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牧师: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张凯律师是我主内的弟兄,也是我所敬重的朋友。

多年来,很多人都真诚地在问一个假问题,即文革会不会重来?很多人也貌似严肃地思考一个荒诞的课题,即如何才能防止文革的悲剧重演?然而,新一轮的文革明明已经开始了数年之久。抑或数十年?真的现实是,我们何曾有一日走出过文革?真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脱离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主啊,这个夜晚,愿我因张凯身上的鞭伤而哀嚎,又因你身上的鞭伤得医治。

什么样的肉体与精神折磨,能摧毁一个信主男儿的意志。张凯弟兄所承受不住的,恐怕我连一半也无法承受。除了相信恩典,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呢。基督教来华已经千年,归正的福音传入,也已两百余年。然而,在这个民族中,针对基督教信仰的文革从来没有结束过,义和团也从来没有解散过。主啊,你的仆人被压太重,求你兴起!

在我所认识的信徒里,张凯是一个硬汉子。而这几年来,被逼着在电视上认罪的,在悔改书上画押的,有哪一个又不是硬汉子呢。罪恶世界的可怕,不就是领我们投奔主恩吗,谁能因他的刚强得救呢,但我要赞美神,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人竟然得救了。

作为一位牧师,特别令我忧伤的还有一点。事实上,面对强拆十字架的逼迫,张凯所做的大多数事,本应该由教会的领袖来做。他只要做律师的技术性工作就行。教牧领袖的缺席,使一个需要被牧养和关怀的职场信徒,站在了教会属灵争战的最前沿。就如当年穆斯林攻破君士坦丁堡,策马冲入教堂,扔出长枪,主教侧身一躲,刺死了身边一位领餐的信徒。

主啊,求你责备教会,责备你的仆人吧,也求你既验中了张凯弟兄,就保守他的良心,浸泡在你的宝血里,就如你三次问彼得说,你爱我吗?吾主啊,求你在张凯心中,大声地问他三十遍,好叫他重新被你建立,好叫我们这些卑微的仆人羞愧。

在揭露张凯律师的“大字报”中,提到他的一个罪状,是计划去见一位境外官员,披露温州拆十字架事件的情况。而这位境外官员,就是去年8月来华访问的美国宗教自由大使。而我也曾见过美国的宗教自由大使,也与“境外人士”讨论过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按这个逻辑,我应与张凯同罪。

“大字报”上也提到张凯的另一个罪状,是他曾多次出席境外的会议,讨论家庭教会维权的策略。我也与他一同出席这些会议多次,并同样参与过这些讨论。

并且,官方的“大字报”中,宣布张凯弟兄最主要的罪状,就是将政府对所谓教会“违规建筑”即十字架的强拆,说成是对教会的逼迫。

这促使我,必须在此郑重声明:我与张凯律师的上述观点完全相同,我一直以来,并今天以后,都在一切公开和私下场合,坚持认为浙江当局两年以来对教会所谓“违规建筑”和十字架的强拆,视为对基督教会的公开的逼迫,和对信仰自由的可耻的践踏。

因此,很显然,我应该是张凯的同案犯。我在此实名举报自己,也承诺愿意作为证人,接受温州市公安局的询问。

主后2016年2月26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