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妻王峭岭:幸福从未走远—2015圣诞节致友人

如果央视来采访我(虽然央视跟我有过节,哈哈),问你觉得幸福吗?我一定实话实说:幸福!我不是说反话,我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幸福。

前两天全璋律师的儿子过三岁生日,我们一起合影,今天看到那合影照,我简直太惭愧了,因为一点也看不出来我们是几个丈夫“被失踪”的妻子,我们喜乐,盼望,感恩!配合一个词儿:幸福。

七八月份,我过了两个月痛苦煎熬的日子,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渐渐的我就越来越明白。套用我家八十岁基督徒老太太的话:你不要怕他们,他们应该怕你!

我记得我的心开始转折的那一刻。之前和平的朋友同行 ,包括他代理过的案件的当事人,打电话给我表示关怀,我还很惊讶(我以为人会疏远)。后来当有个朋友说当年和平在法庭上为杨子立辩护时,其实也就是为他们那个案子的四个被告人辩护。他一个大男人,他说:“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知道他是被构陷的冤狱受害者,因为那个案子的证人后来跑到海外,发表声明说自己被官方逼着做伪证。
当这个朋友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十二年前,是几乎没有律师敢为这类案件辩护的。和平当时接了这案子,是因为看了杨子立写的文章《我的农民母亲》。他看了直流眼泪,所以后来见了杨子立的家属,就主动要求代理这个案子。冤案太多了,这个案子冤不冤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现在冤案多到我一听哪个大案又破了的报道,就直接质疑是真破了,还是所谓的犯罪嫌疑人屈打成招,十年后又一冤案?

我流泪,是因为我从来没听和平说过这个案子的细节。那个朋友说和平的辩护词写得触动人心,我心里面是极大的愧疚,杨子立的卷宗就在我家书柜里,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打开看一眼我丈夫李和平写的辩护词。直到7月10号家里被抄,所有的卷宗被抄走。我现在就是想看也不知道去哪里可以看到。

我在愧疚中发现我的丈夫,是这样的有正义感和怜悯心。

几年前,当我在家门口的超市买东西时,一个老人家下台阶摔倒在地上,就在我眼前。本能的我就上前扶他,旁边的一个男人见状也就赶紧过来一起扶他。老人家起来了,没有任何事。事后我想起无数的老人摔倒讹诈人的事,想着如果还有下一次,我还会扶。因为我知道我有上帝,我行事为人在上帝和人面前存无亏欠的良心就行了。我觉得和平做的事,就是本能的,用他懂得,有的,帮助那摔倒的人而已。

709之后,我发现的不是丈夫的斑斑劣迹,而是了解了他的正直怜悯。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幸福。

如果说,中国的这些精英人士,无论高官,还是律师,让我这个女人说心里话,我觉得嫁给李和平这个被失踪的人权律师,我很幸福。因为高官们,有一天身陷囹圄时,家里成山的珠宝,外面成群的的情妇。说实话,我宁可现在有衣有食,丈夫在政府高倍显微镜监控之下:他只有这一个老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也是幸福的。

如果将来跟儿女提起他们的父亲,无论央视怎么抹黑。都抹不去我的丈夫在他儿女心中和妻子心中的光辉。我只要说一个比方,儿女就能明白这其中是非。就好比在大街上看见一个摔倒的老人,你父亲本能的觉得怜悯,上前去扶,但是官方不让人扶,你父亲执意要扶,官方就把你爸爸抓走了。这个比方简单到一个小孩子都能分出善恶对错。而且不能因为有做恶的,我们就不行公义和怜悯了。孩子看到艰难中,我对他们父亲从不明白到明白,不理解到理解。这样的父母相爱,是对孩子最大的爱。你能说我们不幸福吗?

和平从来不是完人,他只是个良心未泯的普通人而已。我的幸福,是发现原来这样未泯的良心,是如此大的魅力。所以,我说幸福,而且幸福从未走远,就在我身边。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 写于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