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适合非基督教国家吗?

韩家亮

这个系列有三篇文章。第一篇帮助读者比较深刻地认识伊斯兰国家面临民主转型的困难,第二篇深入分析现代民主的要素和基督教国家的民主转型(前两篇文章见文后相关链接)。这篇考虑民主是否适用于非基督教国家的问题。原来计划这篇集中分析伊斯兰国家民主化的问题。后来考虑到讨论印度和儒教国家的民主化可以作为伊斯兰国家民主化的参照,所以这篇的范围稍为扩大一些,考虑所有非基督教国家的民主化。限于篇幅这篇文章的重点仍是伊斯兰国家的民主问题,关于其它国家的讨论只是概述并略去一些难题。这篇文章先解释功利主义并应用功利主义在印度和儒教国家的民主转型上,然后考虑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重要区别,最后分析伊斯兰国家实现民主的可能性和难处。

◎ 功利主义与印度和儒教国家的民主转型

前一篇文章已经提及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最早大力推行功利主义的是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1748-1832)。边沁认为政治和经济的运行完全可以用功利主义解释。现在很少有人认为只用功利主义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功利主义还是有一些影响的:著名自由主义哲学家约翰·穆勒(John Stuart Mill)支持功利主义;功利主义在一本现在通用的哲学课本的伦理学中占一部分。最简单的功利主义假设一个系统可以用一个值来衡量,这个系统的运行通常使这个值趋于最大。一个例子是用GDP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国家的经济活动的目的是增加GDP。有不少系统不能只用一个值来衡量,但有可能组合几个参数来扩大功利主义的适用范围。例如一个国家的经济不仅需要考虑产出(GDP)还需要考虑环境保护,财富分配等参数。如果这些参数可以综合为一个新参数,那么经济问题仍然可以采用一维分析,功利主义就可适用。但是有些问题不可能用功利主义考虑,例如前一篇文章举出的基督教圣经里的经节。宗教里的道德,法律和规条常常不可能用数值直接衡量。这在有些宗教里比较严格,有些宗教里比较宽松。另外有些宗教看重来世的审判或是报应,这包括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希腊原始宗教,印度教和佛教。儒教基本没有来世一说但是中国的民间信仰仍然有。宗教原则和来世报应一般无法只用功利主义来分析因为不可能把这些量化。这就需要前一篇文章所说的二维分析:物质等作为一个维度,宗教的道德,法律和规条作为另一个维度。

前面讲过自由民主制对所有国家都产生巨大吸引力。前一篇已经考虑过基督教国家。现在考虑印度。以前讲过二千多年前印度的国家建设进程与中国相差不大。婆罗门教成为主导宗教后印度在国家建设上停滞不前。到英国殖民前夕印度在国家建设上比中国落后至少一千年。中国秦汉时期就建立了强大的中央集权,统一了语言和制衡。虽然印度历史上也曾存在过帝国但是那些帝国非常松散没有强大的中央集权而且存在时期不长。因为有天然屏障(喜马拉雅山脉,大戈壁,海洋)中国近代以前没有受到其它强国的入侵;有一些文明比较落后的国家入侵过中国,但是它们对中国文明基本没有长远影响。印度则很早就曾被外族入侵过,从亚历山大大帝到后来的伊斯兰帝国。所以印度的民族成分和宗教信仰相当复杂,包括印度教,伊斯兰教,锡克教,佛教等。在英国殖民者来到以前印度是一盘散沙,由众多小国组成并有多种语言和习俗。英国到印度的原来目的是贸易。后来英国逐步扩展,控制了整个印度次大陆。印度早期的一盘散沙状况是英国能以极少人数掌控众多人口的印度次大陆的一个重要原因。婆罗门教的种姓制度使得印度在主要文明中最不平等。不仅每种职业只能来自某一种姓,而且不同种姓之间的通婚几乎不可能(至少受很大限制)。以前一个低下种姓印度人很难改变其社会地位。粗略看起来印度民主转型应该非常困难。但是出人意料之外,在发展中国家中印度很早就成为民主国家。我认为这里有两个因素。一是英国在印度的长期殖民统治有助于印度人认识到英国制度和机制的优越性。有一篇有很大影响的论文从经济角度研究殖民地好机制和坏机制的建立及其对独立后发展的影响(注1)。那篇论文着重经济,但是政治也应该是同样道理。印度人从英国的统治看到法治和民主的好处,所以印度独立时学习了英国的机制。第二,以甘地为首的印度领袖很有远见并作出巨大牺牲和努力。印度独立时的多宗教多语言的一盘散沙能建成一个国家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就,更不要说顺利建立成一个民主国家。印度能够成功实现民主非常不简单。有人说印度仍然很穷经济相当差。经济与政治有一定联系但其关系复杂。印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采用计划经济到九十年代才开始经济改革,就是说比中国的经济改革起步晚十多年。而且印度的经济改革比中国更困难因为存在各种限制,这点威权国家比民主国家有利。虽然印度的主导宗教不利于民主,但是这些阻碍不是不可能克服。

儒教国家的民主转型比基督教以外其它文明圈的国家容易。本文后面将讲到伊斯兰国家实现民主的巨大困难。即使与印度相比,儒教国家也容易得多。首先,儒教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哲学,超越宗教的成分少。这使得功利主义比较容易应用在儒教国家。其次,儒教虽然强调等级和秩序但是除了皇朝是世袭的以外其它社会级别至少在理论上是择优而定的。当然实际上儒教社会里权贵阶层维护其利益比下层平民上进要容易的多。无论如何儒教制度还是比印度教的种姓制度平等的多。第三,民主的另一个要素是法治。古代中国没有法治。但是儒教文化中引入法治不是太困难,后来台湾和南韩民主制度的成功证明了这一点。另一方面,政体转型与历史有关。西方的影响进入中国以后,儒教曾与基督教发生过冲突(注2,221-224页)。那时一些儒教学者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因为儒教的经典被败坏造成的(注2,224-226页),需要恢复以前的纯正儒教。这类似于近代有些伊斯兰派别的主张。五四后的新文化运动基本上扫清了中国旧的社会习俗。中国引入现代化和民主成为那时的共识。二战和内战延迟了民主在中国的实现。南韩的民主转型相当顺利,台湾的民主转型也比较顺利。这证实了民主制度适用于原来的儒教国家,而且儒教国家的民主转型不是太困难。还有一个亚洲国家的文化接近儒教,日本。但是日本是在美军占领下建立民主的,所以难以客观评价。民主制度适用于儒教国家的原因在于儒教的宗教超越观念不强使一维分析基本适用,加上儒教的等级观念可以改变。前一篇文章讲到引入一个有利现代化的系数来描述一个宗教或意识形态:+1非常利于现代化,-1非常不利于现代化。新教(或称基督教)+0.8,天主教+0.5,儒教-0.2,伊斯兰教 -0.7,马克思主义-0.7。中国大陆因为曾有共产主义一段经历,民主转型会有困难。详细分析需要相当篇幅,我计划以后另文讨论中国大陆的民主问题。

◎ 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异同

在讨论民主是否适用于伊斯兰国家以前,最好先比较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异同。大家一般知道世界三大一神教之间有联系。但它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却少有华人搞的清楚。既然只有一位神,那为什么会有三门宗教?要搞清楚这个问题需要好多篇文章。这里只简略考虑一个分歧点:区别这三门宗教的关键在如何评价耶稣这个人。基督教认为耶稣是先知也是神的儿子,犹太教认为他不是先知,伊斯兰教认为耶稣是先知但不是神的儿子。伊斯兰教的看法不自洽。圣经中先知讲的话是从神而来,所以先知的话必然是真的。如果耶稣是先知,那么他讲的话必定正确。新约圣经多处指出耶稣是神子,例如路加福音1:35,22:66-71; 马可福音 1:1;马太福音14:33, 16:16,26:63-65;约翰福音 1:1-2, 1:14。伊斯兰教和可兰经认为耶稣是先知同时否认他为神的儿子,这在逻辑上矛盾。或者如犹太人不承认耶稣是先知也不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或者如基督徒承认耶稣是先知也是神的儿子。上面只是提醒大家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它们的社会,政体和历史可能会有巨大差别。当然神学上的分歧并不排除伊斯兰国家采用比较先进的政治制度。下面考虑伊斯兰教对伊斯兰国家政治的影响。

对比一下三大一神教创始人和政体很有意义。犹太教的创始人可以说是摩西。摩西因为犯错(sin)被神惩罚而带领古以色列人在荒原上流荡了四十年,只能对神许愿之地瞄上一眼。那时以色列还没有建国。耶稣则被处死。之后基督徒被迫害几个世纪。伊斯兰教则完全不同。穆罕穆德建立了国家和伊斯兰基本政治秩序。继承他的几个哈里发征服了更多其它国家。以后一千四百年穆斯林的政治是以穆罕穆德为榜样。可兰经和圣训(Sunnah)是伊斯兰社会的核心。

中东史泰斗伯纳德·路易斯的《错在哪?》一书(注3)对了解中东伊斯兰文明的现代困境很有帮助。他的另一本书《伊斯兰危机》(注4)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价值。穆斯林认为世界独一真神以前启示过犹太人(旧约圣经)和基督徒(新约圣经),但是神向人类的最后启示是可兰经和伊斯兰教。中东穆斯林那时知道世界上还有其它文明,即印度文明和儒教文明。但是穆斯林认为那些文明都是局部文明,唯有基督文明和伊斯兰文明是普世的并且唯有基督文明可能与伊斯兰文明竞争。但是对那时的中东穆斯林来说历史已经证明伊斯兰教的正确。伊斯兰教从边远的沙特起家攻克原属于基督教国的三分之二领土又打败并吞并波斯。《错在哪?》的4页写到:对中世纪的多数穆斯林来讲,基督教国就是(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拜占庭帝国在1453年被伊斯兰奥斯曼帝国征服。欧洲遥远地区,类似于非洲遥远地区,黑暗野蛮不信阿拉(伊斯兰教之神)。这些野蛮人没有什么可学习之处,除了奴隶和原材料以外甚至没有多少可进口的。这些北方和南方的野蛮人最大的希望是被收入哈里发(伊斯兰)帝国,从而得到宗教和文明的好处。注意中东穆斯林认为他们信的才是真神,他们以前的军事征服的成功已经证明伊斯兰教的正确。

《错在哪?》的第四章讨论现代化和社会平等。常说伊斯兰教是一个平等的宗教。这种说法有它的真实性。如果我们比较伊斯兰社会起源时与周边的社会—东边的封建的伊朗及种性制的印度,西边的特权贵族的拜占廷和拉丁欧洲—伊斯兰教确实带来了平等的信息。伊斯兰教的实行反对依据家族,出生,身份,财富,甚至种族来的特权而坚持级别和荣誉只能取决于虔诚和功绩。但这种平等是不完全的;伊斯兰从起初承认三种基本的不平等,主人和奴隶,男人和女人,信者和不信者。随着十九世纪的进展,外界的影响和压力以及穆斯林他们自己的态度转变使得这三种基本的不平等有所改变。第四章主要讲伊斯兰社会在社会平等方面的进化。在这过程中,伊斯兰宗教保守派反对这些变革因为这些变革不符合伊斯兰经典的教导。 为什么伊斯兰社会在早期在社会平等方面要领先基督教社会而后来又在社会平等方面落后呢?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督教圣经的教导。加拉太书3:28“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希利尼人即希腊人,在基督教早期与犹太人相对。注意这里三种平等几乎对应上面所讲的社会上的三种平等。歌罗西书3:11“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基督教圣经在此强调不论种族文化背景在基督里人人平等。虽然伊斯兰教里的平等不彻底,但应该不会成为民主的不可克服的障碍。无论如何,伊斯兰教比儒教和印度教还是要平等些。

伊斯兰国家的政治结构与基督教国家有很大的不同。前一篇讲过新约圣经教导基督徒远离政治(apolitical),伊斯兰教在这方面刚好与基督教相反。伊朗的宗教领袖霍梅尼曾说“伊斯兰教就是政治否则就什么都不是(Islam is politics or it is nothing)”。权威文献也同意这点。路易斯的《错在哪?》一书指出与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教和政治一直紧密相连。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注5)关于伊斯兰国家的政治也作出同样的观察。马利兹·鲁斯温的《世界里的伊斯兰》(注6)一书解释伊斯兰世界中历来政治,法律和社会的演变。现代伊斯兰国家的诸机制是参照可兰经和圣训长期建立起来的。以伦理方面作例子。书中说“从许多方面来说基督教伦理对于犹太教伦理的传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相对于现代社会出现的腐败和弯路,伊斯兰伦理系统则主张持守先辈道德的真正道路。因此历史上伊斯兰教的改革者总是呼吁回到先知的言训和第一代穆斯林去(注6 第三章)。”注意最后一点,下面还会提到。

现在考虑穆斯林世界里的法治。《世界里的伊斯兰》一书的第四章相当全面地介绍了Sharia(伊斯兰教教法)的起源,发展历史和在各领域的实际。第四章中“伊斯兰教与政权”一节有下面一段:“实际上当影响到自己的利益时,穆斯林统治者不愿意把自己交付Sharia法官裁决。当法律问题属于个人或家庭时,Sharia法庭可以解决。当问题涉及统治者,包括土地买卖,甚至相当一部分刑事犯罪时,决定权都属于统治者。”也就是说伊斯兰实行的是法制而不是法治。

◎ 民主适合伊斯兰国家吗?

根据前面的讨论伊斯兰文明的平等和法治比其它文明(基督文明除外)似乎更进步一些。如果仅考虑这些,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应该不太困难。但这些只是民主转型的起始点,还需要考虑主导宗教(或意识形态)的方向和民主的驱动力。如果主导宗教的方向与民主相反,那就很难实行民主。历史上伊斯兰世界曾经比较其他文明更平等,即使近代也比儒教文明和印度文明更平等。但是这里的平等只限于社会平等并不涉及政治平等。非常关键的是怎样确定伊斯兰世界的最高领袖哈里发。路易斯在《伊斯兰教的危机》(注4)一书中曾解释哈里发这个词阿拉伯原文的几种意义,包括(穆罕穆德的)继承人,阿拉在地上的代理人等。如果由一般公民来选举哈里发而哈里发被解释为阿拉在地上的代理人,这种选举就违反伊斯兰教的教义,对许多穆斯林来说这不可思议甚至可能认为这是亵渎阿拉。再者当选的哈里发是对阿拉负责还是对选民负责?确立最高领导人对任何政体都非常重要。用选举的方式来决定政府是自由民主制的核心,不清楚伊斯兰民主会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历史上穆斯林逊尼和什叶两大派的争执起源在于谁更适合当哈里发,是在血缘基础上还是在部落基础上选择。所以伊斯兰教与民主的精神冲突。

伊斯兰世界基本上只有法制而没有法治。法治在欧洲的建立在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注7)有很好的介绍。鲁斯温的《世界里的伊斯兰》的第三章介绍了伊斯兰世界中法律制度的生成和演变。与上面讨论平等一样,伊斯兰社会的法律与可兰经和圣训密切相关。法治与法制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它社会这一步需要走1600年(雅典)甚至3000多年(欧洲)。不清楚在伊斯兰国家里怎样才能实现真正的法治。

伊斯兰国家与印度和儒教国家走过的道路不同。伊斯兰教属于一种强势宗教。虽然也有一些其它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不利于民主,但是伊斯兰国家不同在于许多人仍然相信伊斯兰教。如果民主真正在伊斯兰国家生根开花,可能需要进行相当深刻的宗教改革。宗教改革常常进展缓慢需时很长。考虑马丁路德发起的基督教宗教改革。从神学上来说路德的改革十分简单:因信称义应该是基本教义。因信称义在圣经里相当明确而且那时的天主教也要求相信耶稣基督不过还要信徒相信教廷和行善。这一个从逻辑上来说相当简单的教义改革引起了巨大争议和长时间的斗争。又如在圣经里耶稣的一个寓言明显预示政教分离。但是政教分离在路德的宗教改革的三百年以后才开始逐步实现(参考注8 以及注释)。如果伊斯兰国家要实现民主,大概必须进行多项较大的宗教改革。我以前对伊斯兰教的现代化参数估计为 -0.7 和伊斯兰的民主转型可能需要二百到五百年是从宗教改革的角度来考量。哈佛学者原索马里穆斯林阿里的一本书鼓吹伊斯兰教进行宗教改革(注9)。我也曾写过一篇文章探讨过伊斯兰宗教改革(注10)。我的感觉很多需要改革的东西牵涉到伊斯兰教的核心,所以非常难以估量伊斯兰宗教改革的成功的可能性以及需要的时间,至少需要几世纪。

这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伊斯兰教不认同民主,民主是否对伊斯兰国家合适尚未定论。伊斯兰是强势宗教(不承认其它宗教的政治地位)并且伊斯兰国家内多数穆斯林仍然坚信伊斯兰教。历史上伊斯兰世界在军事上的胜利加强许多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的信仰。虽然伊斯兰教可能使伊斯兰国家落后(参考路易斯的两本书---注4,注5),但是民众可能仍然选择伊斯兰教。如果民主有希望必须民众主动要求和推动民主,即前面所说的驱动力。最近十几年土耳其在民主上的倒退显然得到许多民众的支持。伊斯兰世界民主的倒退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先例。《伊斯兰教的危机》(注4)60页指出英国统治埃及时曾经在埃及实验过宪政和议会,但是终究没有能够使埃及走向民主。这些都说明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特别困难并且不时会有倒退。与基督教在政体上向前探索相反,穆斯林向后看。穆斯林普遍认为伊斯兰世界最好的时代是穆罕穆德和前四个哈里发的时代,现在伊斯兰世界的问题是因为没有严格按照可兰经和圣训做。因此一些穆斯林呼吁回到纯正的伊斯兰道路上。以前我同意福山的历史终结论的结论。现在考虑到功利主义不能单独决定伊斯兰国家政体的演变,自由民主制不符合伊斯兰教,加上多数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的忠诚,很难断定民主是否会是伊斯兰国家的终极政体。

最后一句题外话。许多读者可能会关心伊斯兰国家在世界的地位和伊斯兰激进分子对安全的影响。我认为这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伊斯兰国家和人民与其它国家和人民的互动,很难预测。我曾经写过两篇关于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文化背景文章供参考(注11,12)。历史上伊斯兰教并不提倡恐怖主义,至少主流伊斯兰教如此。我认为各国处理这个问题需要有智慧,否则反而可能使恐怖主义的威胁恶化。我认为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一些反伊斯兰教的言论就不明智。

注释:

(1)Daron Acemoglu, Simon Johnson and James A. Robinson, “The Colonial Origins of Comparative Development: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 91, No. 5 (Dec., 2001), pp. 1369-1401 简单评论见:韩家亮:比较不同殖民地发展巨大差别的institutions根源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436
(2)John King Fairbank, Merle Goldman, "China: A New History," 1998, Belknap Press.
(3)Bernard Lewis, "What Went Wrong?: The Clash Between Islam and Modernity in the Middle East," Harper Perennial, 2003.
(4)Bernard Lewis, "The Crisis of Islam: Holy War and Unholy Terror,"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2004.
(5)Shadi Hamid, "Islamic Exceptionalism: How the Struggle Over Islam Is Reshaping the World," St. Martin's Press, 2016.
(6)Malise Ruthven, "Islam in the world," Oxford University, 3 edition, 2006.
(7)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8)韩家亮:也谈什么是政教分离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dushu_0712/5663.html
(9)Ayaan Hirsi Ali, "Heretic: Why Islam Needs a Reformation Now,"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2015,我曾写过一篇书评::异端:伊斯兰宗教改革?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53599
(10)韩家亮:伊斯兰教必须改革什么?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bianyan_0219/1730.html
(11)韩家亮: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宗教和文化之根源探讨(上)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807110672.html
(12)韩家亮: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宗教和文化之根源探讨(下)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809110794.html

相关链接:
(1)韩家亮: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初探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3572
(2)韩家亮: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8730

——《纵览中国》首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