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抓捕周年 母死添囡唔准通知 律師妻:你們是人麼

转自苹果日报

被囚禁與世隔絕一年的律師謝燕益,可能還不知道他不在時少了一個親人,又多了一個親人。謝母在尋子期間突然死亡,而妻子原珊珊瑚在他失蹤後發現懷孕,在為夫奔走、多次被毆打關押的坎坷路上誕下女兒。
「沒給我拘留通知,他就是失蹤了,沒人告訴是哪個部門帶走的,應該找誰,都沒有。」謝燕益去年7月12日被從屋苑居委會帶走,有去無回,原珊珊後來才發現,自己懷孕了,女兒3月出生,「可能謝燕益還不知道他有這個孩子。如果他知道的話,一定會很開心。」

謝燕益的母親,在他失蹤1個多月後,去年8月22日突然去世。她也是個律師,曾到北京各個公安局和看守所去尋找失蹤的兒子,在憂慮中毫無徵兆下猝死。原珊珊當時請求警方能讓丈夫奔喪:「作為一個兒子沒有讓母親生活安逸,竟然在她去世前讓她經歷失去兒子的痛苦,所以我希望他能回來,跟奶奶說對不起,送奶奶最後一程。來看一眼,說一句話,讓老人走得能安心。」

要求被天津公安無情拒絕。原珊珊獨自披麻戴孝到河西分局門口請願,被帶到派出所,做完口供後,帶進一個沒有攝錄鏡頭的房間,二三十個警察圍着她恐嚇、謾駡:「那種駡我無法形容,讓你感覺自己根本不是人。」警方第二天不讓這名孕婦吃飯、喝水、上厠所,白天晚上都有五六人看着。關押三天後天才放她,她錯過了奶奶的葬禮,警察告訴她奶奶已火化了:「我說你們太無恥了,為何要把事做到這個地步,你們是人麽?」

今年1月謝燕益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關押在天津看守所。是家人第1次收到法律文書,其後3次延長偵查羈押期限,警方都是口頭通知,也不讓家屬請的律師會見。

原珊珊說,預產期是3月初,2月29日原去天津市看守所,讓轉告謝燕益妻子要生了,因醫院分娩一般要丈夫簽字,讓謝簽委託書,警方拒絕,說你自己想辦法。最後進產房是謝燕益哥哥簽的字。懷孕中各種壓力,原珊珊也顧不上做產檢,幸虧女兒生下來健康也乖巧:「每天都逗我笑,吃奶的時候都會看我笑一下,也不閙,我還要照顧兩個哥哥。名字可能爸爸起更合適,現在叫她『三寶』,『妹妹』。」

原珊珊沒坐完月就又去看守所為夫維權,質問警察時再遭暴力:「三五個武警全副武裝拿著盾牌電棍對着我,還有兩個女警和看守所一個隊長,還拿着錄像機。最後被他們架出來在地上拖,一直從裏面拖出來,拖了十幾分鐘。」

謝燕益被帶走前一晚,國保警察上門給他錄像、讓他簽保證書不去關注鋒銳律師所被捕同行和人權的事,他拒絕,說事關法治法律,把他的挫骨揚灰也不能退。「他覺得不是個人的事情,他這代如果不去承擔這個社會責任,下一代空間就會越來越小。」當時退一退,也許一切都不一樣,但妻子沒有怪他:「還是希望他能按內心的選擇去走下去,不想讓家裏的事情干擾他的想法。無論怎麽判,我只能選擇走下去,樂觀的生活下去,這才是對謝燕益最大的支持。」

《蘋果》記者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