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江天勇律师的“世仇”

江天勇刚来北京做律师时,是跟和平春富一个所。和平跟江天勇是老乡,同学,一直叫他“老江”。有时意见不一致吵架,吵得气急败坏时直呼“这个老江头子”! 

因为所里的人权律师越出越多,司法局频频施压,终于在2009年各位人权律师都面临转所的现实。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我跟老江“结仇”是因为人权案子。我曾经竭力反对和平代理人权案子,百般劝阻和平不听时,我惶急无措。那时和平跟老江好像说不完的话,每次在一起聊个没完,全是案子。我听的心头火起,认为是老江带坏了和平,但苦于没有机会,无法发作。 

有一次和平外出,我打电话打不通,急的无法时开始打和平律师同行们的电话。打给老江时,我实在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老江恼火说:你有必要这么恐惧吗?!我又气又急挂了电话。 

自此,三年不跟老江说话,拒绝他来我家。导致后来老江来找和平时,只能是和平下楼,两人站在路边说话。 

后来和平对我抱怨:你在我身边就像只狼狗,把我的朋友统统咬走了……但是别人要想对和平抱怨一下我不好,和平又坚决不让!和平的名言就是:我的老婆,我来替她挡!

如果不是709,我会一直自以为是下去:不理解和平,也自动屏蔽这个现实社会里的恶性事件的真相。 这些恶性事件只要发生一起,就足以让文明社会惊骇,但我们却选择麻木和回避! 

看着铺天盖地老江头子又一次失踪的消息,想起和平和春富一年近五个月的毫无音信,你说我跟江天勇律师这仇结的“莫名其妙”,我这“大狼狗”当的毫无价值…… 

所以,感谢709,终于给我扫了盲,启了蒙。 

709家属王峭岭 
2016年11月30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