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忆王宇包龙军夫妇

今日是2016年7月9日,国朝震惊中外的“709抓捕律师”事件整整一年了。

“709”事件自王宇和包龙军夫妇开始,被顺手牵羊一便抓走的还有他们16岁的儿子包卓轩——包萌萌。

此事在以后的《中国专制社会转型史》中会留下一笔 “戾帝怒,口旨拘捕律师,大索天下,自王宇、包龙军始” 类似的记录,夫妇二人联袂肇始此一历史回流事件,想必多年之后包王夫妇自心有余荣焉。



■老包这个人

包龙军是典型的北方男人,刚毅、伟岸,又侠义为心,古道热肠。我们熟悉律师都喊老包,严肃点的叫龙军,北京的公民则称呼他包哥。老包也是一位著名的维权人士,北京的被拆迁户、外地的访民、异议人士、抗争公民很多人都知道他。但他自名被妻名所掩,所以提到包龙军的时候,常常是“这位是包龙军,王宇律师的丈夫”,王宇律师的丈夫,这应该是老包名片上的职务。

王宇,作为律师中的“战神”是广为人知的,这位女律师的背后也有一位伟岸的丈夫,包龙军也不是省事的人。

有一次笔者和王宇律师一块出差,忽然收到消息,包龙军在霾都某法院被抓了,因为他帮着被拆迁户办理拆迁案件,被抓、被打,不奇怪。关心则乱,我和王宇律师都开始打电话,问情况,记得当时在霾都的梁教授和方平律师都赶去交涉,而我们则只能在外地不停地看微信、打电话,等待情况。王宇说“我这整天不能着家,包龙军还净给我惹事……”

笔者当时想,你们两口子,谁也别说谁,都够厉害。

将近傍晚的时候,包龙军被放出来了,照片发来,老包手腕上的铐子痕迹清晰可见,这北方大汉,满脸愤怒,他被关进去,被禽兽警察殴打。他身边是一群被拆迁户,他和这些受体制欺凌的人站在一起。

王宇之前被警方反诬坐过两年多的牢房,就是因为这次坐牢,让一位商业律师转变成一位坚定的人权律师。当时笔者和他们夫妇还很遥远,这些事情都是后来们慢慢了解到的。王宇被构陷,关进了看守所,当时的老包呢?王宇律师有一次告诉我,当时的老包快没人样了,为了王宇的案子奔波京津,找律师,筹钱,去给律师送钱,律师说不需要了,他还去送,自己在家不好好吃饭,喝闷酒,然后就是关门在家嗷嗷哭……这是一个刚毅的包龙军哦,铁汉也有落泪的时候。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位律师在霾都聚餐,王宇出差外地刚回来,行李都是律师的标配,双肩包加拉杆箱,饭后我们一块去坐车,我发现包龙军背起王宇的背包,他自己还有一个包,都不轻,左右双肩一边一个。这是疼媳妇的人呢,我当时就加倍点赞。梁教授也在,教授不以为然,“你可怜他干嘛?他挣得就是这份钱,他就得干这个活,哪个助理没给师父提过包?”

我们大笑,老包很开心,说“对对对,我给王宇当助理。”当时包龙军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正在律师实习期内。


■底线不能碰

包龙军也不是总这么可爱,也有让王宇讨厌、生气的时候。

这是在每个家庭里都可以见到的,家里有个男孩,孩子慢慢长大,逐渐冲击老爹的尊严,当这个冲击一旦到达底线的时候,当爹的就要出手尊王攘夷了。老包家矛盾多数是这样。

包家父子有一次矛盾比较大,老包不动声色,静如山岳,但底线很明显,就是家政定于一尊,包萌萌初生牛犊,伸腰蹬腿,语含讥讽,要分庭抗礼,然后是女主人居间斡旋,斡旋不成,要避其锋芒,退避三舍,最后是老爹一何怒,打腚一何苦,至于后面孩子哭,媳妇骂,就不足叙述了。

王宇告诉我,“都隔了几天了,我儿子还说他头皮疼,这都是让包龙军给拉的。我说要给他离婚,我儿子不同意”云云。

为啥生气呢?包萌萌当时15岁,个头已经和妈妈差不多了,十分安静的小孩,但嘴巴很厉害,王宇说“这个孩子嘴巴不饶人”,且继承了夫妻俩的律师思维,还很有想法,比如他因为坐车被搜身就私下给老包说“警察没有权力怀疑人民,但人民有权利怀疑警察。”这是一个15岁走路还要拉着妈妈手的孩子的话,多少律师要汗颜呢。

那一次因为一次公共事件,包家三方诸侯坦率交流看法,小诸侯慢慢的开始言辞失据,说了一句“爸爸,你就朝我和我妈妈厉害,你怎么不朝警察厉害呢?你不记得了,那次你在哪里哪里被警察打成啥样了,你怎么不厉害了?还有在哪儿哪儿,在哪儿哪儿,你怎么不厉害啦?……”

老包也是当爹的人呢,在外面受这些禽兽警察的气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受这小兔崽子的的气,火气慢慢在酝酿。王宇要带孩子出去,母子俩已经走进了电梯,但老包的火气一发,毕竟要整顿朝纲的,老爹一怒,包萌萌你哪里跑!据说包龙军伸手拉开电梯门,抓着萌萌的头发拉回家,然后进行了思想教育。

还有一次,我也是听说的,父子俩在外地旅游,因为小家伙又嘴巴跑偏惹怒了老包,老包上去就是一脚……后来问到底咋回事,小家伙说“我挑战了我爸爸的底线。”

老爹的底线是不能碰的,不能,否则后果很严重。

除了这种很少发生的冲突以外,父子俩平时极为亲密,记得有一次包萌萌说“我和我爸爸是朋友。”


■妇女之友

王宇律师是妇女之友。

有一次律师餐叙,某知名律师携爱妻赴约,酒酣耳热开始吹牛“这个,这个,这个,我老婆是认识律师最多的……”话没说完,老包就打断了,“不对不对,我老婆才是认识律师最多的!”当时在座者无不解颐欢笑。

王宇律师是律师中的妇女之友,“是一位热心的姐姐”,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说的。当时余文生律师被抓,家里妻儿受到巨大压力,威胁恐吓,不能请律师,不能和律师接触,不能接听电话……王宇律师不泄气,一直关注老门外的母子俩,还主动到家里去见许艳,后来终于打破这种精神上的枷锁……王宇是坐过冤狱的,她最知道家属需要帮助。

无意中看到许艳发在微信中想念王宇律师的几句话,“不敢打开你的照片,因为看到你往事就像在昨天。从没觉得你离开过我们身边,可每次伸手却拥抱不到你,每次吃饭也见不到你的身影。多想你能突然间出现,出现到关心你的兄弟姐妹们身边。……”下面居然有内子的留言“想到她我就想流泪。”

内子有一次突然对我说“王宇是我的最爱。”

……感慨系之……

……感慨系之……

我知道,你们都是爱王宇的,因为王宇很爱你们。

笔者一度阃内失和,内子挟嫌赴诉,老姐不察,偏听偏信,一怒之下,御驾亲征……然后是威以斧钺,“我告诉你陈某某,以后像你和包某某这样的大男子主义,都得拉出来批判……”

王宇被绑架了,我和其他律师说起来这几句话,其中一位说,一听就是王宇,这两句话一听就是王宇,大概王宇对其他律师也这样威吓过。


■王宇的身份

王宇被关起来了,整整一年了,听不到声音,看不到容颜,很多人会问王宇是谁,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宇是一位家庭主妇,别人家的的主妇怎样她就是怎样。在家的时候她会给丈夫和儿子煮饭,会操心孩子上学的事情,会操持家务,收拾房间,她也会有点婆婆妈妈,也会偶尔向丈夫抱怨几句“你说说,咱们家什么事情我不管就会出错……”之类的话;

王宇是一位妈妈,她有一个16岁的男孩,孩子很依恋她,出门的时候还要拉着妈妈的手,吃饭要坐在妈妈身边,妈妈的口头禅也是“要乖啊儿子,听话啊儿子……”;

王宇是一位妻子,她和丈夫聚少离多,但又相互扶持,她四处奔波办案,丈夫在她带领、鼓励、督促下还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一位四十多岁的实习律师;

王宇是一位女儿,是家里的媳妇,内蒙有父母,天津有公婆,笔者之前要送她一套茶具,她直接给我地址,发到了内蒙父母那里,后来老包对我说“你送的茶具我连看都没看到就到我老丈人那里去了”;

王宇是一位女律师,但很多很多男律师如我辈者,在面对她的时候都满心敬佩和愧疚,我们没有她辛苦,没有她勇敢,没有她无私;

王宇是一位人权律师,她参与、办理过国朝所有类型的人权案件、敏感案件,面对无耻、卑劣、没有底线的公权力,王宇总是冲在最前,比如乔留石“打倒贪官”被拘案、北京公交一卡通巨额押金案、“开房找我”叶海燕案、安徽张林、张安妮案、大连“安锅案”、曹县教案、平阳教案、新公民案、范木根案、伊力哈木案、北京曹顺利案、建三江案、鸡西案、姚宝华案、尹旭安黑监狱案、屠夫吴淦案……

王宇是一位不挣钱的律师,有很多案件不仅不挣钱,她甚至还要自己解决差旅费,甚至还要救济政治犯的家属,刑事辩护本就是低端业务,她所从事的是低端中的低端;

王宇是一位繁忙的律师,一年中她每个周都出差,新公民案的时候,公权力的设计是腊月二十七开庭,腊月二十九通知家属要求在大年三十那一天如果不能委托律师的话,法院将指定法律援助律师,王宇律师在大年三十上午去了法院送交委托书,这让法官和书记员都很吃惊,真有年三十还出来跑政治敏感案件的律师啊!这打乱了他们的安排。能做到的,当时只有她,现在来看,恐怕还是只有她;

王宇是个很辛苦的人,她总在高铁、飞机、大客之间周转,她总在法院和看守所之间奔波,她的双肩包比较沉,她还要拉一个箱子,东南西北四至,她都跑到过;

王宇是个备受龌龊公权力欺凌、监控的人,多少次她被刁难、被推搡、被抢手机、被查房,难以统计了,太多了。有一次在青岛,放在酒店里的电脑被破坏,要求看酒店监控,酒店经理宁可赔钱也不给看,后来经证实,她的电脑被安装了莫名程序,要很高的技术才能发现,要更高的技术才能清除,这样的经历太多了;

王宇是一位冤案受害者,她被警察殴打,因此去投诉,因为投诉又被构陷,从而坐牢两年半;

王宇是个比较高级别敏感的人权律师,由于她办理的案件,由于她的敏感度,她去开庭,经常是壁垒森严、关卡重重,经常是公检法合谋设计伎俩,比如威逼家属和当事人解除对她的委托,比如威胁律所不许她介入某案,比如限制她开庭的权力,比如抢夺她的手机、打扰她休息,破坏她的电脑……

王宇是一位坚定的人权捍卫者,民主、法治、自由、宪政是她坚定的信仰;王宇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律师,她总和被侮辱、被伤害者站在一起,包括各种国朝新的黑五类;

王宇是一位勇敢的律师,真不记得什么案件让她顶不住压力,让她心生恐惧;她有勇气帮助受冤枉的人直面无耻无底限的公权力;

王宇是一位坚强的律师,无论多么多么难,多少多少壁垒,她总不泄气,她总愿意去尝试,因为她的身后是很多很多受伤害受欺凌的人,有妇女,有儿童……

王宇是一位内心光明、品格正直的律师,有关对案件的看法,有关话题的讨论,她和朋友们也有分歧,甚至有争吵,但,争利的时候从来没有她,要名的场合从来没有她,争吃争喝的从来没有她,上桌子、登梯子、露脸面的,从来没有她,她是如此正直、清白、高洁……

王宇是律师中的“我的朋友”,她人缘极好,她走到哪里都有律师朋友,都受人尊重;

王宇是一个十分单纯的人,她的生活是一张射线图,这张图以北京她的家为中心,然后向四面八方放射,一周中五天在工作,周末在家陪孩子,她没有特殊的闺蜜,她不追时尚,她不逛商场,她没有气派豪华的办公室,她不开车,她不热衷于出国、开会,她的时间很少………………



■当你……的时候

当然,王宇还有一个身份,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政治犯,她的罪名是让人惊艳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位三口之家里的家庭主妇,这位繁忙的女律师是如何颠覆国家政权的呢?在民主、自由、法治的国家里,作为一位律师——

如果你急公好义,愿意出来从事和人权相关的案件,保护人权,伸张正义,这是合法的,这是受人尊敬的,坚持下去,你肯定会得到无上的荣誉;

如果你敢于直面蛮横、冰冷的公权力,指出它们的违法之处,这是合法的,这是受人尊敬的,没准立法院会因为你建议而修改法律,没准违法的官员会因为你而鞠躬道歉,甚至会下台;

如果你面对数位男法警将一位女子踩在脚下殴打、侮辱,你勇敢地站起来痛斥它们是一群流氓土匪,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民主法治国家里不可能有这种土匪法庭,你没这样的机会;

如果你甘愿收入少,帮助最困难的弱势群体,这是受人尊敬的,这是合法的,没准因为你的坚持国家会关注这些人,你没准会改变这个国家,纠正这个盲点的不公不义;

如果你办理的大量的人权案件,这是合法的,这是受人尊敬的,你会积累自己的资历和知名度,你会越来越为人所知,受人尊敬还能增加收入;

如果你在案件中呼吁信仰是自由的,这是合法的,民主国家信仰自由是基本的制度;

如果你在案件中呼吁保护妇女和儿童,这是合法的,伤害妇女、儿童的人在文明国家里几乎等同人渣,公权者如果胆敢如此,那么这个政府有可能会因此下台,而揭破这张纸的律师肯定是国家的英雄;

如果你在案件中呼吁私人财产应该收法律保护,私有房屋不应该被强拆,房主不应该被殴打、被失踪、被精神病,你几乎没有这样的机会,民主法治国家里,公权力几乎没有机会这样做,总统都不敢;

如果你在案件呼吁言论是自由的,你几乎不会被关注,因为这是五年级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如果你呼吁看守所改善当事人的处境,因为当事人被折磨,可能性命不保,如果你的当事人死在看守所,你立即会立即闻名全国,成为英雄律师,看守所的所在会在骂声中鞠躬下台等待调查,造孽的禽兽警察会立即入狱,当然,你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如果你在案件中揭露了一个惨无人道的黑监狱,你手中的资料立即会成为所有媒体聚光灯的关注点,你有可能被总统接见并被表彰,总统会向你道歉,你会收到无上的尊重,当然,你没机会;

作为一位人权律师,如果你具备勇敢、坚韧、执着、专业、热心、有同情心、同理心、急公好义、不计名利,你是国家的英雄,你会受到无上的尊敬,公权力会向你道歉,官员会向你致敬,各种名誉、表彰总会找到你……

当然,如果是在朝鲜和其他国家,如果你坚定地信仰民主、自由、法治,如果你坚定地维护基本人权,如果你不是沉默而是急公好义、勇于担当,如果你不闷声发财而是公义所在不计名利,这个时候,你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且罪名是让人惊艳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横索”的来源

近来翻看《汉书》,发现一点趣事。

先说三句名言:其一,法国有位历史学家克罗齐,他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其二,227年之前法国人权宣言说:凡权利无保障和分权未确立的社会,就没有宪法。

其三,2016年7月9日陈建刚说:没有权力的制衡,就没有现代文明。

根据这几句话来断代,今日国朝和2000多年前的汉朝是一个体制,只不过把当年的“三公”什么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改名政治局,把当年革命家族“四世三公”改成“红色后代”罢了,其实本质是赶的还是那匹马,坐的还是那套车,轧的还是那道辙,2000多年的酱菜,还是祖传的老汤。

2000多年前,我国伟光正的政治领导人王莽成了政坛一哥,冲破政治局,直接做了国家最高领导人。汉书记载,“莽每当出,辄先搜索城中,名曰“横搜”。是月,横搜五日。”

这是一件很值得思考的事情。

大汉朝秉承“刀把子出政权”的光辉思想,干翻万恶的旧社会,杀掉篡夺革命领导权的反革命项羽,历史必然性地建立了汉朝。百年后出了一个王莽。王莽出身革命家庭,他姑是皇太后,他家里不是王就是侯,他是标准的红色后代。50多岁的时候他接受禅让他接受禅让成为天下归心的“王大大”,兼任十几个小组长。但是他每次出门都要在长安“横搜”一场,有的时候还突击“横搜”,一搜就是5天。

这件事被班固计入了历史,成为子孙后代们的执政经验。

2000年来,这种横搜从没有停止过。

当时的“王大大”已经贵为天子,昔日政敌杀的杀,发的发,手下十万貔貅,“车服出入警跸”,但是我们这位伟光正的“核心”为什么还要“横搜”一泡呢?贵为一哥为什么还是如此没有安全感呢?

道理很简单,王莽的历史离不开一个“篡”字,他屁股下的椅子是老刘家的,他名不正、言不顺,他怕,所以他不仅要搜,还要横搜。

王莽的嫡系、旁系的徒子徒孙们在以后的2000年里都没有逃开这个阴影,“横搜”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中国。

2015年7月份又开始“横搜”,这一次比王莽的那一次扩大的“横搜”的规模,全国都搜,且搜的对象是重点打击的“人权律师”,霾都“横搜”运动中第一个被捕的是王宇律师,还有她的丈夫包龙军。随后是谢阳、谢燕益、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随牧青、刘四新、周世峰、赵威(考拉)……多人被捕,与此同时占领区300多位律师成为“横搜”对象,被半夜砸门、被千里追踪,被恐吓、威胁,被禁止出境,被株连妻儿老小……



为什么还要“横搜”呢?2000多年了,就不能文明一点吗?就不能进入文明社会开启政治文明吗?就不能给这一缸酱菜换换汤吗?

不能,病根和王莽一样,天下是人民的天下,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但是人民没有选票,于是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就怕,于是有枪者王,先下手者强,搜啊,抓啊,关啊,判啊……

至于王莽的“九局下半”是如何过来的,就不说了。


■没有停止

笔者书写此文的时候,传来消息,“考拉”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任全牛被捕。

“横搜”还没有结束,当然这也意味着王莽的徒子徒孙们的这种恐惧也一直没有结束。

————建刚草草 2016年7月9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