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希秋牧师为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所作的前言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 傅希秋牧师




高智晟是當代中國最為傑出的人權律師。毫無疑問,他也是數十年來中國大陸維權運動的先行者。

高智晟律師出生在極其貧窮的中國陜北鄉村,經歷過毛時代億萬底層民眾所經歷過的一切苦難。1996年,通過自學考試成為執業律師以後,他就一直努力地為弱者維權,為公義發聲。他是最早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律師之一,並在2004年底開始多次上書中共最高領導人,要求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他還為遭逼迫的中國家庭教會和基督徒作無罪辯護,為許多合法財產及產業遭政府掠奪的民營企業家維權。他的這些舉動招致了黨國政權的震怒,導致從2005年到今天從未間斷的對他的國家暴力和嚴重迫害:律師所被關閉、律師執照被吊銷、經歷被綁架、被失蹤和慘無人道的酷刑,家人受嚴重的騷擾被迫流亡海外,後來他被判刑、被長期單獨關押。
從2005年起,對華援助協會就開始關註並幫助遭到黨國政權迫害的高智晟律師一家。在他頻繁被綁架、被失蹤、被酷刑的同時,家人也遭到嚴重的侵犯騷擾,兩個孩子無法正常生活和讀書。對華援助協會參與了對耿和及兩個孩子的營救工作。我當時緊急地趕赴泰國,夜以繼日地與國際社會和美國政府協調,感謝主,高律師的愛人和兩個孩子能順利來到美國。在高律師長達十余年的被迫害過程中,對華援助協會從沒有停止過以各種方式呼籲高智晟的無罪釋放。我們建立了“自由高智晟”的網站,並在2009年成功征集了十五萬個要求釋放高智晟的簽名。

在2014年8月7號高智晟律師“刑滿釋放”後,外界無法得知他的真實下落,我們也知道他不會獲得真正的自由。我們在國內的數名同工一直努力地尋找他的下落。終於在歷經各種難以想像的困難後,在某一個深夜,我的兩個同工在陜北黃土高原他老家的窯洞裏見到了他。他在出獄後依然被嚴密監視和看管,沒有自由。但他在家沒日沒夜地寫,寫對黨國政權即將在2017年崩潰的他得到的特別看見和引導;寫他十年間秘密關押過程中,那些他遭受的不為外界所知的、難以想象的酷刑和虐待經歷;寫他對未來民主中國的制度設想。我們的同工數次深夜行走在陜北的黃土高原上,把高律師的書稿一次次帶出來。再由其他同工用電腦打印,再想法傳輸到海外。這個過程其實很不簡單,因為高智晟律師是黨國政權的第一號政治犯,這個過程對於參與者而言,是冒了極大風險的。我在這兒要感謝許多的“無名”同工,沒有你們的努力,高智晟律師的這本書是無法出版的。

高智晟2005年11月宣告認信成為基督徒,並與妻子公開宣佈退出共產黨。在高律師的書中,他很多次分享了在極其苦難的時候,上帝以各種方式剛強了他,給他特別的恩賜甚至使他能夠成功剝離開肉體與靈魂的痛苦,讓他得到內心的平靜和喜樂,在黑暗中像新約聖經中使徒保羅一樣發出夜間的歌唱。並讓他能藐視專制極權的不可一世。高智晟講過:「今天我要是敗了,就再沒人會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祂不會袖手旁觀!所以上帝在和我們並肩作戰!」

作為一名牧師,我為有高智晟律師這樣的弟兄感到自豪。雖然他和我對未來中國政權的認知領受不一定一致,但是他無畏地以一己之力挑戰極權,像二戰末期挑戰希特勒的德國認信教會朋霍菲爾牧師(潘霍華)一樣,戰勝了那些難以置信的對他的酷刑和折磨,他對未來抱有無比堅定的信心。他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基督徒是如何背負起自己的十字架,走向各各地,效法並活出基督的樣式。讀高智晟弟兄這本書,我們從中能分享到許多美好的見證。

本書從手稿驚險的運出高家,到秘密打字,校對工作,許多同工,朋友和同仁都付出許多辛勞。尋找合作出版商的過程本身也頗富戲劇性和反映黨國海外「紅手」威脅巨大。苦苦尋找接觸多個出版社,因著香港「銅鑼灣」書商被大陸當局綁架事件的寒蟬效用,出版商也被迫換了幾個。我要特別謝謝我的老朋友好弟兄也是本書的出版者之一「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先生和邱齡瑤秘书长鼎力相助。也感謝出版人貝嶺先生和他幫助聯繫的一校對者鳳珠女士。當然還有許多無名英雄為出版此書甚至冒了極大風險,在此一併致謝。
最後,我祝願高智晟一家能早日團圓。祝願高智晟弟兄努力追求的一個充滿了愛和公義的新中國早日到來。我不僅想起聖經《阿摩司書》 5: 24所言 :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写于2016年5月美国德克萨斯州美德兰市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