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教牧及信徒评论 《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一文



评 《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

傅希秋牧师


该文作者对加尔文,亚伯拉罕.凯珀尔的神学和赵天恩牧师三化异象的由来并不清楚,里面一方面宣称”不搞圣俗二元划分,” 接着却將有形和无形教会的使命故意对立起来,把爱与公义对立起来,將基督徒的”先知君王”和”祭祀”的功用对立起来,將基督徒和教会末后论(Eschatology)中上帝国度的”已然”(Already)降临与”未然”(Not Yet)成就的圣经张力故意对立起来,试图为”向巴力屈膝者”寻找虚假的”属灵”慰藉,为迫害者找到了圣经根据(”夏宝龙可以据此宣告他在替天行道,为上帝惩罚子民中”集体罪恶”,为上帝拆除那些有形无质的”十字架”?),据此,张凯和维权律师使用“地上的法律”都是挑动跟政府对立对抗,没有爱心和赦免的天国观念,”勾联境外基督徒和机构”更是主耶稣和师徒保罗所不齿。按照这个逻辑,浙江基督徒都应该效法那位模范牧师主动带领强拆队去拆除十字架,教堂建筑也是有形的,最好也一并拆除,如果退到自己房子里去聚会,也是物质世界的,最好片甲不留,保持”心里的十字架”就最属灵了。

按照这个”博士”的说法,当年先知们在公共舞台上对犯罪违背上帝爱与公义律师的君王都是”煽颠和直颠”现形该判,使徒保罗竟然在殖民地援引罗马法律条文为自己”自封传道人”非法传道也是做不属灵的辩护,何况作为一个主耶稣的大使徒,犹太人中集神学法学教会牧师宣教士于一身的公共知识分子,他竟然在外邦人殖民者的法庭上公开亮出自己还持有”罗马帝国护照(双重国籍),援引罗马法”无罪推定”原则为法院为审先判提出抗议,这属灵吗?这可是那位宣告”唯有耶稣基督和他钉十字架””十字架神学”的鼻祖做的。


还是同一位使徒保罗,不仅仅到处在犹太境外募集资金(哥林多地区),而且还命令”境内教会”筹集资金支持”境外势力”教会和跨区跨片传道人,按照这个博士的逻辑,保罗罪名何止一个?况且保罗也不理解”在上执政掌权者”罗马帝国要统治这么一个历史悠久地大物博的国情和历史现状以及转型阵痛,怎么敢直接提出教会的目标是使实现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10-11)。要知道宣告耶稣是”主”(希腊文Kurios)的意思是“至高掌权者”的意思,表明掌管的权力。罗马大帝该撒(或作凯撒,英文是:Caesar),在新约时代就是用这称呼。


然而,基督徒只会承认耶稣为他们的主(至高掌权者),而非该撒。除非我们信仰矛盾地同时承认耶稣和地上君王都是Kurios,否则我们肯定必须有先后上下轻重之分。其实这是为什么该博士列出的历代殉道者的最重要的原因。这也是王明道袁相忱阿里木江为主坐牢几十年十几年的核心原因。这也是当今张凯弟兄6个月没有被爸妈亲人和律师见一面突然在电视上审完了的主因。


难道是中国教会忍耐不够吗?为受迫害者祝福不强吗?(读读旧金山宣言里面提到为政府为执政者祷告多少的语言,但有提到家庭教会这个词吗?有提到在狱中受迫害者受苦的”耶稣”吗?)难道只有逆来顺受备受蹂躏后还要宣告”我爱你我理解你”才是爱的最高表达吗?我在该文里唯一听到的是躲在草堆后懦弱猥琐假借基督教会和神学之名为迫害者唱赞歌随时卖主卖友的犹大数钱的叮当声。张凯的文章和为温州教会维权的法律步骤和文件都是实名实姓的,自称教会里”自干五”博士是否可以现身呢?




对《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一文的回应


王岛牧师


一文暑名是神学博士,我读后的感觉是一篇是非不分的书呆子文章,此文具有很大迷惑性!遗憾的是中国教会里竟有不少人持本文的迂腐荒谬观点!
1、此文不顾教会历史许多教父为基督徒辩护维权而殉道的历史事实(张凯弟兄也因为教会辩护而受苦难)
2、教会维护信仰自由等人权,不是仇恨和对抗,更是爱的表达途径,面对笃信无神论的公检法人员,基督徒律师在法庭上为受冤曲的弱势群体以及宗教信仰者进行辩护本身就是宣教。
3、赵天恩牧师的三化异像:中国福音化、教会国度化、文化基督化根本不是与政府对抗,而是向撒旦直接宣战!傅希秋牧师的对华援助协会坚持对弱势群体发声和施以援手,这巨大的基督的爱无论在中国体制内外还是在国际社会都赢得了尊重和肯定。同时,对罪恶的警告、谴责与提醒也是对持续犯罪的人的一种爱的方式。
4、本文的观点违背了基督教伦理的一个基本原则:公义与爱的平衡原则。比如你強奸我一次,我可以忍受甚至饶恕你,但你不可以变本加厉,三天两头强奸我,此时,我再不反抗就是对罪犯的纵容!况且你不但常常强奸我,还公开强奸村子里每一个女同胞,此时,我只有把强奸犯绳之以法才能避免我们的女儿母亲和下一代女童被你这个恶霸继续强奸蹂躏!若基督徒面对强奸犯不但不敢说一个不字,还脱光裤子迎合你的强暴!还一边说我以基督的爱来爱你,完全满足你的兽欲!这不是爱,是通奸、是淫乱!更进一步的是,你不旦三天两头在我身上施行强暴,还帮助你去长期霸占全村妇女儿童,这绝对不是爱,简直是帮凶共犯!
此文的所谓神学博士就是从肉体到精神都被中共强奸惯了的奴隶代表。这种是非不分人还有什么资格传福音,他传的福音也没人听!






关于《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一文的看法


陈小


昨日,多个公众平台发布了一篇题为《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一文,该文在基督徒圈子里被广泛传播,也引发一定的讨论,但此文的一些观点有待商榷,笔者才疏学浅,仅列以下几项以供大家参考,也盼望这块“砖”能引出更多“大家”的“玉”。

一、作者在第一段提到:这两年来,或者说可以追溯的更久远一些,教会维权已经成为一种惯常现象。很明显,这个结论夸大事实、以偏概全。作者口中的“这两年来”应该是指从2014年以来的拆+事件,“教会维权”应该是指温州约有100多家教会聘请张*凯为法律顾问,“更久远一些”可能是指“南乐教案”、“萧山教案”等。但将这些案例称为“一种惯常现象”明显与事实不符,因为大陆教会几乎没走上维权的道路,即使在拆+如此疯狂的时期,也少有教会走上维权道路,与张凯签约的100多家教会相比于被拆+字架的1600多家教会,其比例实在少的可怜,更何况这100多家教会实际走上维权的微乎其微,大部分只是举行了挂牌仪式。

二、“这与一些华人基督徒在国外建立援助协会有直接的关系”。作者这句话看似平常,里面却暗含“杀机”。把教会零星的维权行为称为惯常现象,又将维权行为的直接原因归结为“国外援助协会”,这个腔调实际上与“G结J外势力”如出一辙。
这种思维实际上是颠倒是非、偷换概念,因为造成维权现象的根本原因是教会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作者要去追究、探讨的应该是“侵*权”因由,而不是给“受害方”的维权行为定调。

三、在神学上,作者认为教会的维*权行为与“解放神学,女权神学,民众神学,反抗种族压迫等当代神学一脉相承”。
这真是牵强附会,也是偷换概念,其手法不过是利用一些富有争议的神学词汇来迷惑不知内情的信徒罢了。“解放神学”主张基督教应以争取被压迫、被剥削而处于“非人”的贫困中的人们,获得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解放为宗旨的基督教神学思潮,主要流行于拉丁美洲等地区。很明显,大陆教会从未有这样的神学思潮和运动出现,教会自身维权尚未起步,教会长期处于社会、文化边缘地带,教会声音也从未见诸公众视野,又何从谈起解放“被压迫、被剥削的人们”?教会自身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根据当地法律维*权这并不是出于“解放神学,女权神学,民众神学,反抗种族压迫等当代神学”,二者也不是处于同一个范畴,不可混淆。

“行公义”是耶和华所指示我们的善,也是祂向我们所求的。(弥6:8)教会维权是“行公义”不可或缺的途径,耶稣和保罗的榜样才是今天教会维权的真正依据:
耶稣被捕之后,差役用手掌打祂,说:“你这样回答大祭司吗?”耶稣说:“我若说得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得是,你为什么打我呢?”(约18:22-23)
保罗和西拉在腓立比被下在监里,第二天官长要释放他们,可是保罗却依据罗马律法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徒16:37)
更被大家熟悉的是保罗利用自己的罗马人身份、根据罗马律法在非斯都要求其上耶路撒冷、亚基帕准备释放他的情况下,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保罗仍然要求“上告于凯撒”。(参徒25-26章)

四、作者提到新加尔文主义的时候,犯了常识性错误,将凯波尔和凯伯尔张冠李戴,前者是荷兰首相、神学家、新加尔文主义主将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后者是《基督荣耀的身体——教会论》的作者、美国改革宗牧师凯伯尔(R.B.Kuiper)。

五、作者在提到“教会与世界”的关系的时候,明显是在误导:一是把教会所采取的立场定格为“与世界为仇”,二是把圣经中说的“世界”和“世人”、“国家”概念混淆。圣经在论到教会与世界关系的时候,是说“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9)注意,是世界恨教会,而不是教会恨世界。众所周知,教会的仇敌是“撒旦”,是世界的“情欲”、“污秽”、“罪恶”,而不是“世人”或“国家”、“民族”。圣经的教导是爱众人、要爱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彼前1:7,太5:44)

六、作者提到“以法律的手段抗*争是律师的天职”,但“教会对待罪恶的态度和处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我们做着律师无法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传扬福音,让人悔改…我们不可以以对抗的情绪或心理拒绝耶稣对罪人的大爱”。作者这样的阐述有割裂律法与恩典之嫌疑,按照他的观点,教会不应该抵*抗,也不应该指出ZF的侵权行为(作者认为这些是律师的事,不是教会的事),作者甚至向温州牧者们倡议:“在接到任何一个拆+通知时,我们是否可以不表达反抗,我们只要求一如既往地在拆+时赞美我们的主,纪念我们的主!”
很显然,这是伪福音。教会的首要责任当然是传福音,即使在逼迫之时教会仍然要以基督的爱去宽容他人,将福音带给他人。但传福音的首要部分是指出人的罪,人要先被神的律法审判,知道自己的罪孽高过自己的头,无法逃脱将来神的公义审判,要承担永远沉沦的后果,并且无法自救,在这之后才是向人介绍基督的救赎恩典。“清教徒在传讲福音的应许之前,首先是传讲律法的教训。在指出藉着基督宝血,因信得释放之前,首先声明罪人的责任。”(参《清教徒的福音事奉》第五章)绕过罪人的罪而大谈神的慈爱,这绝不是圣经启示的福音。

七、“从态度上,我们需要的是爱的接纳和一起成长,而不是尖锐的对*抗。因为从基督教神学的视觉,罪人自由意志之堕落,使人不可能不犯罪,我们不能因为是基督徒而患上道德洁癖,使自己无法在这个恶的世界中生存。”
这段论述又是在偷换概念,的确“人不可能不犯罪”,基督徒虽然不纵容罪,却爱罪人,也接纳罪人的软弱,但这是针对个体的人而言。在面对公共性、群体性的罪恶之时,教会决不能以“人不可能不犯罪”为由而不加以理会、责备,否则先知书就要从圣经中删除了。君不见先知阿摩司说:“耶和华如此说:‘大马士革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迦萨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推罗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以东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亚扪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押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犹太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以色列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罚。’”(摩1-2章)

综上,此文漏洞百出,望弟兄姊妹在传阅时多加分辨,切切记住使徒约翰的劝告: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




关于《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的几点看法
轶名


读神学博士一文,其有如下结论:
1、张凯电视认罪成为教会标志性事件
2、这个标志性事件是教会未来发展处于十字路口
3、人的力量和世俗法律与耶稣的爱和力量是不同甚至矛盾的
4、教会维权成为惯常现象
5、教会维权与境外机构教会支持有关
6、境外的目的是推进中国人权民主自由
7、上述现象形成的神学根源是解放神学和新加尔文主义,更具体的原因是天恩牧师的三化论
8、教会维权直接原因是人权和法治成为普世标准和联合国宗教自由的规约
9、温州和张凯行动的最直接原因是某些改革宗牧师在温州拆十后,让当地牧者的伤感言论
10、中国没有经历真正启蒙,我们都活在旧思维里
11、基督徒从旧人走向新人多不容易,因此我们也理解政府和制度转型是需要耐心
12、因为我们都在公共性的罪里,因此教会首当带领我们认识自己的罪
13、教会要想活出公平正义的样式,不能总是用法律手段,教会是用爱胜过恶,是靠耶稣得胜之道
14、政府之恶是因为民族之恶,是对民族之恶的惩罚
15、基督徒公共关怀不能夹杂属世的对抗和仇怨情绪
16、让我们以祷告的心对待世界的压迫
17......
18、宣扬十字架神学,唯有饶恕和爱,爱我们的仇敌
大致列出以上此神学博士一些论点
我的读后感如下:
1、以小论断推出大论断,以圣经一点得出圣经全体
2、预设别人没有饶恕没有爱没有认罪
3、说理既不遵从世俗逻辑也不尊从神学逻辑,只有自我的一线逻辑
4、......,不一而论,不值一驳


令我感慨的一点是作者所谓十字架上的爱仇敌大爱之天空口号,在张凯和温州信徒的落地真爱面前,就像水波一样飘渺,张凯和温州教会正是承认自己在软弱和人之罪性里,所以既没有把政府做仇敌、也没有把政府做恶魔来对待,他们恰恰是凭借一颗祷告求主的心,希冀用法治来化解政府的仇恨和对抗和情绪。


用这个博士本人的逻辑分析,这个博士倒是似乎很有背后的机构和信念。
因为此文有点党国的逻辑套上了神学的外衣之味道,我知道,达拉斯神学院里多半都是三自系统公费的神学生。党的人才再多,可以披上神学马甲,但是人可以糊弄人,还能糊弄神吗?


附录:


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


作者:淡淡(神学博士)


2016年2月16日,张凯在电视中的“认罪”将成为中国教会的标志性事件。并使教会未来的发展和正常化道路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坚持以人的力量和世俗法律来推进,还是以基督的爱和力量来突破?

走到十字路口的思潮与推手
这两年来,或者说可以追溯的更久远一些,教会维权已经成为一种惯常现象。这与一些华人基督徒在国外建立援助协会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借助境外某些机构或教会的支持,援助国内的律师、民主人士和基督徒,旨在以推进中国的人权和民主、自由发展。
从神学的角度,这种做法与二十世纪以来的解放神学,女权神学,民众神学,反抗种族压迫等当代神学一脉相承。关注的对象都是出于社会中被压迫的弱势群体。这些神学潮流在20世界下半叶广泛铺开。不过,影响中国教会走上这条道路,不是以上神学的主导,而是新加尔文主义。
新加尔文主义的创始人是荷兰的首相亚伯拉罕·凯布尔,他以建立全方位的世界观为目标,称教会是争战的教会,教会要以世界为仇(参《基督荣耀的身体——教会论》)。一个争战的教会是一个对世界有责任感的教会,然而,遗憾的是作者没有注重争战的手段和争战的重点是撒旦。圣经中对爱仇敌这样一种悖论式圣经表达在凯布尔的书中是不占地位的,或者说没有阐述清楚。当这种神学在部分华人教会改革宗圈内受到青睐,可想而知,一个显著的后果就是对异己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抗心理。这与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的政教关系之论述不同。
《教会论》一书最先由赵中辉牧师翻译解释给华人教会,并由其子赵天恩践行着这一路线。赵天恩提出的三化异象便是这一指导思想的具体化,并且直接营造了家庭教会与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中的对立形象。与之一脉相应的援助协会等机构的成立与工作,无形中帮助中国部分的家庭教会将以法律为武器和国际社会的压力来回应政府的举措。
这样的做法,不仅有着某种神学思想的支撑,更与当代社会传媒评论世界或某国某地区的局势所采取的角度相关——人权和法治。这当然与联合国人权和宗教自由方面的政策有关。
这种观点在中国的基督徒有一定的影响和市场——我们从新加尔文主义者常常批评中国教会对社会不公义现象没有发声和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缺席可见一斑。这一思路对某些有着民族理想的基督徒来说,无疑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激动与努力方向。
新加尔文主义者喊出温州教会的强拆正好证明了教会与世界这两股势力的势不两立,由此有某些改革宗牧师让温州牧者伤感的发言;才会有众多律师或维权人士参与的香港三化异象大会——以凯布尔与世界争战的观点作为中国教会与政府对抗的指导原则;才会有守望教会的张凯律师对温州教会被拆十字架奋不顾身的维权……而这一思路走出来的结果不用笔者赘述,倒是让我们不得不反思的时候了!

出路在哪里?在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对此,我们痛心疾首,用合理合法的手段维护教会的权益,我们没有错啊!但是如果我们相信上帝不会错,那么我们就陷入了悖论,这不能不使我们回到圣经真理,屈膝来求问神的旨意。
中国追求依法治国的理想已经在一个世纪以上,普遍的民众觉醒,政府内部也不乏其人,但是理想与现实及其不对称。当我们寻索这个根源,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没有真正经历启蒙运动,旧思维仍然在中国人的骨子里,在我们的血液里根深蒂固。即便是在海外生活的华人,有几个又敢说在自己的生活中就已经彻底与传统的旧思维决裂了?
对基督徒而言,以我们的新人中的旧人来做个类比,就能够理解中国在走向体制改变和实现民主的过程有多艰难。都说成圣是一个过程,我们需要时间,我们需要基督的爱和弟兄姊妹们的宽容和接纳。同样,中国的历史转折也需要民众的忍耐,和给予充分的时间。正如主忍耐罪人一般。
这并不意味着爱或忍耐就需要忽略正义,忽略正义的爱是人的爱,不是基督的爱。基督救赎性的爱是对罪的弃绝,所以基督的爱才被称之为的“圣洁”。我们不仅关心个人的救赎与成圣,也以同样的爱关心其他人,这就将我们带入到公众的领域和公共关怀。因为罪不仅有原罪,也有文化中的罪,制度性的或结构性的罪。这种潜藏在文化中的罪是最不易体察的。但它的总体表现是对人的不尊重,没有平等,没有自由,没有仁爱。
识别公共性的罪恶,并不需要耶稣基督的慧眼,正如许多不信主的维权律师或者上访者所坚持的正义。但是人的原罪,如果没有基督的光照,没有悔改和认罪,没有人会认罪。教会的职责,便是帮助人更深层次地,从末世论的眼光来看待罪的起源和罪之深重——深重到无法自知,无法自救。教会便是在宣告这个信息。
教会以一种新的存在模式向世人展示耶稣救赎所带给人的新关系:平等,自由和仁爱。这正是人类共同体的理想模式。世人看不见耶稣,但可以看见基督徒群体的爱和圣洁。这应该是教会的本质,所以教会的本质首先不是去与错误的观点争战,而是活出了弃绝不公平不自由的的见证。
教会是要医治一个民族文化中的顽疾,它需要合适的处方。它不能始终采用法律的手段来纠正社会的不公。对律师或关怀公共事件的人来说,以法律的手段抗争是他们的天职,是他们以身相许的呼召。这是他们的正义事业。不过教会的重任不同,教会同样痛恨罪恶,但教会是以基督的爱去胜过罪恶。这意味着,教会对待罪恶的态度和处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这与正义并不矛盾,如一个基督徒法官可以根据律法判一个人死刑,但同时他可以在上帝面前求主饶恕罪犯,带领他悔改。
一切促进民族进步的人士,都可以拿国际人权标准批评政府。一切合理合法的世间手段都可以用上。但是作为教会,我们知道我们的标准不是这个——并不是说联合国人权宣言与圣经抵触,而是说我们的最终根据是圣经。圣经不仅教导我们何为自由,也教我们获得自由的手段——这就是耶稣基督得胜之道。我们也必须痛心地接受,一个政府的存在是这个民族发展的必然,一个恶的政府是对民众之恶的刑罚(圣经观点)。每一个受害者,每一个参与者,都在上帝眼里与政府同罪,没有无辜之人。这使我们在上帝眼中谦卑,使我们做着律师无法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传扬福音,让人悔改。
在公共关怀的道路上,圣经使我们与属世的追求正义之人士区分开来。我们不可以以对抗的情绪或心理拒绝耶稣对罪人的大爱。我们追求公义的目的不只是为暂时的世界或世人,乃是为了永恒的天国之荣耀。在这里,没有对人之恨,没有怨愤,只有依靠耶稣识破仇敌的诡计,对罪说不。我们可以以各样的方式传播神圣的正义。
我们拒绝神圣二分的观念,也拒绝以属世的方法来对抗罪恶。基督徒乃是以基督的心为心,以主的爱来承担这个世界的恶,转化这个世界的错位思想,错位情感,和非人的行径。从态度上,我们需要的是爱的接纳和一起成长,而不是尖锐的对抗。因为从基督教神学的视觉,罪人自由意志之堕落,使人不可能不犯罪,我们不能因为是基督徒而患上道德洁癖,使自己无法在这个恶的世界中生存。
耶稣没有用强力来宣告和实践真理。耶稣被世人遗弃,被天父遗弃,被门徒遗弃,黑暗笼罩大地!但是只要天父是活着的,只要天父仍然掌权,就会有死人复活,就会有光明照耀大地。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确信,中国教会的讲坛就可以让位给维权律师,神学院可以改成法律培训机构,因为他们似乎比牧师更懂得正义。但我们确实地知道:这不是教会的本质和方向。
试想我们是否愿意在此时放下自己,愿意与耶稣一同经历黑暗?我们不祈求十字架保住,我们不咒诅那些强拆者。我们只为自己祈祷,当黑夜来临的时候,主,你与我们同在,将我们滴血的心灵转化为喜悦,让我们全然相信,黑暗不会永远遮盖大地!我们转向你的时候!我们所要传扬的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让耶稣为民族代罪的爱消解我们的罪和仇恨,还有什么更好的出路?

是宣扬十字架神学的时候!
如今,是我们宣扬十字架神学的时候。我们知道,保罗以十字架神学解决教会的分裂,彼得以十字架神学激励罗马尼禄皇帝的逼迫,度过了最初教会近300年的光荣时期,无数的殉道者,无比荣耀地走向殉道场。因为有这么好的牧者教导我们:“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因为你们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彼前4:1-2)。为的是作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回看初代教会在腥风血雨中,却出现了教会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再没有出现过如此大批杰出的教父和神学家。圣经中所记的彼得没有以人权和法治的观点教导当时受逼迫的教会去抗争,但是他以神永恒的真理保住了教会。这条路走的如此地苦,但是又何等地圣洁和彰显主的能力。它以自我牺牲的方式怜悯了这个世界的罪人,它以和平的方式拯救了邪恶的文化。
温州的牧者们,在接到任何一个拆十架的通知时,我们是否可以不表达反抗,我们只要求一如既往地在拆十字架之时赞美我们的主,纪念我们的主!我们还可以为那些强拆者送上生命之水。并求神饶恕他们的行径!我们也可以开放教会的讲台,邀请全国讲十字架神学讲的很好的牧者前来宣讲,将这样的传讲放在网上,汇集成一股甘泉。
没有谁可以夺走我们属天的平安,我们仍然在如此的环境中坚定地继续着耶稣教导的大使命。这需要我们如同耶稣一样经历克西马尼园的祈祷,我们的挣扎使汗如同血滴在地上,我们只要耶稣得胜,我们只要耶稣成为我们内心的掌权者,我们便可以行出人无法行出的力量。
从爱而不是从人权入手,有可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宣教大国,因为那些需要宣教的国家几乎都不是一个个讲法治的场所。或者说从一个蛮夷之地向现代文明过度的最佳方式是上帝之爱的苏醒!这需要有一批敢于牺牲个人权利的人献出自己。这如同耶稣一样,愿意放下自己的权利,承担他人之罪。我们不是耶稣,我们无法洗清别人的罪,但我们可以以基督受苦之精神将他人带向耶稣。
爱我们的仇敌,许多的宣教士或基督徒已经为我们作出了榜样:当一个华人学生杀害自己的同学和老师后,家人得到了受害之家属的原谅和爱;当一个美国宣教士在武汉感恩堂被刺死后,妻子送圣经给行凶者的家人,并毅然带着6个孩子留在中国。即便没有信主的世人也不会将此事理解为这些家人如此怀恨自己的亲人,因为他们不恨罪犯。这说明世人有这样的理解能力,谁都懂得崇高生命带来的影响。只是我们不靠主我们便行不出来!
再次,我们以圣弗朗西斯的祈祷:
  主啊,让我做你的工具,去宣扬和平


  在满是憎恨的地方,我要播下爱心的种子


  在满是创痛的地方,我要播下宽恕的种子


  在满是疑虑的地方,我要播下信心的种子


  在满是颓丧的地方,我要播下希望的种子


  在满是黑暗的地方,我要播下光明的种子


  在满是悲哀的地方,我要播下喜乐的种子


  神圣的主啊


  愿我不祈求他人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不祈求他人谅解,只求谅解他人


  不祈求他人抚爱,只求抚爱他人


  因为在施舍中,我们有所收获


  在宽恕他人时,我们也被宽恕


  在丧失生命时,我们将复活而获得永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