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与真相——地方召会脱敏记

吴 有


2014年对于中国基督教界来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不单是《宗教事务条例》颁布实施十周年,也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而这一年更发生了不少与基督教相关的重大事件,如深圳基督教会第一次在公众大型球场举行恢复礼拜三十周年的感恩庆典,以及福州中州堂第一次公开举办倪柝声110岁冥诞千人纪念活动⑴,更有从年初持续到年末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的浙江拆十字架风波,以及骇人听闻的山东招远全能神事件。而除了这些已经见诸报端的大型新闻事件外,还有一件没有进入公众视野但却影响深远的事件,就是召会”被邪教“一事:地方召会因山东招远事件被无辜牵连,并因凯风网发表文章将地方召会等同呼喊派且将其归类为需高度警惕危害公众的邪教,继而引发各地众召会的强烈抗议声明浪潮。

2014年5月28日,山东省招远市发生“全能神“(即东方闪电教)邪教分子殴打无辜群众致死事件,引起全社会的极大愤慨,不管基督徒与否,无不表达关切与谴责,对于数十年受东方闪电苦害并与其竭力抗争的地方召会来说更是如此。然而,6月3日,《凯风网》刊载了一篇《中国反邪教协会:要高度警惕危害公众的各种邪教》的文章,为说明“全能神”的来源,将其联于“呼喊派”。并指控:“呼喊派“又名“神的教会”,自称“地方召会”、“主的恢复”, 是美籍华人李常受于 1962年在美国创立。 逐渐发展成以美国“水流职事站”为中心,以台湾“福音书房”、香港“圣经研习中心”为据点,以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教会为辅助基地,向世界各地发展蔓延,重点向中国大陆渗透的邪教组织”此文一出,旋即被各大主要门户网站和媒体迅速转载,短短几天就有近三十个以上华语新闻媒体转载⑵。由于社会大众在这方面资讯不足而又面对如此突发事件正在强烈愤慨之时,徒然间就将社会关注的矛盾焦点转移到地方召会身上,不单使其成员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受到负面影响,名誉和尊严受到严重损害和歧视,更使他们感到无形的压力和恐慌,又联想到多年来政府对他们的严酷打压,这是否预示着又一轮新宗教逼迫的到来。虽然这次凯风网发表的文章只是根据于政府部门旧时的文件,而且反邪教协会也自称仅是一个公益性的民间组织,但在网络资讯发达的今天这篇文章所造成的影响却是远超1983年和1996年严打环境下由政策主导的打压,民众和舆论一边倒地指向一个同为受害者并长期抵制全能神的无辜团体身上。由于反邪教协会所引用的乃为过时而不准确的信息,并且更进一步发挥联想,牵扯到毫不相干远在美国的水流职事站和台湾福音书房,使原本一件单纯的国内社会事件演变成国际上的外交事件。因着该篇文章中所涉及到的国内外单位相继发声,迫于压力和事实,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李安平在6月23日接受《凤凰网》的采访时,并未重提地方召会是“呼喊派邪教”,而后不久《凯风网》也悄悄地将其所刊载文章中涉及地方召会的词汇删除⑶。

台湾福音书房声明

由于该文的指名道姓,台湾福音书房首先发表正式声明。事实上台湾福音书房早在2012年12月就已发出不赞同邪教团体声明书⑷,表明对该邪教的抵制,一面对内提醒基督教界加强防范,一面对外提醒社会要谨慎区分切勿张冠李戴。而此一福音书房所在的团体背景正是召会,他们是在台岛对全能神教最先发声并且领头揭露抵制其恶劣行径的团体,继而联合基督教界组织成立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以防范邪教侵扰教会及社会,并建立两岸基督教对于预防邪教的预警机制、信息交换平台等对应窗口⑸。他们不单在台岛影响力极为正面,其成员亦不乏社会各界精英且多次受政府表彰⑹,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多年来致力与大陆宗教事务部门沟通协调,多次组织率团前来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而大陆宗教事务部门也是多方位与其接洽并互相有高规格的礼遇接待。2010年,王作安局长率团与台湾地区主流基督教机构100余位代表,就是在台北召会的聚会处–信基大楼召开座谈会并推动两岸基督教交流⑺。2011年-2013年间,台湾地方召会的代表欧阳家立长老作为台湾中华基督教两岸交流协会总干事的身份率同台湾基督教教牧参访团四次访问大陆,并曾受到国家宗教局王作安局长、中央统战部朱维群副部长及国台办叶克冬副主任的接见并进行了亲切交流⑻。这样的交流受到多方的报导和肯定,对巩固扩大两岸和平发展的民意基础、打开两岸关系新局面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也为两岸的宗教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然而《凯风网》的文章被大量转载报导后,不单使双方的友好沟通蒙上了阴影,更促使台湾基督教界联合发声,并透过中华基督教两岸交流协会于2014年6月6日发表正式公告,以理事长魏悌香署名致公函国台办,表达台湾基督教界对于大陆山东招远市“全能神”邪教分子杀人事件的反应:台湾基督教界对于近日发生在大陆山东招远市之“全能神”邪教杀人事件,咸表万分之痛心及愤慨。该事件发生后数日,台湾基督教之牧师、长老、神学院及机构负责人,都同声表达严厉谴责。其中,尤以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的理监事们,在台湾基督教论坛报上领衔具名、严词批判驳斥邪教分子之言行,并呼吁全台基督徒同心连手、儆醒防范大陆全能神邪教的入侵,该学会的声明和呼吁,可说是旗帜鲜明的再一次向入侵台湾的“全能神”邪教宣战。本会接到台北市召会来电,告知大陆方面在报导山东招远市之“全能神”邪教杀人事件的同时,也采用了一些过时、不实、未向该召会查证的信息,台北市召会为此拟强烈抗议,其长老们认为陆方某些单位或部门已涉及刑事法上的毁谤罪,原本打算直接进行司法诉讼以还其清誉。经本协会理事长魏悌香牧师、副理事长欧阳家立长老,转述叶克冬主任在北京嘱咐,凡事都要以和为贵的勉励后,目前台北市召会也愿意暂待钧办协调其他单位或部门,以不伤害历年两岸基督教交流所立下的基础为大前提,能化危机为转机,共构两岸和谐的中华梦是盼。台湾适逢多项选举的年月,任何稍有不慎或不当的举措,都可能成为敌对势力破坏两岸人民民族情感的机会。台北市召会在台湾基督教界素来享有极高的声誉,台湾众教会都确知台北市召会及所有召会的系统绝对不是呼喊派,也与呼喊派无关。若大陆方面将台北市召会及整个台湾的召会系统都定性为“邪教”,势必引起所有台湾基督教界的震憾,如此必定会榣撼各宗派对大陆宗教政策的信心⑼。

随后台北市召会于2014年6月10日也发出了正式公开声明。除对山东省招远市事件表示最严厉的谴责外,更对中国反邪教协会在6月3日发布文章表示强烈抗议:本会针对“中国反邪教协会”等单位,轻率的、未经求证的,就把“地方召会”和“呼喊派”连在一起,使得台湾民众以及华语世界产生极大的误会,以为“地方召会”是在大陆犯行不断的“全能神”邪教分子的错误逻辑与印象,本会也因而遭受到来自教会内部与外部的困扰与压力。本会在台湾总会员人数有30余万,历年屡获台北市政府、内政部、行政院等表扬超过50次以上,作为主管部门评比为守法的楷模团体,当然也支持政府依法取缔非法的邪教;但我们无法苟同把“地方召会”定义为“呼喊派”的轻率作法。本会强烈呼吁大陆的“中国反邪教协会”等单位,必须立即作出“地方召会不是呼喊派”的更正,以还本会清誉。本会欢迎大陆方面任何单位和本会进行查证、调研、检核、咨询、参访的互动,弃绝使用过时并极左时期的资料,能与时俱进的认识本会在台的发展与现况。但本会也同时敬告各方各界,切勿再无意、有意或故意使用类同污蔑毁谤本会为“呼喊派”的任何错误讯息,本会将保留所有的法律追诉权⑽。甚至台湾基督教各大宗派和机构32位牧长领袖都联合发声,力挺召会一家亲⑾。

美国水流职事站声明

由于美国为法制清明国家,任何邪教的指控都需有明确证据,水流职事站也于6月27日发出了执委会署名的公告,并对照法律条款提出了严正交涉和抗议:水流职事站严正抗议中国反邪教协会(CACA)对水流职事站和倪柝声、李常受职事所作不实、诽谤的指控,错误地将这份职事与在中国涉入犯罪活动、扰乱社会秩序的团体混为一谈。我们尤其反对中国反邪教协会近年刊登的海报,将我们的出版品贴上邪教文宣的标签,并反对中国反邪教协会所作的声明,2014年6月3日中央电视台(CCTV)根据该声明称李常受是“呼喊派”创始人,以水流职事站为其“中心”。以上陈述均为不实。根据中央电视台的报导,中国反邪教协会进一步将水流职事站和李常受的职事,联于全能神(又名“东方闪电”)邪教。这些都是粗劣伤人、毫无根据且不负责任的指控。这种不实的言论紧联于一名无辜女子于2014年5月28日在山东省招远市被全能神成员殴打致死的骇人报导,其杀伤力更为严重。这种野蛮、鲁莽的断言和不实牵连,毫无正面作用,既不能找出中国此类问题的真正原因,也不能保护社会大众;反而制造出另一类无辜的受害者,在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形下,被中国反邪教协会诽谤、毫无根据地指控公开抹黑。水流职事站为一基督教出版社,1965年在美国注册为非营利机构。我们出版圣经、单张、杂志、书籍,内容主要出自倪柝声、李常受的职事。水流职事站及其相关单位和合作办事处,在欧洲、亚洲、中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均维持最高的专业、企业、社会和事工标准。我们有许多在基督教、社会、企业等领域的盟友。我们的圣经和书籍,由声誉良好的基督教书商代理经销,并在有口皆碑的基督教媒体多方广事宣传。反邪教协会发表之鲁莽、诽谤性的言论,对我们的基督徒信誉和专业名声,无论是在在美国或是世界各国,都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失,更遑论这些不攻自破的指控,对那些奉公守法的地方召会成员和其家属,所造成多少情绪上、心理上甚至肉身上的损失。全能神邪教鼓励不法行为,破坏社会秩序。中央电视台引述反邪教协会表示:地方召会、倪柝声、李常受的职事以及水流职事站,也助长这类不法的活动。这与事实大相迳庭。倪柝声、李常受的职事与全能神的教导和实行全然相反。在两人几百本著作、上万页的出版品里,从未鼓励人藐视政府或扰乱社会秩序。反之,他们总是教导基督徒应该支持自己国家的政府,作善良、有序的公民,对社会作出积极贡献。这也包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督徒。此教导可见于水流职事站对民间政权的态度。如水流职事站在2012年向河南省政法委提交的报告中所言:关于我们对中国政府的立场以及对所有现行权柄的态度,我们的话语、教训和实行与圣经的教训是一致的。我们坚定相信,所有的政府和一切正确的权柄皆从神而来,而我们身为信徒的责任,便是尊重、尊敬并服从权柄。我们也相信,基督徒能过和平的生活,真正的教会也能在任何的社会或政治体系下生存发展。我们恨恶纷争和冲突,鼓励所有的地方教会信徒服从人民的权柄,如同服从神一样。同一份报告也提到在2008年的四川地震悲剧后,水流职事站协助筹募了数十万美元的人道救援基金,通过SARA和其他官方机构进行捐赠。

中国反邪教协会对水流职事站、水流职事站相关单位以及地方召会的指控,不仅是虚假无据,也与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保障、中国的法律以及中国自称同意的国际公约相违背。1982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8条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成立之初,就宣示保护宗教信仰自由。1954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88条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1978年和1982年公布的宪法也都重申此一保障。1999年10月30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依照《刑法》第300条提出几项定义邪教犯罪组织的准则,如“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经济发展”以及“扰乱社会秩序,以迷信邪说蒙骗他人,致人死亡,或者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等犯罪活动”。上述行为没有任何一项适用于水流职事站、水流职事站相关单位以及地方召会。将我们与此等恶事同列,乃是最恶劣的诽谤。中国反邪教协会在诽谤水流职事站、水流职事站相关单位以及地方召会的事上,触犯《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及102条,以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及我方名誉及信誉。根据第120条的规定,我方要求中国反邪教协会停止侵犯我方的名声、名誉和信誉,并要求该协会尽力恢复我方声誉,消除此毁谤的恶性影响,在中央电视台并以书面方式公开为此道歉。中国反邪教协会提供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导”严重错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此举已构成毁谤。我方提醒反邪教协会,捏造事实诽谤他人,触犯《刑法》第246条,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刑法》第221条也明示,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乃是刑事犯罪。2013年9月9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证实,当前事件对水流职事站而言,是一起极严重的企业毁谤案,将受到刑事及民事处罚。

我们身为水流职事站的执行委员,的确希望能纠正此一错误,而无须将此事件升级至法律层面。我们的诉求只有一个,就是恢复我们的名誉。因此,我们呼吁反邪教协会撤下所有诽谤李常受是邪教头目、水流职事站出版品是邪教书刊的海报。我们进一步呼吁反邪教协会撤销、收回一切指控我们与中国境内邪教组织有关的言论,并为此道歉。我们促请中国有关当局聆听国内外学者和知名神学家的请求,恢复倪柝声、李常受的名誉,允许两人的著作在中国自由发行。为了促进彼此的了解,盼有合格、公正的学者对倪柝声、李常受的教导、水流职事站出版的书籍和地方召会的实行加以评估研究,水流职事站必全力予以配合⑿。

国内各地召会声明

由于历史上国内地方召会的信徒一贯保持理性与温和态度,已过地方召会信徒虽然蒙受许多冤屈,却仍坚持良好美德与品行,此次出于“被邪教”、声誉受损,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的时刻,万般无奈之下乃提出严正声明。又由于国内各地方召会的形态和所处的管理环境不一样,有的地方已经习惯于打压和误解,对于逼迫不管也不怕,而长期的打压又使得他们的发展受限于农村,缺少知识阶层的成员能为他们发声,另有的地方召会已经因着与政府的良性沟通处于公开或半公开的状态,邪教的标签并未给他们带来近期或局部更进一步的冲击,所以只有少部分的召会发出了正式声明。

首先发出正式声明的是福州地区众召会。于2014年6月16日提出关于对中国反邪教协会无端指控地方召会为“邪教”的严正声明:中国反邪教协会的指控既违背事实,也不合法律。按照全国人大的《决定》和“两高”的《解释》,认定邪教组织,是司法机关的法定职责,是司法机关“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刑事诉讼活动。中国反邪教协会作为一个社会团体,从无任何法律委托,赋予其可以从事认定邪教的权利。我们严正要求中国反邪教协会必须公开发表声明,对其非法指控地方召会是“邪教”进行更正。我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回应地方召会信徒的合理诉求,对地方召会问题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习总书记指出: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地方召会在国内拥有近百万的信徒,我们拥护我国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方针政策,遵纪守法,是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拥护者。近年来,地方召会表示愿意服从政府依法管理。正确对待地方召会问题涉及广大信教群众的根本利益,有关部门应认真贯彻落实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坚决摒弃将“维稳”与“维权”对立起来的错误做法,尽快对地方召会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切实维护广大信教群众的合法权益。事实上,历年来福州地区众地方教会遵照圣经教导,在国家、社会有困难时,多次发起赈助灾区、扶危济困、捐资助学、社会公益等活动,合计捐助社会达400余万元(含汶川地震138万、玉树地震59余万、雅安地震50余万、莫拉克风灾54万),并多次收到福建省、市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的奖章、证书⒀。

随后温州地区众召会也于6月18号发表严正抗议声明:中国反邪教协会指控地方召会为邪教,既违背事实,也不合法律,1,要求中国反邪教协会对其指控地方召会是“邪教”进行更正。2、要求中国反邪教协会邀请国内外学术界、宗教界研究者,从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神学、法学等不同领域对地方召会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以得客观公正结论。好使地方召会信徒早日得享合法权益。声明也同时列举了温州地方召会鼓励信徒关心社会他人的爱心见证:如:A、对年老体弱者、生活贫困者、严重疾病者、孤儿寡妇者等,常以财物施爱济助;B、2004年以来,对温州地区造成重大损失的“桑美”、“莫拉克”等九次台风之后,众地方召会基督徒主动积极为受灾者提供财物资助;C、2008年5月27日,苍南县众地方召会通过苍南县慈善总会,向四川大地震灾区捐赠人民币650000元;平阳县众地方召会通过平阳县红十字会,向四川大地震灾区捐赠人民币159600元;瑞安市部分地方召会通过瑞安市红十字会,向四川大地震灾区捐赠人民币38100元⒁。

这两篇声明在《属灵人》网站发出后,《福州地区众地方教会致中国反邪教协会声明》仅36小时点击量就已经突破20000余次,而《温州地区地方召会就中国反邪教协会发表声明》一文发出后,不到48小时点击量就高达75265次。充分说明公众对于此话题的重视,以及长久以来被压抑、遭误解的愤懑⒁。另外,全国各地从南到北还有不少地方召会也相继发表声明,如北京市,天津市,福建省泉州地区,三明地区,南平地区,宁德地区,浙江省杭州市,金华地区,温州地区,广西省柳州讪,广东省深圳市,珠海市,山西省太原地区,河北省唐山市,邢台地区,邯郸地区,河北省沧州市,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葫芦岛市,内蒙古乌海省,河南省周口地区,南阳地区,平顶山地区,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吉林地区,白山地区,延边地区;黑龙江哈尔滨市等各地召会,都相继发表声明表达抗议,并抄送政府各级有关部门希望聆听群众呼声,尽快解决地方召会问题⒂。

事实和真相

国内的地方召会问题由来已久,误解颇深。在文化大革命之后1980年代的严打背景中,地方召会被混同于呼喊派而遭受打击,而全能神(即东方闪电)则于1990年代发源于河南,秘密发展成员,并且专门寻找热心的基督徒下手,刚开始主要针对地方召会,后来是自由团体,再后是三自教堂。而地方召会一经发现此团体的邪恶行径,便在内部大量印发材料提醒信徒防范并抵制,然而由于地方召会自身也处于被打压的管控状态,防治的提醒信息也未能及时公之于众,还是有不少信徒受到伤害。由于当年资讯的缺乏,调查得也不充分,政府单位更无法分辨基督教内部教义和宗派的区别,而当时的全能神也没有发展到今天如此猖狂的地步,1995年11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转发〈公安部关于查禁取缔“呼喊派”等邪教组织的情况及工作意见〉的通知》 (厅字[1995]50号),将地方召会与其他邪教单位混为一谈。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10月30日根据《刑法》三百条,发布《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明确地将其所指的邪教组织表述为: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这是目前中国权威的官方表述,主要是从社会学上定义邪教组织的认定,并非根据某个政府部门的意见或通知,而中国反邪教协会作为一个社会团体更无任何可以从事认定邪教的权责。“两高”的《解释》社会危害性可以概括为三项内容:一是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二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与社会管理秩序;三是严重侵害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和人身自由。这些危害社会的要素不单是有目共睹的,更是可清楚查证的,任何意识清醒的成年人都可以识别,更罔论政府单位,只要深入全面地调查,不大可能指鹿为马,张冠李戴。所以,同在1995年发布由公安部所认定的邪教清单中却并没有地方召会,而且,由于公安部门在一线长期与地方召会成员接触,不单疲于浪费大量的警力,更发现这个团体的人并非什么邪教人员,反而是有着较高标准道德的良民和真基督徒,他们在各个行业尽忠职守,品行端正。并且他们视苦难为神化装的祝福,从来不伸冤不上访,遭受多年的错待却仍然为国家和社会默默祈祷,这在今天社会矛盾日益激增的中国更显得难能可贵。因此,从2000年以后开始,公安部不单将地方召与东方闪电明确地区分开来,更是对其采取宽松的处理方式。而随着资讯的增多,学术界的考察和研讨,以及地方召会人员的积极沟通,各地方的执法单位也都开始对其采取了理解,默许甚至肯定的态度,这已经成了目前全国各地方政府对地方召会管理上的共识和现状。然而,中国反邪教协会在20年后的今天,仍然根据过时且不准确的信息,将社会矛盾转嫁到一个同为受害者的无辜团体身上,确实令人费解。

召会的由来与现状

先说召会(assembly)一辞,乃与教会(church)同义,并非倪、李之新译。本来教会一辞是源自希腊文ekklesia,意思是蒙召出来的会众,实指会众,一群蒙召的人。并非人为的组织,更非一崇拜场所或建筑物。1829年,英国的达秘(John Nelson Darby)等弟兄们兴起,他们把church这个字好好研究过,读出它的希腊原文ekklisia,是指蒙召出来的会众,而不是指着教堂即建筑物本身。于是就把church改成assembly。后来公开的弟兄会到了中国,但他们并没有将教会改正成召会,仍旧延用基督教所有教会一辞。直到1915年,在美国有一个神召会兴起,他们跟着弟兄会用了assembly,称自己作assembly of God(神召会) 。之后约1930年,他们来到中国,一到中国,就立刻把assembly翻成召会。除了神召会用召会这辞之外,1936年左右,德国 Henry Loak 弟兄在北平带领翻译《新旧库新约译本》时,也以召会这辞代替教会。因此当李常受于1986年翻译新约圣经恢复本时,就忠于原文,把教会这不合圣经原意的字眼改掉,而翻作召会⒃。这并非刻意地标新立异一定要使用不同的发表,而且他们也并未强求别人要使用该词,乃表明召会是更达意的发表而已。不仅如此,新约圣经多次明文以基督的身体称之。并明文诠释说基督是召会的头,召会是祂的身体,由此可见,该辞实指一灵意之实体,而非人为的组织。更非一崇拜场所或建筑物。

召会起源于1920年代的福州,由倪柝声所发起并创立,在历史的变迁和发展中先后有不同的名称,如小群,基督徒聚会处,教会聚会所,地方教会,召会等,其实这些都是外界对其的称呼,他们自己并不愿意有任何的名称,只愿意在召会(或教会)前加上某某行政地方的名称。这一称呼上的演变也反映了召会在历史中的变迁,这一团体在建国后的历史上曾出现过两次大的分化,一,1950年代因着是否参加三自,而分化为登记的和不登记的聚会处,二,1980年代因着是否接受李常受神学教义而分化为老聚会处和主的恢复。至于召会的发展,自1922年创立到1949年,短短二十多年召会的数量就已经超过700处,信徒达7万人以上。1949年建国之后召会虽经历多次的波折,也仍然稳步地增长,至今,国内信徒更是已达近一百八十万之众,分布在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市。同时1949年,受倪柝声的派遣,李常受率一批地方教会同工到台湾,负责海外福音工作。到2007年,地方召会分布六大洲,达4500余处,海外信徒人数约35万。此一团体从创立之初就有着异于传统基督教的明显特征:1,不挂十字架,不建教堂,不过圣诞节,不设牧师;2,地方严格自治,各地行政上互相独立,没有上下等级关系,没有总会和分会,但却常有相互交流和帮助;3,成员间以弟兄姊妹相称,团体的信仰活动频繁,尊崇圣经并勤奋追求,操练过高品的圣洁生活;4,尊重政府和法律,视之为神的代表权柄,更无任何政治意图,即使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也仍根据单纯的信仰简单地顺服。

研究中的脱敏

由于召会的历史特殊性及争议性,学界向来少有人敢于公开论及。然而随着社会环境的逐步开放,近年来地方召会问题已经开始逐渐进入了公众视野,成为了学术界,法界,神学界公开讨论和研究的话题。从2003年开始,国内外一批有影响力的基督教福音派权威机构陆续发表对地方召会的研究成果,充分证明地方召会是正统的基督教信仰团体。2003年到2007年,世界福音派系统最具严谨神学立场的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在加尔文主义神学背景的时任院长Richard Mouw亲自主持下,组织院内外一批最优秀的来自不同宗派传统的神学家、学者和教会牧长,多次研究、考察和探究地方召会这一堪称中国基督教史上的“土著”教派之基本信仰、教义学归属、教会牧养方式和发展历史,最终得出严肃的学术结论:地方召会不是异端教派,更不是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因此,也不是任何类型的邪教⒄。2007年1月27日,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CGST)联合香港浸会大学,以“华人教会的正统信仰”为题召开研讨会,组织来自北美、香港、台湾和中国大陆一批优秀的学者进行三天专题讨论和研究,一致确认倪柝声、李常受等所代表的地方召会不是传言中的异端。富勒神学院现场发表声明称:“地方召会及其成员的教导与实践,在每个方面都体现那真正的并合乎历史与基于圣经的基督教信仰。”与会者绝大多数是来自不同宗派背景的牧师和学者,如时任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院长的周永健牧师(改革宗背景)、美国洛杉矶CLE(美中教会人士交流协进会)总裁余国良博士(浸信会背景)、美国圣公会会友和中国事务专家大卫·艾克曼(畅销书《耶稣在北京》的作者)、富勒神学院教授Veli-Matti Karkkainen(芬兰信义宗背景)等⒅。2009年12月份,美国基督教研究院(CRI)针对中国基督徒倪柝声与李常受所发起的地方召会运动进行了一项为时六年的研究,并发表声明,称该院所发表之研究内容系根据地方召会的历史、神的本质(对于三位一体的定义)、人的本质(对于基督论,救赎论和教会论)各方面进行深入的分析,最终作出以下结论:“地方召会不是邪教,乃是一个真实、正统的新约基督教会”⒆。2012年下半年在远东另有两场研讨会,会中讨论了倪柝声与李常受的教导。2013年5月23日,《共识网》刊载金陵协和神学院副院长王艾明牧师的文章《自治:中国基督教唯一合理的教制设计》,文中指出:“就中国的政教关系而言,我们要澄清围绕着倪柝声、李常受和召会的三种误读,从而要做出相应的切割。可以说,甚至在很大的范围和程度上,这三种误解正在演绎成谎言和诽谤,并最终危及这一特殊的基督徒群体的声誉和基本权利。”王艾明还指出,从严格的学术考证来看,世界各地召会传统所使用的《圣经》(恢复本)其实是诸多汉译圣经正典之一,根本不是什么以讹传讹中的倪柝声和李常受语录⒇。中国基督教官方刊物《天风》原主编梅康钧也指出,李常受所编著的《圣经》(恢复本)乃是忠于希腊原文,保持和合本的“信、达、雅”的精神及站在前人翻译者肩膀上的著作,是神借着圣言、圣灵与基督徒的生活关联,并在个人的灵修生活中发挥作用的译本(21)。2013年8月8日至9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有一场“中国本土化基督教神学发展研讨会”,主要的讲者有Gordon-Conwell神学院的Peter Kuzmic博士,基督教研究院的Hank Hanegraaff,金陵协和神学院的王艾明博士,台湾铭传大学的武永生博士。2013年11月9日上午9时,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与福建师范大学中国基督教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近现代基督教的中国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夷学院宋明理学山庄拉开序幕。共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国以及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的政界、学界、企业界和媒体等近60余人参加了会议。本次会议在上届会议收到30篇论文,视角独特、选题角度丰富,学者们从全球化与中国化、基督教中国化与政治、中国化基督教神学思想探索、基督教中国化区域研究等多个方面进行研讨,会议讨论热烈,互相交流气氛融洽(22)。2013年12月6日至7日,一场名为“现代中国本土基督教神学之发展”的学术研讨会,在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华人宗教研究中心举行,六位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学者参加。这些研讨会的讲者不仅证实了水流职事站及其相关单位出版品中所含教训的正统性,也证实了倪柝声和李常受对中国、华语世界以及全地基督徒所作的伟大贡献。2014年11月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福建师范大学中国基督教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全球化视野下的近代中国与世界基督教”国际学术研讨会在福州开幕。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汪朝光副所长,福建师范大学汪文顶副校长,著名基督教史研究专家、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卢龙光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段琦研究员,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社会史研究室主任赵晓阳研究员等专家学者出席开幕式,福建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福建神学院院长岳清华博士主持开幕式。会中有多篇涉及召会的论文(23)。类似的研究和专家言论还有更多,召会正在发展成时下基督教界的热点话题,而随着研究的扩大和深入,关于召会的争议和误解也正在逐项被澄清,召会的脱敏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后记

这次各地方召会声明抗议“被邪教”事件已经落下帷幕,虽然至今未有任何正式官方的回应,但双方的沟通和诉求均在理性克制的状态下进行,而《凯风网》和李安平最后所做隐去地方召会名字的处理,也算是一种没有回应的回应,这在十年前的中国根本不可能,今天召会在政府和公众层面的脱敏和公开化的趋势已渐趋明显。虽然这次的声明事件并没有得到完满解决,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资讯发达的今天,如此数量规模的地方召会已无法持续地隐藏在地下,而一个清明公正的政府也更无法回避而必须面对其存在和发展的客观事实。30多年政策主导下的打压已经被证明失效,重新审视研究和规范引导乃为上策。沿用以前的草率野蛮罔顾事实的处理方式,只会将奉公守法的召会信徒被动地推向政府的对立面,也使政府在国际上历来被病诟的宗教问题上失分。2014年的金秋十月,在北京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把法治中国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是在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提出18个年头之后,中共首次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央全会。颇受关注的是,宗教立法也在此次全会上被提上议程。11月7日,现任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在刊登于《人民政协报》上3000多字的文章《在法治轨道上推进宗教工作》中说,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宗教工作,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宗教工作的重大任务。随着中国全面法制化的进程进一步加大,象这次中国反邪教协会所做指鹿为马,张冠李戴的事后续或许就不可能再会发生。

注1:福音时报网站:http://www.gospeltimes.cn/news/31703/
福州教会中洲基督教堂http://zzjdjt.org/a/tuanqituanhui/geleijuhui/tonggonghui/20131213658.html
注2:如腾讯网:http://news.qq.com/a/20140604/020176.htm
中国青年网:http://news.youth.cn/gn/201406/t20140604_5307802.htm
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6-04/6242107.shtml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14-06-04/104830290604.shtml
央视网:http://news.cntv.cn/2014/06/04/ARTI1401849079048269.shtml
注3:凯风网:http://news.kaiwind.com/info/201406/03/t20140603_1662703.shtml
注4:中国福音网站:http://www.fuyin.net/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3
注5: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4-06/03/content_2692868.htm
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4-06/03/c_1110972674.htm?prolongation=1
注6:属灵人网站http://www.wnee.net/html/jiaohuishizheng/guonashizheng/20140612/33867.html
注7: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tw/2010/09-17/2540847.shtml
注8:福音时报http://www.gospeltimes.cn/news/16404
基督福音网http://www.dyjdj.com/fuyinnews/zonghe/2012-03-30/25023.html
中国基督教网站http://www.ccctspm.org/news/de_re/2012/1022/121022373.html
中央政府网站http://www.gov.cn/gzdt/2013-04/25/content_2389813.htm
注9:属灵人网站http://www.wnee.net/html/jiaohuishizheng/guojishizheng/20140614/33877.html
注10:《回应中国反邪教协会之不实指控》台湾福音书房,2014第85页
注11:基督教今日报http://news.dhf.org.tw/News.aspx?cate=01&key=4617
注12:《回应中国反邪教协会之不实指控》台湾福音书房,2014第75页
注13:天主教网站 http://www.tianzhujiao.org/view-82000-1-1.html
注14: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ShowArticle.asp?ArticleID=5083
注15:属灵人网站 http://www.wnee.net/plus/view.php?aid=33884http://www.wnee.net/html/benzhangonggao/2014/0620/33894.html
注16:《基督与召会-李常受先生行谊访谈录》台北国史馆2010年增订版序论第2页
注17:《回应中国反邪教协会之不实指控》台湾福音书房,2014第39页
注18:《从历史,神学及护教角度看华人教会正统信仰》香港真理书房有限公司,2007年
注19:《We Were Wrong》(Christian ResearchJournal/CRJ)2009VOLUME 32/NUMBER 06
注20: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052384051_7.html
注21:关于李常受的教导http://an-open-letter.org/ch/testimonies/
注22:近代中国研究网 http://jds.cass.cn/Item/24021.aspx
注23: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网http://www.cssn.cn/zjx/zjx_zjsj/201411/t20141127_1419102.shtml


普世社会科学网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观点不代表对华援助协会网站立场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