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祝平安——平安夜会见唐荆陵先生记

葛永喜



一点十分来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拿到23号,上午已经排到20号,下午我排第三,坐在看守所旁边的一家法律咨询点门口等。一点半左右,刘正清律师坐出租车到达,刘律说来会见另一位头戴“煽颠冠冕”者张圣雨(张荣平)。

二点进入大厅,顺利办完手续,貌似没有请示汇报的程序,或者等会汇报也不一定,不管!到了101会见室,在里等待的时间比较久,一向如此!唐先生说这主要是因为每次律师会见之前,都要让唐先生换个衣服,并要对其检查,不准唐先生带出一纸片。

今天唐荆陵太太带了一个小的蛋糕及阳台上种的花,祝唐先生圣诞快乐。看到茶花,唐先生记得这是自己亲手在阳台上栽种的,显得特别高兴,并感谢唐太的细心安排。简要转达了唐太太对唐先生说的一些家事,唐先生询问家人情况,主要关心其父、姐姐和岳父母的健康状况。

我们还谈到外界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一些误解,特别是前段时尹春博士与杜延林先生的争论。唐先生说:关于民主行动战略的纷争,在民主事业的发展历史上一直都有,各国皆然,在我国当然也一样。其实这只是等待者与行动者的争论。等待者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来看民主事业,而行动者以实际的行动来推动民主事业。一个人无论是认识到非暴力不合作的优越性,还是认识到武装革命的优越性,都是我认可的,因为我只关心民主化进程。任何能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方式方法,我都不可能反对之。

唐先生接着说:古今中外,政权更迭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政权的更迭并不必然会带来政权性质的变化。而非暴力不合作正是着眼于政权性质这一根本问题。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改变政权的生存条件,让专制体制失去生存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毫不动摇地确立宪政体制。一般人在观念上错误地认为政权是脱离社会超然存在的,然而政权只是社会的一部分,源于社会的派生物,而非象上帝那样超然存在的。这导致有些人将工作局限于专制政权的瓦解上,错误认为只要专制政权崩溃,民主宪政必然建立。

唐先生还阐述了很多关于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在此无法一一道来。唐先生表示有机会自己会系统地阐述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以消弥国人对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误解。

今天是平安夜,荆陵先生特意让我给大家带一段祝福的话:

圣诞是诞生希望的日子,在今天大陆民主、人权遭遇严重打压的日子,海内外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更应该在这一艰难时刻中看到希望。打击我们,使我们倍受挫折的人正是希望扑灭我们心头的希望的火焰。但是勇敢前行的人们,他的目光正是要穿透这浓厚的黑暗,迎接黎明的曙光。让我们在这样艰险时刻更加坚定地行动起来,不去看自己力量的微弱,不被阻碍势力的表面强大所迷惑。继续注目于大陆民主事业的光荣胜利,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献在自由的祭坛上。

最后, 祝大家圣诞快乐,平安喜乐!

葛永喜

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