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当天会见唐荆陵先生记




昨天是中国著名律师浦志强先生因七条微博被荒谬审判的日子,浦律的执业地在北方的霾都;今天是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首倡者和主要推动者唐荆陵先生44周岁的生日,唐律曾经的执业地和现在的羁押地在南方的羊城。

唐律的执业生涯或许没有浦律那么光辉,其声名或许也不如浦律般为众人熟知,然而其立场之坚定、勇气之卓绝、情操之高洁、品质之强韧,则使其成为中国大陆政治反对运动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和一面足以感召无数人起而为自由民主奋战的旗帜。

今天一大早,荆陵的另一位辩护人葛永喜律师就开车送我到了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因为是第一个到,取号也是A01号。唐袁王三君子案中袁新亭的辩护人胡新范律师恰巧也今天来会见,我们稍作寒暄,待会见时间到,一同进去。 

不出意外,又是一番请示,然后才将会见单给我开出来。我将会见单送到提人处,坐到会见室等待。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唐先生才被带到,这中间我去周边会见室看下,其他人则已被带过来多时了。先到而后见,想来,对唐先生的会见,必又有一番特殊的布置。 

首先问候荆陵,祝他生日快乐,并送上各地朋友的祝福。荆陵招牌式的微笑,温和如春风。他的气色不错,精神也很好,我知道,对于定期绝食和锻炼,他很有一套自己的心得。

切入主题,照例先从时事开始。老浦的审判、郭飞雄和高瑜的宣判、谢文飞王默的自辩、劳工NGO人士的抓捕、709律师劫的现状是一个方面,人民币加入SDR、徐明猝死、郭广昌的被失踪和被协助调查、郑州的上合峰会、乌镇的互联网大会又是另一个方面。荆陵还特地让我确认下明年台湾大选投票的确切时间,以便下次告知他。 

就唐先生的近况来说,除了不能放风和图书不能送入外,其它方面尚可。每日仍要值班,但时间基本固定在一点至两点半之间,有时是四点到五点半。生活较有规律,每日阅读两至三小时,锻炼两三小时,并练习硬笔书法。因图书送不进,所读书皆为看守所内流通读物,但时而也会有些好书。近日所读,《与自己对话:曼德拉自传》、《法国史》及第二遍阅读文言版《战国策》。对于不能放风和送书的问题,我表示,会采取更进一步的手段予以救济。
非暴力不合作理念和行动,自然是每次都要聊到的话题,我建议他着手进行系统的阐述,因为外人对于一些概念和思路,或有误读,他个人的精确论述,才是对自身政治理念、思想主张和行动逻辑的最佳诠释。

比如一些片段式的话语,如“在自由中生活,才能在生活中有自由”,“让自由成为习惯,才是破除专制的秘诀”,精炼而扼要,稍作阐释,并结合具体实例,便是对公民不合作最好的宣讲,也更有助于人们在中国语境下理解非暴力的理念。 

唐先生还谈到了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和不足,如民间还一直停留于跟着共产党的指挥棒和政权的节奏在走,而缺少自己的脉动和章法,如海外民运人士还缺少申包胥般的决心(在此处,荆陵又很谦虚的说,当然,我并没资格苛责海外的朋友,如果真理是一棵大树,我也尚处在培育的过程中)。

荆陵说,民主运动,必须要有决死的勇气,坐牢、破家都不在意的决心;智慧固然重要,但智慧仅限于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如果为了自由,连这些勇气和打算都没有,还是不要走这条道为好。 唐先生并且说,以中国的社会状况,想要通过成熟的社会运动成长出许多成熟的领袖,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必须要有少部分人愿意付出艰辛的耕耘和牺牲。虽然自己目前身陷囹圄,但并不会丧失信心,因为自己早已建立起内在的信心,没有信心走不到这一天。
荆陵说,一个民族,她的人民如果对真理和正义有追求的话,她是不难找到自由的。并不是所有受压迫下的反抗都导向自由,有的是一种本能反应,只有基于对真理和正义追求的反抗才导向自由。他说:人本身对天国的向往是内在的,太平天国运动、共产主义运动,想在人间实现天国,却造成了人间的血海和地狱。今天的中国,已慢慢从这种迷雾中走出来,无论是法轮功信仰捍卫群体,还是地下教会和家庭教会信仰群体,以及那些追求自由和民主的勇士们,这些人身上所体现的对真理和正义的不懈追求,在引导着我们走向一个自由的新的国家,我认为一个自由的、民主的、宪政的中国是我们能够奉献给世界的最好的礼物。 

在谈到自己革命火焰的来源时,他说,他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曾经在政权最低层的系统里,但却一直受到排挤,直到重新做回一个农民。这让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一个正直的人在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这样的社会一定是不正常的,我不能接受,我必须要努力去改变它。他说在他系狱期间母亲的去世,更是这个专制政权欠下他家的一笔血债,所以他的战斗也是为了他的父母,他的家庭,当然,也是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 

谈到当初为什么选择律师职业,他说,他一直认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有两个民间性的职位是带有政治性的:牧师和律师,律师的职业特性决定了他可以积极参与人权保护相关的工作,其本身具有政治性。这是他当初选择做一名律师的初衷。 

这次会见,我也和永喜律师一样,带着《荒漠甘泉》和圣经,在会见中,我为荆陵读了《荒漠甘泉》12月15日的章节。这一日是讲信心、信仰和信靠的,恰与今天所谈的内容十分契合。圣经所读的,是耶稣上十字架前后的段落,其中耶稣说:“我的国不在地上”。荆陵说,“我的国不在地上”,就是讲的非暴力,对于非暴力的信徒来说,我的国不在地上,所以愿意去做自我牺牲,去承受更大的苦痛,所以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很容易理解非暴力的意涵。 

最后,唐先生为我背诵了一位毕生在中国致力于福音事工的传教士戴德生的一段话,作为他的圣诞感言。这段话说:“假使我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荆陵说这段话曾让他泪流满面。他说,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国家,也必是建立在这些信仰者和殉道者的奉献之上的,自己所倡导的纪念林昭行动,正是要挖掘这种精神,点燃这种殉道者的火焰。这些人,用生命所点燃的自由的火把,一直是存在的,就看我们有没有力量和勇气把火把传递下去。

会见结束离开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办理会见的女警埋怨说:怎么到这么晚,你一个人霸占会见室这么久,人家别的会见室几拨人都见过了。我答:那是因为我和我的当事人有很多话要说,我们之间深厚的情感,是你所不能理解的。

我想,这情感,正来自于我对荆陵的敬佩和赞赏,以及我们共同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与追求!





燕薪律师
2015年12月15日誌于广州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