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709大审判与推墙理论研讨会发言

Walton Wu

2015年709对律师与维权人士的大逮捕,以及最近对胡石根等的镇压和系统抹黑,联系前段时间陈树庆、吕耿松的重判,无不揭示:专制力量在疯狂地、毫不手软地压制民主、自由、宪政考量的哪怕丁点苗头。随着内部的整肃、权力的独揽与意识形态的彻底文革化,他们早已决心在固有维稳道路上毫不妥协,早已决心将周有康的经验发扬光大,早已毫不理会道义的争执,真理的羁绊或讨价还价,而将一党专制地位的保持摆放于至高无上的圣坛,挡此者死,议此者亡。正因如此,才会在“依法治国”的口号下,吕耿松的起诉书赫然列明“给某某人两千元捐款”的荒唐罪证,才会有国内工运人士刘少明的起诉书指控他书写了某某回忆文章,才会有胡石根与朋友餐桌上的言论也成为主要罪行之一。国内政治局势急转直下,恶化如斯。所有致力于弘扬普世价值,追求现代宪政、民主法治制度、自由社会、人权保护的有志之士,的确该再一次好好坐下来座谈座谈推墙,深深思考下未来,从而毅然决然地走出去。

有鉴于此,我呼吁:针对专制系统性的围追堵截与全面的大倒退,立即成立“推墙战略策划中心”。这次胡石根思想的正反两面宣传,客观上给我们带来了一笔不小的财富,这种财富,不是思想的具体内容。因为实事求是地说,无论“三大因素”,还是“五大建国方案”都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但是,其意义在于胡石根先生用他的血泪,用他几十年无比宝贵的自由的代价在启迪我们:必须切实加强,针对性的、系统性的应对方案的制定,要有具体的推墙谋略,步骤,措施。尤其要总结,近年来成功地使一些专制政府垮台的推墙经验,也包括继续总结二十多年前,苏联东欧的巨变过程。这方面专制力量所做的工作比我们多得多。我们这种策划不是纯理论的学问式探讨,而是具体的可操作的方案。八九以来二十七年的局势有了巨大变化,也有很多不利因素,如:高层的思想僵化保守之外,各大利益集团纷纷加入,共同抵制对既得利益机制的任何更改;八九民主运动时充当主力的是在校大学生,而如今的学生早已严重分化和世俗化;启蒙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千千万万五毛的恶劣影响也不容忽视;改革开放后现实社会的种种恶行与矛盾,让一部分国人糊涂而危险地主张毛式统治;近年来军警的待遇大幅度上升,已远超同级其他公务员,利益诱惑十分明显,其镇压大规模抗议示威的能力、决心、意志、经验都有了大幅度提升……这一切让迟早必然到来的第二次八九运动前途未卜。民族是否能有机会在可遇见的未来实现民主自由,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做足准备,并集聚强大的力量。我一直认为,在强大的专制机构与力量面前,中国的精英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与不小的代价,但仍然远未做好相应准备工作,停滞在揭露真相、思想启蒙、抗议发声等阶段,或者静等经济破产;或者以为再有大规模示威游行就解决了一切问题;而民众目前则主要是切身利益的维权活动,别说孙文式的辛亥模式,连甘地式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都未达到,因为社会各个阶层几乎都还在有效地“合作”,大多数人并未主动认识到并主动去推倒耸立的专制高墙。在实现这种转变之前,任何活动都还仅仅是孤立的与零碎的。所以民运如何跨出目前阶段,实施系统工程,如何将维权活动提升至更高的政治层次与诉求,如何影响与联合失地的农民、被强拆的底层民众、被城管殴打欺侮的小贩、被交警运政罚得苦不堪言的司机群体,利益受损的退伍军人等,谁去有意识地影响与联合,如何准备其他力量等等,这就是已深陷囹圄的胡石根,留给自由天空下的我们要用心去思考、去做的题目。

其次,在我们赞赏与敬佩胡石根先生,并专门讨论其思想的同时,我们容易忽略一个关键问题:胡石根的身份是虔诚的基督徒,是教会的长老,这个职位不是专职的福音传播,却足见其信仰的深度和决心。这不是偶然的,或者可以忽略的地方。研究、讨论或弘扬其思想,万万不可忽略其宗教观点、宗教思想与宗教信仰。官方忽略或有意省略我们不能如此。这里很多人几十年如一日,矢志为中国、为民族追求民主宪政,冒着如此风险,付出如此惨痛代价。但放眼世界,我们但不得不发现:绝大多数这种国家正是基督教国家,也运作得最好。美国宪政与基督教结合得最深,于是也成了最强大自由的国家。用碰巧,用偶然来解释这一切,显然不是理智与科学的态度。其实这些,韦伯的《新教与资本主义伦理》,早就深刻揭示出了。在这里我还是强烈建议大家重读,以及托克维尔的《美国的民主》,于歌的《美国的本质》。五月花号的美利坚先贤们,最早围绕着教堂建设了美国的小城镇,又以深深的宗教情怀,按圣经教导,在基督的根基上设计、形成了整套的政治制度、法律体系、伦理道德、文化底蕴乃至经济的原动力,我们无法想像成长于虔诚基督教家庭的美利坚子孙后代,其社会的运作与制度设计会跟基督教无关?而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从共产毒害中挣脱出来的,我不知在座的有多少朋友相应有鬼、神、灵魂?如果我们是彻底的无神论,那当然共产最高兴,说明其无神论宣传至少在我们身上也打上深深烙印。将信仰神当做迷信,将无神论当做科学,只能引来科技最发达的美国的偷笑。这就是我郑重在此呼吁的第二点:请大家努力谦卑下来,跪倒在神的面前,去祷告,去忏悔,而不是事实上永远立自己为王,永远是自己正确,其他人、其他派别错误。从今天开始,请大家跟胡石根弟兄一样,去细细地、深入地了解基督教。千万不要艳羡自由、民主、博爱、人权、平等的果实,却忘记了结出这些果实的深层土壤。否则,即便实现了民主架构的中国,其稳定性、其运作效果、其社会文明程度,仍然令人担忧。其实我上面所阐述的,也是有的有识之士感叹中国落后于西方文明一二百年以上的最深层、最关键原因。我经常说,8964与佛山小悦悦事件(二十一个路人,无视身边生死一刻血泊之中的两岁小女孩的痛苦挣扎而无动于衷),是中国两个标志性的大事。前者暴露了专制的无可救药与民主制度的迫切,而后者,彰显了宗教信仰在中国缺乏之后的严重恶果。解决了前者,却解决不了后者;而解决不了后者,这样的中国永远不是我们心中的美好中国,这样的民族永远不是一个受世界尊敬的民族。

第三个呼吁,让我们心中的火焰,永远不要熄灭;让我们心中的良知,永远不要丧失;让我们不要只顾建设好自己小家庭而忘了还有十几亿中国人仍处于自由被剥夺得干干净净的恶劣环境下,更不用说千百个胡石根正被迫害。据说西方世界总共有几十万中国人,通过西方民主制度、通过反对专制活动而获得了政治庇护,但一旦获得身份,很快将民主的楼梯彻底踢掉,甚至支持、歌颂起专制制度,这是不可以的,是自己的良心也无法通过的。

最后,让我们共同祈祷:文明、博爱、民主、自由在中国早日实现!

谢谢大家。
2016年9月4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