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建交的狼真的来了吗

原刊台湾民报 郭宝胜

8月4日,香港《苹果日报》报道教廷和中国即将签订建交前期协议,在天主教中具有较高职位、亲中国的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对此建交协议还发表8千多字文章《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其中指出:「圣座与北京之间的初步协议正是这种对话的果实,是双方从不理解与不信任走向理解与信任,是双赢的局面,因为朋友之间会相互扶持,且丰富对方的生命。圣座与北京之间的协议是人间对话的典范,是双方关系正常化的开始,相信双方今后会继续本著彼此信任将对话进行到底」。

汤汉枢机(枢机是教宗治理天主教会上主要的助手和顾问之职务,由教宗亲自册封,是天主教会神职人员中仅次于教宗的职位,也即红衣主教)不仅是香港教区的第一把手,而且是整个教廷职位很高的司铎级枢机(Cardinales Presbyteri),从他的职位和洋洋洒洒的文章中不难看出中国与梵蒂冈要签订建交前期协议绝非空穴来风,而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建交前期协议就是建交意向书,是正式协议前的淮备协议,不出大的意外,前期协议直接意味著正式协议已经近在咫尺了。稍具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梵建交的第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台梵断交,因为中国给梵蒂冈的建交条件必然是承认一中原则、与台湾断交,这也是中国与其他任何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首要条件。显然,中梵建交的结局之一就是中共要兑现它说的要让台湾出现「断交潮」。

梵蒂冈是最小的超级大国,因为它的版图实质上覆盖全世界,国际影响巨大。梵蒂冈不仅是台湾唯一的欧洲邦交国,而且也是台湾有正式外交关系的最重要国家,失去梵蒂冈,对台湾的国际外交来说,损失会非常惨重。我去年10月在台湾民报发布文章《梵蒂冈会在明年与台湾断交吗?》,但没有引起台湾社会足够重视。上月到台湾本来想就此事拜访些台湾政要,无奈移民署只给我在台湾停留6天时间,只好作罢。多年来,台湾阻止中梵建交基本无作为的同时,中共政权却步步为营、紧锣密鼓实现其建交梵蒂冈的盘算,狼来了的声音一直不断,但台湾外交部门似乎在沉睡,这次狼真的来了,如何应对呢?

首先,台湾政府应该通过多种渠道向教廷和国际社会阐明中国政府乃是践踏宗教自由尤其是天主教信仰自由的臭名昭著的恶魔,中国现有的官方天主教机构——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都是违背信仰和教会原则而听命于共产党的叛教机构,如果教廷与中国政府及其天主教组织建立外交关系,实乃违背信仰自由的普世原则和天主教教义本身的错谬之举,无疑于与狼共舞、与魔鬼和谐,有愧于中国境内为信仰而牺牲和受苦的千百万信徒,也愧对慈爱、公义与圣洁的至高上帝。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对天主教徒的迫害历史,不仅天主教爱国会成为歪曲和改造信仰的集中营,真正忠于逻马教廷的地下教会信众更深受残酷迫害,成千上万的天主教徒被迫害至死,忠于教廷的主教一个个被审判被失踪被自杀。近期习近平上台后对天主教的迫害也有增无减,2014年以来仅在浙江就强拆了2000多个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如此匪夷所思的暴行只有ISIS才能干的出来。2015年浙江还通过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不能立于教堂堂顶。

2015年11月8日,忠于教廷的蔚和平神父被发现在山西汾河中神秘溺死。警方的屎检报告说是自杀,但该报告显示,神父的头部右侧颞肌肉大面积瘀血,在皮肤表面看不出损伤。警方不让家属复印屎检报告,并以自杀了事。2016年4月15日,河北天主教保定教区杨建伟神父在定兴县惨加驾驶员考试期间神秘失踪,家属报警后派出所称考场录像只许保定市公安局才可查看,言下之意杨神父的神秘失踪与更高级别的公安行为有关。根据天主教天亚社报道,几乎同时,河北省宣化教区也有四位神父被带走,虽有两人已放回来,但仍有两位下落不明。

这些难以计数的迫害案例台湾政府应该通过梵蒂冈驻台湾大使馆、台湾天主教机构、香港陈日君枢机或直接呈递给梵蒂冈教廷,说明中共政权迫害天主教的本质不会因为中梵建交而改变,中梵建交只会使中共迫害宗教自由有恃无恐、肆无忌惮。而所谓的变通的主教任命方式、地下教会与爱国会的合一都是违背天主教本身的原则的,教廷绝不要被中共政权所蒙蔽欺骗。

就此而言台湾政府应该放松对中国政治、宗教受迫害人士来台限制,以让他们能在台湾社会及天主教社团中讲解中共践踏宗教自由真相。包括本人在内的在西方国家获得政治庇护者给蔡英文总统也多次写信,要求取消入台证制度、善待西方国家难民旅行证,但至今毫无结果。希望这一局面能得到改善,以共同来对付邪恶、伸张正义。

其次,天主教界对中梵建交也分两派,台湾政府要借助反对建交派,遏制梵蒂冈与中国建交进程。在梵蒂冈,现任教宗方济各和国务卿帕洛林都严重倾向于与中国建交,方济各是教宗中的奥巴马,左倾并不坚守基本教义,多次表达与中国建交的愿望。国务卿帕洛林代表了梵蒂冈作为国家的世俗行政部门力量,他们也希望与中国建交。但是在红衣主教团里,不乏坚持信仰原则、反对与共产主义妥协的保守派,台湾政府应该与这些主教们合作,改变梵蒂冈的外交战略。

香港也不是铁板一块,现任主教汤汉枢机是出名的亲共派,他在中梵建交中肯定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长文极力为中共政权辩护、为教廷与中国建交不遗余力地寻找神学根据和现实理由。但香港前任主教陈日君枢机是出名的反共派,经常出现在抗议中共政权的各种游行集会中,他目前在天主教教廷的地位并不低于汤汉,他多次呈明反对梵蒂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意愿,多次谴责中共对天主教的迫害。如果台湾政府能够邀请陈日君主教来台商议中梵建交事宜,一定会获益良多。

最后,密切掌握中梵动态、借助美国等西方国家给中梵建交施加压力。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去年教宗访问美国后不久,10月11日由教廷国务院与万民福音部成员组成的6人代表团抵达北京,其后梵蒂冈代表团拜访北京教区主教,并惨观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梵蒂冈代表团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兼修院院长马英林接待,这说明了梵蒂冈对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及其主教团的某种认可,这是中梵关系改变的重大信号,但是没有引起台湾社会的足够重视。树欲静而风不止,中共对梵蒂冈的外交攻势有增无减,但台湾社会有涉台梵关系的人士就台梵关系在媒体上一直持肯定态度,这是不是他们根本不了解中梵的各种外交互动呢?

中梵建交不仅使台湾的外交空间更加缩减、国际地位有所矮化外,更加不利于宗教自由的普世价值在地球村彰显出来,也不利于国际社会对中共强权的围堵与遏制政策。若中梵建交,那么践踏宗教自由的恶行就被纵容和鼓励、中共共产强权却赢定更大的国际空间,这根本不符合美国、加拿大等民主国家的利益。台湾政府应该借助美国等国际社会力量、宗教自由等人权国际机构,游说列国,陈明利害,阻止中梵建交。

总之,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愿世界上的正义力量能团结起来,共同抵抗邪恶力量对自由的危害。而在中共强权威胁利诱下的台湾,希望更多的不畏强权、明察秋毫的人士挺身而出,来维护台湾的基本人权、国家利益和外交空间。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