基督教!“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这100多年来,无论西方、东方,血海尸山,祸害连连……

结语:为什么共产主义有强烈的宗教色彩?

“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宗教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这些话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既如此,为什么共产主义又有如此强烈的宗教色彩?

这是一个大问题,不是一篇小文能说清楚的。马克思本人出身于犹太教家庭,6岁受洗,16岁行坚信礼,全家都是新教徒(注),基督教理念对他创建共产主义理论,应该有很大启发和影响。

基督教有几千年的历史,共产意识有100多年时间。有人认为,共产主义理想其实是马克思把基督教天堂搬到人间。我想这是有道理的。

注:可参见有关马克思生平的文章和书籍。

《世界历史》2004年6期张倩红的《从〈论犹太人问题〉看马克思的犹太观》一文中写道:“马克思出生于德国莱茵省的特利尔城,祖父马克思·利维是该城有名的拉比,祖母爱·里沃夫更是出身于拉比世家。母亲罕丽达·普列斯波格也出身于荷兰的一个拉比家庭。父亲原名希尔舍·马克思。1817年,35岁的希尔舍·马克思接受了基督教洗礼,并把自己的犹太名字“希尔舍”改为基督徒常用的“亨利希”。1824年,亨利希·马克思让他的6个儿子都接受了洗礼,时年马克思年仅6岁。马克思的母亲由于家人的强烈反对,没有立即改宗,但在其父母过世后,也接受了洗礼。”

作者是资深编辑、作家,现居四川。
来源:《海外校园》 | 来源日期:2011年第8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