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当与担当不了的政治现实

蔡扬眉


  我记得初中的年代跟几个同学在放学途中兴高采烈地谈论英国皇室人员到访香江的情景,学生时代的谈话内容现在也不提也罢,但当时的香港人,特别是普罗大众那种迎见大人物的雀跃,今天仍然有人津津乐道。我不是要去怀缅殖民地的日子,只是今天中央领导来港的高度设防怎也无法叫人将矛盾放开。


  这个星期是「带着矛盾」去思想三一主日。有主耶稣离别门徒的临别赠言,有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告别香港的说话,有台湾总统蔡英文的就职演说。这三篇的讲话如何向我们这一代的香港教会说话呢?


  主耶稣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 (约十六12,《和合本修订本》) 这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的离别赠言,他顾念门徒对将来的事情「担当不了」。(三一主日的经课是约十六12-15)


  在教义上神学上我们可以言说、思想、讨论三一论,历代古今先贤学者有丰富的论述。但三一主日并不限制于教义上的讨论。张振华牧师在《教会年曆实用指南》这样解释三一主日的意义:「我们认识三位一体上帝,就解答了我们人类三个必然询问自己的问题:我从哪裡来?我怎样过一个称为义的生活?最后,就是我的将来如何?三位一体的上帝就是这三个问题的答桉,我从上帝而来,我被上帝在基督裡称为义,而我亦知道上帝引导我的将来。圣灵降临期中,三位一体的教义指向圣灵,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完整位格,知道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三一论有神学的思辨向度,在神学论述中也有伦理和实践的向度,这方面可以从关係与爱去思考,从实践使命中去体现。


  约翰福音的经课一再提醒我们有些事情是我们所不明白的,同时,主耶稣在其他经文中又已教导、提示门徒很多道理。我们体会到在现实中,我们都是在明白与不明白之间,并深信有圣灵的引导。「但真理的灵来的时候,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十六13)


  我们可以问自己:我们明白了几多真理?我们是否明白基督在世进入人群牺牲服侍、道成肉身的真理?抑或我们好像高官巡区,在高过人头的水马范围内受着高度护航地进入社群,我们是否在重重障碍中以为自己听到、看到?


  面对社会急剧变化及政治困境,每一代的信徒群体都有「担当不了」的事情,只是「担当不了」仍要有所担当。三一主日给我们很多的提醒,教会要解决教义的问题,也要面对自身的位置与所受託的世代使命。这一切,我们深深感受何谓「担当不了」。昔日的门徒如是,今天教会也如是。


  香港在过去两年多经历了香港人无法担当的政治、社会冲击,香港信徒有觉醒的、有如梦初醒的、有拒绝被叫醒的、有沉睡的⋯⋯对于香港前途,我们如何担当?香港的下一步如何走下去?


  政治充满迷惑,总有人会义正词严说一句「不懂政治」而迴避一切,但从实践使命的角度,从关係与爱的向度,教会责无旁贷要去关心,要去讲出真实的需要。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访港期间,因着超级的设防而在民间激发起很多的不满,但他这次访港,仍然受到各政治阵营高度关注。他结束访港行程前在政府总部会见各界人士,他发表了离港前讲话,大家都同意这是对泛民政治阵营展示了温和姿态,特别是张德江没有用「反对派」来称呼泛民,张甚至用到「爱心倾听」来描述早一晚与泛民议员会面的情况。


  对于长官的说话,各人难免有各种的态度。那些激烈进取的抗争者或已经开始深耕细作的民间团体大抵不会因为一两句说话而被安抚,但那些要打压反对声音或常存恐惧的人士要反省:为何要用高过人头的水马去製造歌舞昇平及和谐假象?中央有甚么不知道?中央难道不知道反对派也有政治功能吗?


  政治常有不定的风向,有时是吹和谐风,有时是雷电交加。历代教会几经忧患,任凭雨打风吹,最大考验不外是在收买威吓前屈服。今天安抚,明天打压。在这些事上,我们都见过、听过。我们有模煳不清的阶段,但重要的,是你领受的真理是甚么?是虚假的和谐?是离地谄媚逢迎的福音?是担当不了的北大人寒风吗?


  圣灵已经向众教会说话,宝座上是曾被杀的羔羊。教会所传的,是死而后生的福音,我们要有死而后已的承担,勇敢踏上耶稣挑战不公义的道路。


  至于台湾那边,首位女总统蔡英文在就职演辞中说:「一九九二年两岸两会(大陆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维,进行沟通协商,达成若干的共同认知与谅解,我尊重这个历史事实。」


  蔡英文不提两岸共属一中的「九二共识」,但强调依中华民国宪法、两岸关係条例「处理两岸事务」。国台办在回应蔡英文的讲话时,批评蔡所採取的模煳态度「是一份没有完成的答卷」。但舆论普遍视蔡的讲话已表达了善意,已经「基本过关」,两岸暂时不会有大震盪。


  在这些政治讲话中,我们看到香港和台湾都要在矛盾中去找生存空间,另一边虽云强国,但也要带着矛盾与他者共存。在香港这个充满大矛盾的公民社会中,教会如何寻找机会和开拓空间去实践使命呢?教会向来不是迎风献媚,三一主日提醒我们在圣灵的引导中去延续基督使命,荣耀归主。面对政治现实的矛盾,我们不弄虚作假,我们可以带着矛盾却不被矛盾綑绑。


  在后雨伞年代,圣灵在「基层信徒」间开启视野。愈来愈多的信徒组群凝聚起来,在政治、社会、文化、社区中寻找合适的位置,或服侍或倡议,在各范畴燃点希望,更新开创。这种深耕细作,有时好像看不清楚前路,有时担当不了,但我们求圣灵动工,让人心有更新的起动。


  我们祈求圣灵打开教会领袖的视野与胸襟,看到年轻人已走在社关的前线,看到一批又一批对社关有承担的年轻人离开教会,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悔改的需要。


  求圣灵打开教会领袖的眼睛,看清楚水马围城内所传自我感觉良好的福音是如何离地。主耶稣所传的是:「被掳的得释放,失明的得看见,受压迫的得自由。」(路四18下)


  最近收到一份基督教机构的问卷调查,其中一条是问教会对扶贫或慈善援助的理解,问卷列出五项选择:(扶贫或慈善援助)比传福音优先、与传福音同样重要、比传福音次要,抑或等同于传福音,及其他意见。


  这个问题在福音派教会也问了几十年,但好像还「是一份没有完成的答卷」。求主怜悯。


  至于在社关起步的教会,求主让领袖有「真承担」,不是只调派一位传道人去监督「社关事工」,而是差遣领袖「真同行」、「真落水」,从福音真义去更新一代信徒、更新教会。


  最后,基督教的属灵传统中,社关与灵修是息息相关。灵修的人,走向生命的裡面,也必定走到人群去服侍。政治虽然有迷茫,但有圣灵帮助人慎思辨明别,看到出路。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5.21)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