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自由的力量和中共的恐惧


作者:郭亚萨



为期三天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星期五在浙江乌镇落下帷幕。不禁让笔者又联想到备受关注的中国著名记者高瑜“泄漏国家机密”案二审,高瑜被改判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笔者作为一名记者,且同为女性,对处于中共独裁统治下的大陆记者所面临的尴尬与危险的处境深表同情,对他们不畏强权,坚持客观公正报道所表现出的道德勇气深表钦佩。在此,本人就许多人大惑不解的“中共为何要对一个临近七十岁的老人下此狠手”问题来剖析一下中共独裁政权与新闻自由的二级对立关系以及中共对新闻记者的高压迫害政策。

第一,压制新闻自由是由中共政权的性质所决定的。中共政权血腥的起家史决定了其必然反对新闻自由:中共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使用了最血腥,最恐怖的手段镇压了地主,资本家及社会的精英阶层,非法占有了社会财富。其发家史就是杀人越货的罪恶史;中共建政后从镇反倒反右,从大跃进到大饥荒,从四清运动到文化大革命,从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到八九六四天安门屠城,从官商勾结到全党腐败,可以说中共的整个历史,就是一个罪恶史,中共历史的罪恶性,也决定了其必定掩盖罪恶,掩盖事实真相。而要达到这个目标,一方面牢牢地抓紧其“枪杆子”,来实现独裁统治,同时牢牢地掌控“笔杆子”来继续愚弄,欺骗人民。

第二,新闻记者的天职是如实报道新闻,揭露真相,还原历史。新闻记者当然不包括中共党的新闻工作者 ,高瑜只是尽到了一个记者的天职。如果新闻记者不能尽新闻记者的天职或是责任,那么这个名称实属虚名。

第三,中共定罪高瑜泄露的国家机密——中共九号文件的“七不讲”,就是中共对新闻自由歼灭的动员令。而中共针对高瑜的判刑,实际上意在恐吓敢讲真话的新闻界。

第四,中共九号文件“七不讲”出台的时代背景,是由于习近平8.19讲话中表现出对“网络”的敌视、恐惧和绝望。习近平害怕网络会导致亡党、亡国,因而对新闻及传播媒介有着深深的恐惧。并且,自1989年以后,中共的各级政府都把“维稳”当作头等大事,而维稳其实就是维护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事实上,习近平的害怕以及对新闻媒体工作者的控制和迫害是有道理的,因为新闻自由会导致民众的觉醒,会使被欺瞒的人民看到真相,会提醒人们去为真理和自由进行探索、声讨和抗争!

在水深火热的中国,在言论封闭的大陆,在真正的新闻工作者被迫害的当下,笔者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中国的新闻自由,并支持和鼓励像高瑜一样持守新闻记者天职的勇士们,继续为中国人民的自由与明天而战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