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该不该挂国旗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浙江省兰溪市政府宣布,截止6月13日,该市69处宗教场所已全部完成国旗悬挂,实现了全覆盖。从新闻中我们看到当地的基督教堂、寺庙等宗教场所都已经设置国旗旗杆、并悬挂国旗,而且在教堂里面,也到处挂放国旗。当地统战部门还指出,每逢重大节日各宗教场合要举行升国旗奏国歌活动,强化爱国主义教育。

有人以美国教会里也有国旗,来为中国政府的此举辩护。实际上美国教堂几乎没有单独设置国旗旗杆的,偶然在教堂内放置国旗,也完全是自愿的、以增强美国人公民意识。但是反观浙江当局勒令教堂等宗教场所挂国旗,此举完全是政府的强制而非信徒的自愿,此举也显然违背政府不得干涉宗教事务的政教分离普世价值。更为重要的是,此举显然是当局“宗教中国化”政策的延伸,是要让宗教“姓党”的重要步骤。

自2014年以来,中国当局强拆了近2000架十字架,这完全违背信徒的意愿,十字架这个基督教的最显著标志被拆后,中国当局的标志——国旗,被强制性地高举起来。拆十字架是强制,挂国旗也是强制。根据新闻报道,浙江兰溪市委统战部将全市69处宗教场所全部进行编号,同时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由所在的镇乡街道一一领号,全市各镇乡街道统战委员及时跟进场所悬挂国旗工作进度,对跟踪了解到的情况,每完成一个就以图片+文字说明的形式,在统战微信工作群中明确工作进度,完成销号。统战部对未销号清单进行每日一更新每日一通报,并由统战部长亲自督查。可见,这个所谓的“痕迹管理,逐个销号”政策,正体现了当局野蛮的强制力。

政教分离(英语: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被中国当局和不少基督徒解释为宗教及信徒不得干预政治,实际上这是完全错谬的理解。在西方,政教分离恰恰指的是政府不得干预宗教,不得介入宗教内部事务,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明文规定:“国会不得制订关于设立国教或禁止宗教自由之法律”。“凯撒的归凯撒,耶稣的归耶稣”,政教分离也意味着国家力量不援助、助长、压迫各宗教团体。至于信徒和神职人员作为公民来评论和参与政治,并无法律禁止。

当中国政府强拆十字架、强制挂国旗时,就违反了政教分离的普世价值。使宗教不得不向政治权力妥协并受其残害。而中国当局之所以一贯地无视政教分离政策,完全在于中共政权就是一政教合一的独裁政权,它用马克思主义此一准宗教的思想与专制权力结合起来,不仅谋取政治的霸权,也谋求精神信仰上的独裁。凡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和思想,都在其的控制、镇压与改造之列。当局在各个宗教场合强制挂国旗的政策,就是要每个宗教都要“姓党”、都要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控制、领导与改造。

教堂挂国旗也是当局基督教中国化政策的深入。众所周知,基督教中国化根本不是宣教学意义上的基督教宣教本地化问题,而完全是基督教的共产党化、社会主义化,是用党和国家的符号和政治思想来全面改造基督教。国旗作为党国的符号在教堂高高挂起,实质的意味不是使信徒爱国,而是使信徒和教会都要归国家和党领导。教堂里强制挂国旗,是让信徒去敬拜偶像——党和国家,教会的元首于是不再是耶稣基督,而成为共产党及其党魁。这显然违背基督徒的信仰原则:"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歌罗西书1:18)

作为20世纪世界历史的两大极权主义,中共目前实施的宗教中国化政策其实与纳粹时期的德国教会德意志化、纳粹化非常相似。纳粹党控制德国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教会,纳粹的标志之一,就是卐字标志及其旗帜。希特勒在设计纳粹党旗时称:“我们在旗帜中反映我们的计划:红色反映这一运动的社会思想,白色反映国家主义思想,卐字则反映为雅利安人奋斗的胜利以及这一创造性思想的胜利。”卐字用作雅利安人種符号的最初记载在路易·比尔努夫的作品,德国的冯·李斯特等作家认为卐字是独有的雅利安符号。在纳粹产生之前,卐字即已用在德国民族主义运动中。希特勒成为德国元首后,卐字旗被用作纳粹德国的国旗。

根据《希特勒的十字架 Hitler's Cross》一书,纳粹德国当时针对教会强令:十字架必须从所有教会、大教堂和小礼拜堂拿走,取而代之的是卐字旗。在希特勒上台之后,密密麻麻的万字旗环绕在教堂的圣坛,某地方主教在1933年宣称:“无论谁侮辱我们的这一标志,谁就是在侮辱我们的德国……圣坛四周的万字旗散发着希望,那希望就是,那一天终于即将破晓。”而在圣经和基督教礼品和书籍上面,都非常显著地打上卐字。希特勒成为上帝、纳粹党成为神明,德国教会不是在敬拜真神,而是在拜偶像、拜魔鬼撒旦。

法西斯作为右翼的极权主义已经被人类所唾弃,但共产主义作为左翼极权主义仍然在统治着中国。这个极权主义实质上是自命为神的魔鬼撒旦,作为真基督徒一定要与它一刀两断、彻底隔离。而将它的符号挂在教堂,实质上就打上了魔鬼的印记,必然要受神严厉的审判,作为真基督徒一定要摒弃此印记。这正如启示录14:9-11:“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他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