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杰携子探望,张海涛已解除其脚镣及允许放风

 《李爱杰携子前往看守所了解被重判19年徒刑的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近况 马俊峰所长称已解除其脚镣及允许放风》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8月5日 李爱杰(张海涛是其丈夫)携子前往看守所看守所了解被新疆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和“为境外提供情报罪”重判19年徒刑的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的近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马俊峰所长称已解除其脚镣及允许放风。



网上资料显示 张海涛 1971年出生,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籍人,2015年6月26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亚南路派出所警方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抄家、刑拘,其家中银行卡全部被冻结;7月31日,又被变更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2015年11月18日,再次被变更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超期关押;2016年1月15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罪”重判有期徒刑15年,以“为境外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罪合并执行19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

目前仍羁押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喀什东路17号附1号,邮编830013)。

根据其判决书显示,张海涛被起诉的内容是其69条微信朋友圈、205条推特和微博,还有订阅了博讯和美国之音的新闻邮件、给这些网站投稿,并接受了境外媒体采访,内容涉及“敏感”的日子里新疆乌鲁木齐的维稳状况。如在2011年发出照片并附上说明文字:“大概一周前(‘七五事件’3周年前夕),全市局势就紧张起来,尤其以维族聚居区为甚,今天,汉族聚居区也加了不少岗。”

2016年7月9日其二审代理律师陈进学会见时发现张海涛被押逾一年脚镣仍未解除。

下附李爱杰(张海涛是他的丈夫)公开文章:海涛,我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爱人!


自从上个月7月7日陈进学律师到新疆会见张海涛后,得知他被戴脚镣手铐刑罚的消息以来,我心如刀绞,夜不能寐转辗反侧至今。

今天,我与海涛姐姐带着儿子小曼德拉,来到了第一看守所(新疆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育新巷62号),来看望因写文章被新疆当局视为“抨击现执政政府”,而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九年刑期我的爱人张海涛。

刚从出租车下来,远远看见马所长(马俊峰副所长)和人在门口交谈,我扔下行李,便飞奔过去。

看到马俊峰所长已经向里面走去,“马所,你好!我能不能和你说几句话?”我大声喊道,全然顾不上门卫的问询。

“你等一下,我过来。”马所回过头,向我挥了挥手。

我心里暗暗一喜,或许今天是小曼德拉带来的好运气,要不然官老爷又在开会干什么的,哪里顾得上与我们说话?

门开了,马所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迎上前去,“马所长,您好!”

“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马所长问我。

“前面买提检察官说海涛听话的话,就把脚镣去掉,我想问下,现在确定去掉没有?”我说
马所长说“听话的话,就去掉!”

“张海涛听话了吗?”我急促地问。

“已经去掉了!”

“确定吗?”

“确定去掉了!”马所长语气相当肯定。

“前面买提检察官说因监舍改造,大家都没放风,什么时候可以放风呀?阳光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资源,不管是外面的还是关在里面的人,也都应该有享受阳光的权利,是吧?”我说
马所长“每天都放风,上午、下午各两个小时。”

我急急地追问“包括张海涛吗?”

“人人都放风,当然包括张海涛。”。马所长边说身子便向看守所退去。

我跟着他,抓紧我的问话,张海涛在里面能吃饱吗?为什么体重严重下降?拿去的圣经能给他看吗?能让孩子见见爸爸吗?

“这个看守所是最好的,饭肯定会让吃饱的,里面有圣经,可以让他看,孩子现在见不了,他在里面你就不要管了,管好你和孩子就行,好吧?”马所长说着已向看守所迈步。

尽管马所长语气肯定,但我依然不甘心离去,在烈日下,抱着小曼德拉和姐姐三人在看守所附近徘徊了又徘徊,希望能暼见一些人影,可是费尽周折,看到的除了高墙就是铁丝网。

这里是离海涛最近的地方了,多么想拥有一种超能力,让我们的孩子小曼德拉翻越那堵高墙,投入父亲的怀抱······

“小曼德拉,大声喊爸爸,爸爸就在这里面”!我对儿子说。

今天小曼德拉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他显得格外新鲜、兴奋,小手不停的拍着,嘴里发声“啊啊啊”的叫声,清脆而响亮,仿佛在告诉爸爸:“我来了!”,还不时抓我头上的发卡,跟我嬉戏玩耍,“咯咯咯”笑个不停。

看着无忧无虑不谙世事的小曼德拉,真让我哭笑不得,惆怅而又哀伤,这个本来应该在父亲呵护下成长的孩子,却从出生都没有见过父亲,今天终于来到了离他的爸爸最近的地方,这里却是布满了天罗地网······

伴随着小曼德拉的欢笑声,我的心却在流血“老公,你在里面还好吗?知道我们的儿子和你近在咫尺吗?你有心灵感应吗?”?

想起你刚被关进来我还在怀孕时,来到看守所,宝宝在肚里翻动踢腾,难道不是一种心灵感应吗?此刻,你在想你的儿子吗······

悲愤哀伤的情绪却被小曼德拉的喜悦感染着,两种截然不同情感的交织,此情此景该是怎样的一种什么滋味啊······

“海涛,我的爱人,你在里面,真的如马所长所说的已去掉镣铐可以放风了吗?真的能吃饱并能保障基本的营养吗?

与你一墙之隔,我却不能见到你,无法知道马所长所说的是否是实情。也不知道该怎样证实他的话是真的。

海涛,你只不过说了些他们不喜欢听的真话,揭露了一些他们见不得光的真相,就被这个强权笼罩的贪官污吏如此对待。

亲爱的,你能感受到高墙外姐姐,、我和我们的儿子小曼德拉对你期盼思念与牵挂吗?

海涛,我很牵挂你,很心疼你啊!可是,在这个暗无天日没有丝毫人权保障的国度,让我拿什么来保护你?我的爱人!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