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迦先知会呼吁信徒如何投票?

卢家辉


  香港区议会选举临近,基督徒应如何参与?若选择参加投票,又应投给谁?「民主派」候选人?「基督徒」候选人?抑或政纲符合基督教价值(例如:反同性婚姻立场)的候选人?……


  天主教汤汉枢机早前发出牧函,呼吁教友在区选及往后其他选举中,要以候选人及其政党对家庭和婚姻的立场,作为投票时的重要指标之一。这份牧函虽然只代表天主教对家庭婚姻议题的信仰立场(性神学)、以及其对社会政策制订的优次取态(公共神学),但它也颇能反映现时香港主流基督教会的价值立场。


  究竟,基督徒参与投票时,是否只考虑候选人的家庭婚姻议题立场?基督徒还有甚么重要因素(例如:社会公义议题)也应该要慎重考虑?而且,基督徒所指的「公义」又是哪一种「公义」?圣经是怎说的?笔者最近再次细味弥迦书,一边读,一边想:假如先知弥迦今天在世,他会呼吁香港的基督徒如何投票呢?


  先知弥迦可能会先引用其金句,说:「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六8,《和合本修订版》,下同)然后说:候选人是否行公义?


  若问这是何种公义,因不少(疑似)「基督徒」候选人都各有各说,各自表述?先知很可能就会举例说:「祸哉,那些在床上图谋罪孽、筹划恶事的人!天一亮,他们因手中有能力就去行恶。他们看上田地就佔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他们欺压户主和他的家庭,霸佔人和他的产业。」(弥二1-2)似乎他叫我们:要看候选人是否关注土地公义问题,更要看他是否在参与上述的不义事情,推动着不义的土地政策?土地就是人的生存空间、生产工具、身份……目下的香港,是哪些人在吞噬升斗小民的土地、生存空间、生产工具、身份?


  弥迦可能会再举例说:「你们剥去那些安然行路、不愿打仗之人身上的外衣,把我百姓中的妇人从安乐家中赶出,又将我的荣耀从她们孩子身上永远夺去。」(弥二8b-9)「那些安然行路、不愿打仗之人」似乎是指那些过路的客旅或寄居者。而「我百姓中的妇人」并「她们(的)孩子」则似是指那些失去丈夫╱父亲的寡妇孤儿。「孤儿、寡妇、寄居」这三类弱势人士在旧约社会中所受的待遇,就是当时的「社会公义温度计」。所以,弥迦可能会建议我们:留心候选人是否关怀弱势社群的生活困境!更要留心他所做的「政绩」是否在迫害弱势(例如,以「绿化桥底」为名来驱逐桥底的露宿者)?


  先知可能会补充:「雅各的领袖,以色列家的官长啊,你们要听!你们岂不知道公平吗?你们恶善好恶,剥我百姓身上的皮,从他们的骨头上剔肉,你们吃我百姓的肉,剥他们的皮,打断他们的骨头,如切块下锅,如釜中的肉。」(弥三1-3)「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地腐化。」(Baron Acton)先知很可能会问我们:候选人自己是否恶善好恶?有没有滥用权力欺凌百姓以自肥?他们所属的政党有没有推动限制官员权力、防止滥权的政策?例如:他的政党对特首是否受《防止贿赂条例》管制有何立场?


  弥迦又可能会说:「当听这话,雅各家的领袖,以色列家的官长啊!你们厌弃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血建立锡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城裡的领袖为贿赂行审判,……他们却倚赖耶和华,说:『耶和华不是在我们中间吗?灾祸必不临到我们。』」(弥三9-11)弥迦会关注到:司法的运作是否公义?你要投的候选人并所属的政党又是否关心香港司法公义的情况?


  弥迦亦可能会告诉你他所关心的商业公义:「恶人家中不是仍有不义之财和惹人生气的变小了的伊法吗?我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袋中诡诈的法码,岂可算为清白呢?城裡的有钱人遍行残暴,其中的居民说谎话,口中的舌头尽是诡诈。」(弥六10-12)候选人并所属的政党,是否关心香港现时的营商环境是否公义?是否向富人倾斜?对于差不多日日「语言伪术」的官员,他们是多方包庇,抑或是尽可能地问责、追究?


  听完「先知弥迦区选投票牧函」有关土地公义、关怀弱势、权力制约、司法公义、商业公义等五方面的投票考虑后,你会如何思考基督徒社会参与的可能性呢?你会如何选择投票给哪位候选人呢?希望圣经的资源能丰富我们的想像!我们也能够在实践社会公义的路途上,「醒定」地与神同行(弥六8)!


编按:本文标题为编者所拟,原题为「如果弥迦先知向香港信徒发出牧函,他会呼吁人如何投票?」。


http://christiantiem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1.19)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