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拆十风暴中的顾约瑟牧师

邢福增

一名信徒爬上平陽縣水頭鎮的一家教堂加固十字架,政府早前曾經派人清除這教堂十字架但不成功。
 
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顾牧师一直有表达对强拆行动的忧虑,并试图将有关问题循各种渠道上陈反映,希望能在既有程序下,纠正强拆行动对政教关系带来的伤害,但结果却是……

2016年1月18日,杭州市基督教兩會發出公函,透露根據「有關部門要求」,顧約瑟牧師不再擔任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主任牧師一職。此後,顧牧師的情況一直備受各界關注。此舉正式標誌着,浙江省自2014年起開展的強拆十字架運動,終於發展至政治清算省內反強拆的基督教最高領袖的局面。

1月28日,再傳來顧牧師夫婦於27日晚上被當局帶走的消息;29日,杭州市基督教兩會及浙江省基督教兩會(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基督教協會,簡稱「市兩會」和「省兩會」)先後發出通知,指顧牧師「因涉嫌挪用資金罪等經濟問題」,遭相關部門調查。相信很快,浙江省的官方媒體(如《浙江日報》、《杭州日報》等)及官方部門(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公安局),會就顧案作更詳盡的報導,披露更多「內情」,確立顧牧師的經濟罪行,藉此否定其信仰及人格操守,並以「依法辦事」為名,打擊這位在省內備受尊重的牧者。

顧約瑟牧師曾任杭州基督教協會會長,以及浙江省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副主席;其自2005年5月起任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2012年當選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崇一堂新堂於2005年落成,總佔地面積1.2萬平方米,教堂面積7000平方米,能夠同時容納五千多人,是杭州市內最具規模的教堂。在顧牧師帶領下,堂務取得長足發展,在省內及全國均具有相當聲望。

一場「拆十風暴」,暴露了中國政教關係種種難以理解及荒謬之處,也將站在不同位置的信徒及教會領袖,置於嚴峻及實存的挑戰中,逼使他們作出選擇及回應──妥協還是抗爭?忠於信仰與良知,或是順從與利用政治?讓我們先回顧這位基督教愛國團體領袖,在強拆十架風暴中的選擇與立場。
維護橋樑,反對拆十

在「三改一拆」開始時,浙江省基督教兩會於2014年4月23發出《浙江省基督界支持「三改一拆」倡議書》,認同行動「不是針對某一群體的」,呼籲基督教界「正確理解,積極參與」。據悉,有關倡議書是在顧牧師不知情的情況下發表的。
三改一拆浙江省政府決定,自2013年至2015年在全省深入開展「舊住宅區、舊廠區、城中村改造」和「拆除違法建築」(簡稱「三改一拆」),為期三年。(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5月25日,國家宗教局副局長陳宗榮到訪杭州,了解三改一拆涉及基督教場所的情況,顧約瑟牧師在座談會上發言,呼籲當局「充分考慮到宗教活動場所的特殊性,從黨和政府執政為民的指導方針角度,為了維護社會的安定團結,在執法過程中更加的人性化、合法化,以改為主,以拆為輔,最大程度減少資源浪費」。其發言雖以支持三改一拆為主調,但卻指出在落實及執行時,存在一些問題。

6月,省兩會積極配合政府,成立「協助各地基督教活動場所辦證及建築設計規範化」工作小組,顧牧師雖在會議表達支持政府行動,但他針對「整改基督教教堂」(「整改」即拆十字架)卻坦言「內心很糾結」,並憂慮運動對基督教兩會的衝擊:「兩會作用就是聯繫政府與教會之間的橋樑,因此不能讓成為『斷橋』,更不能成為『吊橋』,要肩負使命,發揮好兩會的職能和作用,努力服務於各地教會……」。

7月,溫州救恩堂十架被拆,並演變成流血衝突。顧牧師接受《福音時報》訪問時指出,他對地方執法者拆除十字架表示無法理解和無奈:為何一方面強調拆違,實際行動中卻如此強勢的針對教堂十字架?他一語中的地指出事件已從「拆違」演變成「拆十」:「超高的、超面積的、超大的」教堂在收到拆違通知後,在後來的處理中,往往不再針對違章部分拆除和整改,反而是教堂頂端的十字架成了焦點。顧牧師對此表示「想不通」、「很痛苦」,「求上帝安慰教會」。7月間,省基督教兩會再就十字架問題,向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反映意見。

8月19日,省民宗委安排五大宗教團體負責人接受新聞媒體採訪,對於涉及宗教違法建築處置工作中出現的「不和諧聲音」,他們均認為「是極少數人的所作所為」,全省宗教界將繼續支持配合有關工作。顧牧師在發言時,提及「拆十字架傷害信徒感情,破壞政教關係」,但浙江衛視卻把這段話剪掉(註一),僅保留他說「『兩美』浙江建設是所有浙江人都應該支持的,基督徒也不例外,當然支持」。不少信徒觀看浙江新聞聯播後,引起負面情緒,甚至私下質詢顧氏。
背起十架,據理力爭,反對拆十謬行

2015年5月,浙江省就《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試行)》(以下簡稱《規範》)向社會徵集意見,當中規定十字架「應整體貼在宗教主體建築的正立面上」,十字架長度與建築物正立面的比例「應小於1:10」,色彩亦「應與教堂建築立面及周圍環境相協調」,此舉明顯是為賦予日後強拆十字架的依據。(註二)

試行規範發出後,崇一堂在其網站上載了反饋意見,直斥「立法規範褻瀆了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也踐踏了國家法律尊重信仰自由的立法要求和立法精神。」(註三)然而,有關意見隨即被刪除。雖然《規範》受到不少基督教及天主教人士反對,但仍在7月獲得通過

據悉,在5至6月間,崇一堂及省基協先後就強拆十字架及《規範》,向中國基督教協會、浙江省政協反映情況,並將有關報告上呈北京。6月21日,杭州市磐石堂被強拆十字架後,崇一堂於主日崇拜聚會時宣讀了牧者的話,顧牧在這段話中說:「一年多來,我們與弟兄姊妹共同承受浙江教會經歷的試煉」,「堅持以合理合法的渠道表達教會正當的訴求,努力爭取教會合法的權益」,並以「十字架」的信息來勉勵信徒,「一起經歷神所許可的創傷,共同承受十字架的苦與痛」。

可見,顧牧師一直以崇一堂主任及省基協會長的身份,表達對強拆行動的憂慮,並試圖將有關問題循各種渠道上陳反映,希望能在既有程序下,糾正強拆行動對政教關係帶來的傷害。

7月5日,浙江省天主教兩會(愛國會及教務委員會)發表致浙江省民宗委的公開信,就省內強拆教堂十字架的問題,表達強烈的反對意見。(註四)同日,顧牧師以「十字架的呼召」為題,在崇一堂證道,提及對當前外在環境及時局「不理解」、「想不通」,但這卻是「十字架的道路」。因此,基督的門徒必須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主的道路。

7月10日,省基督教協會亦向省民宗委發表公開信,形容強拆十字架令「我會承擔的『橋樑』作用已無發揮和存在的意義」,並稱「我會負責人多次到貴會登門要求或電話要求停止強拆行為無果」,考慮到「黨和政府的形象在國內外造成空前的損害與破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被「公然踐踏」,故強烈呼籲省民宗委「請在尊重憲法,法律的前提外,從宗教的特殊性複雜性角度考慮,立即停止此類撕裂黨群關係的拆除十字架的謬行」。(註五)
政教矛盾,受政治清算

省基督教協會此舉,引起各地廣泛報導,蓋基協一直被視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管理的愛國宗教團體,如今竟公開表達異議。其反映當局持續一年多的強拆十字架運動,最終逼使部分官方宗教團體決定發出反對聲音,維護宗教界權益。

不過,省基督教協會是次行動,並沒有獲得省基督教三自會聯署,說明省基協及省三自會領導間的分歧與矛盾。據悉,浙江省民宗委對此極度不滿,並已將省基督教兩會的公章收回,避免其再發表任何聲明。(註六)省民宗委與基協間,處於前所未有的緊張關係。

儘管遇到各方反強拆的回應,但浙江省委拆十立場絲毫未改,甚而傳出逮捕反拆維權律師及教會牧師同工的消息。據悉,有關當局更進一步針對崇一堂展開全面查帳,企圖搜集罪證作進一步整頓。種種跡象顯示,敢為教會爭取權益而表達異議的領袖,極可能不容於省領導,也成為被清算的對象。顧約瑟牧師因着其地位及反拆立場,已成為堅決拆十的當權者務必整治的對象。
被捕前的話

在顧約瑟牧師被免去崇一堂主任牧師的消息傳出來後,顧牧師及師母周美蓮發出了代禱信,坦白了他們的感受:


近期將有罕見的嚴寒冰凍要臨到杭城……崇一堂的處境也正將經歷前所未有的、令人寒心的試煉,大家同樣要靠主恩典面對而得勝。謝謝你們近日對我們夫妻倆的主內深情的關愛……我們與崇一主的教會同成長共患難!不管以後處境怎樣,若沒有主自己的帶領,必將在崇一堂持守服侍!當然,方式也許會改變,但愛主愛羊群的心靠主保守決不改變……感謝主!越來越感受到這次風暴有主太好的美意,它要煉盡我們服侍團隊中一切的雜質,逼使我們更純地愛主愛人。崇一人永遠崇拜獨一真神!崇一信徒務要持守純正信仰!崇一堂堂務委員一定要作眾弟兄姐妹遵行法規、教規的表率!彼此代禱!

沒想到,當局並不滿足於褫奪顧牧師的職位,更企圖以「挪用資金」的經濟罪名來對其進行刑事偵查,顯然是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入罪的機會。所謂「挪用資金」,指「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或者借貸給他人」(《刑法》272條)。有關問題是否屬實,或是顧牧在涉案中的角色與責任,仍有待司法程序處理。

不過毋庸置疑的是,當局以經濟犯罪起訴顧牧師,實為掩飾問題、轉移視線的做法;其藉此迴避公權在強拆十架運動中各種行為的不當,與在執行過程中各類違法違規問題,並反過來以執法者姿態,打擊反對拆十的教會人士。
愛國宗教團體的悲哀與困局

拆十運動開展以來,省內基督教兩會的合法性,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由於兩會在體制上依附黨國建制,其權力的合法性源自官方,故貫徹執行宗教政策成為其工作重點。在官方政策着重團結的時候,兩會有較大空間拓展其教務職能,藉此建立其民間合法性;但當官方政策方向出現逆轉,以鬥爭取代團結的時候,兩會的「官方」職能便只能向政治屈服。

拆十運動期間,省各級兩會順服取態,結果卻使兩會在信徒心中形象徹底崩潰。省內各地信徒強烈不滿「兩會」體制未能為教會權益發聲,萌生離心傾向(註七),甚至原有地方兩會牧者也有「去三自化」的傾向。此舉根本地動搖甚至瓦解基層(縣、市)兩會體制。

筆者在溫州訪談中,幾位教牧傳道均一致表達了「去三自化」的傾向,即或沒有退出兩會,也以不同方式將兩會邊緣化,使之處於名存實亡狀態。例如有溫州某地牧區不再經省基兩會自行按牧,也有不再上繳經費予地方兩會。甚至更有「冰封」兩會的主張,意即由兩會全體常委另起爐灶,成立新的「總會」來聯繫牧區,推動工作。(註八)

顧約瑟牧師作為省基協會長,在拆十風暴中,一直希望當局以大局為重,企圖將業已偏差甚至扭曲的政教關係,撥回正軌。他一直希望在體制內作最後的周旋,挽回劣勢。然而,其努力不僅無法改變強拆局面,更將自己置於拆十運動的對立面,最終成為強拆運動中,愛國基督教團體被整治的最重量級人士。

有趣的是,省天主教愛國宗教團體也同樣在反強拆運動中站在前線,卻未見有類似的清算局面。是否因為省內天主教領導層較能維持團結的陣線,未被當局分化?證諸顧牧師被當局調查期間,杭州市基督教兩會及省基督教兩會比官方媒體及民宗更早發放消息,與顧氏劃清界線,甚至藉此否定顧氏的聲望與影響力,在在暴露了愛國基督教團體內部領導的取態。

無論如何,敢於為教會爭取權益而表達異議的領袖,既不見容於省領導,又被愛國基督教團體陣營內部孤立;最終的結果是:愛國宗教團體的「民間」與「 政治」角色,將進一步呈現此消彼長的關係。當局逞一時之快,以為拆十能建立及強化其意識形態工程,實際上卻自行拆毀愛國宗教團體僅有的自主與民間性。福兮?禍兮?已毋須留待日後的歷史證明,實諸當下,答案已昭然若揭。



(邢福增,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香港基督徒關注顧約瑟牧師事件的聲明及聯署」發起人)

註一:江雁南:〈浙江拆十字架風暴不息〉《亞洲週刊》,2015年7期(2月15 日)。

註二:《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試行)》(2015年4月),頁18。

註三:《關於學習〈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試行)(征求意見稿)後的反饋意見》,崇一堂。此連結已被刪除。《中國官方教堂批評地方政府規範十字架》,BBC中文網,2015年5月15日。

註四:浙江省天主教兩會:《關於強烈要求立即停止拆除教堂十字架的報告》,2015年7月5日。

註五:浙江省基督教協會:《致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的公開信》,2015年7月10日。

註六:《十字架榮耀,守望內地宗教自由》,《時代論壇》,期1456(2015年7月26日)。

註七:有平陽縣的牧師向記者表示,他對當地基督教兩會的表現極為失望,如果到平陽縣教堂十字架被拆完,兩會依保持沉默,大多數信徒將會選擇退出 「三自」。《浙江基督教堂十字架強拆行為或將持續到9月底》,福音時報。2015年7月23日下載。此連結已被刪除。

註八:2015年7月溫州田野筆記,浙江省教牧同工訪談筆記。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