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律师与浙江教案

张耀杰

我与张凯律师并不熟悉,至今也不能确认与他是不是有过一面之缘。之所以要写作这篇文章,是因为网络上总有朋友问到浙江教案的事情,作为长期追踪研究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人文历史学者,我也不应该一直回避这样一个重大的现实案例。

在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这三大世界性宗教当中,与现代工商契约及民主宪政社会息息相关的基督教,尤其是奉行平等博爱、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准则的基督教新教,是门槛较低并且具有社会关怀和组织动员能力的一种宗教团体。在真正意义上的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不被允许独立存在的情况下,基督教尤其是游离于所谓“三自体系”之外而没有被赋予合法地位的家庭教会,无形之中就成了中国民间社会最为活跃的NGO。在最近几年的群体性事件当中,一直活跃着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基督徒律师的身影。在中共执政当局眼里,基督教尤其是基督教家庭教会,一直被视为需要高度警惕、严密防范的一种敌对势力。最近几年来,中共当局明显加强了针对基督教群体的管控和打压力度。

就全国范围而言,浙江省是现代工商企业最为发达的一个省份,同时也是基督教根基最为深厚、基督徒人口最为密集的一个省份。据传说,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陪同某最高领导人的母亲去普陀山拜佛;这位早年在革命圣地延安打拼过的红色老太,看到沿途有许多新建教堂,便随口感慨了一句:“怎么到处都是十字架呢?”夏宝龙把此事默记在心,浙江全省随后便在所谓“三改一拆”——自2013年至2015年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的三年行动——的旗号下,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拆除基督教堂及其十字架的社会化政治运动,有许多基督徒因为聚众抵制该项运动,而被抓捕关押。在抵制浙江省大规模拆除基督教堂及其十字架的过程当中,冒险代理该项案件的北京市新桥律师事务所的基督徒律师张凯,表现得最为引人注目。

从2014年8月代理温州救恩堂黄益梓牧师案开始,37岁的张凯表示要代理一切和强拆十字架有关的案件,并且长时间驻守在温州。他说自己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选择。

温州救恩堂在拆除十字架过程中发生多人流血事件,该堂牧师黄益梓被警方认定为这起抗争事件的组织者。作为黄益梓的代理律师,张凯在诉讼程序上较真死磕,将黄益梓案拆分成4个案子、前后发动11名律师朋友参与代理。

其一,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在48小时内有会见律师的权利,黄益梓超过70个小时才见到律师,张凯因此提出国家赔偿诉讼。

其二,在依照法定程序无法给看守所里的黄益梓送达《圣经》的情况,张凯的律师团队再次提出诉讼,声称这是全国首起看守所读经案。

其三,基督徒给浙江省政府官网的“省长信箱”写信,就黄益梓牧师被无辜羁押提出质疑,“省长信箱”在回信中提到“黄益梓行为违法”。张凯律师团队认为这是“未审先判”,为此提出名誉侵权诉讼。

黄益梓被捕后,张凯的律师团队还征集上千人签名用来递交游行申请书,在张凯看来,这些都是博弈的过程,“启动和启动了不受理是两回事”。

据和张凯一起代理浙江教案的张培鸿律师介绍,张凯是用别出心裁的方式代理教案,他不放过任何一种法律关系。强拆十字架是违法行为,纠正违法行为就应该是重立十字架。“这一切都是根据法律程序,按部就班。”这种无穷无尽的法律博弈方式,让地方当局极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政府机关如果不规范自己任意妄为的行政手段,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被告。

三个月后,不胜其烦的地方当局提出交换条件,说是只要黄益梓解除与张凯的法律代理关系,一个月后就会获得释放。但是,张凯退出该案后,黄益梓并没有被如期释放,面对地方当局的违约食言,张凯重新成为黄益梓的代理律师。2015年3月,黄益梓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刑一年。

2014年11月,张凯成为温州下岭教堂的代理律师,他沿用黄益梓案的套路,再度提起一整套的连环诉讼。在此期间,张凯组织来自全国各地的基督徒律师30多人,组成强拆十字架维权律师团介入浙江教案,他同时还写作大量的文章、微博开展舆论宣传,并且主动与浙江各地的基督徒及基督教“两会”(基督教协会和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官方人士,保持频繁接触。

2015年7月9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全国各地展开了一场抓捕维权律师、上访维权人士以及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的维稳行动。

2015年7月10日,全国又有上百名维权律师、上访维权人、异议人士以及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被警方传唤及抓捕。一度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兼职调研的我本人,是其中之一。当晚九点钟,专门负责跟踪监控我的北京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局的某警官,开车来到我家楼下,极其严峻地告诉我说:公安部的傅政华副部长专门点了两个人的名字,第一个就是你张耀杰,要求我们今天晚上必须找到你,你必须书面保证:第一,删除所有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被抓捕一事有关的网络信息;第二,不支持与声援周世锋有关的任何言论和行动。否则,后续警员马上会带着传唤证赶来。我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坐在警车里面当场书写了一份保证书算是过关。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像这样违心书写保证书,还是第一次。

同样是在2015年7月10日晚上,远在温州的张凯律师原本要按照原计划举办一场法律讲座,讲座题目是《法律和律法》。在他看来,“律法”就是基督教中的Law,是指上帝创造的规则。“基督教讲顺服,但是我们应该顺服的是宪法,是道德,而不是违法的人和行动。法律代理不一定能够阻止强拆,但至少会把非法性表露出来。就算是违章建筑,也应该有合理合法的拆除方式。”讲座开始之前,张凯被温州警方强行带走后彻夜问话,警方明确要求他不要炒作周世锋案、不要在温州举办法律讲座、不要参与浙江教案。

张凯第二天被释放后,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律师职责,继续睡在面临拆除的温州下岭教堂,每天会见来自浙江各地的牧师和基督徒,穷尽一切法律手段依法抗争。8月25日深夜,张凯律师再一次被警方带走,从此杳无音讯……

2016年1月18日,浙江杭州市基督教协会和杭州基督教爱国运动委员会发布通知,免去杭州市崇一堂牧师、中国基督教协会第七届委员会委员顾约瑟的主任牧师职位,顾约瑟在此之前已经丧失了人身自由。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说,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1日报道称,杭州市基督教两会给出的解释是:顾约瑟涉嫌“挪用资金罪”被查。据知情人士介绍,顾约瑟遭受撤职查办的真正原因,是他曾经多次公开抗议浙江当局强行拆除基督教教堂及十字架的违法行为。

2016年2月25日,也就是张凯被警方带走整整6个月之后,温州方面播放了张凯被迫认罪的录相资料,温州网也于当天刊登一篇媒体审判式的官方报道《温州张凯案案情:他炒作20起宗教案 自称能当总统》,其中介绍说:“去年曾被境外媒体大肆炒作的温州‘张凯案’,经数月缜密侦查,公安机关查明,张凯是近年来包括该事件在内的一系列涉宗教非法聚集事件的幕后策划组织者。张凯觉得自己在律师界有名气,在教会有群众基础,还有境外支持,将来中国如果发生变革,他也有机会当总统。”

这篇文章的结束报道说:“温州公安机关表示,鉴于张凯对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态度较好,将考虑提请对他依法变更强制措施。”

我看到上述报道之后,于第一时间给出了这样的反讽评语:“我强烈要求美国政府抓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因为这个女士一直想当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而且接受了许多境内和境外势力的捐款资助。”

就在同一天,被温州警方认定为境外势力的美国方面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认为“张凯弟兄看起来必定经历了外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和压力,才在被迫之下被‘北韩’和‘伊斯兰国’式的媒体游街电视认罪。……我为张凯弟兄永远自豪。求上帝的灵那永恆的安慰者保守我亲爱的弟兄在身体自由后好好休养对华援助协会将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推进中国大陆的宗教自由和法治进步!”

温州教案虽然暂时遭受到残酷打压,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的失败者显然不是像张凯、顾约瑟这样的基督徒,而是疯狂拆毁十字架、镇压基督徒的夏宝龙及其公权帮凶。

最后,我想抄录北京基督徒王东成教授写在微信上的一段,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张凯为义受难使我又一次思考传福音传什么。我是看着张凯走进教会、看着他受洗的,我们夫妇在他的婚礼上为他和他的爱人奉献了爱的劝勉和祝福。如今,他为义受难,我心很痛!一些基督徒在传福音时总是告诉人:基督为我们上了十字架,用宝血遮盖了我们的罪,为我们做了挽回祭;信基督得永生,信基督得恩典,信基督得平安喜乐。这不错。但是远远不够,必须告诉人:并非耶稣上了十字架,我们就不必上十字架了,我们必须像耶稣一样上十字架、一样走苦路;我们所得的平安,是惊涛骇浪中的平安;我们所得的喜乐,是狂风暴雨中的喜乐;我们所得的恩典,是积攒财富在天上的恩典;我们所得的永生,是死里复活、向死而生的永生。我又一次明白了:我们应该传的福音,是十字架的福音!千万别以世俗的功利诱惑人进教会、做为得世俗好处而信上帝的基督徒。天国的路是窄的,天国的门是窄的。传十字架的真理吧。”

转自民主中国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