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郑平:那地上的盐,那世上的光!

作者:郑平

我本是想再看一遍高智晟律师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再来写篇书评。但是当我看到耿和女士的文章《我的不吐不快》时,我改变了主意,决定立刻动笔。其原因,正在于文章中的一段话:“女儿最近在纽约给我发来一段文字,其中几句是:‘妈妈,爸爸的书无论如何算得上是中国改变阵营中的大事件,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海外民运人士是集体的死尸般的镇静,他们究竟怎么啦?’孩子已看穿了的问题,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给孩子回复了一串惊叹号。”

我自知人微言轻,写出这篇文章来,大概也起不了什么波澜。但是,人微言轻如我,也会用这篇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声援对高律师与耿女士的支持,因为我明白,良知的声音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无;道义的相助不在于强弱,而在于与否。面对陷入困厄中的人不伸出援手,还能算人吗?用死尸般的镇静糊弄过去,我等活人是做不到,也做不出来的,这等冷血的镇静还是留待于这群还在世上苟且的死尸,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用死尸般的镇静回避问题,就是用行尸般的丑态制造问题,断然是已无一点活人的热血与温情了。

当我把耿和女士的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时,有人让我分析一下文章中这些政治僵尸的心理,为什么会一直想方设法阻绕高智晟律师文章的传播,为什么会有一群人专门压制、排挤、孤立那些舍命反抗暴政的英雄?在我看来情况可能两种:一是拉帮结派山头林立,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的烂毛病,圈内人的争权夺利,手段卑鄙下作;二是有可能是派出去潜伏的特务,其任务就是挑拨离间、煽风点火、混水摸鱼,分化民主人士的阵营各个击破,使之一盘散沙。对于第一点,这些人当得起高律师的评论“多属病者、无能药治”。他们虽然打着民主的旗帜,干的却是反民主的勾当,完全远离甚至背离民主政治的原则。这是因为在民主政治之下,无论观点再怎么不同,政见再怎么对立,但还是有着要共同遵循的制度,及言行举止的底线。但这些政治僵尸却卑鄙下流异常,手段鬼祟得阴毒可怕,心态变异和头脑扭曲到不可思议,铲除异己不留余力,诋毁同道维恐不急,生怕有人动摇他们的声望,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与利益,明显对权力与名利已走火入魔,而且还不自觉或装着不自觉。他们虽然自称是民主的追求者——更有一些还是所谓的基督徒,实际上却是党文化产出的怪胎。因为他们声言推翻专制,然而他们自己就在制造专制,打倒独裁但自己就在实行独裁,心口不一虚有其表,言行背离得南辕北辙,如何不让人为之发笑,我一直不想称呼他们是民主人士而只叫他们是政治投机者,即是此因。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群人渣居然还能大行其道一手遮天,在海内外的民运圈子里有着极大的市场,如此也可看出海内外民运圈子的龙蛇混杂良莠不齐及是非不辨到什么荒唐的程度!怪不得许多人抽身远离,宁可独来独往,也不相与之谋。事实上,民主中国至今之遥遥无期,这群人渣要负很大的责任,他们心胸狭隘得可怜,眼界浅薄得可笑,身上的烂毛病实在太多,而且极多可能属于人格有缺陷之辈,非但完全肩负不起建立民主中国的重任,而且还起了不少负面甚至是破坏作用——须知自己都是亟待拯救的病人,又如何能拯救得了他人呢?更何况极多还是无可救药之徒,早已在穷途末路上堕落得不堪入目,自己拔高是万万不能了,惟有拉低别人进行批判,为什么压制、排挤、孤立的行为这么多,原因就在于此。

然而问题还不是这样简单——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的复杂,这群政治丧尸中,极有可能很多人是中共派出去的特务或是早已被中共收买的内奸。其情况,恰好可以引用高智晟律师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中的一段来说明。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现北京司法局局长):“哎,老高,跟你沟通是不困难的,人很直,脑瓜儿也不怎么笨。别斗了,没有前途的。换身分,只须换个身分,而且是秘密地换个身分,换了身分后两条路:一条是留在国内,你继续做你的英雄,继续嚷嚷下去,骂共产党,继续待在原来的圈子里,我的人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触;我们给你建立一个账号,设国内还是国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够的钱用。另一条是改变了身分到国外,我们以强制扭送出境的名义把你送到泰国,然后你肯定有办法到美国;在外边给你设个账号,我们会定期把钱打入你的账户,可以具体确定个数字,对于解决你的问题代价,上面是有个授权范围的。每月小几十万美元的杠杠我这就能答应,太狮子大张口的标准我只能向上争取,但钱不是个问题,因为你是个大家伙,值得花大价钱,我会定期派人跟你接触。老高,活得现实一点,现在很多人都在给我们干,我是说在国外。今天就咱俩,改变身分的事就咱俩知道,连我的娘老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体过程我是外行,这方面的负责人我也带来了。老高,这次我可没有给你留后路,而且我可以给你说明了,我连自己的后路也没有留下,我是给上面大领导打了保票的。”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这段谈话会被泄露出来。然而,即使没有泄露,中共收买线人的情况已是早有报导,而且就算没有报导也不难以猜到,这毕竟不是什么新玩意儿,而是中共的统战老把戏:以斗争为根本,团结为手段,通吃为目的。于泓源的谈话无非是再次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一、国内外很多人在给他们干;二、在给他们干的是被收买的线人,秘密地换了身份;三、在中共这边领钱支饷;四,可以继续做英雄,继续骂共产党。只是,除了在另一次谈话中确切提到的余杰之外,到底还有多少人,还有哪些人是被他们收买的奸细,还暂时是个迷,这可能只能等到未来档案曝光后,才得以知晓。但是一想到中共的机密档案销毁机制及线人保护/灭口机制,除有神助,情况也不容乐观。

问题答毕,言归正传谈高智晟律师的这本新书《2017,起来中国》。很多人常说,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但我以为高律师这本书的出版,打破了这个状况。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从苦难的角度而言,虽然中俄两国都是被共产党统治过和正在被统治的国家,但以中共之残忍、变态、狠毒再加上与几千年专制文化中的糟粕相结合,可以说是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恶之大成,孕育出的恐怖统治是连以残暴而臭名昭著的俄罗斯都相形见绌。就拿酷刑来说吧,高智晟律师所遭遇到的四次酷刑折磨,其披露出来的一些细节,一般人不要说亲身经历,就是光把过程看下来,恐怕都相当于一轮酷刑折磨,如何不震撼人心呢?何况还有很多惨不忍睹的事情高智晟律师自言还没说。而且,就算舍去酷刑不谈,光是被武警部队关押在北京某黑监狱地下室的二十一个月,及新疆沙雅监狱里一口气长达三年的禁闭(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最长为十五天)禁闭,也足可窥见中共这黑得深不见底的统治了。这种对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精心设计的精神与肉体摧残,在高律师这本书中集中展现出来,会一次又一次以核弹爆炸的能量狂轰着一个正常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我之所以极力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其一大原因正是因为读完此书,你会对中共的邪恶、变态、荒唐、残忍及腐朽与堕落有着完全崭新的认识,哪怕事先你认为了解共产党足够,也会让你耳目一新目瞪口呆,你简直难以想象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可以被糟蹋到这个地步,人性可以被扭曲到这个状态,人心败坏到这个程度!这对于所有对共产党还抱有幻想的胡涂虫,毫无疑问是悬崖勒马的当头棒喝,足可以迷途知返弃暗投明。读者倘若觉得我言过其实,读完此书便知我所说真假。我在这里不想引用大量折磨人、摧残人、侮辱人的各类细节——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些细节非并生活当中个人的偶然举动,而是中共精心设计专门实施并在屡试不爽后向全国大面积推广的变态举措,比如原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设计的监管方式,其在作茧自缚后自己屡屡感叹不已:“想不到我发明的这一套被全国推广的监管方式会用到我自己身上。”——仅以高智晟律师屡经折磨后的一句经验之谈,“我常当面说他们只有技术方面的苦恼而无伦理方面的负担”,你就可知他们在折磨人方面的丧心病狂足以会让你思考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要反人性反人类到何种程度,才能肆无忌惮得干出这等天理不容的暴行。如果再把这血淋淋的现实同小粉红的爱国叫嚣联系在一起而不感到荒唐无知兼无耻,那么你绝对是合格且优秀的共产党员。

但是,平心而论,光有苦难有也是不够的。毕竟在中国,受过酷刑的人实在太多,高智晟律师受所到的酷刑兼折磨,虽然震撼人心,但并非绝无仅有,相反,在中共统治下的挂牌监狱、没挂牌的黑监狱、学习班、看守所、法治培训中心、精神病院,可以说比比皆是。类似的遭遇或更惨的迫害,在网上已有相当多的资料,读来真是字字是血处处是泪,此处恕不赘述。之所以言及于此,是因为高智晟律师这本书读来的感人之外并非仅是苦难,而且还有字里行间自然流露出来的悲悯,且还是自身处于苦难当中的悲天悯人的情怀。这种悲悯不是做作的、强为的、故意的,而是发乎于内心、涌动于真情,所以哪怕是纸上文字,读来都会有深深的共鸣。这种读者与作者的心灵沟通,颇有些类似高智晟律师在书中所提到一位四川资阳士兵的故事:在被武警关押看守期间,这位士兵“原本本身是在外面执勤,但他总是有一种奇妙的心理活动,感觉到在这地下室里关着一个好人,一个应该去帮助的人,后来他就请求进来站哨(里面都不愿进来,空气太污浊)结果,后来在他身上发生了些奇迹……”

这位士兵与高智晟律师之间的相识可谓玄妙,用天意来说也不过份。之所以能发生这么奇妙的事情,我想与高智晟律师身上的悲悯与这位士兵身上的善根是分不开的,两者缺一而不可,相互为条件而进行沟通。这种沟通其实本质上与读者与作者的交流相同,只是形式不一,只要侧隐之心稍存的读者,我想也不难在高智晟律师这本书中感受到他的悲悯。这种悲悯不仅流露在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同时也流露在那些折磨人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何尝也不是受害者?高智晟律师这种不计个人得失,并一再给予对手予以挽救的悲悯——甚至是直接对他进行折磨、酷刑、残害的人,确实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心胸非凡,并发人深省。因为恨是容易的,悲悯是困难的。仇恨可以说是人的本能性反应,但悲悯却需要克服自己的缺陷,还要用爱去对待你的仇敌。从这一点上来说,高智晟律师可以说是做到了耶稣的教诲:“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即作为一个人,在别人已不把你当人看的情况下,你却依然对他以人视之,以悲悯的情怀待之。这非是阿Q精神,而是大智大勇的体现,是人如何存在,为何存在,及何以存在的问题。我想正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在逆境、危境甚至绝境中找到了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才使得他可以在神的护佑之下度过难关,挺过酷刑,闯过荆棘遍布的危境。这并非猜测,而是在他的书里文字有证,比如这一段:“张雪和他宝爱的师傅于泓源仇恨我,这有他们这十年来一以贯之对付我的冷血手段为证。但我迄今还没有恨过他们,他们无底线的自私、他们自身的局限以及专制特权思想的长期浸淫,终于促成了他们今天行为的扭曲,我更多的是可怜他们,我常庆幸自己没有成了他们。实际上,他也是这个制度的具体悲剧之一,是这个制度普遍的物产,各自充当着这个黑暗政权的具体的不名誉角色,丧失人类独有的许多美好 ─ ─内心的平和宁静、道德自豪感、良知和爱。”

又比如在新疆沙雅监狱里的这一段:“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我绝不仇恨他们,却也谈不上怜悯,只是可怜他们,确实是常替他们哀伤,觉得这是怎样的一种不名誉的角色,成了这种角色是怎样的一种不幸啊!在今日中国,罪行和可恶的是邪恶专制权力,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即便是他们中间的个别人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还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悲悯对于读者是有福的,因为对于缺少爱与同情的国人来说,这种悲悯本身就具有着极大的教育意义,示范着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该如何自处。而且这种悲悯对于作者本身,也是有福的,这有利于他从苦难中超脱出来,不再被仇恨所绑架,陷入利益纠缠的窠臼,能从更高的高度去审视人类社会的问题,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悲剧,洞彻同胞身上的各种苦难,通观制度为恶的根本原因,并思考各种符合于正义的解决之道。这种不再局限于自身的视野,关怀于大众的情怀,对于众生苦难的同情,使他生命的质有飞跃性的提升,并使得他的智慧如泉涌,行为可楷模,用通俗的话来说,即是人生有了新的高度与深度。当然,毫无疑问,这自然会让那些心理阴暗的小人嫉妒到发狂,耿和女士说有人阻拦高智晟律师的文章与书传播,以我对这些小人的认识,不上蹿下跳才怪。

然而悲悯也不是滥情,没有原则的悲悯是对恶的纵容。高智晟律师清醒地认识到:“2017年后,对前政权的罪恶必须进行清算,我们绝不挟狭隘的报复感情,但对于漫无边际的罪恶视而不见的人群是没有希望的,追惩罪恶是人类呵护正义的最普适手段之一。我们同样清楚,没有宽恕就没有明天的思想,对于 2017年以后全民族的大和解,以及重塑这庞大民族精神质量的价值及意义,南非公民拥有的化解仇恨、实现社会和解的能力,中国人也能有,但便是南非,也是以「真相、真诚忏悔」来置换宽恕的。”

如果说悲悯见证了高律师的情怀,那以他在书里对社会、政治乃至人生的深刻反思,则映照出他的智慧。尤其是书的第三部分,对2017年后中国的展望,对未来中国的制度设计,那三十三条涵盖着过渡政府、政治、经济、法律、外交、NGO、国企、全民医疗保健、土地私有制、私有财产制、教育、警务、智慧财产权、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对贫弱者的救助机制、台湾问题等等领域的严肃思考,尤见他思维的缜密与知识的广博,可谓全方位地对未来中国的情况进行了宏观的线性思考与梳理,特别是他在书中多次提到社会转型的困难,清醒地认识到制度设计是容易的,人心的修补、文化的更新、意识的改变、道德的重建,却是困难重重任重而道远,是几代人才能完成的浩大工程,更是鞭辟入里的洞彻之见。虽然“囿于个人知识、信息与条件等方面的局限,尤其是我能支配时间的穷蹙”,高智晟律师的很多观点还需完善或商榷,但这种思考的本身,不就体现出他对同胞的深情挚爱及对民族未来的责任之心吗?正如他在书里所言:“中国的改变即将到来,其虽非既成事实,却是即将成为的事实。作为这一代中国人,我们是幸运的,而更幸运的是我们每个人的孩子。身处这历史的变化中,还要有太多的责任需要我们肩起,我们当以实践对各自孩子前景一样的热情肩起我们的责任,这关涉到我们孩子,及孩子的孩子们的根本性福祉。我们这代人,尤其是未来具体参与中国现代化政治架构的构建者的人,与积极的热情并重的是冷峻的头脑,我们首先需要清楚,将要到来的公民社会并非一个弊绝风情的社会,更不是一个不再有具体痛苦的社会、一个不再有具体的非公正的社会。但任何非公正、任何具体痛苦都不能是制度的产物,任何的非公正、任何可导致具体痛苦的现象,都不能成为个体无法撼动的存在。未来所有的建立均须考虑到对非公正、对具体痛苦救济的敏感反应能力。权力当永远行走在具体倾听,以及去非公正和对具体痛苦敏感反应的路上。权力必须回归他的本初 ─ ─人们建立权力运作组织的本初功能,即成为为公民需求服务的工具,而不是这种需求的统治者。”

再如:“我们人类群体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底线,那就是对个体生命本身的不附任何条件的敬重。对生命个体不附条件的敬重,当是人类生命中当有的一种天然的默契,或者说是存在于人类生命群体的天然契约。不论何时何地,持有何种主义,对他人生命的敬畏是不可逾越的底线,这是人类生命个体之间、群体之间以及个体与群体之间必须谨守,甚而至于用生命捍卫的原则。”

又如:“在沙雅监狱禁闭的三年,我体悟到,指责他们践踏法制,那有些高抬他们,也有些为难他们。法,作为人类文明的普世成果,便是践踏他,究竟还属文明人类群体中的现象。今天,沙雅监狱的问题是出乎人类文明范围的问题。人类最成功的文明成果,就是对同类生命的爱和缘爱而生成的敬畏。这种普遍存在于文明人群体中的爱和敬畏,是每个生命最信实的心理安全保障,亦属不可怀疑的共有底线,这个底线是构筑个体之间、个体及群体及群体与群体之间信任的基础。一个人、一个群体,乃至一个民族,当他们下堕至这个底线以下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下堕至人类社会人以下的纯生物人状态。堕入这样的状态中,无论你身置何种位阶都是不幸的:压迫与被压迫者,都是不幸的。被压迫者没有尊严,而压迫者何曾有过?在全世界,中国公职人员的权力最大,但他们却是全世界最没尊严、最不名誉的公职人员,如果他们无论整体还是个体,他们若理解了人类关于羞耻的含义,那他们一天都混不下去。虚假和暴虐成了他们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尊严。他们极喜欢权力永远私化下去,这纯私化的权力终于将毁掉了他们,因为他们把权力已私化到山穷水尽的境地。”

还有:“这个邪恶政权不快亡,天理不彰矣!他们要把所有的局面都弄到使正常人群目瞪口呆的地步。文明人类群体中所有正常现象,都令人难以置信地于他们有碍。他们把所有局面都弄得鸡犬不宁,而终于使自个儿也寝食不宁。人类既存的所有文明,都成了他们狂躁难安的理由。理论上,这种反人类文明常态的情形只能导致两个结果:要么在他们的导致努力下,终于消灭了人类既存的所有文明价值、行为和习惯,要么他们最终被消灭。不仅是他们全然丧失了试着与人类文明共处的冲动和能力,而人类文明若再容忍他们下去,也是冒着文明声誉长期被恶劣毁损的现实恶报。”

金玉良言,不胜枚举!这样的文字读来还不为之动容吗?这样的篇章读来还不振奋人心吗?这样的大作还不值得再三推荐吗?这样的书不要说是中国少有,而且举世罕见,在我看来已不是能用平庸的“好书”来形容,而是极具历史份量,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伟岸的一座精神丰碑,与世界著名政治文献并立而毫无逊色。而且亚马逊售价才6.66美元,便宜得令人瞠目结舌,不知该笑还是该悲,实在是与其内在的价值毫不相称,让买家恨不得再多补上几元惟恐卖家吃亏。我若是有钱,会毫不犹豫地把这本书的版权买下,免费在中国大陆发放,这明显是功德无量的事啊,对中国社会的转型极有帮助。我奇怪至今没有富人来做,怪不得耶稣说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过针眼还难。而且,这本书本身就堪称一个神迹,在历经这么多年的苦难之下,在酷刑对身体与心理的残酷折磨之下,在长期的孤伶伶地禁闭之中,倘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百病缠身甚至一命呜呼了,然而高律师非但没有被摧毁反而逻辑思维能力、文字表达能力以至思想深度更见锐利、严谨、深刻,而且还能在出狱后被监控的状态下写出这么一本煌煌大书出来,这还不令人惊叹吗?而且这本书不但能悄悄写出,而且还能偷运到海外成功出版,光是其中的故事说出来也是一个个传奇了,这本身不就是神迹的见证吗?从此角度而言,高律师的这本书堪称一个实实在在的福音,流惠万家,泽被中华!

说到神迹,不得不谈到书的第二部分,《神的普遍启示和特别见证》,这部分引起世人普遍关注及兴趣的,正是高智晟律师见证的预言:中共立党96年,在位68年,败亡于2017年。

作为读者如我,对此部分也很感兴趣,我想得知何以高智晟律师能得出这样的论断,我想了解何以他能这么自信的确定?何以能置亲友的再三劝阻而不顾,以斩钉截铁的态势坚持公开自己见证的预言呢?须知2017转瞬即至,倘若预言落空,自己可是会有声名扫地、沦为笑柄的危险啊!——我相信不少人现在一言不发,正是等着预言落空,谋起后动。然而,当我把这部分看完之后,我相信这绝不是高智晟律师的胡言乱语,而是他的见证神迹后的神启之言。这种相信,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书中如实如是的描述,推诚布公的阐释,更因为我相信从他的人品而言,从他的经历而言,从他的信仰而言,他是有资格见证这神迹的人选,而绝非那种僭越上帝之名的,以上帝之名行撒旦之实的虚假伪劣基督徒。

“当今世界,凡像模象样的国家,她的人民无不沐浴在自由和民主宪政的光明照耀中,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民族(中国)就是全人类一个例外?”从另一面来说,中共作恶多端,违天逆理,恶贯满盈,暴虐苍生,不亡,正如高智晟律师所言:“如果有神,则绝不会让中国就这样一路腐烂下去,否则将会毁灭世人对天道的信心”。

再有,预言之所以是预言,正在于它是在众所不信中实现。如果大家全都相信,也不成为预言了。这,又如同《圣经》当中诺亚方舟的故事。上帝告之诺亚大洪水将临,让其造船躲过劫难,诺亚边造船边告诉世人大难将至,却反受嘲笑侮辱,而真到洪水来临,世人想上船逃生却为时已晚。高智晟律师的这本书,正是一艘新的诺亚方舟,登船的船票,即是书中所言“对于 2016年 9月 30日前公开宣布脱离中共邪恶政权系统的任何人(公开宣布脱党),除了手上沾上了无辜人民的血的官员,如江泽民、李鹏、胡锦涛、周永康、罗干等人外,其余人员均可以以真相及真诚忏悔换取宽恕,免于刑责。而对于 2016年 9月 30日后,手上新沾上无辜人民血的人,不论是决策人还是具体执行人,我主张必须交付审判,这是人类呵护正义价值而采用的最普遍的方法。”

我相信高智晟律师提出2016年 9月 30日的期限,必有他的理据所在,虽然他没有在书中详细解释。写作此文时,离退党的期限已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还有多少国人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摆脱为中共陪葬的命运呢?看麻木者依然麻木,无知者依旧无知,凶残者依旧凶残,情况不容乐观,这情况正如历史上一再上演的惟大难临头才追悔莫及的悲剧。黑格尔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诚然!

当然,说句多余的话,即使高智晟律师的预言未曾实现,也无损我对他的尊敬。毕竟,某些情况下,真诚的错误好过世故的正确。那些手拿着石头等待着预言落空一哄而上的人们,谁又没有罪呢?

善恶有报,天理昭昭,谁能逃过因果循环呢?

说来好笑的是,中共对此自己也心知肚明,时时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生怕出现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里我想引用一则书里的故事,因为此故事不但能说明中共做贼之虚,也能说明高智晟律师文章之强大。我想,用中共来给高智晟律师的书打广告,不正让中共暴跳如雷狂呼乱叫的好方法吗?此书倘若再版(这自然是确定无疑的),无妨在封面上大大地印上“高智晟律师手中的笔,敌过中共五百个师!”这条免费的广告语,销量绝对一路狂飙供不应求啊,请高智晟律师和耿和女士无妨考虑。故事如下:

写至此,突然记起了在北京的一次与蒙面人物的谈话内容(不报姓名,不报身分)。谈话中,对于我问他们为什么怕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对曰:“你手头要有点铁我们倒不怕,你有一百个师,我们就两百个师弄你。可你手里的只是支笔,五百个师也只能干瞪眼啊。”

“你们手里的笔岂不是更多?”我回了一句。“老高,咱关着门不说假话,现在让政府养着的文人确实是多了去了,都他妈狗屁不是的饭桶,他们丫的文章什么时候掀过一点动静,常他妈连替政府招架一下的能耐都没有。”他说。“狗屁不是的饭桶你们还养着干嘛?”我问了一句。“这你就不懂了,统治术,我自个儿也不大懂。共产党他妈的快完啦。灭一个拿笔的人,怎么说他妈的也比灭一百个师要容易得多,可硬是他妈的灭不了,事越弄越大,越弄越复杂,越弄越被动,当断不断,不敢下狠手,不他妈全盘输完才怪呢。”他激动地说。“就他妈缺了一个‘狠’字。”稍停了一会他又补了一句。

最后,对于高智晟律师这本书,我还想补充的是,高智晟律师的文章有着明显的,其它人文章所少有的一个特质,就是道德的感召力。在我看来,这种感召力源于信仰的联系、苦难的经历、自我的反思、人格的魅力及虽饱受折磨却不离不弃的对民主、公义、自由的追求。他的文字很朴实,但极具智慧与思想,而且由于道德感召力的铺垫,更显得深厚、强大、还洋溢着一种联系于天道的乐观与信心。因为坦荡、所以诚挚;因为磊落,所以大气;因为内省,所以谦卑,更深知人性本身的缺陷(人的原罪)及走向宪政、社会转型的不易。中国有高律师,是有福的。但高律师这样的人太少,却是不幸的。

对于高智晟律师本人,我想说的是,高律师所经历的这一切,不是没有目的,无论是酷刑还是监狱,无论是折磨还是囚禁,冥冥之中这炼狱通向着未来的光明,苦难没有压倒他,必将成就他,愿他的神一直护佑着他,也愿2017这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变,早日到来。天佑中华!

备注:本新闻网刊登的文章除了特别注明意外,并不一定代表对华援助新闻网立场,文责自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