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律师:记王峭玲女士


《圣经》传道书中说:看哪,一千男子中,我找到一个正直人;但众女子中,没有找到一个。

我想:此处《传道书》的作者所罗门没有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个时代虽然败坏与堕落,但总有一些人让我们感动,总有一些事,让我们念念不忘。

王俏岭就是常常让我感动、敬佩的一位女士。

她是谁?她的第一身份是:基督的门徒。第二身份是:目前被一个高大上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的李和平的妻子。这个排序希望她认可。

李和平是我的好友,我认识他们夫妇很多年。有一段时间是他们家中常客,后来住的远了,去的也少了。2009年我被重庆警察围攻暴打,李和平是第一时间打来电话的,2011年我在北三环被人追杀,吓得魂都掉了,李和平第一个赶到,陪我度过了那个漆黑的夜晚。李和平为人正派,仗义,是圈内公认的,而且他还有个特点,是少有人发现的:他是个在律师圈李少有的喜欢夸老婆的人。他和我讲了很多老婆的好。对于他老婆,他充满感激,而这个女人的故事也常触动我的感动。

李和平家境贫穷,准确的应该用赤贫来形容,据说家里连像样的棉被都没有,而王俏岭却家境优越,他们结婚时,几乎一无所有,王俏岭没有太多怨言,只是痴痴地相信:这个男人会有未来。而这个男人也确实有未来,在京城做了几年律师后,就名满天下了,拿过好几个国际人权大奖。当年中国打击某功法,风声正紧的时候。他搞出一份信仰无罪的辩护词,成为此类辩护之经典,气势如虹,牛气的给无数法官普了一下政教分离的法。当然,在中国,这样的人,被喝茶、被旅游、被限制自由、被传唤是常态生活。王俏岭实际也不理解,对他很多批评。但是,当和平进了大牢,这个女人说:她感到很愧疚,这么多年她为没有真正理解丈夫而感到亏欠,她的丈夫做的是一个正直人应该做的,她为自己丈夫感到骄傲,她说:“嫁人当嫁李和平”。她不知道,电话那边的我,已经满脸泪水。

和平家境贫穷,多年来,他们也不可避免的要为李和平父母家补贴,这个女人依旧无怨无悔。李和平有个弟弟叫李春富。这次也沾了李和平的光,以同样高大上的罪名被起诉。因为李和平家境贫寒,无奈之下,这个弟弟只读了初中就到广州打工了,这样李和平才有了读大学的机会。而王俏岭却一片爱惜,觉得李春富读书太少。他们结婚后,坚持要让李春富回来读书,于是在广州打工的李春富回到河南老家,寄居在和平家,在和平夫妻的鼓励和支持下,李春富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人,几年时间通过法律自学考试,又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一名律师,在当年那个通过率只有百分之六到七的年代,这几乎是个奇迹。李和平家还有个亲戚(具体忘了),一直成绩不好。王俏岭就帮助辅导,最后考上大学。李和平常常感恩说:这个媳妇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命运。

我和李和平有过君子协定:彼此留了委托书。如果我进了大牢,他做我的律师,如果他坐了大牢,我做他的律师。因为一起轰动全国的政治事件,709事件,他进去了。我当天给王俏岭电话,她说:“张凯,我知道你在处理浙江的事,你压力太大了,这个事情你先等等,我先找别的律师”。我当然可以确信她拒绝我不是怀疑我的水平,而是真的考虑到我的处境。这个女人在最为难的时候,依然在为别人着想,并担负着道义。

很快,众所周知,我也进去了。中国的人权律师很来就是非常危险的职业。这十年,我和李和平一样,经历过被警察暴打、被追杀、被黑社会威胁、家人被调查、关小黑屋、被传唤、监视居住、拘留。。。。。。,林林总总。如果没有上帝的特别保守,早就被灭了。王俏岭在我进去以后,一直安慰着我的父母,给他们鼓励与支持。这两人一直接受党教育的老人,忽然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以至如今,常常为中国的政治犯祷告。

众所周知,在审判周世锋等人的庭审中,官方要我去为他们站台,以证明审判的合法性。我始终无法释怀那被关押的恐惧,这或许会成为一生之久的伤痛,人权律师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会恐惧、会担心、害怕失去自由。事后,在一片讨骂声中,王俏岭是少有的充满怜悯的人,她说:“张凯,别自责,我知道你是什么人,请原谅我这段时间没有关心你,要不我去看你吧。”她不知道,电话那边,我已经泪奔了。当时我就想:“和平啊,你小子太有福气了”。

和平进了大牢,这个女人四处奔波,为自己丈夫呼吁,鼓励其他家属要乐观。她说:什么都可以让,但老公不能让,既不能让别的女人带走,也不能让政府带走。在这个情欲泛滥的时代,她见证着基督的爱情。和平不知何故卖掉了东城的房子,租房在郊区,我当时还批评过他。如今,房东拒绝续租房给王俏岭,几次搬家。王俏岭始终乐观,说正好可以带着孩子全国旅游。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往往是看如何对待异议者。就算你不能用西方的辩论或者竞选的方式,但某些部门用这种方法也太显得下三滥,搞得就像小流氓一样。那个在国外到处说读了很多人家名著的书记,如果知道这是不知道会不会觉得丢人,反正我挺脸红的。

后来人们开玩笑说:娶妻当娶王俏岭。在她身上,见证着耶稣基督,有公义、有怜悯、有谦卑的心,更有神与她同行。

为她及和平祷告,上帝祝福

张凯 2016年9月3日记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