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需要力挽狂澜的护教英雄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新闻,家庭教会北京守望教会10月25日又有5位基督徒姊妹为表达要求归还敬拜场地的诉求而前往中关村平台户外敬拜,但其中四位被行政拘留。同时,据统计在8月25日至10月24日,浙江先后有19名信徒及律师因捍卫十字架被监视居住。



无论是北京还是浙江的基督徒,都是在当局以改造基督教为目的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大背景下,为捍卫纯正的信仰和正当的信仰诉求、拒绝向改造和逼迫基督教的凯撒低头,而被捆绑和囚禁的。他们以自己的精神和行动抵抗着强权对基督教的摧残和阉割,他们背起十字架来以牺牲自我的方式来捍卫教会的真理。他们的行为与抵抗纳粹德国扭曲和迫害基督教的“认信教会” (Confessing Church)非常类似。


1933年德国纳粹党领袖希特勒上台,他大权独揽,以德国民族主义为幌子为纳粹党的独裁专制和军国主义战争积极铺路。纳粹党以德国民族主义严格控制各种团体,包括基督教会。纳粹党强迫各教会合并加入“德国福音教会”(German Evangelical Church)并改其名为“德国基督教”(German Christians),这就形成了一个归附于纳粹党的国家教会。德国国家教会主张德意志是上帝新拣选的民族,德国教会的信徒要服从纳粹党的政权和元首希特勒、拥护纳粹党种族灭绝和穷兵黩武的政策。“基督教德国化”后的“德意志基督徒”(Deutsche Christen)们视领袖、党、民族国家与上帝等同、教会的使命在于完成党与国家布置的任务。这种严重背离圣经和真理的“德国基督教”和“德意志基督徒”却借民族主义席卷德国、如日中天。



为谴责纳粹党对宗教自由的迫害、抵制德国国家教会对真理的背叛,德国众多牧师和神学家聚集起来,进行了有力的反抗。1934年5月,著名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等人,草拟一份信仰告白,来自18间教会的139名代表在格马克教堂(Gemarkerkirche)召开“巴门大会”(Barmen Synod),通过了这份信仰告白,被称为《巴门宣言》(The Barman Declaration)。签署和认同《巴门宣言》的教会被称为“认信教会”(Confessing Church)。认信教会和《巴门宣言》成为当时德国基督教界力挽狂澜的旗帜。



《巴门宣言》首先强调:“圣经是唯一上帝的话,不论是生、死,我将永远顺从”。“除了上帝话语,没有任何的权力、人物能够成为上帝的启示”,《巴门宣言》拒绝接受德国基督教的错误主张,强烈控诉拥护纳粹的国家教会“偏离这永恆不变的基石,并且违背律法与宪法”。《巴门宣言》还写道:



“有一种教训告诉教会可以或本该在上帝那唯一的道之外另以其他的事件、权势、人物和道理作为教会的权威来源,当作是上帝的启示,我们拒绝接受这种虚谎的教训。 (We reject the false doctrine, as though the church could and would have to acknowledge as a source of its proclamation, apart from and besides this one Word of God, still other events and powers, figures and truths, as God's revelation).



有一种教训称,在当世居权威地位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信仰的环境下,教会可以随从自己的喜欢放弃其信息和次序或者予以改变,我们拒绝接受这种虚谎的教训” (We reject the false doctrine, as though the Church were permitted to abandon the form of its message and order to its own pleasure or to changes in prevailing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convictions.)。



《巴门宣言》掷地有声,而且每句话似乎也切中目前中国现状。其实德国认信教会就类似中国家庭教会,而中国三自会性质也与德国国家教会一致。目前中国的基督教现状,跟纳粹德国非常相似。一方面,自习近平上台后,权力高度集中,大搞个人独裁和个人崇拜,穷兵黩武大阅兵,整个希特勒的再世,不愧为“习特勒”。另一方面,习近平上台后大力推行基督教中国化运动,以所谓的民族主义来改造基督教,形成所谓中国特色的基督教。对国家教会三自会也加强控制,以拆十字架的形式强迫三自会教堂建筑的中国化,并通过“五进五化”“文化礼堂”等运动改造基督教教义和教会组织、甚至取代和消灭基督教。对捍卫十字架的牧师、信徒一律镇压抓捕,黄益梓牧师、包国华牧师、张凯律师等等被监视居住后一直杳无音讯,连律师和亲人都不得见。而对农村家庭教会,不少以“邪教罪”进行镇压,对城市家庭教会,如果公开挑战国家教会三自会体系,就会像守望教会一样被长期迫害,没收巨款软禁牧者、凡户外敬拜者一律拘留。总之,习近平治下以基督教中国化名义进行基督教共产党化的纳粹式运动,而且对国家教会三自会加强控制和蹂躏,使其完全沦落为共产党的附属组织,而对家庭教会加剧了迫害和镇压,如同当年希特勒对付认信教会一样。



面对法西斯式的迫害和镇压,如同发布《巴门宣言》的德国基督徒英雄卡尔‧巴特和朋霍费尔一样,中国基督教界也的确需要更多抵制基督教中国化逆流、力挽狂澜的信徒涌现出来。虽然当年德国认信教会的牧者与信徒们受到纳粹的镇压和迫害,虽然卡尔‧巴特被驱赶回瑞士、而朋霍费尔最终由于刺杀希特勒计划而被绞死,但是他们的信仰告白,使更多德国基督徒坚守了真理、没有向凯撒和巴力屈膝,他们的抗争,激励了后人为信仰背十字架、走荆棘路,他们的存在,才使德国基督徒整体没有被彻底蒙羞。他们就是那“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的七千以色列人(列王纪上19:18)。



在目前如疾风暴雨、声势浩大、由国家强权强力推行、席卷全中国大地、类似纳粹政权德国基督教运动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背景下,其实最近在浙江被抓捕的20多位牧者及信徒和守望教会前赴后继的户外敬拜者们,已经成为了中国基督教会的卡尔‧巴特、朋霍费尔式的信徒了。



浙江被囚的弟兄姊妹们,坚决抵制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尤其是抵制其中的教堂建筑中国化的暴行,捍卫基督徒信仰的标志——十字架,宁死不屈、坚贞不渝。如黄益梓牧师为捍卫十字架被判刑一年出狱后,仍为捍卫十字架奔走,就是再入牢门也毫不畏惧;也如包国华牧师坚决不与政府妥协,不仅不自拆十字架,而且请律师捍卫合法权益,虽全家被捕,相信他不会向凯撒屈膝;再如张凯律师,面对当局对基督教的改造和破坏,挺身而出依法维权,在声势浩大的重树十字架活动中抵抗逆流、与邪恶争战,其精神可歌可泣。这些基督徒牧者、律师和信徒们捍卫十字架的抗争,守护了中国基督教的纯正和不屈,也使中国基督徒在基督教中国化运动中没有整体蒙羞,毕竟他们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与巴力亲嘴的”信仰坚贞者。



而坚持以社会团体独立登记、绝不依附和挂靠在三自会下、宁可冒着必定被捕的前景,也要表达家庭教会“山上之城”异象的北京守望教会,虽历经逼迫和打压,仍坚守信仰不动摇,令人钦佩。尤其是最近10月25日前去户外敬拜并被捕的4位姊妹,在众多信徒因户外敬拜而非常疲惫和迷惘的最艰难时刻,依然义无反顾走向平台,她们用必定失去自由的牺牲行动,告诉世人守望教会仍然处于逼迫和摧残当中,告诉世人中国家庭教会仍然处于被镇压和迫害当中,告诉世人中国基督教仍如纳粹德国时期一样正在加剧被改造被扭曲的现状;表明中国家庭教会绝对没有被打垮、没有被拖死,中国家庭教会不乏力挽狂澜、匡扶公义的勇士和英雄。她们也用勇敢的行动守卫了神的教会的原则、神学教义的纯正,她们与守望教会其他户外敬拜的弟兄姊妹共同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护教英雄。已经坚持了5年户外敬拜的守望教会,必将因为他们的坚贞信仰、不屈斗志而成为中国家庭教会的一面旗帜。



总之,如同希特勒以所谓德国基督教操纵国家教会体系迫害基督徒一样,习近平政权越来越走向法西斯主义道路、以基督教中国化大肆迫害基督徒,其所作所为神人共愤,习的下场也必定比希特勒好不到那里去。而对中国基督徒而言,面对基督教中国化的狂风巨浪,我们当在大试炼中立定根基、力挽狂澜、力阻巨轮,就像那不曾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以色列人一样,为神在这个时代作美好的见证、打那美好的胜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