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见证者高智晟律师的近况与心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15,11,14




*傅希秋:我为什么公布高智晟律师11月3日的一封来信*

11月10日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互联网上公布了一封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于被软禁中发自国内的来信。

我请傅希秋牧师讲讲事情的经过。

傅希秋:“我们一直在关心高律师现在被软禁期间尤其是身体状况。我们都知道他被酷刑之后,牙齿始终是一个最大的身体上的伤痛。家人也都在努力,希望给他看牙。

11月3日我收到高律师的一封私信,里边提到了他8月份之后第二次又要让家人去退票,本来已经说好的要去西安看牙。所以他就写了这封信。

哎呀!我看了之后,虽然他写的是有一些讽刺幽默性的,但是很明显里边有很多的痛苦,没办法述说。我就决定把这封信公布出去。”

*傅希秋牧师受访读高智晟律师的这封来信*

傅希秋:“ 我可以把这封信读一读。他说——


亲爱的傅弟兄,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爱,尤以对我这几颗著名的残损牙!我总不能给热爱我的人予好消息,于我,这是很抱歉的!赴西安看牙的热望又成了镜花水月矣。这已是八月底以来的第二次退票了。依然愿弟兄不必于之黯然神伤,究竟几颗残牙耳。这看牙之举竟于‘国家安全’不大方便起来,当局这下作的惊鼠之举当在料想中。

究竟是‘世界第二大强国’,几颗残损牙,七年拉锯战,堪算旷世伟绩矣。

牙若有情,作我的牙真是苦的不堪。尤以 2009 年以来,这牙是经历了些惊心动魄苦楚的。在军队秘密囚禁前的这次酷刑,仍由执行 2007 年 9 月那次酷刑的原班人员实施的。白天在囚禁室内,我依然戴着厚厚的黑头套,手被背铐着(夜里前铐,由皮带固定在腹部),常有人进来并不说什么,左右击打我的脸。只有‘重八君’磊落了点,每必先抓去头套击打且认真数着击打次数,他最多一次数至六十下。彼时我的生理已无疼痛矣,便是意识亦模糊得不堪,却依然记得有热的黏液由嘴里流出。牙齿是承受了大苦楚的。

我理解为有北京的指令。陕西国保头目是尚有着正常人头脑的,这是我这些年的苦楚换来的经验。2009 年 11 月28 日,北京当局将我秘密移交于陕西国保,此前在新疆一直穿着单衣,那种经历刻骨铭心。陕西警方接手后,于我备置了数套足能御寒以至于温暖的衣裤。整个榆林部队囚禁期间(由国保与士兵共同看守),他们给我以人当有的起码尊重及人道待遇,没有过一句不尊重的话(而地狱式的囚禁则是北京特地来人安排布置的)。这是与新疆秘密警察的愚昧式冷酷,北京秘密警察的无底线邪恶有着不同的。所以我认为,这次卑鄙的霹雳伟举是北京的恶意驱差使然。

尚余两年左右的时间,这个当今世间丑行昭然的邪恶政权将历史性地崩亡。极权政权将死前的最后一秒里,它展示予世人的依然是强大。在未来不多的时间里,这个邪恶群体依然会是有着力量的,不仅是‘世界第二大強国’,而且新近又为默克尔女士判为‘负责任的行为体’了。这些,都足资赞助他们在 2017 年崩亡前对黑暗的固守。死亡前的所余时间里,以冷酷手段保卫冷酷的独裁权力,仍一袭既往地会是他们的全部爱情所系,当然,他们还会有些旁骛一一贪脏肥己包 N 奶。

这个无耻群体,常一脸无故衔冤诉苦:说‘敌对势力’又‘别有用心’‘抹黑中国’矣。

野蛮暴力是极权体制的骨骼,无耻谎言则是它的皮肉。当有一天谎言不在时,世人看到的只能一堆丑陋的骷骸。

究竟不明白的是,这个口口声声‘世界第二大强国’而且又‘负责任的行为体’,何以将一介平民的几颗残损牙与这‘国家安全’勾兑起来,且坚持七年而悍勇不减。

傅弟兄,国事着实地玄深无限,闭目玄览数日,终于不得要旨。

傅弟兄,外界可能揣度我不得治牙而总在苦己中煎熬,这是不确的的。书中天地使我吃饭尚且不暇,安得有与苦楚办理交涉的闲情(于我而言,目前这种有书生活实在是宝贵得可观,大略上书出版后我会立即失踪。眼下当奋力以赴,争取在再入地狱前多看些当读的书,这于我是顶要紧的事)。

清早起来,家人苦着脸又去退票,有感而成上。见笑!

祝好!

主内平安!

高智晟

11 月 3 日书



*傅希秋:11月10日又收到高律师文字谈到三位国保强行闯入他住处,我转信给耿和*

傅希秋:“我公布是在11月10日,是因为又收到了律师的一段文字,他提到了又有三位国保强行破了他的底线,闯入他所住的窑洞。“

主持人:“我们在网上看到耿和公布了这段文字。您是不是把这个转给耿和了?”

傅希秋:“对。我转给她了。”



*耿和:耿和受访读高律师所写《高智晟究竟当住在哪里?——问中国恶势力》*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耿和接受我的采访。

耿和:“11月10日的晚上11点半我收到了傅牧师转给我的这封信。

这篇文章高智晟说的是——



《高智晟究竟当住在哪里?——问中国恶势力》

我无论如何存在着,这是事实。不仅止于此,这还是我目前无力,且也无意改变的事实。便是已强大至全天候狂躁难安的你们,好像也不大有能力改变这个使你们头痛不已的现实。目前,赫然横在你们面前的根本问题是:我一时半会儿还无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是你们在过去十年里的实在的经验。该试的手段也都试过了,使我消失的国策也实在是用了不少的,岂止是殚智竭力,简直是罗掘了整个政权的智商,结果如何?我活着就是这全部努力失败的证据。

‘你绝对不能回北京,对此,我们愿面对任何复杂局面’,’新疆的维稳形势也非常的严峻,你必须离开’,‘你也绝对不能住在这里(指榆林市),将不惜动用任何手段’。这是你们的警察去年说的话。

‘从 49 年以来,你们即用这种下流的手段,随时,随意闯入私权利领域恐吓自己的人民。石头都在进化,你们什么时候进化到能了解这个世界上还有私权利,能懂得公权力也是有着边缘的这种人类的常识?’这是今天下午,面对突然闯进我室内的三位警察时我的质问。

最荒谬的是,面对我又问‘你们来做什么?’时,三位伟人言无伦次,竟不清楚进我室内的目的。‘我再去问问领导’,有一位边说边跑去外面打电话。另一位则说‘那就算是查户口',‘查重点人口吧‘,自我纠缠了一阵后无趣退去。

一个公民活着,这成了一个政权的大苦恼,总不能找到成熟的应对之法,不时有灰头土脸的局面临到就在所难免矣!好在,你们已丧失了能有羞耻的这我人类独有特征。

高智晟



*耿和:家人联系在西安租杨海房为高智晟看牙,杨海来电话说国保找他谈四个小时*

主持人:“请您再讲讲看到高律师给傅牧师的信,根据您所知道的,高律师的牙到底到什么程度,怎样两次退票?”

耿和:“其实最近我们家人一直在沟通高智晟如何去看牙的这个问题。家里面一直给他张罗着联系在西安租房子看牙。也不知道为啥是找到了杨海,因为杨海他是一个人,他有一套住处,就说他愿意让高智晟在那儿住去看牙。家里面整理好手头的活儿,大哥也腾出手来,要陪着他过去看。

这时候杨海就来电话了,杨海说国保找他去谈话了,谈了有四个小时。光这一句话,通话中说了两、三次。家里面一听,就是让我们要知趣点,那还有啥说的。”



*耿和:随后三名警察闯入高智晟住处,高智晟屡被驱赶治牙不成,写下文字传出*

耿和:“随后就是三名警察又闯入了高智晟住的地方,想恐吓高智晟,完后高智晟就把这个文字写出来了,传出来。

我们家人肯定是愿意(高智晟)去看(牙)的嘛,那高智晟这种个性怎么能给他们这些人添什么麻烦?高智晟哪是这种人呢?

就是说这个牙没有看成,跟国保是有关系的。在治牙的问题上,因为高智晟在这之前就要回北京治牙,国保怎么都不让他回北京。这两天我也气得要命,北京的警察不让高智晟回北京;榆林的警察不让高智晟在榆林待;陕北的警察不让高智晟在陕北待。高智晟他没有地方去!他到了哪个地方,哪个地方都驱赶他、驱逐他。

高智晟说‘我对谁能造成危险?我在家里面就是看书嘛!都是你们自己想的我能给你们造成危险,哪个地方都不让我待。”



*耿和:高智晟仅有包括松动的11颗牙,一吃东西就钻心的疼*

主持人:“耿和,你再讲讲现在高律师具体牙的情况好不好?”

耿和:“他就说,他现在左右大牙都没了。仅有的牙大概都是在前方位的位子上,大概有11颗牙,这11颗牙也包括了松动,吃饭也是异常困难。但是,他也是天天看书,好像他的精神食粮要多于物质食粮。

前一段时间不能吃饭,他说‘不吃饭不疼……冲了一杯牛奶……一吃点东西就钻心的疼’,他说‘正看着那碗牛奶在那儿发脾气呢’。我说‘你那杯牛奶是不是冷了,热了?’他说‘没有,都兑得温温的’。你想,他经常就是这样子的。

就为了他能看牙,我们家都期待已久了,都高兴得要命。只要能看牙,先去把牙洗洗,消消炎,先别疼了,也别吃那个大量的止疼药了。所以,你说这一‘泡汤’,全家人气得鼓鼓的,都劝他‘高智晟你赶紧出国吧’,都是这样子的。”



*耿和:我看了高智晟文章真佩服高智晟,亲情怎么牵他都牵不住,他有自己的志向*

耿和:“高智晟就说‘耿和你别着急,我大不了不看了。七、八年过去了,都没让我看牙,这不也过来了?现在就过不去了?’高智晟说‘如果他们不干扰我,我在家自己看我的书,也不会跟他们有什么冲突,这种平静我是能掌握住。就是因为他们来挑战我,把治牙的计划给取消了,他们又到家里面去,就想给家人造成恐惧’。那高智晟捍卫自己的权利,他不就是拿起笔杆子,写出来。

我看了高智晟这个文章,我真佩服高智晟。我就觉得,他以自己的身体,抓住任何时机,来揭露这种体制的残酷,这种体制对他的迫害,揭示中国人权现有的这种状况。

从高智晟的身上,我真感觉到超出了我们能想的、我们能做的。我都做不到,我也想不到。他要一做出来以后,我就觉得……让我过两天以后,觉得他确实有这种高度。我感觉到真是佩服他。

我觉得我们这个家里面,我们这个亲情怎么牵他,都把他牵不住,把他拽不回来,因为他在我们高高之上,所以我想他有他自己的志向。我以前老拉着他,拉得都不行,就他这个文章出来,我都气得要命‘又出事了!又看不了牙了!’

现在我就这麽想‘哎呀,就是没这口牙,又怎么了?要是没了这口牙,全无的牙有个照片出来,这就是给中国打脸。

能看牙谁不去看去?遭这个活罪!’”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1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他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只获准两次探视。出狱后至今一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



*傅希秋:呼吁国际关注,按中国法律高智晟是自由人,应有看病、回家等基本人权*


我问傅希秋牧师:“您怎么看高律师最近发出声音所反映的问题和您对问题的评论?”

傅希秋:“我觉得高律师他在8月份已经结束了他上一次判实刑三年,之后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期限也都已达到。所以,他现在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讲是一个完全的法律上的自由人,应该是自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所以他应该享受宪法和中国法律所规定的各项自由,当然包括了他自己的行动自由、基本的人权,像这种看病,像回到自己的家,这种基本的自由都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结果呢,反而是目前依然没有基本的行动自由,也没有看病的权利,我觉得是十分不人道的。因为他过去这麽多年来所受的酷刑之后,当局给他留下的这些身体上的伤痕都根本都没有治疗过。这次他安排去西安看一看牙,当局都动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我觉得真是既非常违法,又非常不符合人道。

我为什么决定把这封私信公布出来?主要还是希望能够呼吁世人注意,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关注这个事情,真是希望中国当局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像这样一个受过多年酷刑,为中国的法制做过巨大贡献的这样一个维权的律师,能够给他最基本的一点点看病的权利。我是希望达到这个目标。”



*傅希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近日专门审查中国的“反酷刑的报告”聚焦中国酷刑问题*


傅希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11月12日到18日有专门审查中国的‘反酷刑的报告’,所以整个的聚焦会是在关于中国是否还有酷刑?中国政府反酷刑的努力有没有?现在的情况?所以会有聚焦,媒体会有这方面的努力,会把中国现在、过去几年的酷刑,尤其对维权人士、对律师的……这些都写出来。

现在这些被失踪的还有几十位,包括律师、牧师,都是以所谓‘危害国家安全’、‘向境外泄露国家机密’等等这些罪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让他们被失踪。

这里边被失踪期间有的已经长达三、四个月了,发生的情况我们都还无从了解。根据过去的经验,这些人受酷刑的可能性比没有受酷刑的可能性当然是大很多。”



*傅希秋:高智晟律师所受的酷刑确实前所未有骇人听闻,他是被酷刑后活的见证*



傅希秋:“高律师可以说在所有中国维权运动当中这些领军人物里边,他所受的酷刑确实是前所未有骇人听闻。这个是有许多的高律师本人的证据描述,都是非常清楚的。那么到明年2016年他的书出来之后,会有更细节的、具体的描述。

这个确实是包括对他进行酷刑的人,都不在乎甚至当面跟他讲‘上面的,包括当时的政法委呀、政治局的常委、官员,就是靠我们用这种方法,所以你怎么叫都没用的’说‘共产党就是要靠我们’。在这里边说的已经非常赤裸裸的。所以这个酷刑……当中国政府,尤其是巧舌簧弦的这些外交官到处在宣告中国做了多少努力,就说现在是消灭了多少酷刑……

铁的实事是……高律师可以说是被酷刑后活的见证。并且他不仅仅只是说一说,他身体上的残疾、疤痕,都能够很清楚的显示出来。

当然其他的我们也都知道,郭飞雄也受一些酷刑、江天勇也受过酷刑……我看这几天都在提。”



*傅希秋:囚禁过程中以医学借口神秘被死亡者,都有重大疑点,当局逃脱不了责任*

傅希秋:“包括曹顺利女士,包括张六毛先生,这些都是在被囚禁过程中神秘被死亡的。当局都是用各样所谓的医学借口,先在宣传口径上作模糊处理解释,都好像是自然死亡,都好像是自己生病而死亡。

那么,这里边在被囚禁期间难道每个人都是有致自己死亡的疾病吗?好多的疑点已经很明显存在。如果是自然死亡,为什么禁止家属送尸检?或者说,禁止更有公信力的单位、医学单位做尸检?为什么尸检也不敢让家人亲自去看?……我觉得这里边就是有重大的疑点。

基于过去在党国体制之下的一直到现在可以说大家公认的这种酷刑的普遍存在,刑讯逼供的普遍存在,尤其是对政治犯的这种冷酷的虐待(像高智晟、郭飞雄……许多),我们就有理由相信,这些人死亡,不是正常的死亡,是在受到虐待之后、酷刑之后,置他们于死地。像李旺阳都亲自宣告,他不会去自杀的,结果竟然死亡,那么这里边很明显当局是逃脱不了这样责任的。”



*傅希秋:希望中国说到做到。言行不一只会更失信于国际社会,使中国离法治更远*

傅希秋:“我真是希望,作为中国也是一个所谓的‘《国际反酷刑条约》的签署国’,至少在中国法律的字面上也是禁止酷刑,并且在中国《刑法》上也列明‘禁止刑讯逼供’,并且还立了一些基本的规定制度,从会面到询问,至少在文字上是看得出来有一套制度,我只是说希望党国政府能够言而有信,真的说到做到,而不只是为了忽悠国际社会和中国的公民,而明一套,暗一套,言行不一致。我想这个会更加失信于国际社会,使中国离法治更远。”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