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信仰叫做坚持——记两度系狱的胡石根长老

李昕艾

2015年7月10日,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定期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原本由胡石根长老带领查经,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出现。自此,外界才知胡石根长老失踪了,他的家属和朋友多次到他所在居住地的北京市西城区德外派出所报案,均没有消息。同年10月,其律师从公安部门得到证实,胡石根长老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实施监视居住;其后律师一直申请会见无果。

2016年1月14日据海外媒体披露,律师李柏光接到胡石根长老弟弟的电话证实,家属已经收到胡石根的逮捕通知书,其被控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关押地点是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书签发时间是2016年1月8日。从去年7月胡老师失踪到今年4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杳无音信,律师也仍未见到胡老师本人,该案也尚未开庭审理。如今已是胡老师第二度入狱,并面临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得知这个消息,真是觉得中共已经疯狂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我和古川都与胡老师有过几面之缘,印象中他是温和的谦逊的,绝不是如我般地激烈,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触动了中共脆弱的敏感神经。记得2011年茉莉花红色恐怖大抓捕期间,古川被失踪秘密关押63天,外界对古川的关注度不够,于是胡老师就和朋友们商量如何救助古川,让他能早日获释,当然也会迫切地为他的安危祷告。

1954年出生的胡老师,年纪如我的父辈一般,是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回顾胡老师信主前的经历,可谓是不顾自身安危,甘抛一腔热血。1982年他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之后曾经担任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1991年,他与王国齐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派中国自由民主党,还组建了外围组织——“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1992年,他打算在当年的6月间到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派发传单以抗议六四镇压和纪念六四死难者,结果却在1992年5月27日因被人举报计划在天安门广场用航模飞机撒传单而被捕。这便是胡老师第一次入狱,且被判得很重。1994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老师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服刑期间,曾经传其病危。2005年和2008年胡老师分别两次获得减刑,最终于2008年8月26日,服刑16年之后获得释放。

胡老师出狱后仍旧坚持他的理想,没有被共产党的牢狱吓怕,继续用他的坚持做盐发光。他在监狱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圣经》,他惊奇地发现,那些罪大恶极的罪犯通过学习《圣经》,生命都发生了变化,变得和善不少。因此,他也参加了监狱里的《圣经》学习小组和教会的崇拜,他的生命也发生了奇妙的改变。虽然将近20年的牢狱之灾使他妻离子散,大学教师的工作不保,但他竭力克服心中的苦毒,让基督的大爱充满心中。

胡老师于2010年受洗(我和赵常青弟兄也是2010年受洗的),2012年立为长老。这几年来,胡老师一直积极传福音,并为众多信徒施洗。他每周还定期在圣爱团契、中原教会、雅和博教会等教会讲道,分享圣经真理。可就是这样一位平和的牧人、神的仆人却仍遭中共忌恨,我想与他继续坚持传播民主自由的思想有很大关系。现在中共很忌讳教会(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尤其是不受三自体系规范的家庭教会发展壮大,如果以胡老师为代表的异议人士信徒再将民主自由人权的思想观念与基督教结合起来,中共则会更头疼更担心这种趋势,所以不但要打压教会,更要打压致力于传播中共所不喜欢的思想的异议人士信徒。

2014年5月6日,胡老师就曾因参加5月3日的“六四纪念研讨会”而被北京市警方以“寻衅滋事”罪由传唤、刑拘,一个月后才获释。当时很多人出于关心劝他不要去参加,因为他已经坐了16年的牢,大家不想他再被抓进监狱,但最终他还是去了。据当时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丁朗父时谈道:“他(胡石根长老)不但是一个非常坚持的人,他还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他快六十岁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牢,什么都没有了,还是每样事情都跑到第一线上去,有危险的时候他都到场,我们都做不到。包括这件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去的。所以我非常担心,这一拨人里面,他的处境最令人牵挂。”

翻看朋友们记述胡老师的文章,发现大家共同的印象都是:他是一位朴实的、平和的、乐观的、对中国转型始终热情参与的长者,一位令人敬重又心疼的长者。

习近平上台后不但疯狂打压异议人士,更是疯狂拆毁教堂十字架。2015年至今,已有1200多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毁,可谓在中国教会史上罕见。同时中共又自己出面推动基督教的进一步中国化,目前具体表现为把教堂屋顶的十字架移位到教堂墙立面上,规定教堂十字架的大小,还包括目前在教会推行的所谓“五进五化”政策,劝退和惩戒共产党员入教等。中共企图要打造中国特色的基督教,“五进五化”宣称“宗教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知识进教堂;扶贫帮困进教堂;传统文化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基督教中国化应该做到;教堂建筑特色本地化;教会事务管理规范化;讲台侍奉本土化;教堂财务公开化;信仰教义适应化。”有网民总结“五进五化”的真面目就是:不管白信徒黑信徒,能够搞活经济就是好信徒;不管白牧师黑牧师,能够姓党就是好牧师。把教堂变成讲堂,把牧师变成服务员和技术员,就是这么简单。

(当局“五进五化”宣传报道)

中共是想方设法控制教会和信徒,而胡老师正是致力于启发信徒认识真理捍卫普世价值并积极参与各种活动,岂能讨中共喜悦呢?在胡老师去年被失踪之际,有发表在《民主中国》署名凌云阁的文章《那些野草的声音——记失踪的胡石根先生》写道:“不夸张地说,自从出狱以来,民间社会的种种努力尝试,胡石根先生始终没有缺席,尽管是那么的低调,比如,在胡石根先生的广泛交往中,也有维权律师和各路积极分子,胡石根先生和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有着长期的交情,在胡石根先生召集的饭局上,常常可见北京本地和外地的诸多活跃人士……不仅胡石根先生本人,也包括他的许多朋友都明白,只要他不停下脚步,只要他仍坚持介入民间社会的各种活动,推动民间社会的发育生长,总有一天会遭遇到当局的再次打击。”

友人李金芳女士在胡老师去年失踪之初也撰文感叹道:“胡石根先生所要争取的并不是他个人的自由,而是所有中国人的自由。他和同道们都意识到了,只有他获得了身体上的自由,他才能去承担更多更重的社会责任和公民责任。出狱后的胡石根先生正是这样做的,他身体力行、坚韧不拨地奔走在捍卫人权、追求宪政民主的大路上,这也正是几年来不管他多么低调地生活,甚至是不写文章,不接受媒体采访,但仍受到持续的迫害,且不说出狱后长期受到的监控、在家中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当局拒发护照,等等,仅这一年间,他就经历了刑事拘留、抄家、取保候审,现在又是强迫失踪!”

胡老师无疑有着很好的信仰基础,而他的无悔坚持更是一种难得的可贵信仰,他的勇气与付出很多时候确实令人望尘莫及。惟愿他能一切平安,不要再经历另一个漫长的16年!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