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胡石根长老

刘二狗蛋

岁寒见松柏之翠,国难见忠贞之节。生在乱世有种责任,整个世界唯有神州沃土被黄鹅阴魂笼罩,他觉得有责任拯救斯民斯土于水深火热中,他没有钱没有枪没有炮,只有满腔的热情去推墙。

与封疆大吏同学比,他是伟岸的,与软骨头同道比,他是民运圈的硬骨头,他是高尚的。我们理解那些妥协的朋友,我们鄙视卖友求荣的人,我们欣赏和赞许胡石根长老这样的硬骨头。

一、初识胡长老

第一次见到胡石根长老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一场聚餐上,那时候打压还没有那么严重,京城的各个角落都有各种形式的聚餐。在一场不起眼的聚会上碰到胡石根长老。胡长老给人的印象看起来身材矮小、瘦瘪瘪的老头子,和一位守车库或者看门大爷没有两样,不时帮身边的朋友盛汤夹菜。

那时候罗伯特议事规则比较火,轮到头子自我介绍,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听旁边朋友窃窃私语介绍,才知道这个叫胡石根的老头子不一般,被判刑20年,实际坐牢16年,哇,坐牢这么多年居然精神这样好,完全没有半点颓唐和消沉。

尤其难得是,像他这样坐牢几十年的人很有资格摆谱充当大佬或向社会索求。胡长老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胡长老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平等以待。每次吃饭时谦卑的为同桌端茶倒水,看不到半点客套与虚伪,只有基督徒的虔诚。对向往教会的,不管愚钝还是聪慧,都一视同仁。有时,我感觉有些他接受洗礼的人即使天天读圣经,智慧之门也不会对他们打开,但胡长老和他们交流同样充满了慈爱。

二、北大高材生的胡长老

我回到家网上查询资料,才知道胡长老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以江西省前几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与现在的封疆大吏胡春华是同班同学,但他们选择完全不同的道路。一生践行理想,把最美好的年华都交给监狱了。

后来聚会上,真的见识了胡长老的过目不忘之本领,服务员报WIFI密码,我连问了三次都没有记住,旁边的胡长老一下就一字不差的说出来了。他还和大家分享抢红包的规律,根据概率统计,第一个抢的红包应该是最大概率,越往后越小。那时候北大中文系要学概率和微积分等课程?奇怪,嘻嘻。

由蔡元培创下的北大精神,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内涵。林昭、沈勇平、胡石根都是北大的骄傲。

格物致知,知易行难。从那年夏天后组档到现在提出的推墙理论,胡石根身上不仅有北大人的担当,更有基督徒的奉献。胡石根长老以自己的言行诠释了北大人。

也许今天北大校园没有多少知道胡石根这位校友,也没有多少人敢提胡石根的名字,相信有一天胡石根长老将是北大人、中国人与全世界基督徒的骄傲。

三、默默流泪的胡长老

一个坐牢二十年的人,没有一点被打垮,意志真的是钢铁一样的吗?后来我看到刘莎莎姐披露,她曾看到胡长老和另一位坐牢多年的战友一边喝酒一边痛苦,喃喃自语问,兄弟,就们一生都交给了监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这段有第三人见证喝酒流泪的场面,一点也没有减轻他的英雄形象,相反,更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令人可敬的先驱!

四、临危不惧的胡长老

我不是基督徒,所以没有去过教堂。一天,一位山东的朋友要让胡长老受洗,说受洗就是要重新做人,和结婚差不多同等重要的事情,于是我被忽悠进了教堂。我们正在唱赞美诗的时候,由于朝阳区群众举报,国宝把我们围困在临时教堂,胡长老站起来质问他们的执法正当性、合理性。趁着混乱中,我和几个朋友偷偷溜走了。

几天后见面,胡长老告诉我们,他故意虚张声势,好让我能脱身,你还年轻,在外面可以做更多事,尽量不要在他们哪里留下案底。听完胡长老这样说,我真的是又感激又惭愧!

胡长老总是把安全的机会留给别人,把危险自己扛下,本来709这个案子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公民圈的朋友摸着良心说,胡长老参与了几起所谓的“围观闹访事件”?他本来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最后却摸了一条大鱼,成了总头目。除了党国的无耻,一些软骨头同道的诿罪,也与他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基督徒精神有关,主动揽责有关。

五、我欠胡长老一顿饭

一次,胡长老说,狗蛋,我生日,请你们吃一顿便饭,很希望我能去。

我说尽量来吧。我一直以来的原则是:不能因为社会事务影响工作,毕竟,工作才是安身立命的事儿,民主圈朋友大部分经济都不宽裕,我不能为大家做多少贡献,但,至少,不能成为大家的负担。所以,推掉了很多聚会和一线围观,在此,也请朋友们多理解。

最终,那天加班没有去成,一直十分愧疚,说过请胡长老吃一顿饭,也不知道猴年马月。

六、我想为胡长老写一个帖子

当今的中国,大家都在追逐妹子、车子、房子、票子,还有一群人在仰望星空。中国还有无数的胡长老一样的公民,他们默默无名,他们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把坐牢当职业,为理想为信念一生奉献!

在天朝,有一个基督徒,恢复高考第一届北大中文系高材生,胡春华同班同学,他把毕生精力都用在追求理想,他妻离子散,五赴监狱,判刑20年,实际坐牢十六年,2016年8月又被判刑7年半,累计判刑27年与非洲曼德拉相当,他就是北京的胡石根长老。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