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志强:我像没有长大的孩子

网易新媒体     2013-12-03



网易2013年度英雄盛典,将最后的特别大奖颁发给了浦志强。身高马大的浦志强是一个有英雄情结的人,他嘚瑟说,英雄要懂政治,会审时度势。但他还说,自己所做的,只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寻求将其落在实处,如果这也算是英雄,说明社会很糟糕。

问:你怎么界定英雄概念?

浦志强:我们不是一个产生英雄的时代,但是每一个行业领域都有一些人勇于坚持,我想所谓英雄,是有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原则,能够耐得住寂寞,顶得住压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像蔡定剑教授所讲,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每个人都是改革的缔造者。把这作为自己的使命,我从律师角度选择我自己感兴趣,同时也自认为能够推动社会变革的一些具体案例。

我们现在做的所有事情无非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应该做的,都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寻求将其落在实处,如果这些人都成为英雄,说明社会很糟糕。为法治所做的推动和贡献,是一个让人兴奋同时苦涩的感觉,我们之所以显得突出,主要是因为这个社会太坏了。

问:如果对你过去两年工作做个评价,你的自我评价是怎样的?

浦志强:有记者曾问我,你到底干成了什么事?我想了想,什么都没干成。方洪案是斯伟江和袁裕来打赢的;任建宇是我跟徐利平打,但驳回起诉上诉;黄成城、戴月权案没立上;龚汉周案四中院不立;我诉劳教局被不予受理;今年唐慧案是我代斯伟江出庭,当然出庭出得不错。我搭了好几千,帮唐慧赢了两千。

我作为律师没有胜诉率,但是我在整体上树立了一个风暴眼,把劳教放在全国人民关心的问题上。我认为这就是时势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势,这是一个交替发挥作用的时候。只是靠我,无足轻重,但是放在整盘棋上,也许是不可或缺的。

问:提到刚刚废止的劳动教养制度,很多案件绕不开你。

浦志强:废止劳教这件事情是很多人为此努力的结果,我们只不过是临门一脚,帮助大家把这个凶残随意的劳教问题展现出来,形成一种新的民意,废止劳动教养相比于其他事情,更容易解决,在这点上,朝野形成共识,真正解决劳动教养的是中央。

劳动教养被废除后,那些被劳教的人还顶着污点,只有像任建宇他们被撤销了劳教决定的人,污点才没有了,这方面国家做得不彻底。

问:当初怎样想到做重庆劳教影像?

浦志强:60多年来中国有很多的灾难,其实我们都缺乏分析总结甚至直面的勇气。我之所以做这些视频在当时不是有意要做什么,这些人当时都超过了起诉期限,但他们的事情都是血淋淋的,荒诞的。

再说到英雄概念,英雄要会审时度势。所有人都认为当时的重庆很危险,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去年的重庆不危险。薄王案发,社会一下子松弛下来,我呼吁全国律师到重庆做事,这涉及到政治眼光,对形势的判断,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判断形势,你就很难取得成功。

我不是一个能够给社会贡献思想的人,我可能在未来会有机会成为学者研究对象。在关于劳教上,很多律师学者教授都在做,在这么多人中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干活的,发现问题,然后去做。实际上我发现的这些问题,一万人中间有九千多人都发现了,只是他们没有去多想,或者是经过精确计算后认为不能在这方面做什么。

问:是因为他们胆怯吗?

浦志强:那倒不一定,每个人都自己不同的选择。

问:你为什么选择这样走?

浦志强:这与一个人成长经历和教育经历有关。我大学念历史系,就喜欢项羽,讨厌刘邦,虽然刘邦最后赢了。有些气节上东西还是不一样。再有我从小到大,有很多想说的话表达得不够畅快,好像总受到各种各样限制。

这些年我选择的所有跟“表达”有关的案子,首先是有些人言论自由受到限制,有些人为他们的这种表达率性付出了代价,既是关系到当事人切身利益,同时也是我的工作兴趣所在,我才主动去投入,不只是方洪,任建宇的事,打赢他们的事情,解决他们的境遇,让言论自由让“表达”被尊重,这同时也是我自己的事,为我自己做事。

问:如果没有做律师,你会选择做什么?

浦志强:我觉得应该还是和社会改良、言论自由有关,我97年正式做律师,那时人生路上很多扇门对我都是关闭的,我想做老师,想做学问,但是学校不收,选择做律师是很偶然的,我规划的路被堵死了,很多人帮我,到现在我一直对这些有知遇之恩的人心怀感恩。

而且我也没有想着再去敲开那些门,那么我选择的思路就是要为我自己的人生理想做些事情,我是不轻易放弃的人,但是我又是一个随时可以低头承认错误的人。

问:这么多年有没有发现自己做错的?

浦志强:有呀!做错了之后低头的太多了,比如我觉得我的技术不如斯伟江,这谁都知道,否认是没有用的,我觉得勇敢不如滕彪,勤勉和严格要求自己也不如某些人,我也确切的知道,我对社会,对当前的生态空间来说不是一无是处的,这个我有信心的,我在很多方面不如同行,我愿意向他们学习。我有什么呢?我可能比别人更加不识时务,而且很多情况下,我不识抬举,在言论自由方面我坚持了十多年,按照律师的身份去做事。

帮他们做事情,也是在实践我自己的理想,把这些想清楚之后,你觉得有没有危险,是不是复杂,能不能赚到钱,还很重要吗?有句话叫有钱难买理想。

问:很多人会认为你很激进?

浦志强:实际上我已经与20年前很不同了。我的激进和不激进,就是愿意守信用,讲道理,守规矩,认准的事情不放弃,而且我愿意付出代价,付出精力付出钱财去实现自己理想。我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从自己做的这些事情中间感觉到很快乐,虽然很辛苦。

在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里,像我这样比较粗放的律师未必有多少生存空间,我其实做的是一些别人不愿意做或者不太成熟的领域,可能我的价值也恰恰是在这里。我不认为我做得是最前沿或最危险的,我的行动是跟我的职业角色合拍的,是在所有律师中间冲得比较靠前,但又不是那种真正的行动派。大家可能觉得我很危险,但其实我很安全。

问:这种安全来自懂得与“体制内”合作?

浦志强:这是一种默契。如果体制内有健康的力量,他们是可以跟我互相引为同道的,但不一定成为酒肉朋友。我做的这些事情也可能是他们并不反对的,大家在各自角色上做事,不需要使眼色就能成默契,我其实期待一个法庭按照庭上查明的事实,按照法律规定作出适中判决。

问:最高院近日开通了政务微博,你怎么看?

浦志强:我希望他们不要流于形式,法院按照诉讼法要求认真独立裁判案件,比开很多微博都管用。现实中法官的裁判还受到检察机关、地方党政领导特别重大压力。所以司法的活动公开固然很重要,但独立裁判事实上更重要。我非常担心这些微博会变成一阵风,在最高院微博之前,长沙中院也是有微博的,它说杀掉曾成杰,法律没有规定必须要告知家属见面。这不也是通过微博宣布的吗?

问:如何看中央政法委调整职能中,不干涉个案?

浦志强: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从多年来政法委协调案件、领导案件这样一个状态回归现在尊重法院独立审判,检察院独立检察,是孟建柱上任以后新迹象。一定要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尊重司法活动的独立运行。对中国的法治建设来讲,一个克制和内敛的政法委书记比一个勇于担当、敢作敢当、特别扩张权力的政法委书记,来得更加珍贵。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