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两三年的冬天神学

蔡少琪


最近与一些国内同工聊到中国整体趋势时,再分析中国和香港等整体经济和政局的大环境,让自己有忧心。我们实在需要为中国未来两三年的大挑战祷告。我开始採用「冬天的神学」的表达去守望未来几年的挑战。按我自己宏观的分析,未来两三年中国经济和时局挑战极为严峻。因此,港澳等地受牵连的影响也不会容易。我初步整理的理由如下:


  一、中国经济和政局的调整期,适逢世界经济的低谷期。没有外力能帮助。


  二、二○○八年的金融海啸期,用自己掏钱的方式延迟了金融海啸。但漏洞百出,贪腐严重,很多钱不知去向,可能内部亏空严重。


  三、过去几年,对退休人士(特别是干部)的社保保障水平定得很高,已经达到有点不能负荷的情况。不少退休干部的收入,比精壮的三十岁专业人士更高。社保费不断增加,已经成为社会潜在的将来大问题。对三十五岁以下的压力,特别是无房产的一代打击特别严峻。


  四、各地的空楼、鬼城、卖不出的房屋问题严峻。这已经带来了地区、各省、不少企业严峻的地方债的挑战。


  五、中国整体经济进入极大的转型期。技术水平低下的行业成本比部份东南亚和非洲地区昂贵。高端科技行业因为没有版权和没有足够的技术含金量,未能打入西方市场。中国对外的经济扩张的增长率几乎停顿。此外,随着中国近年外交处于与不同海外大国有抗衡的味道,不少这些国家对收纳中国投资採取了谨慎的态度,这也拦阻了部份中国企业扩张的空间。


  六、中国政权内部严重的权力重整。反腐的问题和党争非常严峻。江派间接带领中国二十年,几乎这二十年的所有精英都与他们或多或少有些关係。要绝对的反腐,或另起核心团队,实在艰难。能用强势的方式镇压一时,但未必能得到全面的「官心、民心」。漫长的「官不聊生」和仍未知何时会结束的「镇压贪腐」模式,让整个官场採取了「不干事、不做不错」的风气,已经严峻地让中国的发展机器处于相对的停顿阶段,中国实际的增长缓慢。


  七、「反腐」的行动没有清楚的界限,让财经界和企业界充满忧心,外资几乎或停止或延后对中国的投资,本地资金採取保本的策略,有些甚至为了子孙、安全计或自己历史阴暗背景,採取了「走资」的行动。中国外汇流失严峻,股票市场不好。这些都是极为让人担心的光景。


  八、中央和部份地区的左风,包括浙江十字架的事件,让不少知识份子心寒,也深深伤害了华人和西方基督徒的好感,和其他知识型人士的好感。没有一大群有良知和知识的人的参与,中国要重新启动再次的腾飞,是不容易的。


  九、这个春节后和暑假是今年两大挑战。工人在春节后会否大量下岗,牵涉国家稳定。大学生能否找到工作,牵涉民怨会否沸腾。


  十、纵容香港出现超失民心的极端左派风气,不单伤害香港的发展,也严峻地破坏了中央在港人、台湾人和世界各地开明人士眼中的形象和信任。没有与境外和海外大环境有良好互动的情况,只会让很多有心人心冷,让不少的投资人採取观望的态度,这也加增了中国未来几年寒冬的挑战。


  总结:这是忧心、这是爱国,这不是为批评而批评的分享。政权能纳谏才有真智慧。若果政权只能报喜不报忧,报忧就是敌人,这就只显出当权者的低能。中国历史所见证,只有能力不高,效果不强,民心不服的领袖才拒绝聆听民意。真正民心尊重的领袖,是实事求是,具体实干,为民请命,纳谏用贤,用人唯才,减少党争的政权。


  求神保守我们所爱的祖国未来三年可能面对的大寒流。


(编按:原题为〈为中国未来两三年的经济等局势有忧心的冬天的神学〉)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