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诗意李和平》的感谢和回应





十月六号晚上打开手机,看到一篇《诗意李和平》的文章,满屏全是大家的转载,这让我很好奇。我并不认识作者张勋骞,但是我感谢这位素不相识的先生。因为这篇文章有两个部分触痛了我,我特别想写下这些文字。

第一个部分,家人对李和平律师所做维权工作的不理解,使和平很生气。

这是事实!!

因为我就是那个最反对和平做维权工作的家人!!我记得2009年秋天,我正怀着女儿,大着肚子跟和平在外面与朋友吃饭,他们提起了高智晟律师的太太和孩子取道泰国逃到了美国。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跟和平讲如果你也像高律师那样,难道我们也要这样一家人分离?

当时,我以为,只要和平不做人权律师,就不会有这样的危险!

事实证明,你就是什么都不做,也会遭遇灭顶之灾!

我第一次听到念斌案的时候,是在李金星律师的办公室。我看着念斌的律师介绍案情时,真的颠覆我的三观!

后来听到聂树斌案,后来听到江西乐平案,听到和平说冤案素材多的可拍“十大亡者归来”的纪录片了。那个时候,我还觉得这些冤案是别人的,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可是今天现实就发生在我们家庭里。

十月六号那天,有两个朋友约我见面,是十几年前新青年学会案子的当事人。其中的杨子立我是熟悉的,因为和平是他的律师,另一位要来看我的,我知道他的名字,并没有见过他。我好奇问他,和平不是你的律师,你来看我我很好奇。他说,当年开庭的时候,李律师为子立一个人辩护,其实也是为我们四个人辩护。李律师的辩护词逻辑严密,用词准确,用了大量的反问句,发言有一个钟头,声情并茂,慷慨陈词。法官无言以对。他说:“我当时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看着这个名校的毕业生,典型的理想主义的文弱书生,这个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入狱十年的人,但是只要你肯去网上搜一下,你就知道他们是被构陷的冤狱受害者,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我是刚刚知道,原来和平当年在这个案子中的工作,是这样的感动人心!

这个案子最后还是以四个人判了重刑做的结束,但是,无论被判的人,还是他们的律师,没有失败。

他很认真的问我:“我几年我一直关注李律师的微博,没看到他做了什么,为什么被带走了???”
我反问他:“当年你做了什么可怕的事,被判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他一下子就说,原来这样啊,完全没逻辑啊!

如果,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709这个事件,没有经历看着《刑诉法》白纸黑字写的公民权利统统不见了的现实,我还是一味的反对李和平做维权的案子,反对任何一个人维权。

不经历,没有切肤之痛,怎么能明白?

所以我回家跟儿子讲,我其实不认识爸爸,原来他做了这么棒的事!我很佩服他!如果不是709,我现在还在低头忙着孩子,忙着唠叨和抱怨。正是因为709,反而逼得我不得不抬头看向我身边的丈夫,原来他做的事就是我最欣赏的事!为什么这么说?自从我信耶稣后,竭力追求诚实遵守主道,而和平是竭力在他的律师行业里追求诚实,说真话。使冤案恢复它本来的面目,不正是竭力的追求诚实吗?

感谢张勋骞先生,你的文章让我的心被刺痛,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又怎会反省自己?正是这一段的经历,让我开始明白,不是我们安坐在家里,视而不见外面的事情,我们就能逃脱灾难!

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我是盼着有机会见到和平,能够表达我对他的亏欠。

第二个部分,是关于和平与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之间的2008到2009年的事情。因为司法局施压,很多位律师转所,执照被吊销,和平被开除出合伙人。

那时候真是所有人的痛苦。为此我也被张亚梅律师请到所里沟通。也有律师后来到我家拜访。我当时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放手看上帝的作为。

和平后来几年里跟我达成共识,就是一致认为我们被官方成功的挑起内讧分化了,因为我们停留在自己的情绪和怒气里。

试想,2005,06年和平被看在家里时,张律师和雷律师还突破封锁来家里看和平,还表达对和平的支持。2008 就完全对立了?这当中当然有官方的压力,更有我们处事的情绪化!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平虽然难过,但是也明白我们的情绪让矛盾更激化!

我这两年一直在为和平和张亚梅律师的关系能够有恢复而祷告。我也祷告上帝给我一个机会,能够向张亚梅律师道歉!

大家可能不知道,张律师跟和平之间曾经是一起并肩渡过开拓期的朋友,他们是彼此互有恩惠的人!张律师的家庭和我们都是互相认识彼此欣赏的两个家庭。就此而言,我们当时就不应该在洪水滔天的时候,去指责张律师。

确实官方施加了压力,压力大到律所要垮台,但是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保家卫国的军队撤了,平民被屠杀,我们指责平民为什么不起来抵抗?这本身就是很残忍的和没有逻辑的。

如果人人皆军人,ok,平民要抵抗。但是有军队,拿着军饷,却要平民抵抗,这是不合逻辑的。拿着律师们发的“军饷”的律协逃了,被律师律所养着的司法局屠刀挥了起来,我们当年怎能指责跟我们一起的并肩奋斗过的律师同行?他们是支持过人权律师的。

试想一下,如果当年没有司法局挥起的“屠刀”,张律师他们怎么会跟和平冲突?支持都来不及呢!

既然屠刀是挥向“平民”,那么我们应做的就不能是指责我们身边的“平民”。

试想,我这个和平的妻子,在强压之下都不支持他,不理解他,不明白他,何况旁人?所以当年指责张律师他们,就是我跟和平做的不对!!!

我也是刚看了黎雄兵律师在那年年会上的发言,很感人。他们当年是受了大委屈。包括老江律师,包括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他现在也是莫名奇妙被失踪了),我想,上帝既然让我们经历这些,必然是让我们得着更宽广的生命!同样,对张亚梅律师,上帝也是这样的美意。
因为没有敌人,只有兄弟。我们对直接迫害律师们的人尚且如此,对一起遭受压力的律师同行更愿意如此!

感谢张勋骞先生,正是您提到的这段过往,让我有机会跟张亚梅律师和另外的几位律师,认真地说:“对不起!”

我们的情绪,血气,让我们没有很好的认识和处理当时的矛盾,反倒把朋友推了出去!如果有方便的朋友,请将这篇文章 转给他们!这是我这两年一直想做的,就是跟你们道歉。虽然给你们造成的伤害,不是一个道歉能解决的,但是我还是要向你们道歉!

谢谢你们曾经的支持,谢谢你们顶住的压力!

也盼着有机会向张勋骞先生当面致谢,感谢您这个时候发声,支持李和平律师。您的支持,您的文章,是上帝透过您给我的机会!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
2015年10月7号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