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派来的街头战士—林宗正牧师

邱万兴


林宗正,1950年出生于台南市,1979年毕业于台南神学院研究所,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牧师,中等身材,面型削瘦,但声音奇响无比,总是穿着一袭黑色牧师服,带领群众,南征北讨,展开一场又一场的非暴力抗争。我曾纪录林宗正牧师在解严前后的各种抗争游行,记得有一次声援蔡许案,游行队伍遭到警察与镇暴部队阻挡时,林宗正牧师以他宏亮的声音,毫不客气地指着警察与镇暴部队,说:「我以上帝之名,来谴责你们。」充份地展现一位坚持公义、替天行道的牧师本色,彷彿就像一个上帝派来的街头战士。


1980 年起,林宗正牧师开始参与党外民主运动,先后为美丽岛事件受难者家属演讲及助选。早在他就读台南神学院研究所时,就受其恩师谢敏川牧师的指导,学习推动草根组织。1985年,林宗正前往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接受第四届「基督教城乡宣教运动(URM)」训练一个月。林宗正受训完回台湾之后,接任台湾 URM 主席。此后,他积极与海外人士接触,安排台湾社运人士至美、加、日受训,内容以组织人民及社区争取权益、人权尊严为主,并教授非暴力抗争。


林宗正与郑南榕在台南游行踏出228平反之路第一步


「二二八事件」40週年,「二二八和平促进会」要求公布真相,平反冤屈,抚慰死难家属,兴建纪念碑和纪念馆,订定二二八为和平日等诉求。当时,在那种肃杀的气氛下,敢参与游行、走上街头抗议,需要极大的勇气。1987年2月15日,林宗正牧师与黄昭凯就陪着郑南榕在台南市举办第一场游行。冲撞威权、禁忌的年代,不畏警方暴力阻挡,他丝毫不退缩,勇敢踏出二二八平反之路。


在戒严时期,基督长老教会的《教会公报》是第一个敢刊登「二二八事件与平反运动」的刊物。遭当时的警备总部(简称「警总」)没收九千份教会公报。3月8 日,林宗正牧师为抗议《教会公报》被警总没收,发动近约八十多名牧师,集体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由于警总迟迟不肯归还教会公报,林宗正与几位长老教会牧师决定选在4月5 日星期日,发动第二次集体到台南市政府抗议,要求归还《教会公报》。当日汇集的牧师与教友,上千人,最后台南市长林文雄出面,他声称代表警总,向长老教会及教友们公开道歉。


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100%解严,100%回归宪法


1987年5月19日,民进党主办「五一九绿色行动」,在国父纪念馆准备出发到总统府,要求「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100%解严,100%回归宪法」大游行,有二万群众参加,国民党动用了所有最新的镇暴设备,镇暴部队手上拿着催泪瓦斯枪,身背瓦斯枪整排子弹,要对付民进党抗议民众。也祭出民主运动人士首见的「蛇笼」、「拒马」,在仁爱路与忠孝东路上严阵以待,把参与的群众围堵在国父纪念馆内,在这场风雨抗争中,只能在国父纪念馆四周打转游行,林宗正牧师领导的纠察队伍走在最前面,发挥了很大力量,避免了一场街头大冲突。国民党终于在7月15日,宣布解除戒严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也于同日废止。台湾实施了38年的戒严令,是全世界戒严最久的国家。


1987年10月19日,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组成「人人有主张台湾独立自由」牧师团,声援「蔡、许案」大游行,担任牧师团总策画的林宗正牧师,头绑头巾,带领将近三百位牧师、教徒,与高俊明牧师一起走上街头,从罗斯福路的长老教会出发,遭到镇暴部队强力阻挠与压制。林宗正牧师带领牧师在巷子里,冲破警方层层的封锁,以游行示威的方式,走向中正纪念堂前,声援「蔡有全、许曹德的台独案」。


1988年,台湾妇女运动先驱陈翠玉女士,为返台参加世界台湾同乡会(简称世台会),勇敢冲破「黑名单」,全球奔波。陈翠玉年事已高,不堪劳累,于8月20日病逝于台大医院。成为这波黑名单返乡潮的第一个牺牲者。陈翠玉曾经说过:「台湾是我的故乡,我们要回去,这是我们的权利,我将以我的生命争取这个权利。」


1988年8月26日,陈翠玉的治丧委员会在告别礼拜之后,送葬队伍的女士都穿着正面写有「民主运动斗士」、背面写有「台湾妇女楷模」的白色罩衫,手拿黄菊花走在队伍最前面,民进党创党主席江鹏坚与第二任的姚嘉文主席、陈菊、周清玉也紧跟在队伍中。林宗正牧师走在中山南路上,临时决定转弯到凯道,让送葬队伍游行到总统府前,以示对国民党政权做最大的抗议。林宗正牧师临时决定冲撞总统府,进步妇盟的林秋满、袁嬿嬿等人率先越过公园路,加足马力直奔总统府。让在旁边引导队伍前进的城中分局员警措手不及,一路呼叫宪兵镇暴部队出来阻挡,因为是突发状况,这些宪兵根本来不及穿上镇暴装,只能穿着红短裤及白色内衣空手出来拦截,拿着棍棒阻挡陈翠玉送葬队伍前进,林宗正牧师率领的送葬队伍成功达阵总统府,向这个不义的政权,做最后的抗争。


拉下吴凤铜像破除假神话 为此入狱8天


吴凤「杀身成仁」的荒谬神话,历经了两百多年,1988年12月31日,林宗正牧师所训练出来的URM成员,一共三十多人,裡面有原住民代表一起扯下了位于嘉义市火车站前的吴凤铜像,彻底粉碎国民党政权所创造的吴凤神话,还给台湾原住民原有的尊严。1989年2月,他因吴凤事件,被检察官以「防止串供」为由,将他关在嘉义看守所八天。在吴凤铜像被拆除后,国立编译馆在1989年将吴凤的故事从教科书里删除,嘉义县吴凤乡于1989年3月改名为「阿里山乡」。


1990 年,郝柏村担任阁揆,在野势力展开一连串「反军人干政」的群众运动时,林宗正牧师几乎无役不与。1991年9月,李镇源院士、陈师孟教授与林山田教授挺身而出带领废除刑法一○○条的运动,「反阅兵、废恶法」运动,是台湾反对运动史上,第一个直接挑战总统、三军统帅的社会运动,对长期执政的国民党造成很大的压力。他们对抗的是强硬作风郝柏村内阁,10月1日,国民党高层召开党、政、军会议,下达「强制排除(反阅兵行动),不惜流血镇压」的指令。


带领群众坚持爱与非暴力抗争


一○○行动联盟由林宗正牧师、简锡堦负责各种组训,罗文嘉、锺佳滨带领群众实地演练「爱与非暴力」的抗争等工作。林宗正牧师与简锡堦认为,坚持「非暴力抗争」才能得到更大多数人的支持与认同。他们在总统府前的阅兵台前演练「爱与非暴力」抗争。国民党出动大批宪兵,用强力水柱喷水,企图冲散静坐抗争的群众,大家彼此手拉着手,任由强力水柱冲击身躯。林宗正牧师就站在成员们的后面,给他们信心和勇气,但是他整个人勇敢地背对着不断冲击而来的强力水柱。他整个人几乎快被水柱冲得浮了起来,但是面临军警暴力,林宗正认为,学生的安全第一,他个人的安全没关系,他早已有「把生命交出来」的准备了。


1991年10月9日傍晚,国民党执政当局开始在博爱特区、台大医学院、台大医院四周佈满数以千计的宪警人员,准备驱离群众。林宗正牧师与简锡堦则在台大医学院基础医学大楼静坐现场,组织社运纠察队,并对静坐成员讲解次日(10月10日)即将举行「反阅兵」抗争的重要任务--必须保护76岁高龄的李镇源院士静坐安全。


10月10日凌晨警方展开五波的驱离行动,3点多,一群霹雳小组成员把在场的罗文嘉架住双臂,带上镇暴车,送到分局去。较早被警察抓走的林宗正牧师,遭到霹雳小组围殴,甚至攻击他的下体,让他不支倒地。当林宗正牧师被抬到台北市中山派出所时,罗文嘉已被警方抓进来了。罗文嘉看到林宗正牧师也被警方抓来时,就向林宗正说:「牧师,他们(警察)打我。」林宗正尚未开口,警察回他说:「牧师也被打呀,你也被打,你有什么了不起?」他与罗文嘉被警察关了一天,才被邱晃泉律师交保出来。


投身废除刑法100条行动联盟 再被起诉


林宗正牧师、陈师孟教授与罗文嘉在一○○行动联盟抗争后,遭到警方以「违反集游法及妨害公务罪」起诉,林宗正牧师法庭上陈诉,一○○行动联盟在运动过程中,已为台湾社会运动缔造一个爱与非暴力的典范,更是被台湾人所肯定。我请求检察官,「以刑法100条来侦讯我,我将光荣地在恶法下,接受一切所要来的遭遇!」


1992 年 5 月 15 日修改,废除了「和平内乱罪」, 随后,海外黑名单解除、政治犯全部释放等一连串的政治桎梏解禁,「一○○行动联盟」运动被认为是历年来,和平抗争中最成功的运动典范。它打破国民党独裁统治的最后一道堡垒,从此台湾真正迈入言论自由的年代。


林宗正牧师持续从事「爱与非暴力」的草根训练工作三十年,他面对特务、军警施暴毫不退缩。台湾反对运动所推行的大型示威活动,从平反二二八运动、要求解严、声援黑名单、国会全面改选运动、总统直选运动、「反阅兵、废恶法」运动。林宗正牧师所培训出来的URM成员,是一支有思想、有纪律的纠察队伍,他们以非暴力抗争的方式,对抗镇暴警察的施暴,对当时维持街头运动的秩序与和平,功不可没。


转自台湾民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