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谈抗议曲阜修建教堂闹剧

2016-01-27              拿细耳


2016121日,两名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曾振宇,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王学典——联合署名发布《再次呼吁在曲阜市境内停建基督教教堂》一文,引发热议。儒家民间学者蒋庆更是放言:“如果大教堂在曲阜建成,我这辈子就不去曲阜了。”

蒋庆说:“在曲阜这个特殊的儒教圣地,在先师孔子的陵墓所在,并且距离孔庙这么近,如此高调修建这样大规模与超高度的具有西方文明特色与宗教象征意义的哥特式大教堂,给人的感觉就是对儒教圣地与儒家先圣的极大冒犯,是对中国文化与儒教文明的极不尊重,有文化上喧宾夺主的企图与信仰上盛气凌人的傲慢。”


我们不难看出,蒋庆说的话是对的,不过他所指的对象错了。

假如没有这些儒家学者如此大张旗鼓的反对,估计除了少数曲阜百姓以外,其他地区的人还都不知道曲阜修建教堂一事,这样看来是谁高调呢?

首先,修建的教堂并非“距离孔庙那么近”,据曲阜当地学者杨春梅介绍,该座教堂距离孔庙有3公里远,而2001年在曲阜西关大街修建的清真寺距离孔庙才500米。如果说对儒教圣地与儒家先圣有冒犯之处,那清真寺不是首当其冲吗?

其次,说到对中国文化与儒家文明的极不尊重,事实上是谁不尊重这二者呢?如此高调的在网络上掀起抗议浪潮,不过是向全世界宣告了自己的度量。真正的尊重文明,是要将文明的内涵发扬光大,认认真真的做学问,把儒学之中的善美呈现于人前。

再者,说到信仰上盛气凌人,从这次闹剧来看,“盛气凌人”的曲阜教堂怎么一直没出声呢?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却是抗议者近乎要挟的言语:“如果大教堂在曲阜建成,我这辈子就不去曲阜了。”到底是谁“盛气凌人”,想必广大网民心中自有定论吧。

民间儒家学者蒋庆应该是很尊重儒家先师孔圣的,所以他生怕孔庙受到冒犯。但是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曲阜教堂最终建成了,蒋庆真的就不去曲阜了吗?如果他就因为这事而不去曲阜了,那孔圣会不会觉得被冒犯了呢?如果孔子知道自己的徒孙因为其他信仰场所的建立而不去儒学精神发源地,他会有何感想?
 
这场闹剧让编者想起了一个人——法国革命先驱伏尔泰,他用他那锋利的笔专门攻击圣经,他认为基督教是十二人建立的,只要伏尔泰一个人,即可打倒。他对圣经的广布十分反感,曾咬牙切齿地预言:“在我死后一百年内,圣经必无一本存留于世;如果还有的话,那必然是博物馆的古董了。”

在他发预言后不久,英国博物馆就以50万美元的重金从俄国政府手中收购了一份希腊字新约手抄本。

伏尔泰于1778年去世,他死后50年,瑞士日内瓦圣经公会开始在他生前的住处,也是他发预言的地方,用他的机器印刷《圣经》,全宅堆满了圣经。

这场闹剧的背后,其实是两种国度的争战。神的国度必然要扩张,祂的旨意无可拦阻。我们求神,期望祂在这个时代将列国赐下为基业,将地极赐下为田产。

圣经《诗篇》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那时祂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凡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

最后,让我们真诚地对蒋庆说:如果真不去曲阜了,我们欢迎你来“耶路撒冷”。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