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别走了耶罗波安的道

以笏 拿细耳

圣经列王记反复出现一句话: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北国以色列前后总过有19位王,其中有13位王和这句话连在一起,他们分别是巴沙、暗利、亚哈、亚哈谢、约兰、耶户、约哈斯、约阿施、亚玛谢、撒迦利雅、米拿现、比加辖、比加。为什么这么多后来者犯了罪要反复的提到耶罗波安这位北国第一位王的罪?耶罗波安到底犯了什么罪以至于不断的被提及?

圣经在描写亚哈王的恶时说到:“犯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他还以为轻,又娶了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耶洗别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王上16:31)亚哈的儿子约兰虽然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然而,“他贴近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王下3:3)从这两处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并不是拜偶像,他的罪和拜偶像有区别。圣经在提到耶户时说他拆毁了巴力庙作为厕所,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但是“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王下10:29)从这里我们发现原来耶罗波安所犯的罪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拜金牛犊和拜偶像到底有何区别?为何这罪在神的眼中如此严重而要反复提及?

不管从圣经来看,还是从人类经验来说,一件事被反复提及必然因为这事非同小可,也因为这事具有很强的迷惑性,耶罗波安所犯的这罪同时具备这两大点。首先他所犯的罪比较隐藏,让人难以察觉,他铸造了金牛犊让百姓拜,却宣称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所拜的还是原来那位神。这点的确可以迷惑很多人,一来这事向来符合以色列百姓的性情,他们的祖宗就干过这事(出32:4),二来耶罗波安的所作所为方便了百姓的宗教行为,他们可以不用千里迢迢跑去南国献祭,三是这事乃出于他们的王耶罗波安所为,又加上刚和南国犹大分了家,所以在新的国家需要有自己的祭拜中心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再者,耶罗波安这事的确影响很长远,它直接影响了北国以色列所有王室、百姓的信仰,给这国家的败坏埋下了深层次的缘由。

耶罗波安在但和伯特利安置两只金牛犊的原因是自私的,他害怕自己刚刚建立的政权会因为百姓回到南国献祭而动摇,他怕百姓的心“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王上12:27)。所以他想出了这一条妙计,使北国以色列百姓从此无需“心向耶路撒冷”,但他从未考虑这样做是否符合神的心意,他也不考虑这样做是否会陷百姓于万劫不复的险境,他只考虑自己的王权是否牢固。

为了让以色列人彻底与“耶路撒冷”断绝来往,耶罗波安在铸造金牛犊之余,又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又更改宗教节期,“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王上12:31-32)这样,耶罗波安就把以色列人所需要的宗教生活全部改头换面,叫百姓在新的国度里用新的方法“事奉耶和华”。

这种宗教生活虽然口头上宣称是在“敬拜耶和华”,宗教行为也和之前所差无几,但是它却是罪大恶极,实际上是“引诱以色列人不随从耶和华”(王下17:21),是“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罪”,它比偶像崇拜更具有迷惑性,连“办好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的耶户都被这罪迷惑,“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下10:29-30)。偶像崇拜是比较明显的,但是耶罗波安祭出了“敬拜耶和华”的大旗,所以迷惑了难以计数的百姓,使他们在无知中陷入罪恶,离开耶和华。这就是圣经一直要反复强调这罪的原因所在。

在今天的教会里,这种罪也经常存在,我们需要不断儆醒,免得入了迷惑。那些为“基督教中国化”摇旗呐喊的“牧师”,正是走了耶罗波安的道,他们可以找出N多的理由,也可以从圣经中找出N多的支持经文(往往是曲解圣经),但是我们只要从他们的动机中就可以发现他们的本质。(对“基督教中国化”的认识现在分歧蛮大,本文焦点不在于此,故不想在此论证自己的观点。信仰是严肃的事情,在这样的关键话题面前,每位基督徒应该尽力去查找资料或多方听取意见,读者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每个观点应该要有实际资料支持,不应该人云亦云。)为何在官方未倡导时他们不如此卖力的提倡“基督教中国化”(注意,中国化不等于本色化,前者为政治行为,后者是宗教行为)?我们也可以从他们所惧怕的事情中看出端倪,他们担忧的不是真道是否能够得到尊重,不是真理能否得到传扬,而是自己的“位置”能否守住,“队伍”是否站对,“饭碗”是否保住。我们还可以从他们对待他人质疑的态度看出他们的问题,在信徒的质疑声中,他们不会和你讨论这些是否符合圣经教导或教会传统,他们会以“尊者”的身份给你扣“不顺服”、“不敬畏”的帽子,甚至以政治立场扣“不爱国”的罪名。

当然,我也不否定在“基督教中国化”的队伍里的确有一些牧者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们会有N多的理由去诉说自己的“无奈”,他们只是表面应付,在实际的个人生活或者牧养中,他们还是会寻求真理,但是这也和耶罗波安没多少区别。耶罗波安显然不相信自己所设立的敬拜体系,当他的儿子病了后,他不是在“但”或者“伯特利”上坛烧香,而是叫他的妻子乔装打扮去示罗见先知亚希雅,尽管此时的亚希雅因年纪老迈,眼目发直,不能看见,耶罗波安也相信这位老先知能告知他的儿子将会这样。(参王上14章)但神不会因为耶罗波安心里实际是相信“耶路撒冷的信仰体系”就以他为无罪,其实圣经强调的重点是耶罗波安的所作所为让以色列百姓陷在了罪里,强调的是耶罗波安绊倒人的罪。那些表面上为“基督教中国化”背书的牧者,在绊倒人的罪上无可推诿,他们可能有很多“无奈”,但是他们公开的作为势必让很多无知的信徒受了迷惑,这些信徒的光景有多可怜呀!耶稣曾对门徒说:“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就是把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丢在海里,还强如他把这小子里的一个绊倒了。”(路17:1-2)

除了眼下十分明显的“基督教中国化”之外,走了耶罗波安之道的人还包括异端,即使在正统教会里也不少见。有些人当他们的利益受到侵害时(或者为了更好的获取利益),当他们自己的尊严受到挑战时(或者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当他们违背真理的行为被显明时,他们会多方扭曲真理以维护自己,他们可以随意修改信仰体系以满足自己的私欲,他们甚少鼓励会众多读书、多研经,他们期盼会众只听他们的声音。这些本质上都是走了耶罗波安的道。

作为信徒,要时刻儆醒,当耶罗波安大行其道时,要保守自己不要追随其踪,“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耶6:16),虽然北国的百姓都如瞎子被瞎子引到坑里(参太15:14),但你我的责任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保守自己远离罪孽”(诗18:23),一心追随以利亚、阿摩司的脚踪,他们都是生在北国,却听神的声音,也跟着神(参约10:27)。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