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网路宗教」怎样中国化?

天亚社


近日中国大陆方面开了关于全国宗教最高规格的会议,同一时期网路安全和资讯化工作座谈会也召开了。习近平在两个场合均发表了讲话,无论是针对宗教还是网路,都重点提出要走中国化道路,强调治理宗教与网路事务都要符合中国国情,也同时抛出抵御境外势力的话题。


关于「网路宗教」,上海电机学院教师赵冰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在《网络传播》学术期刊撰文给予的定义是,宗教组织或信徒以宗教为目的,利用网路推行存在于虚拟空间的新型宗教活动,以及传统宗教活动在虚拟空间再现形式的总称。


这种定义基本上说出了「网路宗教」的性质与特点,与「现实宗教」一样,都是以宗教为目的,只是空间的转换。


近年来宗教活动在网上推行的规模及频率是越来越多,而这些在不断增长的数字背后,其实透漏出宗教在现实中遭遇到的种种无奈与不公。譬如现实中的场所局限造成无法举行更多的宗教活动,现实中的维稳管控在不断压缩宗教的正常活动。这都令宗教无法公开发声,而网路的出现正好为宗教发展打开了一扇窗,把现实中无法完成的宗教活动实现了。


现实中宗教根本无法正常表达自己的声音,哪怕是积极方面的,「媒体的宗教脱敏」话题提出来很多年,但只有呼声没有实现,政府管控媒体造成了宗教在大众眼中只有一面性,宗教的多面性与普世性根本无法被民众所认识。网路自由化给了宗教自由发声的空间,让宗教组织及信徒能够正常表达自己的声音,并且这种声音随着线民数量的增加而备受关注。


此时习近平再次祭起中国化的大旗,无非是对宗教进行更加严格的管制,用「中国化」来掩饰政府更加极端地对宗教管控。从近些年中共的言论中,总会看到这种现象,越是公开表示给予公民自由的同时,私下越是更加严密的监视及控制,就如同一面推行法治一面逮捕及约谈律师,一面公开表示欢迎线民善意的建议一面大规模抓捕因言获罪的线民;中共总是在互相矛盾中推出自己的政策,这种现象与「反右」时期毛泽东所提出来的「阳谋」有着同一轨迹。


此次习近平出席全国宗教会议,把重点词用在了「中国化」上,也表示要求大陆宗教要符合社会主义道路,其目的就是要消减宗教的影响,而非给予发展及自由。


时下很多对习近平讲话的解读都在溷淆视听,讨论如何把宗教礼仪、建筑等外在的宗教形式中国化,没有碰触其所讲的核心内容,那就是要宗教从根本上走中国特色。


习近平这次要求党员不能碰触宗教,已经预示要缩紧意识形态的管控,在不断地剥离宗教空间,「中国化」就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要坚持中共的领导地位,其最终目的就是要推行无神论市场,消灭有神论的宗教。


所以,不要对习近平出席全国宗教会议及网路安全会议寄予过高的希望,在一个本来就无法发出自由声音的社会裡,怎么可能会突然打开窗户看世界?


自己不争取而只靠管理者以拍屁股做决定的形式来获得自由,那是完全没有可能的。管理者要是给予了被管理者自由,那管理者的权力从何而来?以暴力作为管理手段的管理者,更不会给予被管理者自由,除非这个管理者群体全体良心发现,目前我们能看到这可能吗?


__________


撰文:一粒石,大陆天主教徒网管。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