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教会的讲台是社会的良心

橡树文字工作室


编者按


今天推送的是唐崇荣牧师在“第三届亚洲基督教信仰研讨大会”上《为真道竭力争辩》的发言,读来扎心,看见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仆人的勇力,听见他从心底的呼吁和呐喊。于是我在想,我和我们教会的讲台,是否真的不惧怕世界的王,坚守真理至死?


唐崇荣说:有一天一个执政党会停止存在,基督的教会却不会停止存在。中国将成为有最多基督徒存在的国家。但“这件事要存在,有一个原因,你要成为传道人,要成为见证人”。今天是否有人为中国归主,献上自己?你若说:“祢若愿用我,我愿意给祢使用!”请你将的手举起来。读到这里,不禁泪眼朦胧,高举双手。亲爱的橡果,如果你愿意,也请举起自己的手,为神而举。愿神祝福你!



在雅加达的归正福音运动,影响到了政府机关、教育界、商界、社会文艺界、财经界,最高阶层都在注意我们在做什么。如今,我们正式代表圣经、代表主、代表基督教在发言。我常说教会的讲台是社会的良心。很多教会只能讲却不能做到。你要祷告,使中国有教会一讲话国家领导者都要听。

我们要有一个新的改变,找到神隐藏在永世中的珍宝,否则我们的神学即便照着正统的传统,却没有发现。

真正的伟大是从弱点中站起来见证主

今天我要与大家讲的,是教会初期争战时遇到的困难。自从上帝摔下背叛他的天使长,之后创造了人。请注意以前与以后的关系,我在《十诫详解》中说:“十诫是以色列人为奴四百三十年后赐下,因为不公义的社会需要公义的诫命”。孔子说:“知其先后则近道也”。你若知道次序,就更明白上帝的心。

为什么人是最后的创造,因为圣经里面的次序先后,有很重要的关系。神使撒旦存在以后,人被造在神与撒旦中间,乃是要人站在中间地位,顺从上帝。奥古斯丁是很有创思的思想者。他说多少人要被救赎?为什么圣经说得救的人满足了呢?他很有兴趣探讨得救的人有多少。他竟然想起多少天使背叛上帝,上帝要多少人补满这个数目。

加尔文或许不同意奥古斯丁的哲学思想。加尔文只引用圣经的思想,因此他比奥古斯丁更伟大。从归正思想来看,没有人比他更忠于圣经,比他更多引用圣经,没有人比他更贯彻始终。这是我们所有人应当好好效法的对象。上帝等撒旦背叛了以后创造人类,人被创造在中间位置,在生与死、善与恶、光与暗、暂时与永恒、神与魔鬼的中间。这个中间地位是一个危机的创造,很有意义。神要我们拒绝撒旦,顺服上帝,做中间地位的见证人。全本圣经,见证不是一个事奉,一个理论,更不是台上的演讲,见证是一个特殊的地位。见证人是位份、是人格,见证人的责任,就是不可以偏向邪恶,一定要为真理做见证。

希腊的哲学家瑟诺芬尼(Xenophanes,570-470 B.C.)说:“自然给我们两个眼睛,两个耳朵,却只有一个口,必须多听少说”。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多说就是出于恶者”。我想说:“只要为真理做见证,其他的都不说”。活着不是为了钱、权柄、利害关系,这些事会引起世界大战。人为钱财、名利、女人而争,圣经说:“人活着不是为这些事情,乃是为了见证上帝。”见证上帝,活着就有意义。如果无法见证上帝,可生可死。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传道人是谁呢?我认为是王明道。因为他是最忠心与勇敢的见证人。虽然他曾经否认主,但人伟大的地方不是因为他有弱点,乃是他如何从弱点中站起来见证主。你可以想像王明道用一只手撑着,在河流上厕所,他绝对不忘记神给他的责任。


你里面的仇敌比外面的更大



我常对我的同工说:“印尼的文化是世界次要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是世界最重要的文化”。上帝许可中国的教会大大复兴。再过三十五年,到了2050年,中国的基督教人口要超过二亿五千万。最多基督徒的国家是中国。

今天你若记得这句话,就真知道你的责任,你不要怕世界的王子,他们只有口中还有一点气息,等时间到了,神把这口气拿走,他们就离开世界。原来你所怕的只有在世界上几十年的人,却不怕坐在永远宝座上的神。求神赦免我们软弱与惧怕的罪。我们要在神与撒旦中做神的勇士。

耶稣升天以前,要门徒祷告警醒,直等到圣灵降临,病就得着医治吗?不!乃是得着能力。今天许多温州大教会,可能是用贪钱的方法建立起来。北京有王明道,绝对不妥协,不肯低头,忠心作主的见证。王明道的身上,是圣灵的同在,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直到地极,做神的见证。有些人却没有看见圣灵来是要给我们能力,反而是丰富神学、成功神学,在性和财的事情上抵挡真理。

我求主使归正福音时代来临。怎么来临?就是我们这些人努力起来,向下扎根,建立在圣经的根基上,向上结果,靠着圣灵传福音给全世界。困难一定有,逼迫一定有,但不要惧怕与妥协,因为仇敌不是在外,乃是在内。忽略内在的仇敌是愚笨的人。当我们看见里头的仇敌,才能做警醒的人。

你里面的仇敌比外面的仇敌更大,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仇敌。没有其他宗教像基督教提到自己这件事,像圣经这么严肃。上帝在祂的己之外,创造别的己,冒了最大的危险。撒旦顺从自己的己,不顺从上帝的己。人犯罪之后,不回到上帝的己。基督教最重要的一句话,你怎么信主?你怎么跟随耶稣?你若不舍己,没有办法跟随主。当然选择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他就变成撒旦的工具。人的困难都在“己”这个字,神让我们选择以神为中心或以人为中心的生活。当人以自己为中心,就变成罪恶。

罪的根源的问题难以解答。很多人说罪从骄傲来的。我质疑若罪从骄傲而来,骄傲从何而来?罪的源头在于误用己的自由。私欲怀胎产生罪来,罪长成就生出死来。为什么我们没有注意罪的源头性的问题?己是犯罪最大的原因。为什么上帝创造祂自己以外的己呢?因为这就是对人的最大的尊重,隐藏在最大的危机里面。刀越利越好,刀越利越危险;女人越漂亮越好,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男人越聪明越好,越聪明的男人越危险。危机和恩惠不能分开。

我提哲学是要提出其无价值然后丢掉



上帝给你多少恩典,也向你要求多大的责任。上帝要造最美的人,要造最聪明的人,造最自由的人。人的自由是他的尊贵,人的自由是他的荣耀,同时也是他的危机。危机可以是永远成为上帝的仇敌。上帝要创造有自由的人,自由是道德的基础,是人格尊贵的基础。

上帝创造人以后,就把道与魔鬼的话,同时存在伊甸园。他对人说:“唯独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你不可吃”。上帝第一次向人讲话,已经是超理性的,已经是超经历的。当我看尼采的书,发现尼采笨到一个地步,他完全错解上帝的话。他说:“上帝不要人吃知识的树的果子”,这不是上帝不要人有知识,是不要人在不适当的时机,从错误的权威知道善恶的事。

今天你把孩子送到学校,不会送到摩洛哥、埃及、莫桑比克,你会送到牛津、哈佛、剑桥。得到知识的时机与权威要准确。从错误的权威得到知识,比完全没有知识更危险。

今天我们常根据自己对圣经的一知半解,而错解圣经。我习惯把世界最重要的话,跟上帝的话做一个比较。当耶稣以无罪的中保身份,代替犯罪的人祷告,以圣者的身份,求上帝赦免那些不知道的人。耶稣说他们犯罪,因为他们不知道。犯罪的人不知道,需要真理与智慧的源头为他们代求与流血。苏格拉底可能一面乘凉,一面讲理论。但耶稣却为人被钉才讲这句话。

便雅悯院长(Rev. Dr. Benyamin Intan)说:“耶稣为人祈求赦免,同时流出他的血”。许多人听我的讲道后爱上哲学,他们越读,越上世界小学的当。但我提哲学是将哲学的无价值提出来,我要把这个东西丢掉;但是丢掉哲学以前,一定要先拿起来。这是我与许多人研究的动机不同之处。

许多研究心理学的人,盼望籍着有病的人医治有病的人。心理病是从灵里病来的。世界的哲学是世上的小学。

生命只有一次,不是为真理为谁?



当我们的仇敌在我们里面,我们有内奸与外敌沟通,教会永远无法复兴。初期教会永远是历代教会的榜样,在重要关头开除犯罪的人,建立好的基础,这是圣经的原则。新时代的来临有很可怕的淘汰。律法赐下的那一天,上帝叫以色列人杀自己的弟兄,当天有三千个人死了,律法才颁布给以色列人。颁布不可杀人的上帝,吩咐人杀自己的弟兄。要了解这种反合性。

我六十三岁时,对教会执事讲许多篇反合性的道理。保罗说:“我在使徒中是最小的,又说我不在任何使徒之下。”这是否矛盾?他说:“我在犹太人中做犹太人,在希利尼人中做希利尼人。圣经很多反合性的道理。

初期教会建立起来时,万事起头难,我也经历这件事情。当印尼教会变成新派,我单枪匹马建立归正福音运动。人轻看讥讽,说:“你不要自以为能建立更好的教会。”有一个人写一封信给我:“你是我一生最尊重的牧师,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人比你更启发我的思想。你要建立教会,我对你的尊重到今天为止,你敢建立教会,以为别的教会都不好吗?这样自以为义,高抬自己的人,你像撒旦一样,不配得我任何尊敬”。

你看到这样的信,有没有想自杀啊?我的主是生命的主,我也从来没有自杀的想法。印尼的历史中,我曾被列为暗杀名单中的前三名。生命只有一次,不是为真理为谁?生命只有一次,不是为生命为谁?带着主的使命,基督的见证,真理的内容,见天父的时候,不但在今生得到主的供应,也在来生得奖赏。

所以,你要尊重王明道这样的人。我四个孩子没有人吸毒,或犯什么罪,或贪财。我问孩子:“你们愿不愿意像我?你好好考虑,效法你的父亲”。我没有想到人给我孩子婚礼的厚礼五万三千美金,他全部奉献,一无所有地回到美国读书。我知道这对夫妇有前途。当我到美国去看他,从未看他们住在哪里,但那一天我特别去找他。他与许多印尼同学租了房子,他自己住在地下室,潮湿又肮脏、墙壁裂开,蜈蚣跑出来的地方。我问他为什么?爸爸你不是说:“主第一,别人第二,自己第三”。他自己住在北方下雪却没有暖炉的地方,零下三十度怎么生活?上帝怜悯他,使他满身都是被盖,被盖长在身上,住在地下室的地方。

虽然很多的软弱,上帝照顾我的家。主啊!我出去照顾你的家,求你照顾我的家。有一次我出去布道,回家后发现我太太还在那里,很忠心地一同事奉上帝。无论富足、贫穷,我都知道如何处理自己。

真正的爱中国是爱中国人的灵魂



耶稣说:“你们是我的见证,要在耶路撒冷直到地极,做我的见证”,这不是口才问题,不是看得见的事奉,而是整个生命的见证。撒旦不许人为上帝见证,反对上帝的政府也是如此,不要中国福音化,要福音中国化。你要做我的见证,不是上帝的话,也是魔鬼的话。初代教会遇到政治的逼迫,罗马帝国的逼迫,是历史上最可怕的逼迫。把人钉在十字架上,比五马分尸还残忍。五马分尸几分钟就死了,钉十字架可能三天,可能十天才断气。能死不能死,要活不能活。罗马人知道这个很残忍,不会用十字架来刑罚罗马公民,只把十字架放在外邦人身上。

历史记载耶稣十三岁时,罗马同时有百人在通往拿撒勒的路上,有五、六十人被钉十字架。如果耶稣看到路上左右两边有一、两百个被挂在十字架上的人,他心里知道以后结局就是这样。香港有一个牧师勇敢做见证,九七还没来就把五星红旗挂起来。爱国没有错,爱国不等于爱党。在没有国民党以前,就有中国。中国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谁说基督徒不爱国?我相信我比许多党员更爱国,他们爱钱不爱国。习总要抓老虎,好痛苦。他比武松更痛苦。求主使他有毅力打虎打到完。中国不仅是老虎的问题而已,还有很多更可怕的问题。

我们爱国不等于爱一个政党,爱我们中国的前途,爱中国人的灵魂,这些是真正爱国的表现。鲁迅在日本读医科,毕业以前播放一部电影,看的时候发现演的就是中国人被日本人杀死的情形。他醒悟过来,我学医要医好中国人的灵魂。当他看到中国人被枪毙而日本人鼓掌,中国人也鼓掌,使他心灰意冷。那一天开始,他决定不做医师。他说:“我医好中国人身体有什么用?谁医治中国人心理的病?灵魂的病?”鲁迅不爱国吗?他比那些宣称爱国的人更爱国。绝对不做医师,用文学来讽刺中国文化。鲁迅比那些宣称自己爱国的人更爱国。我同样爱中国,我爱中国文化与中国人在神面前领受救恩的权柄,日夜祷告中国人归主,愿上帝赐福给我们。

当犹太人逼迫基督徒时,他们的逼迫还没有罗马人厉害。罗马公民都要称皇帝为主,皇帝就是百姓的主,当这条例施行在犹太人的地方,犹太人反抗,罗马军兵一一杀死反叛的犹太人。犹太人血流成河。罗马军兵却不平安,告诉长官:我们不能再杀下去,我们是人,他们有妻子孩子,杀他们,我们没有平安。罗马高层便讨论应当如何对付犹太民族。犹太人当时应当有一百万人,难道都杀死他们吗?罗马帝国直到耶稣复活的三四十年间,开始杀基督徒,许多基督徒被杀而藏到地下。但是,为什么初期教会几十年间改变世界?因为圣灵的能力。

你若愿主用你,请将你的手举起来



我三岁时,母亲做寡妇,我每天起床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母亲为儿女祷告的声音,这成为我的榜样,“我的父,我的主啊!”我的母亲离开世界时,我人在巴黎,我的眼泪一直流,忠心为我祷告的战士走了,她辛苦将我养大,我十四岁开始做家庭老师,没有向母亲要钱直到今日。我十八岁时,母亲叫我到他面前:“我真正发现你是敬畏上帝的青年人,我把你放在世界各处都可以放心”。我为我的母亲感谢上帝。你们做父母的人,要知道上帝将儿女给你,这是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产业。

我注意其他的牧师传道与执事,如何教养孩子。有一位叫做李文正的人,二十年前,他的太太与我讨论如何教育孩子。我说:“孙子的房间不应当有浴缸,这是浪费资源,对人类有害。浴缸要用五百公升的水,你的孩子在水中玩水玩身体,一生不好”。他对孙子说:“我教你们用毛笔写中文字,你们有华人的传统,要过圣洁的生活,好好听唐牧师的讲道。”现在他的孩子建立印尼最好的基督教大学。他说:“唐牧师,我建立这所基督教大学,完全因你一句话:‘老师是教育的第一个因素’,因此我建立师范学校,栽培基督徒老师,在印尼几个城市办基督教中学”。

现在他们有钱,我们有人,所以他们盼望我们去帮助他们。我们建立大学不会像他们这样有钱。有钱没有人,有钱会使人起犯罪的念头。有人没有钱很困难,但使人起祷告的念头。教会有钱没有人都失败了。教会向财主妥协,就没有前途。

印尼归正福音教会用四千万美金建堂落成时,没有欠银行一块钱,也没有向财主要一块钱。李文正认献以前,对我说:“今天认献的钱不够,剩下的我一个人承包。好不好啊?”我说:“不可以,教会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你自己进去写要付多少。你心里感动五块就五块,五万就五万,照神的感动写”。结果他写了以后,原来他不是第一,而是第二第三奉献多的人。神的国就这样成就。先寻求上帝的国与上帝的义,这些都要加给你们。今天中国的礼拜堂比美国的超级大教会更大。杭州的崇一堂有六七千个位子。求上帝怜悯中国,那片大地流了许多圣徒的血。

教会的历史是争战的历史,世界的历史就是蛇的后裔与女人的后裔争战的历史。自从尼禄成为大逼迫者,之后罗马许多皇帝继续不断逼迫基督教。戴奥里先是最后一位逼迫的罗马帝王。当康士坦丁宣布基督教为国教,才停止逼迫。罗马被杀的基督徒在一、两百年大约有五十万人。中国基督徒在二十世纪已经被证明是最勇敢的基督徒。这样的国家一定有前途,中国的教会一定不会灭亡。有一天所有的执政党会停止存在,基督的教会却不会停止存在。中国将成为有最多基督徒存在的国家。这件事要存在,有一个原因,你要成为传道人,要成为见证人。

重要的不是带知识回家,乃是知识加上能力,真理加上榜样,话语加上精神。有逼迫来到,不要怕,只怕你向他投降。多大的仇敌来,只使我们壮更大的胆,只显露我们更大的信心。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我们受的逼迫没有罗马帝国这么重,我们恳切祷告。今天晚上,有人奉献传道,请你举起手来。今天是否有人为中国归主,献上自己?

你若说:“祢若愿用我,我愿意给祢使用!”请你将的手举起来。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微时代改革宗教会,转载时有改编,标题为编者所加)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