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乡村弱势群体皈依耶稣,基层党组织竞争不过教会

文/江湖烟雨夜读书


黄淮海腹地西方宗教传播历史悠久,当年的义和团及大量教案就发生在这方土地。目前随着社会转型期,乡村社会存在很多无法化解的苦难与痛苦,打工经济模式下,青壮年大量外流,婚姻危机、风险社会,乡村彻底原子化。


民众谁都不管谁,自从取消农业税,乡镇干部除了收费和完成上级压迫的任务,对乡民也无法管教,此时教会堂迎来发展黄金期。当年的传教士提着脑袋在山东腹地传教,现在村民自发皈依宗教,此现象诱发中国执政者焦虑。


4月22日至23日《习近平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http://news.southcn.com/shouyeya ... ent_146510301_2.htm),公安部、教育部、宗教局,法院、检察院核心决策层领导都出席,在西部宗教对基础教育领域渗透突出,甚至有取代学校苗头,当年的教会学校开始复兴,这不能不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黄淮海腹地重新成为各类宗教的势力范围,具体是基督还是天主教外人还分不清,反正几个村就有一个教堂,这些教堂短短几年就积累几十万资金,甚至购置土地兴建大规模宗教设施,教徒众多,一个村有50名,一个百万人口的县1000个村,理论上有几万名教徒,这是非常可怕的数量,这说明教会的社会认同感非常高,教会在基层政府有合法性。


公社解体后,农民多了很多自由,少了很多管教力量,各人干各人的活,吃自己的饭,乡村社会关系发生重构,村内有威望的高辈分人、老人等社会地位发生变化,普通群众平等感越来越强,乡村是年轻有钱人的天下,老人社会地位下降,甚至被村庄边缘或忽视,村内年轻媳妇非常强势,老婆婆不敢随意得罪儿媳妇,现在彩礼这么贵,发生家庭矛盾不好化解,一旦儿子没本事离婚,女性可以很容易找到对象,甚至通过婚姻改变命运。


黄淮海腹地彩礼高涨,老年农民辛苦一辈子,把财产转移给子女,自身社会地位反而下降,媳妇当家、虐待老人,给老人嘴里摸屎现象不时发生。《83岁老人被亲孙一家抹的满脸都是屎》(http://www.shengnews.com/shehui/2833.html),家庭不和睦导致老人尊严遭受不菲损失,一些老年人遭受羞辱自杀现象不是个案,彩礼增高,乡村婚姻越来越不稳固,年轻媳妇离婚后可以迅速改变命运,乡村姑娘在外当小姐发财甚至改变的命运远嫁他乡不菲。


乡村就是个江湖,暴力猖獗、村民间因矛盾频繁用小人手段互害,让村民日益缺乏安全感,甚至一些弱势心理扭曲村民夜晚纵火焚烧村民轿车。今日乡村修家谱、复兴宗祠、神权崛起,集体主义解体,乡村社会管理权社会化,村民自治导致一地鸡毛,村民的精神与生活出现真空,教会崛起并非偶然


乡村教会崛起产生一系列后果。周末信教可以让老年村民闲暇获得娱乐,不用干活,成为老年人逃避儿媳妇强迫干活的借口,还可以借助过礼拜走亲访友,通过教会认识更多同龄老年人,交流各自儿媳是否对自己孝顺,教会堂成为村内一个无法忽视的公共舆论空间,信息消息传播地,甚至高扬道德氛围压制乡村伦理解体趋势,对一些纠纷都有潜移默化的调解机制。


信教可以在村内激烈的红白喜事竞争中获得合理性解脱,不用参与高水平竞争还不失面子,教会不让烧香磕头、对传统的信仰形成新的挑战,山东腹地伦理重镇,教会强调教徒都是兄弟姐妹,一些常理不接受的婚姻突破孔孟禁忌,比如侄子和守寡近门子婶子结婚后在村内生存,按照基督伦理可以接受。在乡村信佛教或保持传统信仰的村民会被教会堂孤立,甚至认为不入群,一些亲戚甚至因为信教发生纠纷,农忙时教会堂成员可以免费提供帮助,红白喜事可以组织成员参加,就是被村庄边缘或孤立的民众可以通过信教融入社会。


农村基层政府侵害群众利益的事情比较多,农村党政干部水平也有限,教会们利用这个口实对官府批判严重,党组织对农民的动员力度非常有限。目前农村社会的领导权虚化,一个乡镇的教会堂领袖,动员资源的能力比村支书厉害,一些乡村的残疾人组织的协会,可以聚集全县的残疾人,人多了,社会资本多,关系网复杂,本事自然就大,一些村长年无法召开党员大会、党员也是近亲繁殖是既得利益,村庄长年不发展新党员,取消农业税后,乡村基层组织成为乡镇的附庸,对村庄建设和村民纠纷的介入力度大大下降,村民脱离村庄社会关系网络和交往圈,可以在教会或其他组织中获得帮助,任何垄断性依赖都是一种权力,村民对传统社会依赖度下降。


教徒们可以换工,农忙时互相帮忙甚至提供种子化肥信息,对老弱病残孤独者提供帮助,甚至还资助弱势学生完成教育,有的一些老医生还义务为教徒及村民提供医疗服务,村民间纠纷在教会强大的人脉介入下,也不容易陷入纠缠,甚至化解力度比派出所和村干部都大,教会堂嘴上占领乡村道德高地,其实里面很多教徒的素质在村庄平均水平之下也有高尚者。


现在县城一些领导干部也信仰鬼神,遇到决定自己命运的事项算卦、烧香,封建迷信复苏猖獗值得警惕,甚至一些领导干部玩弄佛珠。风险社会 ,见识太多社会阴暗面或高风险,只能祈求佛祖保佑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甚至一些卡车司机给家人描述,自己信佛,开车经过很多危险区域,刚刚经过就发生大爆炸,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很多时候把握不住自己的命运,皈依佛祖寻求心灵安宁。


乡村一些找不到对象青年都在教会中虔诚修炼,祈求主赐给自己一个媳妇,参加教会活动,多认识几百人,社会关系网扩大后,往往还真找到了理想媳妇,可见群众信教并非不理性,说明宗教提供了价值,宗教的组织动员能力扩大着社会资本和关系网。现在后发达地区打工经济,子女外出,老人留守,老弱病残、孤苦伶仃,指望谁?教会或宗教恰恰就让这些苦人抱团取暖,提供了价值,互帮互助,因为有组织,生活在苦难中的人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解脱,不能说群众愚昧,我们体制内各类组织在哪里?


宗教肯定有问题,问题也没想象的那么大。在一些地方,地方政府怕回族伊斯兰教,他们组织动员能力强,利益博弈时,可以在短时间聚集几百几千壮汉。其实教会就是个工具,因为她有用,所以这么多苦人才信仰,在乡村不同教会都相互争夺教徒,竞争很激烈,甚至涉及在村内社会地位,不信教甚至可能被边缘化,很多神经质妇女平素虐待倾向比较强,信仰教会减缓了神经病发作周期,甚至当个免费低成本心理诊所,乡村心理问题复杂者可以在这里获得缓解。


佛教和传统文化结盟,可以在短时间内在一个县城动员上千人参加活动,甚至免费施舍饮食,提倡吃素和放生,都市妙龄少妇为保持苗条身材或增加社交网络,也在积极拥抱宗教。明星富豪甚至通过信教扩大影响力和粉丝,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与归属,在社会中被完全孤立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宗教的组织,给那些生活处于困难或家庭不完整的人提供了价值,甚至成为精神支柱,一些妇女孩子死亡、丈夫去世后都皈依宗教。


现在一个乡村教会有人员上百,背后上百个家族,附近几个村,背后有上万人的关系网,伪民主实践下,村干部甚至加入教会拉拢选票。在城镇,一些外来工作者甚至通过信教融入当地社会关系网,并非仅仅因为精神空虚才信教,一些佛教和武术社团结盟,只有有组织就有社会资本,在一个县城有上千人的组织,社会影响力非常大。


在一些街道,一些生意由某些信仰的民众垄断,外人轻易不能介入,信教成为生意手段,信教甚至可以扩大销售,因为有利益才去干一些事情,一些回民遇到和政府博弈的事情,结伙力量非常强大,几百人在政府附近散步会产生不菲政治压力,在拆迁征地过程中,教徒可以有效组织起来,甚至形成舆论场对外部强制力量进行谴责,无论暴力还是非暴力同一信仰都有利于抱团,都可以增强自身经济利益更大化。


现在乡村都是各家各户,谁也不管谁,人与人之间从熟人社会进入半陌生状态,宗教可以凝聚人心,宗教是精神鸦片,为何民众需要这种鸦片?鸦片就是精神减痛剂,这说明目前民众有痛苦,因为痛苦需要缓解,社会转型期痛苦制造者是强权,抗争不过,只能在宗教中寻找寄托,基层党组织涣散,非但无法帮助解脱痛苦,反而成为官府的附庸和打手加大民众的痛苦,这说明重新提倡践行群众路线的重要性。


我们的官府领导对践行网络群众路线的认识远远不够。目前中国的政策存在弊端,需要改变,无论城乡社会原子化,党外围组织共青团、政协成为权贵俱乐部,底层民众不得不拥抱教会,从反面也说明我们体制内组织活力不足,官僚气息浓郁,一些基层党组织都是一言堂,基层党员没有任何发言权,都是听话的木偶,当然竞争不过教会堂。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