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的向背

欧景光

港立会与德议会选举的民心向背

九月的立法会选战,创造了香港历来最高投票率的纪录,也迎来了一些新面孔进入议会,建制阵营的新老交替无缝交接,作为一个完全受强力部门指挥所支配的阵营来说,本来就没有甚么希奇,但对于反对阵营而言,能在纲线上匍匐前行,最终能顺利完成初步的换班工程,除了为他们捏一把汗外,心内难禁对掌管历史的主满心感恩。

特首曾在公开场合提出「vote them out」,呼吁选民们要用选票将「拉布」的立法会议员赶出议会;在本届立法会选战中,有分区直选的候选人以「撑CY」作唯一政纲,用发音不正确的英语喊出vote them out的口号,最终只取得四百多票(远低于689票,莫非要表示忠心,不想功高盖主?)!再看整个选举结果,除了有两位主力「拉布」的旧议员透过分区直选,在民意授权下再次被送返议会外,更有多位高票当选的新晋年青议员,已表明需要时必定会以「拉布」作抗争手段,选民已藉着手上的一票授权他们「拉布」,看来其实是「vote them in」更贴切!这个结果,是证据确凿地显示了民心的向背,连三岁孩童都能懂的简单逻辑,偏偏在装睡的长官还说反对他的议员多已落选!无论如何,但愿这一班不甘于享受「免费政治残废餐」的新一代年轻人,未来四年能在立法会议事堂内努力打拼,用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去编写历史,扭转香港命运。

本地立法会选举战云甫散,在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邦执政党基督民主联盟(CDU),在东北部的梅克伦堡举行的议会选举中,遭遇到耻辱性的挫败。基督民主联盟不单败给得票率三成的社会民主党(SPD),更屈居成立仅三年,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之下,得票不足两成而排第三位,成为了该党在这个州的最差战绩。在地方选举期间,默克尔正身处杭州,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作为德国的老牌大党,败于一个成立仅三年的政党,究其原因,德国传媒形容,难民政策可能成为默克尔政治生涯的滑铁卢,这次地方选举的结果,被认为对明年大选有指标作用。值得注意的是这次选举只有一个议题,就是默克尔欢迎难民的政策。德国去年接收了一百一十万难民,加上近期多宗涉及难民的袭击桉,令反难民的情绪升温,似乎让提出「终结难民乱局」口号的德国另类选择党有机可乘,攻击默克尔主张大开中门的收容难民政策,党主席霍尔姆告诉支持者:「或许这是默克尔总理生涯终结的开始。」

我们可能也要问,这也是民心的向背吗?

不只民心的向背

能够超越基督民主联盟而跃居第二位,德国另类选择党的民粹路线成为主要因素;该党在二○一三年成立时,主要是以反对德国拯救陷入财困的南欧国家,和德国退出欧元区等强烈的排外主张作为路线,在几年间迅速壮大,而今年更採纳了反伊斯兰为政纲,因此可算是凭藉欧洲的恐怖袭击阴霾而滋长;反观默克尔的民望,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持续下跌,达到五年来的新低,导致这次选举,基督民主联盟有不少支持者被德国另类选择党吸走。

记得当欧洲爆发难民潮时,德国是最先挺身而出表示愿意接收难民的国家,纵然有些专家会认为这种接待是带有利益的考虑(例如吸纳人力资源作为廉价劳工等),但我仍是对这种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而作出的接待表示极为讚赏。随后有报道指有恐怖份子随着难民潮溷入欧洲各国,伺机发动恐怖袭击,令一些人开始对于这个难民政策产生疑虑,各国也开始因为要顾及国土安全而对难民政策却步。

看着这个发展,令人感慨的是默克尔有可能因为这难民政策而令她的政治前途告终,我们面对的已不单是民心向背的疑窦,而是良心向背的抉择。这让我联想到默克尔总理所带领的政党名称:基督民主联盟,我不清楚默克尔和她所属的政党有多少程度受着基督宗教的价值观影响,而只是尝试从信仰角度去反思这个时局。「基督」,代表着拯救世人,代表着叫被掳的得自由,被罪残害的免于继续为奴;而「民主」,代表着对于守护天赋人权的界线,对于捍卫个人生命自主的坚持,当遇到任何势力或处境试图冲击这些价值观时,没有任何决定,足以凌驾对于保护生命和尊严的执着。默克尔的取向,看来是即使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押上,仍要坚持收容难民的政策;哪怕是因而要从此退出政坛;这种从政治前途与坚持人道两难之间所作的良心取捨,是很值得欣赏的。我试从三方面去检视这个政策取向的困难。

接收难民政策的信仰反思

第一,能够为他人的福祉而不计较个人的成就与荣辱去作出取捨,是一个说来轻易,却难于实践的决定。综观当今香港政坛,为了捞取个人政治利益而牺牲社会大众(有时是一些被边缘化的小众)的应有权利,强行协助当权者去通过议桉(行政立法合作)司空见惯,或是依附权贵,向当权者委曲献媚的宗教领袖也屡见不鲜;为大我而捨小我的情操,实在是知易行难,相比之下,我却看不出默克尔总理在这方面有甚么选票或政治利益的计算,若是的话,且看她会否在未来日子改变对接收难民的态度。

第二,当我们尽心尽性尽力尽意地爱邻舍(路十27)时,我们并不能保证获得合理回报,甚至(而且往往)换来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的下场,连普通人民都会顾虑恐怖份子溷在难民中潜入国境,难道一位资深的领导人会忽略这种威胁吗?相信她是在取与捨之间甘冒风险,不愿意因为惧怕一小部份假难民的邪恶威吓,而拒绝对真正有需要的邻舍伸出援手;较之于本地一些亲建制政党,以炒作所谓的「假难民破坏香港治安」作为议题的愚民手段,为特首主张退出联合国《防止酷刑公约》护航;我们明白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除非你早已作好拨备,去承担受伤害时的情感亏损,否则要放胆去爱绝非易事,但正如德兰修女的教导,我们总是要去爱,因为我们深信,主耶稣若此刻身处德国,在这纷乱时局中执政的话,祂也必定如此教导:作个好的撒马利亚人,去救助那落在强盗手中被抢掠和打伤,赤身露体躺在路旁的人(路十37)。默克尔的政策,或许是民心所背,却是良心所向。

第三,那些透过鼓动民粹,挑起族群仇恨来捞取政治本钱或利益的政党,纵然得到短暂的蝇头小利,但历史会对他们有客观公正的审判;鼓吹排外的德国另类选择党,也许还未至于「踢喼」谩骂赶客等(未有资料显示),但该党的民粹排外路线是明显的,加上今年採纳「反伊斯兰」的主张,这种挑动族群矛盾冲突的手法,本来就跟迈向大同、尊重多元的世界大趋势背道而驰,相信短暂而少数的支持总会有的,但最终会否发展成为整体德国人民的取向,且让往后其他地区举行的地方选举告诉我们。还看香港,诸如此类主张的政党,岂不也在今届立法会选举中被选民唾弃,嚐到了惨败吗?

情况看来还有盼望,因为默克尔在早前接受德国传媒访问时指出,德国并未有因为援助难民而削减民众的福利,德国的整体社会状况实际上有所改善。另一方面,表面看来基督民主联盟处于下风,但有分析认为,并不能就此判定默克尔的时代就此终结,因为她一向有很强的回弹能力,而且目前还未有足够的人选,足以挑战她的领导地位。

在悠悠人生之中,能以基督的心为良心,作出文明的抉择,才不枉为人,何况有基督作为争取民主的元首,还有啥可怕?结果总在历史的主手中。基督的爱,本来就不带任何条件,我们踌躇,是因为太多的计较,太少的同情,拥有太多,教我们失去纯真本我。如果默克尔最后只是因为接收难民政策而要结束政治生涯的话,值得悲哀的不应是她本人,而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因为这样结束,意味着人类对一小撮邪恶势力产生恐惧而溃散逃跑,只怕是捨义而取生的开始!

分题为编者所加14:07 2016/9/18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