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宗教和政权的联接到基督教国家里的政教分离

韩家亮

在初步了解了正统和异端以后【1】,接下来的一个题目当然是邪教了。我在【1】的结尾说过英文里没有词对应于邪教。要讨论邪教,必然先要解释政教分离这个非常重要的观念。有了真正的政教分离,政府就没有权力判定某宗教的一些教派是正统而另一些是异端,因为这是属于这门宗教自己的事。政教分离下的政府只能制定独立于宗教的法律。当某个教派触犯了法律,这个教派就应该受惩罚,严重的被取缔,不论它是不是邪教。
 
  首先我们应该了解宗教的起源和功用。下面多处借助一本非常好的政治学课本,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2】。这本书应该是一流大学本科政治学高年级/研究生一年级用的课本。【2】俯瞰全世界从史前到大约200年前(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前)各种文明中政治秩序发展变化的历程。人类社会起初是由较小群体(群伙 band)组成,后来的部落比群伙大一些。【2】说:“所有人类社会都有宗教信仰--即相信一种看不见的超自然的秩序。……我们不知道任何存在过的人类原始社会没有宗教信仰(36页)。”这点学术界基本上同意。非常有名的人类学家Jared Diamond也观察到这一点【3】。顺便提一下福山是一个agnostic(神未知论者)【4】,即神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我现在还不知道。从Jared Diamond的著作看他是个无神论者。
 
  宗教在人类社会里起什么作用呢?有人认为是心灵的寄托,犹太-基督教认为因为人是神造的,宗教倾向属于一种本性。本文主要关心的是宗教在人类社会的政治中起的作用。【2】: “有些人(他们的文章参考【5】;这些作者属于当代著名无神论者)现在辩说宗教是暴力,冲突,和社会不和谐的根源。但是历史上宗教起刚好相反的功用:它是社会的凝聚力使人类比经济学家假定简单理性和利己的代理人身份更广泛地和更安全地合作(37页)。”亚当-斯密在假设每个人理性和利己的基础上建立了现代经济学。福山说宗教比经济学有更强的社会凝聚力。【2】:”宗教不是加强一个群体的团结的唯一理念 --- 现在我们有国家主义和世俗的意识形态例如马克思主义 --- 但是在早期社会中宗教在建立较为复杂的社会组织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如果没有宗教很难想象人类的演化能够超出很小的群体社会(38页)。”就是说宗教在人类社会的政治中历史上起了关键的凝聚力作用。
 
  不仅宗教过去在政治结构中非常重要,一个社会中哪种宗教占主流也非常重要。【2】给了一些清楚的例子。大约2500年前,中国与印度的政治和经济状况很相似。但是后来印度在发展中走了一大段弯路(detour)。原因何在?因为印度教(也称婆罗门教)在印度取得了支配地位。印度教决定了后来印度一千多年政治经济的发展。【2】还给出了宗教在政治发展中起重要作用的许多例子,例如法治在基督教文明中的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交通、通讯的日益发达,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变小了。从前许多国家是一种宗教占主导,现在许多国家内存在不同宗教信仰。中东历史学泰斗Bernard Lewis指出中世纪时中东伊斯兰教领袖曾严格限制穆斯林到西欧旅行和居住,因为怕他们偏离伊斯兰教导【6】。而现在许多欧洲国家包括英国和法国存在许多穆斯林。要消除化解可能的宗教冲突,政教分离是比较好的办法。注意许多华人对政教分离错误理解成政治与宗教分离。实际上,政教分离是指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即教会与政权分离。这与前面有本质的不同。如果政治与宗教分离,那为什么许多西方国家的就职宣誓还用圣经?教会(church)是一门宗教的组织。上面的英文 State 可以指国家但在这里是指政权。政教分离是指不能以(教会)组织的形式来干涉政府。政教分离先在基督教国家里实现。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形成政教分离的过程。
 
  * 旧约圣经容许异端吗? *
 
  旧约圣经容许异端吗?答案是绝对不容许。旧约里有许多犹太人违反十诫拜偶像而被神惩罚的。出埃及记中摩西上山见神多日接受十诫(20章)。山下面的以色列人等不急要亚伦给他们造个金牛犊来崇拜。32:25 摩西(下山后)见百姓放肆,亚伦纵容他们,使他们成为敌人的笑柄, 26 便站在营门口对会众说:“凡跟从耶和华的,都站到我这边来。”所有的利未人都聚集到摩西身边。 27 摩西对他们说:“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华这样说,‘你们各人带着刀,从这个门到那个门,走遍整个营,不论遇见的是兄弟、伙伴还是邻居,只管杀他们。’” 28 利未人便照摩西的话去做。那一天,约有三千人被杀。 29 摩西对利未人说:“今天你们已经把自己奉献给耶和华了,因为你们大义灭亲,祂必赐福给你们。”这些利未人不论兄弟、伙伴还是邻居都杀死,而摩西还要奖赏他们!旧约中还有其它许多例子。神与以色列人立的契约绝对不容许异端。
 
  * 新约和基督教的不同 *
 
  新约与旧约有大的不同。歌罗西书 2:16 所以,不可让人在饮食、节期、朔日或安息日的事上批评你们。17 这些都不过是将来之事的影子,那真实的本体是基督。16节指的是旧约里规定的许多条例。保罗在这里教导新约是实际,旧约只是影子。旧约仍旧有意义,但是新约是需要实行的。
 
  怎样解释圣经非常关键。这里我引用天主教学者Robert Spencer针对伊斯兰学者对圣经旧约的评论的反驳【7】:“(伊斯兰教学者)Hussein Ibish在驳斥Pat Robertson对伊斯兰的评论说:'……我可以引用圣经里段落来抹黑犹太教和基督教……。'确实Ibish可以从圣经里找到暴力段落。例如,《诗篇》137:9 “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有如《诗篇》101:8 “我每日早晨、要灭绝国中所有的恶人.好把一切作孽的、从耶和华的城里剪除。”还有,《撒母耳记上》18:7 “众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约书亚记》还有许多血腥无情的战争。
 
  “但是与伊斯兰教不同,没有现代犹太教徒和基督徒会把这些希伯来人的战争故事和胜利庆祝来作为现在行动的指导。犹太人和基督徒认为这些段落是神的话的一部分,但是这些段落在犹太人和基督徒中间的位置与可兰经在穆斯林中间的位置非常不同。这些段落是一部分历史记录,显示了神是如何把它的子民从黑暗逐步带入光。基本上所有基督徒,包括原教旨主义者,都认为这些段落只适用某一时间和环境,是不完整的神的启示,最终新约福音的爱以及和好超出了以前启示。犹太教和基督教都发展了圣经的寓意解释来解释旧约的战争段落……。”
 
  下面我会讲到如果正确解释马太福音十三章耶稣的一个寓言,我们可以推导出基督教占主导的国家应该采用政教分离。
 
  * 政教分离的产生 *
 
  历史上政教分离产生发展于基督教文明中。但不是所有基督教国家都实行政教分离。在宗教改革以前,不存在政教分离。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1453年被伊斯兰帝国灭亡。拜占庭以后东正教的正传是俄国。东正教没有经过宗教改革。东正教高级教职基本上是俄国沙皇的附庸(俄国政权种类常被归于君王控制Caesaropapist),沙皇可以任意任命和撤换大主教等教职。【2】对此有一些介绍。
 
  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也不一定会直接导致政教分离。在宗教改革初期,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新教都曾残酷迫害过异端。比较有名的是教廷因为异端处死布鲁诺和软禁伽利略。但是真正影响大的是罗马教廷收复西班牙后(西班牙曾有一段时期被伊斯兰帝国所占领)对犹太人、穆斯林、和其它异端的迫害。当时天主教教廷的确犯了不少罪行,但是我们也应该客观地看这段历史,【8】是一个著名历史学家对这一段历史的总结。宗教改革起始时,新教领袖认为自己正确,也没有想到应该改变对异端的处置。新教与天主教教廷有时还互相指责对方为异端。实际上因为新教和天主教双方都持守使徒信经和三位一体教义,双方当然都是正统。稍后于马丁-路德的著名宗教改革家是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也有译为卡尔文)。瑞士日内瓦是加尔文的大本营。宗教改革运动中有一派Anabaptist很激进;现在的浸信会(Baptist)是从它发展而来的。当时日内瓦有一些属于Anabaptist的信徒被加尔文主义者作为异端处死。加尔文主义后来在法国有很大的发展。法国天主教政权镇压加尔文主义者,1572年发生了一起大屠杀(S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一个月的时间内有一万至十万法国加尔文主义者被法国天主教当局挑起的暴徒们屠杀【9】。【9】是一门非常权威的关于加尔文主义的历史书,它指出这段历史对欧洲的法治发展非常重要。美国殖民地时期有些州还以某教派为准则,不许其它信仰和教派的人移民。
 
  有一种关于政教分离起源的解释是“只是在数世纪的流血冲突和迫害以后,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得出结论:只有剥夺教会接近政权的强制压迫的权力,同时剥夺政权干涉教会的事务,才可能取得不同信仰和教义的人们和平共处【6,10】。” 就是说既然教派之间可能进行严重迫害,应该实行政教分离。特别是宗教改革以后,出现了许多新教教派,更使国家对不同教派的宽容成为必须。美国宪法修正案使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国家用法律确立政教分离。稍后的法国革命也大大限制了天主教的势力。不过与美国宪法确立政教分离不一样法国革命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世俗国家,当然最终这也导致政教分离。
 
  开始时政教分离是针对基督教各派。后来发展成包括其它宗教信仰,佛教、印度教、原住民的宗教、伊斯兰教等等。二百多年的实践证明政教分离可行,也是比较好的办法。
 
  * 政教分离的圣经依据 *
 
  上面只是历史。如果这没有圣经基础,将来仍然可能会出问题,例如有些极端的教派可能认为这种做法偏离圣经/可兰经/佛经,以挑战政教分离。现在来看从圣经来看怎样解释政教分离。比较常见的一种圣经解释是根据下面一段:马太福音22:15 那时,法利赛人出去策划怎样从耶稣的话里找把柄陷害祂。 16 他们派了自己的门徒跟希律党人一同去问耶稣:“老师,我们知道你诚实无伪,按真理传上帝的道,你不徇情面,不以貌取人。 17 那么请告诉我们,纳税给凯撒对不对呢?” 18 耶稣看出了他们的恶意,就说:“你们这些伪君子,为什么试探我呢? 19 拿一个纳税用的钱币来给我看。”他们就拿给祂一个银币。 20 耶稣问他们:“上面刻的是谁的像和名号?” 21 他们说:“凯撒的。” 耶稣说:“那么,属于凯撒的东西应该给凯撒,属于上帝的东西应该给上帝。” 我不太同意这样的解释。法利赛人的问题是交税。耶稣回答的也是钱的方面。一个政权不止发行货币和收税,还有政治、政府、防卫、教育等方面。
 
  我认为从耶稣在马太福音十三章的一个寓言可以推导出政教分离。马太福音十三章24-30节。“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么、从那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作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么。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后来在36-40节:“当下耶稣离开众人、进了房子.他的门徒进前来说、请把田间稗子的比喻、讲给我们听。他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十三章前面的寓言用种子来比喻神的话。这里撒旦(魔鬼)撒的种长出来的是稗子,当然是指异端或者邪教。此处耶稣教导不对邪恶和错误在现世处罚,而只是预告末日审判。耶稣的类似教导不对现世邪恶惩罚在圣经中多次出现。他的使徒在新约中也是类似教导。在基督教早期如有人犯错误离开了圣经的正确教导,最严厉的惩罚是被革除教会,除此并无其它惩罚。就是说耶稣和十一使徒从来不惩罚异端,最多是远离。现在的社会当然需要一些法律惩罚刑事罪,政教分离的国家是个当然的选择。我以前曾经提出圣经这个解释【11】。
 
* 政教分离的例子 *
 
  我在【1】里面讲到西方现在比较广为人知的几个基督教异端: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会,Church of Scientology。据我所知,耶和华见证会非常遵纪守法,与西方政府和法律一般没有冲突。耶和华见证会持守和平主义理念反对战争反对当兵。如果一个国家需要征兵(例如二战时期),耶和华见证会可能与相关法律冲突。不过这不限于耶和华见证会,有些正统基督教派别(例如Amish)也有类似问题。总之虽然耶和华见证会属于异端,它仍然有信仰自由。至于摩门教,早期因为它奉行一夫多妻制,与美国法律的一夫一妻制冲突。但是摩门教的主流很早已经废除一夫多妻制,以符合世俗法律,大多数摩门教教会也与法律没有冲突。偶尔有新闻报道美国警方破获极少数仍然实行一夫多妻制的摩门教派别,这些案例是按刑事案件审理判决的。
 
  一件美国恶性案件是1993年David Koresh 的案件。从新闻报道来看,David Koresh明显不是基督教正统。但主要问题是Koresh 违反了法律,被疑性侵幼女和窝藏武器。Koresh曾经奸淫许多女子,其中一些是幼女,还生下一些孩子(包括幼女的孩子),在美国这是重罪。在美国许多人可以买武器,但是必须申报。Koresh 被控收藏没有申报的武器。联邦执法人员(警察、FBI、联邦ABF)给Koresh 发出传票,但是Koresh拒不服从。后来联邦执法人员进攻Koresh 的据点。后来大火完全毁灭Koresh 的据点,里面的多人死于大火。可能大火是Koresh 或其手下人放的,也可能是其它原因。无论如何,整个事件没有任何地方牵涉异端或是邪教。即使是一个正统宗教组织发生这样的事件(当然可能性很小)美国联邦执法人员也会同样处理。Koresh 犯得是刑事法,不是宗教法。
 
  将来我再探讨中国的政教分离问题和伊斯兰教与政教分离的问题。
 
  注释:
 
  【1】韩家亮: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正统和异端及邪教
 
 
  【2】 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3】Jared Diamond, "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 What Can We Learn from Traditional Societies?"Penguin Books, 2013.
 
  【4】 Ian Adams, R.W. Dyson, "Fifty Major Political Thinkers," Routledge Key Guides, 2007
 
  【5】参看 Christopher Hitchens, God Is Not Great: How Religion Poisons Everything (New York: Twelve, 2007);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2006). 等等。
 
  【6】Bernard Lewis, "What Went Wrong?: The Clash Between Islam and Modernity in the Middle East," Harper Perennial, 2003.
 
  【7】 Robert Spencer, "Islam Unveiled: Disturbing Questions About the World's Fastest-Growing Faith", Encounter Books, 2003, pp.22-24.
 
  【8】Thomas F. Madden: The Real Inquisition
 
 
  【9】John Witte, "The reformation of rights: law, religion and human rights in early modern Calvinism,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Chapter 2.
 
  【10】韩家亮:政教分离初探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454
 
  【11】韩家亮:政教分离再探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604
 
转自共识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