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会流行

迟飞



自911恐怖事件以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就作为与资本主义世界对抗的一大势力占据了主要国际政治舞台。时至今日,它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在加速扩张——当今中国昆明出现的恐怖事件,即是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扩张的政治表现。本拉登被击毙了,但他的余党们依旧在战斗不息。这里就有了个问题,即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为什么会流行的问题。

 什么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是一个宗教思潮,代表是瓦哈比教派,该主义主张”一切回到古兰经“,按照古兰经的训诫去安排日常的生活。就其本身来说,这并非是个政治思潮,不过这个宗教文化的保守思潮确系为宗教政治极端化提供的文化基础。即是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行动,是这种宗教文化的保守思潮的政治表现。

 任何宗教都是可能被政治利用的,当然包括伊斯兰。自古以来皆是如此,从太平道到白莲教,拜上帝教到解放神学,乃至爱尔兰共和军等等。被形形色色的政治力量用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包括宗教理想。这里伊斯兰并不出奇。它并非有天生的”劣根“——伊斯兰注定了要出现恐怖主义组织。它作为文化,终究只是上层建筑,而伊斯兰文化并非仅仅有保守化的一个倾向,它流派众多,思想纷呈。然而在当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坐大却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仅仅是某个必然的社会发展倾向借了伊斯兰的”壳“而已。我反对对伊斯兰教的妖魔化。本身有上十亿的信众,在社会发展谱线上仅仅是宗教保守而已——跟天主教也是宗教保守势力一样。

 缘何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会盛行?而不是其他宗教?打开世界地图,你看伊斯兰教的分布范围就行了——广大北非地区,西亚地区,中亚地区乃至东南亚和南亚的部分地区。显而易见,这些地方都不是工业发达的地区,简而言之,这都是些发展中国家。中东石油富国也不过是卖资源的,至今还是王族统治。不看伊斯兰教本身,这些经济落后地区必然也文化落后。文化落后,任何宗教进入该地区都得适应这个文化落后的基本事实,入乡随俗。

 然而,这又怎样呢?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会流行,其分布状况搞清楚之后,然后需要明确的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究竟主张了哪些东西。是些落后文化的东西,比如一夫多妻制,歧视妇女,剥夺妇女平等权利,禁止其工作,乃至原始的宗教法庭,血亲复仇等等。总的来说,是一切回到古兰经——古兰经是什么时代的作品?至今有一千多年了,回到那个时代,就好比回到中世纪。当然,这就是一套极端保守的思想,大大超过了宗教保守主义的合理限度,就是说它不是为现代工业社会安排的制度。

 然而,极端保守主义的文化只反映经济极端落后的事实,而极端保守主义文化的流行,也只反映经济没有向好发展的希望——它的经济基础是符合这个宗教理想要求的。即回到中世纪,反映社会经济倒退的状态。

 什么样的社会经济倒退状态足以促使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发展?只有一种可能——即经济发展速度不足以容纳新增的人口数量,导致未能加入工业化的人口比重越来越大。由此,这部分被工业化抛弃的人口,就被伊斯兰的宗教传统化所灌输,再也得不到现代的教育。这就要导致文化倒退,即社会向小农化方向过渡,与工业社会背道而驰。显而易见的是,这些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是场农民的运动。其原教旨主义的极端主张(当然未必来自古兰经),是小农的极端思想。

 工业吸收人口与农村制造人口的竞赛,究竟谁占上风。这是个竞赛,前者占据上风,社会整体工业化,后者占据上风,则社会整体小农化,一般人们以为是工业化速度占上风。但实际远非如此。

 我们看到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都在2%以上,多数是更多。而就人口增长速度来说,世界人口自然增长率水平大约是1.7%左右,而发展中国家则更高(实行计划生育的除外),而这些经济增长的发展,很难吸收新增劳动力,占据上风。这里的经济增长,是指gdp,不是指共恶意吸纳劳动力的能力。在工业化发达的国家,经济增长下滑导致的是失业的增加,街头上的不稳定。而在工业化落后的国家,经济增长下滑导致的是——农民没有进入城市的机会,继续当小农,且丧失接受现代教育的条件。而这就是文化保守思想的经济基础。宗教适应这个基础——多数是伊斯兰,就会追求原教旨——刚好适应要求。伊斯兰之所以首当其冲,还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恰好就是这些发展中国家集中的地方。这纯粹是个机会因素,倘若天主教也在这里有地盘,照样会出现天主教的恐怖主义势力,如爱尔兰共和军——爱尔兰的经济就比英国差得远。

 除了极端保守之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还将矛头对准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它有广泛的信众基础。关键这些信众都是穷人,严重的社会不公平也促使人们向往古兰经里的理想生活。它是个社会蓝图,但是个反动的需要屠杀异教徒的社会蓝图。但对于苦难之中的人们,它就是值得向往的。理想的社会蓝图并非仅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共产主义也是个理想的社会蓝图,然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苏东剧变后陷入了低潮,它的位置就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取代了。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为什么会失败,这里不作讨论。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则是其衰落的结果,人们没有了先进的精神食粮,不进则退。文化激进成了文化保守,宗教观念取而代之。它代表落后势力倒成了对抗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阵营。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本身不是恐怖主义,只不过它上面会衍生极端的恐怖主义思想。即要将这个宗教理想付诸政治实践,激发宗教狂热。而在与美国等资本主义文明对抗里,两者的力量差别是极为悬殊的。这不可能通过常规的战争手段进行实践,而是进行”非对称战法“,即恐怖主义的政治手段。通过爆炸,劫机,暗杀乃至屠杀的突然袭击的手段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他们的政治目的就是建立这样的伊斯兰中世纪社会,问题是恐怖主义分子,不会主要地直接针对防守严密的政治或军事机构进行袭击,而是挥刀向非伊斯兰的异教徒——普通群众下手。这种策略一方面制造社会恐慌,另一方面还能向信众邀宠,而反对他们的伊斯兰教徒,则因为恐怖袭击而被主流社会排斥打击。向它预设的方向靠拢。通过恐怖袭击实现宗教隔阂,以此使自身获得更大的权威。

 既然我们知道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流行根本地是工业化速度与人口膨胀速度的竞赛问题。那么为什么工业化速度不及人口膨胀速度呢?一方面是医疗条件等改善,促使死亡率降低,人口膨胀加快。一方面是工业化本身吸纳人口有先有后,如果不是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业吸纳人口有限,就可能不及。第三点则是贫富差距的结果。

 我们看人口死亡率与出生率的曲线——高中时就已经在教科书里了,现代化普遍地有个出生率与死亡率背道而驰的人口膨胀期。问题是这个人口膨胀期是否能够安全度过。这若不能度过,工业扩张还不如人口扩张快,思想保守潮流就会流行。广大发展中国家就是如此。而工业化本身先吸纳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话,工业吸纳人口速度快,原教旨主义就很难有市场。反之则不同了——它要是优先发展重工业或者第三产业,极端文化思潮就可能流行。因为此时存在人口膨胀与工业膨胀比例失调的问题。

 以上两个因素,发展中国家大概都普遍遇到过,不过未必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思潮——农民的思潮和运动很多,比如毛主义,也类似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它也以农民为基础,以领导农民暴力夺权为手段。我们看当下的印度——伊斯兰教势力不占上风,然而人口膨胀速度快,工业的扩张不能赶上,那么出现的是毛主义的农民革命流行的态势,菲律宾也是如此。再如老蒋时代的中国,搞工业就是不行,结果毛主义的农民革命运动就能取得胜利。而新中国建国到文革时期,照旧是毛主义思想流行,根本地缘由也还是工业化速度比不上人口膨胀速度——中国人口翻一番,而产业工人只增长到了两千万,这当然与打工业基础有关,但不能如同轻工业一样大量吸收劳动力,这也是毛主义流行的背景条件。后来这个主义不流行了,不仅是由于政治因素,还在于改革开放拉开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得到了大发展,加上计划生育的强制推行,工业化速度超过了人口膨胀速度。因此应当注意到,伊斯兰原教旨的流行与毛主义的革命思想传播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都以农民为基础,都有暴力思想,只不过极左与极右,政治理念大相径庭。

 再谈贫富分化的因素——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扩散到了全世界,工业化速度不如人口膨胀速度,为什么工业化速度不行?还是市场需求因素。市场需求不能有效扩张,人口膨胀了,但膨胀出来的都是穷人,没有多少消费能力。那么市场需求即便人口膨胀了也不能扩张,由此工业化就不能有效进行。出现工业化与人口膨胀背道而驰的局面。就是说,贫富差距越大,市场容量越小,工业化速度越不及人口膨胀速度。这自然就是在制造农民文化的根基了。向右就是伊斯兰原教旨,向左就是毛主义。两者哪个更好?还是向左好些,因为毛主义是要积极进行国家建设的,其思想对于农民来说是先进的。由此我们就可以知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活动根源是什么,根源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导致贫富差距拉大,使工业化速度不能追上人口膨胀速度。要消灭资本主义,才能消除其根源。就是要以新的共产主义运动对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扩张。

 另提一个观点,即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运动,是与中国东部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中国大陆承接了大量的西方转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且十三亿人口规模,足以支持很长时间。而这些时间里,其他发展中国家就丧失了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竞争的能力。即产业不会向他们国家转移。即其工业化不能有效拉开,人口膨胀与经济发展产生尖锐矛盾,这是影响伊斯兰原教旨思想分布的重要因素。当然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中国若不进行改革开放,在旧有的工业基础上大规模引进西方产业。那么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或许不会兴起,但中国的极端思想观念就会泛滥成灾。毛主义在中国的衰退,根本地是由于农民能找到工作,大规模地转型为工人了。而倘若当初既镇压了毛主义,又没有建立工业基础的化,中国就会成为如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海洋。

 宏观历史地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适应全球化的时代要求的,因为伊斯兰作为宗教,并非是民族的。它反对民族主义,然而这是一个适应全球化的宗教法西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时代有民族主义的法西斯纳粹,而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则有伊斯兰原教旨这样的国际主义法西斯。伊斯兰原教旨主要地是与落后的小农文化结合,然而这也并非唯一的方向,作为一个宗教,它能结合的很多。它也出现在了欧美的移民里,俘获了大量的移民后代。很多从事恐怖袭击的并非穷人,而是文化修养很高的中产阶级。这就耐人寻味了,进步与反动,由时代大潮而定。当共产主义思潮衰退时,它的位置就被宗教思潮占据了,资本主义的现实迫使人们后退,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尚未能够重新反攻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里也有很多精英,愤恨资本主义,如同纳粹的理念也追求公平一样,会吸纳利用这些人。政治上来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对抗的”中途休息“状态。它在共产主义失驭后冲到了前台。但它不代表进步,当共产主义创新了思想而且与新的工人运动结合时,共产主义思潮还是会取代这个保守思潮。共产主义本身也可以视为一种无神宗教,不过它本身是宗教的现代化,有统一并取代一切有神宗教的能力。

 谈下历史工具问题——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充当了什么历史工具。第一,它填补了共产主义失势后的意识形态真空,某种意义上成了反资本主义的一面旗帜。人们需要有套思想体系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对抗。第二,它的流行是贫富差距扩大的产物,它谋求建立”伊斯兰国“,乃至改造世界为伊斯兰世界。但这终究只是理想,退一万步说,共产主义没有复兴,它最终如愿,它面临的同样是如何推进落后国家工业化的问题。毛主义充当过实现工业化的历史工具,挂靠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而这种反动的法西斯,同样会充当该工具。它若掌权,除了清洗异教徒,还是要考虑如何提高它的信徒们的生活水平。如同当下伊朗做的一样。这跟法西斯曾经充当的历史工具一样——当时是拉开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建立福利社会的序幕,而这个宗教法西斯势力,却是拉开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但我不希望这真的成为事实。

哲学的意义上,进步与反动,都会衍生出相似的斗争手段来。如布尔什维主义与纳粹主义。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呢?可能还是有的。我并不相信这些原教旨主义的政治精英,脑子都是浆糊,它也有它们的思想家。作出些与时代相适应的变革。它可能不仅会拉拢那些没赶上工业化的农民,而且还会寻求继续延伸地拉拢现代工业社会里的反资本主义分子。如同马克思主义在二十世纪做的一样,不仅引领了先进国家的工人运动,而且领导了落后国家的农民革命。它必然有被共产主义者学习的地方,尤其是其适应全球化的部分。但是共产主义者与之是始终严重对立的,它是利用了人们的愚昧,且针对了平民搞宗教屠杀。阶级的矛盾被其扭曲解释为了宗教的矛盾,如同纳粹把阶级矛盾转移为民族矛盾一样。必须要如同反对法西斯一样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政治思潮。


转自爱思想网,2014-05-27 。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059.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