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

韩家亮

我在前一篇文章(见文后相关链接)里探讨了伊斯兰国家民主化的难处。我假设读者已经熟悉前一篇文章,我将引用其叙述和结论而不加解释。这篇文章讨论民主的要素,民主如何在现代重生和民主转型与主导宗教的关系。这篇文章分三部分。第一,解释现代民主的两个要素:政治平等和法治。第二,民主的重生和扩张。第三,基督教国家政体的二维分析:结论是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和圣经不矛盾。下一篇文章我将继续对伊斯兰国家的民主转型进行分析。后两个课题实际上有非常多的内容。再加上不少大陆学人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存在很多误解,不可能在几篇短文里解释清楚所有相关内容。这里我根据我认为多数大陆人的需要作取舍。如果读者有问题或有特殊需要可以在我的文库中的《宗教知识课程和漫谈》网页上(http://han-jialiang.hxwk.org/?p=193)留言提问或者建议。我或者回复或者另外撰文解释。

福山前不久写了一本《政治秩序的起源》(注1)。注意这本教科书与他的历史终结论没有直接关系 — 偶尔提及除外。福山的博士导师哈佛的亨廷顿多年前曾写过一本经典教科书《政治秩序》。亨廷顿生前曾叮嘱福山修订重版这本书。这里可以看到虽然亨廷顿在有些前沿研究课题上与福山看法不同,但是福山仍旧是他的得意门生而且在(研究生水平的)教科书上大家没有大分歧。福山觉得内容比较多因此把政治秩序一书分成两部,《政治秩序的起源》是第一部。我的看法:第一部毫无疑问属于经典,第二部也不错但是比第一部差一些。两千多年前世界各政体开始向现代国家(nation-state)演进。各国开始的时间不一样,进程也不一样。《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的前言中提到有些太平洋岛国在二战时期还是部落,还没有开始向国家演进。福山在这本书里指出现代国家必须具备三要素。第一要素是国家必须足够强大以致能够抵御外敌的入侵。这一点很容易理解。秦朝的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具备这个要素的国家。第二要素是法治(Rule of Law)。注意法治与人治不同,也与法制(Rule by Law)不同。这个要素也不难理解。人不可能是完人(基督教的一个基本教义就是人都是sinner — 罪人)。如果一个国家依靠人治,常常会出现庸人当政,腐败,低效等弊病。更糟的是人治可能导致暴政。第三要素是问责(也有翻译成负责,英文原文是accountability)。在一个有问责机制的国家里公民可以反映他们的愿望和要求并存在机制迫使政府采取适当的行动。这个要素对多数国家来说就是民主。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府必须对公民负责,否则它就会被选下台。福山之所以用问责一词而不是民主大概因为这样可以更为广泛。

◎ 现代民主的要素

前面提到民主时给人的印象是雅典民主以后民主就不存在了,直到近代。其实这不准确。共和制是一种有民主成分的混合型政体。波尔(Terence Ball) 的课本(注2)对共和有很清楚的解释(中文简介在相关链接引用的文章里)。古罗马没有蜕化为帝国以前是共和制。后来中世纪一些意大利城邦也曾是共和制。耶鲁的罗伯特·达尔教授写了一本易读的小书叙述自雅典以来的民主和共和的历史(注3)。达尔把民主与共和等同起来。这也常见,实际上民主与共和现在也常互换使用。当然严格地讲民主与共和还是有区别的(参考注2)。现代民主需要等洛克的政治哲学出现后才诞生。

现代民主一般属于自由民主制。自由民主制主要由伟大英国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1632–1704)所奠基。史密斯的政治哲学课本(注4)很好地介绍了洛克的理论及其对自由民主制建立的作用。我的前一篇文章讲过因为实际操作的原因雅典的民主制无法直接照搬到现代国家。雅典民主还有一个缺陷即排除妇女,奴隶和非公民居民的参与。奴隶不得参与民主对雅典来说相当关键因为雅典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奴隶支撑。因为有奴隶的劳动,雅典公民才有时间,财富和精力参与民主。如果奴隶也可以参与民主,那经济怎么办?原则上洛克的自由民主制就不受这些限制。有一点与我们下面的讨论相关,洛克的学说是否与某个宗教有关。洛克本人是坚定的加尔文主义者,属于新教的一个教派。但是他的政治哲学是普世的,也就是说他受新教的影响但没有直接借助于基督教或圣经来支持或推导他的政治哲学。另外还有一点,虽然洛克是近代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洛克在知识论上还有重要贡献),但是他仍然犯过错误。他曾帮助美国独立前的卡罗莱纳制定宪法。卡罗莱纳宪法包含许多进步的内容,但是也存在严重错误,例如条款101:每个卡罗莱纳的自由人对他的黑奴有绝对的权威,无论黑奴持有何种观点和宗教(注5)。所以无论多么伟大的人都不是完人。

现代民主有两要素,一个要素是政治平等。世界上最近二三百年来哪一段话最重要?哪一段话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我认为首选应该是美国独立宣言中的这一段: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这里许多中文版本翻译错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应该翻译为“人被造平等”而不是“人生而平等”,因为很明显人生而不平等。但在神的眼光里,在最高的意义上人是平等的(更多见注6)。在现实生活里人在经济上不可能平等因为无论旧约圣经里还是新约圣经里都有富人穷人。如果神都做不到或者不愿做到,那么人当然更不可能做到。独立宣言和圣经里的平等是高一级的,它包括政治平等。政治平等包含许多内容。最重要的一条是每个公民都能够参与决策,这是天赋的不可剥夺的。在民主制度下政治平等主要从一人一票体现,当然不排除其它方式也可能实现政治平等。正是因为有独立宣言作基础,美国解放黑奴就是必然的,早晚会实现的。你无法否认黑人也是神造的,在政治上也应该与其他人平等。

现代民主的另一要素是法治。我以前曾经介绍过法治和法治发展的简单历史(注7 以及引用的材料)。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从十七章到二十一章专门介绍法治在各文明的发展。虽然伊斯兰文明和印度文明曾经有法治的早期发展,但是都没能发展完全就夭折在西方影响下(注1,十九章)。至于近代以前的中国,大家都熟悉早期法家的法律过于严苛(商鞅变法)使得中国社会一直不愿考虑法治。(下面从注7 而来)福山关于政治秩序和衰败的书(注8)的357-358页对中国历史上的法治有以下的描述。(我只是简略介绍而不是照原文翻译。)中国是一个从来没有发展过真正法治的世界文明。在古以色列,基督教西方,穆斯林世界,和印度,法是从一个超越(transcendental)的宗教而来,同时被一个有级别架构的宗教学者们和法学家们所解释和实施。法律的持守者们独立于政治权威:犹太教法官,印度教的婆罗门教教士(Brahamins),天主教神职人员,和穆斯林的乌力马(Ulama)。最明确的这种分离在西欧。法治早在西方国家正式形成以前就有,这与中国形成了鲜明对比。西方的国家建立的过程与中国不同。对比下因为中国从来没有一个超越的宗教,因而法在中国从来没有一种神圣的根源。法在中国被认为是一种人的理性工具,国家利用法来行使它的权威,维持公共秩序。所以中国和日本只有法制而没有法治。

◎ 现代民主的建立和民主的扩展

一个国家的主导宗教对这个国家的政体有重大影响。这可以从《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政体的演变看出。这本书覆盖了对现代有影响的主要文明:基督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和儒教文明。每一文明中的主导宗教对政体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可能是决定性的,作用。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二千多年前中国和印度在国家建造上处于相当的阶段。因为婆罗门教的关系,印度的国家建造比中国推迟了至少一千年(注1 第十章,被称为印度的弯路 — Indian Detour)。不同文明中的民主转型也可能有巨大差别。

第一个现代民主国家是美国。美国国父们受洛克理论的很大影响。美国是新创国家,少有已成立国家的许多限制,比较容易实行重大革新建立全新的政治制度。美国那时是基督教国家。一般公认基督文明的特征之一是平等。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和波尔的教科书都提及此点。注意福山是神未知论者,波尔大概是马克思主义者;两者都不是基督徒。伊斯兰文明也比较提倡平等,我将来还计划比较伊斯兰文明里的平等与基督文明里的平等。印度教文明和儒教文明则都不平等。实际上,它们的政体要靠不平等才可能运行。上面已经讲过只有基督教国家才实行了法治。因此只有基督教国家才具有现代民主的两要素。现代民主先在基督教国家里实现和发展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虽然美国提供了一种民主的成功模式,民主并不一定限制于美国模式。实际上世界许多国家采取议会制(即英国发展的西敏体系 — Westminster system)而不是美国的总统制。有不少人认为议会制比总统制好,包括一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注9)。我的感觉是总统制和议会制可能各有优劣,需要根据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和教育等来确定。再一点是有一些国家标榜民主但是缺乏民主的要素。标榜民主的原因是想借用民主的名字达到合法。民主出现以前许多国家的合法性是根据君权神授,这在现在难以被认可。有一些国家名字很民主,但实际上没有一点民主的成分。例如有一个国家的名字有三重民主:“民主主义”,“人民”,“共和”,但是其实质是世袭暴政。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必须具备前面所说的两要素。从原则上来说,一种民主制不一定要符合洛克的政治哲学,即不一定是自由民主制。有可能发展出更好的民主制,至少也可能发展出不同的比较适合某种文明的民主制。但是我认为必须符合前面民主两要素,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民主。因为伊斯兰教的特殊情况,我实际上还考虑过不完全符合政治平等的民主的可能性,这点我将来再解释。

自由民主制在美国建立以后,民主制的可行性和优越性立刻对其它国家产生影响。很重要的是民主国家的公民有一种归属感。像美国这样一个移民国家,每个公民都可以参政使得一般公民觉得这个国家是属于自己的。民主的优越性可以再回顾著名古希腊政治领袖伯里克利(Pericles )的悼词(见相关链接)。民主的众多好处使得它对其它国家有很大的吸引力。许多基督教君主制国家也逐步改革成君主立宪制,成为实质上的自由民主国家。政体演变通常是以非常缓慢的冰川速度进行。但是现代民主化的进展可以用神速来形容。只经过二百多年后世界上多数国家就已经成为民主国家。

现代民主显示了巨大的吸引力。我以前认为这吸引力终究会使所有国家都成为民主国家。注意这不需要黑格尔哲学的推理,只需要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的哲学。最早提倡功利主义分析的哲学家是杰里米·边沁 (Jeremy Bentham, 1748-1832)。既然现代民主制有那么多好处,以功利主义来看所有政体都应该逐步向自由民主制演进。当然民主转型的难度和需要的时间对各国不同。2003年阿拉伯之春开始时我写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为了便于分析问题,我提议用一个有利现代化系数来描述一个宗教或意识形态:+1非常利于现代化,-1非常不利于现代化。新教(或称基督教)+0.8,天主教+0.5,儒教-0.2,伊斯兰教 -0.7,马克思主义-0.7。这只是个粗略的描述。每个国家的政治历史经济文化和与外界的交往都起作用。” (注10)原则上来说这段话不算错。至于伊斯兰国家为什么困难,原因相当复杂,恐怕要多篇文章才可能解释个大概。功利主义只是从一维角度分析,分析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应该至少是二维的,另一维考虑精神或宗教。这对应于哲学的二维:心或精神(spirit, mind),物质(materials)。大陆来的人一般熟悉所谓唯心论和唯物论。其实这是马克思的看法,几乎没有其他主要哲学家认同唯心论和唯物论之分(注11)。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绝大多数哲学家都认为精神和物质同时存在。马克思提出了唯物论但没有给出证明甚至连说明都没有。下一节我们来把二维分析用在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二维分析需要另外一篇文章。

◎ 基督教与政治制度

从二维来考虑政体就是同时考虑物质和精神。精神在基督教里的重要性贯穿整部圣经,从马太福音四章耶稣受试探可见一斑。4:1 后来,耶稣被圣灵带到旷野,去受魔鬼的试探。 2 耶稣禁食了四十昼夜后,很饥饿。 3 试探者前来对祂说:“如果你是上帝的儿子,可以叫这些石头变成食物。” 4 耶稣回答说:“圣经上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中的每一句话。’”……8 魔鬼再带耶稣到一座极高的山上,把世上万国及其荣华富贵展示给祂看, 9 说:“如果你俯伏敬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给你。” 10 耶稣说:“撒旦,走开!圣经上说,‘要敬拜主——你的上帝,单单事奉祂。’” 古希腊人认为诸神和精神也重要,这在柏拉图的一些著作中可以看到。另外大家可能知道这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如果从纯物质的角度来分析,这首诗就讲不通。所以我们需要考虑二维:功利和精神。涉及精神的讨论可能相当复杂。为了简化,这篇文章假定符合圣书就基本满足精神的要求。对基督教来说这就是符合圣经,对伊斯兰教来说就是符合可兰经(可能还包括Sunnah 即圣行)。严格地说在基督教里这不准确,但是它可以大大简化我们的讨论。

基督教与政体的关系比其它文明复杂的多。这是因为基督教的圣经由两部分组成:旧约圣经,新约圣经。旧约是犹太教和基督教共有的,新约是基督教独有的。旧约指神与亚伯拉罕的契约,通过旧约以色列人成了神的选民。神通过旧约圣经教导古以色列人怎样行事做人。神通过两条途径与古以色列人交通:大祭司和先知。这在旧约的前五本书(也称Torah或摩西五经)有清楚的叙述。初始古以色列的政体相当简单,即由士师领导的松散联邦。旧约中专门有一本士师书,讲各代士师的事迹。古以色列建国是从撒母耳记上第八章开始。8:4 于是,以色列的长老一起到拉玛去见撒母耳, 5 说:“你年纪大了,你的儿子不效法你。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其他国家一样。” 6 撒母耳听到他们要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心中不悦,就向耶和华祷告。 7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吧,因为他们不是拒绝你,而是拒绝我做他们的王。 8 自从我把他们从埃及领出来以后,他们就常常背弃我,去供奉其他神明。现在,他们也这样对待你。 9 你就照他们所求的去做吧!但你要警告他们,让他们知道将来王会怎样管辖他们。”

10 撒母耳就把耶和华的话转告给那些请求他立王的民众,说: 11 “将来管辖你们的王会征用你们的儿子做他的战车兵、骑兵,要他们跑在他的战车前面。 12 他会派一些人做千夫长、五十夫长,一些人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一些人制造兵器和战车的装备。 13 他会把你们的女儿带走,要她们给他造香膏、煮饭和烤饼。 14 他会夺去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和橄榄园,送给他的臣仆。 15 他会从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的出产中收取十分之一,送给他的官员和臣仆。 16 他会征用你们的仆婢及最好的牛和驴来为他效劳。 17 他会拿去你们羊群的十分之一,并让你们做他的奴仆。 18 将来你们会因所选之王的压迫而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会垂听你们。” 19 民众却不肯听从撒母耳的话。他们说:“不,我们想要一个王治理我们, 20 这样我们就会像其他国家一样,有王来统治我们,率领我们,为我们作战。” 这几段有几点值得注意。第一,神不愿给古以色列立王。这对基督教有深远的意义。第二,按照福山国家建立有两类,一类是自然发展,一类是在周围环境逼迫下(注1)。古以色列属于第二类。第三,神警告以色列人国王的集权将导致民众受苦。

古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是扫罗,第二个是大卫,第三个是所罗门。古以色列王国的历史记载在列王记和历代志里。古以色列人背弃了神犯了罪,导致古以色列国灭亡。古以色列亡国以后当然就不存在政体问题。旧约时期的以色列政体与其它国家的政体有不同但是相差不大,即都是皇朝世袭制。(至于世袭制在圣经里有什么意义,需要许多篇幅解释,以后我或许会另写文章。这里只需要知道基督教不讲世袭。)

基督教起源于大约二千年前。基督教实际上是犹太教的一个分支。这从几点可以看的很明确。第一,耶稣符合旧约的先知身份。第二,旧约许多地方预言耶稣。耶稣符合旧约的预言。第三,耶稣传道先在犹太人中传。第四,开始信耶稣的都是犹太人。后来才传到其他人(使徒行传一书有记载)。第五,基督教的圣经同时包含旧约和新约。大约公元七十年犹太教与基督教分道扬镳。

新约中完全没有基督教的政体的叙述。耶稣在布道时常提到神的国(也有一些处提到天国;为简单起见在本文讨论中不区分天国与神的国)。真正神的国要等末日审判后才来。在现在神的国是指一种精神上的国。耶稣自己也说(约翰福音十八章)36 耶稣答道:“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的国属于这个世界,我的臣仆早就起来争战了,我也不会被交在犹太人的手里。但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这点很重要。基督教的理想国在将来,这与其它文明都不一样。伊斯兰文明和儒教文明的理想国在以前的辉煌时期,印度文明的政体是一种常态。

有人用一个很形象的词来描述新约的政治:apolitical(对政治不感兴趣)。一个例子是罗马书十三章1 人人都要服从政府的权柄,因为所有的权柄都是出于上帝。现存的政权都是上帝设立的。 2 所以,抗拒权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令,抗拒的人必自招惩罚。 3 掌权者不是叫行善的惧怕,而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想不怕掌权的吗?就要行得正,这样你会得到称赞。 4 要知道掌权者是上帝差遣的,对行得正的人有益处。然而,你若作恶,就该惧怕,因为他必将你绳之以法。他是上帝的仆人,代表上帝秉公行义,惩奸罚恶。 5 所以,你们必须服从,不单是为了避免受到惩罚,也是为了良心无愧。6 你们纳税也是为了同样的缘故,因为官长是上帝的仆人,负责管理这类事务。保罗写这段话时的政府是指罗马帝国的政府。在罗马帝国初期,基督徒包括保罗本人一直受迫害,但保罗还是要求基督徒顺服政府。说基督教是apolitical完全确切。

有一段时期罗马帝国残酷迫害基督徒,罗马帝国史中有一些叙述(例如 注12)。二百多年的迫害不仅没有消灭基督教反而使它持续增长。到了康士坦丁大帝皈依基督教后基督教成了罗马的国教。对基督教神学来说这反而出了个难题:基督徒占主导的国家采用什么政体才合适?开始时罗马帝国还保持原来的政体。

新约圣经没有直接讲基督教政体应该是怎样的。要知道什么样的政体对基督教国家比较合适,需要结合旧约和新约的一些章节并且深入思考。很重要一点是正确解释圣经,特别是旧约与新约之间的关系。希伯来书10:1 The law is only a shadow of the good things that are coming—not the realities themselves. …… (律法只是将来美事的一个投影,并非本体的真像)英文(NIV)比较准确一点。就是说旧约只是一个影像,新约才是神期望的实际。这从基督教不守许多旧约的规条也可以看出,例如吃猪肉等(注13)。我们首先考虑新的契约。

希伯来书 8:8 ……(上帝说)“看啊,时候将到,

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9 这约不同于我与他们祖先所立的约,就是我牵着他们祖先的手领他们离开埃及时所立的。

因为他们不持守我的约,

所以我不再理会他们。这是主说的。

10 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

我将与以色列家立这样的约,

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们脑中,

写在他们心上。

我要做他们的上帝,

他们要做我的子民。

11 谁都无需再教导自己的邻居和弟兄,说,

‘你要认识主。’

因为他们无论尊卑都必认识我。

12 我要赦免他们的过犯,忘掉他们的罪恶。”

这段经节原出现于旧约耶利米书三十一章。其次,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看出这段是指神的国,至少是指教会,因为这里所有的人都认识神。第三,仔细读这段再回顾前面讲到神不高兴古以色列人要求设王。比较符合神的心意的政体应该是分布式的不是中央集权式的。

耶稣在另外一处还讲到神的国里的领袖。马太福音20:25 于是,耶稣把他们叫来,说:“外族人有君王统治他们,有大臣管理他们。但你们不可这样。 26 你们中间,谁要当首领,谁就要做大家的仆人; 27 谁要居首位,谁就要做大家的奴仆。 28 正如人子不是来受人服侍,而是来服侍人,并且牺牲性命,作许多人的赎价。” 这个要求比福山的问责要求要高得多。

现在总结一下。基督教圣经没有明确讲述基督教的政体应该是怎样的。但是可以从圣经不同章节里推导基督教理想政体的样式。从神不高兴古以色列要求神封王和新契约内容来看,神所希望的政体是分布式的而不是集权式的。从新契约来看,神希望平等(所有人都认识神且不需要他人教导)和领袖是服务他人的。在我们所知道的政治制度中,自由民主制比较符合这些。自由民主制比其它已知政体更分布式,更为平等,领袖也更多服务民众。因为自由民主制与圣经不冲突,基督教国家民主转型的阻力比较小。下一篇我将考虑自由民主制与伊斯兰教的兼容性以及伊斯兰国家的民主转型问题。

注释:

(1)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2)Terence Ball, Richard Dagger, “Political Ideologies and the Democratic Ideal,” 8th Ed. 2010.

(3)Robert A. Dahl, “On Democracy”, Yale Univ Pr, January 1, 1999.

(4)Steven B. Smith, “Political Philosoph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5)卡罗莱纳宪法的文本我是根据 http://avalon.law.yale.edu/17th_century/nc05.asp

One hundred and ten. Every freeman of Carolina shall have absolute power and authority over his negro slaves, of what opinion or religion soever.

(6)韩家亮:美独立宣言的平等指什么?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zhongxi_0303/2129.html

(7)韩家亮:与陶达士商榷法治与中国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5283

(8)Francis Fukuyama,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4.

(9)Bruce A.Ackerma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 Belknap Press, 2010.

(10)韩家亮:突尼斯埃及政治风波与中国政治局势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111

(11)韩家亮: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bianyan/20150928129299.html;Bryan Magee, “The Great Philosophers: An Introduction to Western Philosophy,” Oxford Paperbacks; 2nd edition, 2001

(12)Simon Baker, “Ancient Rome: The Rise and Fall of an Empire,” BBC Digital, 2010

(13)韩家亮:也谈什么是政教分离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dushu_0712/5663.html

相关链接:

(1)韩家亮: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初探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3572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