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保守主义的再崛起与川普的政治理念

郭宝胜

英国政治思想家埃德蒙•伯克 (1729-1797)因发表《法国革命感想录》(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而成为保守主义的鼻祖,他主张人们更应该看重传统的价值而非人类有限的理性和空想的理想社会。他之后不少政治思想家和政治家将保守主义发扬光大,到美国里根总统和英国撒切尔夫人的时候,保守主义政治思潮达到顶峰。而目前总统大选的共和党候选人川普身上,更多地体现了保守主义政治见解,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政治主张则恰恰是与保守主义相对的自由派的观点。

概而言之,保守主义是一种尊重和持守传统价值观的政治哲学。传统价值观在各个社会全然迥异,但在英美的社会政治文化中,传统价值观往往表现为基督教新教的伦理观、个人主义为核心的政治观、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小政府大社会的理想、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民族文化、以及强烈的反共产主义、反犹太—基督教之外的异教倾向。保守主义也表现在宗教、经济、国家安全等等方面。

宗教保守主义试图保存特定宗教的教义及其价值观,维持某种宗教在国家中的主流地位。在美国,这表现为对基督教新教及其价值观主流地位的捍卫上。例如共和党一般都反对堕胎、同性恋、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等圣经禁止的行为合法化,而民主党等自由派认为这是人权和自由,传统宗教价值观不应该干涉。又如美国选民对奥巴马政府大量移民穆斯林非常恐惧,对伊斯兰教在美国的迅猛发展感到厌恶,就如川普指责民主党不敢指出恐怖主义的真实名字——极端伊斯兰教一样,美国宗教保守主义一定会抵制除基督教新教外的异教,并认为基督教才是美国的特色。造成对伊斯兰教抵制的原因除了中东恐怖主义和奥巴马对穆斯林移民的放任外,保守主义政治学家撒母耳亨廷顿的名着《文明的冲突》也起了很大作用,该书认为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的冲突将被文明的冲突所代替,当前和今后世界的冲突将在伊斯兰文明、儒教文明和基督教—犹太文明之间展开。该书影响深远,至今还左右着美国保守主义者的思想。

经济保守主义就是亚当•斯密、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米尔顿•佛利民、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以来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潮。他们最初反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公有制与社会福利,捍卫私有产权、小政府大社会、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后来的经济保守主义表现为减税、缩减政府开支和社会福利、取消奥巴马健保计划、维护公平的国际贸易等。如美国保守主义的典范茶党不但激烈批评奥巴马推动的全民健保,更主张消灭教育部、国税局甚至联邦储备局。这次大选川普就特别强调要给资本家减税,把美国的企业税降到15%,以扩大投资后增加就业机会,减少美国政府花销以降低外债,其中就包括减少对美国盟友的防务支出,尽量让盟友们自付防务费用。而希拉里为扩大社会福利还要继续增税。针对不公平的中美贸易,川普在其竞选网站上申明要通过把中国归为汇率操纵国来迫使中国回到谈判桌前;使中国执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迫使中国停止技术换市场的政策;迫使中国停止出口补贴,并迫使中国和美国采取一样的劳工和环境标准。

保守主义还包括种族和文化上的保守主义,如共和党几乎是个白人为主体的政党,而民主党相当包容美国少数族裔,保守主义认为美国是一个奥格鲁撒克逊人等欧洲白人移民为主体的国家,尽管尊重少数族裔的人权,但他们应该保持在少数和不影响大局的位置,否则美国就不成其为美国。2015年一项民意调查问选民:“是否同意他们越来越不能认同美国的改变?”72%的共和党选民表示同意,民主党选民是45%;被问“这些日子我觉得自己在自己的国家像一个陌生人”,有三分之二的共和党选民表示同意。另如哈佛大学研究生凡尼莎威廉森(Vanessa Williamson)与知名社会学者斯科克波(Theda Skocpol)等人就指出,美国保守主义政党茶党并不反对社会安全和老年医疗保险,因为他们许多人就是领取福利的中老年人;他们反对的是把福利给非裔、拉丁裔和年轻人──尤其是非法移民,他们认为这些人是不劳而获。

国家安全上的保守主义在麦卡锡、里根时代,特别强调防止共产主义对美国的渗透和国家安全的威胁。但是随着911的发生,美国国家安全保守主义的主要针对对象成为穆斯林移民和其他非法移民,川普多次扬言要采取严格的移民政策、禁止中东一些盛产恐怖主义的国家的移民和难民前来美国、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筑起高墙防止非法移民。

总之,美国保守主义就是要保守美国自五月花清教徒和美国建国初期所奠定的政治模式之外的宗教、种族及文化传统,也要保守美国引以为豪的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反对任何的大政府小社会和各种社会主义倾向。《纽约客》(New Yorker)的评论家乔治帕克(George Packer)认为,美国保守主义运动是在高华德时期开始,尼克森带入政府,里根让其受欢迎,金里奇让其激进化,而小布什让其破碎。

共和党总统小布什由于过于强硬的保守主义风格,也由于两次战争及金融风暴,使保守主义在美国一度偃旗息鼓。但是由于奥巴马八年来明显地颠覆传统价值观、与保守主义背道而驰,并且使美国国力衰弱、与中国俄罗斯等国抗衡已开始相形见绌,这一切使美国保守主义再度复苏、汹涌澎湃。保守主义的代言人川普,虽然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他由于直接抨击反保守主义的自由派造成的诸多政治正确,例如对新移民、难民、伊斯兰教、基督徒等的看法,讲美国人想讲又不敢讲的话、捍卫美国人想捍卫又无力捍卫的价值观,他成为美国今年大选中的异数,他也许能谋得执政地位,从而引导美国朝保守主义方向前进。而由保守主义者执政的美国,将如里根、小布什时代一样,会更加有力地从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制衡中国共产主义政权对全世界的渗透与危害,也会让美国先进的政治、经济、文化成为世界各国彷效的典范,从而使整个地球村能得到最正确的引导。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