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志信主,就是经历一场神迹 -------- 记冉云飞决志

2015-11-02      麦琪



有一位慕道友朋友,痴迷清教徒精神,对美国建国史如数家珍,平日里也阅读圣经,但一直不能接受圣经中的神迹奇事,他说自己虽倾心于基督精神,可思考问题的方式依然是科学理性的。我跟他打趣说,你决志信主吧,然后你就明白神迹奇事的奥秘了。

我不是勾引他入教,而是肺腑之言。我听到过一个比喻,可以用来理解神迹奇事。神迹是一串路标,尽头是永生之门,为神所设。世人都是瞎眼的,瘸腿的,看也看不到,走也走不近。这时候,门的建造者道成肉身,作为人的样式,亲自走了一回,演给世人看,说给世人听。而后,门外贴起一张告示:“进此门,得永生”。但是,过路的人虽多,进去的人却少。一个人看见了,站立片刻,看不明白,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了;又一个人看见了,就非常懊恼,指着门说:“这必定是骗人的!”还有一个人看见了,颇为好奇,跑上去研究门框的样式雕花,研究告示的字句语法,就说:“这门不错!”,又走开了。唯有看见这门,就大大欢喜,如小孩子一样跌跌撞撞走进去的人,才会明白这奥秘,因为门里面还写着一句话:你是我所拣选的!哦,进了这门,才发现原来这才是自己家。多年游子,终于还乡。


以上就是基督决志信主的过程,这就是神迹,天使为之侧目,鼓掌欢庆,表示羡慕和祝福,说不定还有些嫉妒。凭爱心说诚实话,没有哪个基督徒有能力明白神迹。所谓神迹,一招一式都出于神,谁能测透?所以,经历神迹又是经历一场惊心动魄而又不可言状的探险。当局者探险归来,穷尽辞令,甚至写一本厚厚的游记,旁观者也要狐疑半晌,因为旁观者被教育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还有——世界都是物质的。

前两天,著名作家冉云飞决志信主,这过程亦是如此。冉老师读书万卷,学识渊博,但我肯定,倘若有人去问冉先生,死而复活是怎么办到的,你是怎么信主的,他也不能完全说明白。神迹既出于神手,人算什么,怎能完全看透?家长做一顿美餐,孩童不明白为何味道如此鲜美,然而,孩童虽不明白,也会吃得津津有味。可惜我们享用良辰美景,日月山河,却对造物者知之甚少,乃至全然拒绝承认万物有主,而神迹就是承认,并且认识造物者的过程。

哦,我要大声赞美神,感谢神!感谢祂怜悯我们的无能,体贴我们的软弱,赐一本圣经,记下我们回家的路,否则,凭着我们野蛮又无知的好奇心,东晃西晃,颠三倒四,临终也寻不见家门,何等凄惨?

以前听冉老师分享,某年他要出差好些时间,心疼妻子孤零零在家空闲无聊,就介绍妻子去参加教会的团契,为的是让她活跃生活,减少寂寞。但神的心思可不是如此,不久神就开始祝福他们的家庭,妻子成为家里第一个基督徒。神要得着谁,就得着谁,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这话是真实的,又不知何时,他的爱女成了基督徒,而后爱女的男友亦成为基督徒,“我和我家必侍奉耶和华”,一家人齐全了。谁有祂的大能呢?

知识分子信主,实在太难,知识分子最认真做的事情,貌似就是发明各种“思想”、“观念”、“主义”来阻碍自己走进神,很多读书人,以为自己通晓天地奥秘,对基督教避之而不及,听见耶稣的名就赶紧反驳,生理反应一般。然,冉云飞却有非常敞开的心态,他本人虽未信主,但家里从201368日起就开放查经。在他家里,每月举办两次“尼哥底母查经班”,圣经中记载,尼哥底母是一位官员、知识分子,白天不方便来找耶稣,所以夜里跑来拜访,向耶稣请教天国的奥秘。来他家的慕道友就代表类似尼哥底母这种人,有些知识、有些见识、渴慕真理,但暂时却没有强烈的意愿去教会,如此等等。

感谢主,两年多下来,查经班信主的客人渐渐增添,已经结了好些果子。神给每个人的日子不同,作为主人的冉云飞,在信仰上一直没有声响。冉云飞在写给爱女信中说:

“去年父亲节还在提醒你要有信仰,年底你就信主了,我恭贺你。从此我知道你的价值观和道德感,不用我担心了。因为有万古磐石与活水源泉之爱,胜过我对你的有限之爱。反倒是我,还不曾有信仰的归宿,这使我感受到你无形的“压力”。作为父亲,还是一个不上劲的慕道友,怎能不跟上女儿信仰的脚踪呢?”
父亲在天父面前,承认自己的有限,尊重女儿的信仰,并且心向往之,难得。若非神的带领,谁也无法办到,我听过最多的故事是父母反对儿女的信仰,真父亲要代替“代理父亲”,甘心乐意退居二线,可不容易。

1031日,在新教改革498周年纪念日这天,冉云飞老师在朋友圈发了一句短短的话:今天决志信主。

听到这个消息,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某次他分享查经体会的场面。那天,他穿粗布长袍,双手筒在袖子里,轮到他分享时,他从衣袖里抽出双手,像是拔出了两把利剑,他以演讲的状态分享自己的想法,到了激动处,更是怒斥中国排斥基督教的知识分子,说此等人是缺乏教养、学养的表现,基督教追求的是真理,真理当然要唯我独尊,具有排他性。但是,基督教和某组织则完全不同,耶稣基督是用思想来征服人,祂没有用武力来强迫,祂不会威胁到你的利益,也不会威胁到你的身体,你对基督教的仇恨这么大,却对威胁到你的某组织敢怒不敢言,这完全是虚伪和人格分裂的表现!

我要声明,以上内容不是他原话,是我根据记忆整理的。他说这一番话时,我为他祷告,盼望他早日信主。中国的知识分子太可怜,从清末到如今,大多数都生活在宏大叙事中,沉迷于时代变迁,家国天下,鲜有人拥有灵魂上的探索和喜乐,人类最隐秘、最深邃的话题被历史的洪流一次次冲到岸边,是该慢下来,像捡起珍珠一样捡起灵魂,从牧养灵魂开始来做知识分子,写时评、弄文学、搞学术、做研究,重要,但是,手头的事情若是与灵魂无关,那就是缘木求鱼,一无所得。

在得知冉云飞信主的消息后,律师张培鸿弟兄发微信说:

得知冉兄云飞决志信主,与别人纷纷祝贺恭喜不同,我是真的流下泪来。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信主,总要寻根问底、查究考据、神人大战三百回合,方才举手投降,承认万王之王。王怡如此,斯伟江如此,冉云飞如此,不才亦如此。十年前,王怡率先归主(现在已是一代名牧),当时他就指着我和冉兄说,你俩信主是迟早的事。当年尽管我已经写过一篇题为《为什么自由主义者纷纷皈依基督教》的浅陋网文,但还是不以为然。现在再看加尔文的这句话,你还能不相信预定论吗?你还能不信基督吗?

他的配图上,有一句加尔文的名言:所谓“呼召”,乃是指上帝用祂的手指头指向某一个人说,我要你如此如此地生活。


冉云飞,人称“冉匪”,自称“一个码字的乡下蛮子”、“大学本科,监狱硕士”,我读他的文章,感受不到他的“匪气”。但见他现场演讲,让我惊叹,这厮是那个山头修炼的高人,学问与口才绝佳,却不姑息现代人讲话的客套和伪善,乍一看他眼神,锋利如日本军官,恍惚间感觉他会随时端起机枪扫射全场,他说起话来,则旁征博引,新意跌出,口水和句子化成一股气势,轰隆隆像是瀑布下落,加上他性嗜酒,每有演讲,必要灌些啤酒下肚,酒劲上来,就忍不住炫耀自己的机智和幽默,常常惹得宾客哈哈大笑,意犹未尽。

哦,主啊,你拣选当总统的,也拣选当乞丐的,你拣选法官和警察,也拣选小偷和大盗,你拣选山野村夫,也拣选博学之士,你的心意谁测得透?你要怜悯谁,就怜悯谁,你要恩待谁,就恩待谁,如今,你拣选这个豪迈野性的汉子,这个奇怪的知识分子,你何等奇妙啊,感谢主怜悯和恩待他,罪人必因你蒙福。

哦,主人啊,向你献上感谢和赞美,就求你保守冉云飞——云飞弟兄,求你大大使用他,他是你的仆人,你差遣他,点燃他,为要荣耀你的名。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